第九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2,561

  9

  谢奚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着的,只知道最后意识里自己一肚子火气。

  一夜无梦,第二天一大早,谢奚一打开手机,就收到了那人的信息。

  【。】:老婆早安。

  这人一口一个老婆叫的这么顺口,这让谢奚很难受,秀气的双眉皱出了两个小山包,像一只苍蝇飞进了嘴里一样恶心。

  他一个字也没回,下床洗漱吃了点早餐就去学校了。

  到了学校,班里还没有人在,一班第一个来的人往往都是谢奚。

  昨天是个意外,今天陆丰年不用赶作业了所以没早来。

  椅子整齐排列的倒盖在桌子上,四脚朝天对着天花板,昨天的值日生将地上打扫的很干净。

  一班的规定是谁第一个来到教室就负责将全班的椅子放下来,保持美观。

  谢奚将全班都椅子搬下来之后就坐下看书了。

  一如既往的等到人都快到齐的时候陆丰年才慢悠悠的晃荡着走进教室,眼睛下面挂着两片浓重的乌黑,还打着哈。

  谢奚问:“黑眼圈怎么这么重,昨晚干嘛去了?”

  “困死我了校花……”陆丰年萎靡的趴在桌上,没什么精神的摆摆手说:“别提了,昨晚严哥奶奶突然犯病了,大半夜的送去医院,他一个人送不过去,我跟着一起过去,换着守夜,昨晚就睡了三小时。”

  “没事吧?是哪里不舒服?”谢奚拧眉,有些担心的问:“严不严重?”

  陆丰年叹了叹道:“老毛病了,高血压,年轻时候过度劳累积累下来的一些手脚关节病痛,还有各种老年病等等,总之好几年了身体都是这样,时好时坏的,好的时候看着精神还挺好的,但有时候突然就病发晕倒,没个征兆,吓死个人。”

  陆丰年真怕哪天韩奶奶眼睛一闭就再也睁不开了。

  那样……韩严在这个世界上就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谢奚自己身体从小也不好,说是个药罐子也不为过,他很理解这种感受。

  很压抑却又无可奈何。

  谢奚想了想,忍不住问:“他,不用上课吗?”

  “严哥初三毕业就没读了,他看着成熟,但其实也就比咋们大一岁而已。”

  “为什么不读书了?”不知道为什么,谢奚对韩严的事情比较感兴趣,大概是因为他是自己目前为止见过的比较特别的人吧,谢奚心想,也因为昨天他好心借给自己衣服。

  陆丰年沉默了,似是不知道该不该和谢奚说韩严的事,犹豫了好半会想到了韩严现在对谢奚某种的心思才又开口说:“就严哥他家那情况想读也读不了,你别看严哥这样,其实他就是个学霸,中考他都故意交白卷考了零分……哎,一时半会跟你也说不清,以后他自己会告诉你的。”

  “嗯?”谢奚愣住,“他会告诉我?什么意思?”

  “没什么……”陆丰年在桌子上蹭了蹭,眼睛都没睁开,有气无力道:“好困……校花我先眯会,早读了再叫我。”

  陆丰年刚说完就秒睡,还发出了小小的鼾声。

  谢奚见他是真的困了也就没再打扰他。

  但还是觉得莫名其妙,他和韩严又不熟,他家里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告诉他,不过他虽然有点好奇但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有些事情不是非要刨根究底才行,毕竟他和韩严又不熟。

  …

  陆丰年整个上午上课都不太精神,注意力也集中不了,估计是担心着医院那边的事。

  一到下课时间,他也不像往常那样预习下一节课的课本,而是趴在课桌上补眠。

  补眠比预习还重要,睡眠不够上课无法集中精神,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午饭时陆丰年给韩严打了个电话,听韩严说已经没事了他才放下心来。

  午休时间,班里有不少人在补眠,谢奚戴着耳机在听英文阅读。

  “小奚,我来撩——”安静的午后,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激昂的叫喊,熟睡中的同学都被吓的惊醒,猛的一抬头看向门口。

  “谁啊?”

  “不知道在补眠吗真的是!”

  “吵死人了!”

  被吵醒的人纷纷抱怨,睡的好好的突然被吓醒,论谁都没法不生气,但当他们看到门口来人是谁时,到嘴边的脏话硬是生生的憋了回去,咬牙认栽趴下继续睡。

  一个身影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在谢奚前面的位置坐下。

  “小奚!”

  “你能不能小点声?”谢奚戴着耳机都被他吵的耳朵有点疼,“你没看到那么多人在睡觉吗?”

  “睡什么睡起来嗨啊!”江战天生的大嗓子就是收不住,“生前睡什么觉浪费时间,以后死了大把时间睡!”

  “………”

  眼前这个一头天生泡面卷,单眼皮白皮肤,五官还算挺帅的人是谢奚的发小江战,两人从穿开裆裤时就认识了,两家父母是好朋友。

  江战是个富二代,他爸是市首富,学校新建的实验楼就是他爸捐的,他脾气暴嘴巴贱性子傲,嚣张的态度得罪了学校不少人,学校里百分之八十的男生看他不顺眼,但却不敢说什么。

  但凡有姿色的女学生,随便一揪一个都有可能是他前女友、前前女友。

  “大少爷,你不要睡别人还要睡呢。”陆丰年被吵的头疼,捂着耳朵翻过脑袋,将左脸贴在桌面上降温,眼睛都没睁开,“江大少,你就当是行善积德了,小点声吧。”

  “我……”

  “江战。”谢奚严肃地叫了他一声,“你要是再吵到别人,你有事也一个字都不要跟我说了。”

  江战怂了,撇撇嘴压低声量,“行行行,我小点声还不行吗?”

  “嗯。”谢奚问,“你找我什么事?”

  平时江战忙着泡妞,午休时间都忙着陪这个女朋友逛小树林,陪完这个又得陪那个女朋友到操场散步等等,最后还得和哪个备胎躲到废楼去来个热吻什么的,哪有时间来找谢奚。

  他能大驾一班,谢奚觉得准没好事。

  “有正事找你。”江战压低声音,他天生嗓门大,用气音很艰难地说,“今晚八点PU酒吧,去不去?”

  谢奚蹙了蹙眉,就知道没好事,他想也不想就拒绝:“你知道的,我不喜欢那种地方,不去。”

  江战像个将死之人一样用气音劝道:“去呗,整天就读书看书写作业,再这样下去你都要呆了,不让你喝酒,你啥也不用干,就去凑个热闹就行,去不去?”

  “不去。”谢奚还是无比坚定的继续拒绝。

  江战双手摁在谢奚肩膀上尽力压着声音小声哀嚎:“哪有你这样的,还是不是好兄弟了?再问你一次,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

  “大哥,男神,学霸,去不去?”江战硬的不行来软的,软磨硬泡地苦苦哀求,“我都放出话来说你今晚也会去了,你要是不去,我这下不来台啊!”

  谢奚不为所动,低头看书,“你跟其他人说我没空不去,不会让你下不来台的。”

  谢奚压根不信江战的鬼话,敢问谁敢让堂堂江家大少下不来台?

  江战很爱玩他父母也不怎么管他,市里有名的酒吧KTV歌厅舞厅就没有他没去过的,他也是知道谢奚的身体情况的,一般去玩他都想带上自己最好的朋友谢奚去,但迄今为止谢奚也就去过一次,他不喜欢里面的气氛,每次他说不去,江战都没有再说什么,然而这次过分的坚持就有些奇怪了。

  江战还在哀求,“小奚,奚奚,宝贝奚,去不去?去不去?你去不去啊?”见谢奚还是不为所动,江战豁出去了,眼睛一闭,喊道:“爸爸,我叫你爸爸行不行?爸爸,今晚跟儿子去酒吧嗨,去不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