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4,164

  鼻尖萦绕着陌生的气息,谢奚有些不自在,抬手就要把韩严的衣服脱下来。

  “其实不用的,我不冷……”

  “穿上。”韩严身上摁住谢奚不安分的手,语气可以说是很温柔的道:“要听话。”

  谢奚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呃……”

  他总感觉自己被韩严当成女生了,谢奚有些尴尬的红了脸,随后鬼使神差的把韩严的衣服穿好。

  韩严比谢奚高很多,又比他壮了不少,所以韩严的T恤穿在他身上,哪怕他里面穿着短袖校服,也还是显得很宽大。

  袖子就长了一截,完全将他整只手都该住了,。

  “谢谢。”

  “不谢。”穿了他的衣服就是他的人了,韩严看着谢奚,眼里闪过一抹光亮,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微笑,“双手抬一下。”

  “嗯?”谢奚眼里闪过不解,一时没动作。

  “把双手抬起来。”韩严很有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

  我知道你让我把双手抬起来,但好歹也说一下抬起手来干嘛啊?

  谢奚心里虽有疑惑,倒是很配合的抬起了双手,毕竟拿人手软,穿人身也得配合。

  韩严伸手握住谢奚的左手,在谢奚惊讶的目光下帮他将袖子往上卷了两层,让他白皙修长的手露了出来,弄完左手之后很自然的又抓起右手将袖子卷起两层。

  “可以了。”韩严说。

  “谢谢……”从未被不熟悉的人这么细致的照顾过,谢奚脸都有些红了,苍白的脸上因为这两抹红晕有了些血色,像雪地里开了两朵鲜艳的桃花,格外好看。

  韩严盯着他红润的脸颊,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回去吧。”

  “嗯。”谢奚有些羞涩,“那,那我走了……”

  “嗯。”

  刚下过一场大雨,路边的积水哗啦啦的往排水口流淌,树叶子时不时滴下晶莹的小水珠,落在身上有些凉,落在地上的水坑里,发出轻轻的一声‘咚’。

  谢奚推着自行车走到街边,回头朝韩严挥了挥手,“拜拜。”

  韩严朝他点点头,双手插在裤兜里,光着膀子,身形笔直的伫立,黑色运动裤很显腿长。

  胳膊上的疤痕远远看着,像是纹上去的一条巨大的黑色蜈蚣。

  谢奚骑着自行车走了,韩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离开,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韩严接起。

  “严哥,你不是说今天有空来接我吗,你人呢,咋还没到?你该不会是忘了吧?”陆丰年在电话那边朝他咆哮。

  放学之后陆丰年给韩严发了条信息说自己先去厕所放个水晚些出去,让他在门口等等自己,放完水之后他出到校门口时人都走完了还是没有看到韩严来,刚想给韩严打个电话突然就下起了大雨,他以为韩严是被雨困在哪里躲雨了,就在保安室里边和大爷边唠嗑边等,谁知道雨停了这么久了还没来,按照韩严开车的那速度,按理来说早就该到了的。

  这让陆丰年不得不怀疑韩严是不是压根就忘了来接他这件事。

  韩严:“……马上到,再等两分钟。”

  “好。”见他没忘,陆丰年语气好了些,不忘叮嘱,“你没忘就行,我倒也不急,下雨天路滑,你开慢点。”

  韩严那车速跟在无人道飙车一样不要命,陆丰年总担心他十条命都不够搭进去,好在他车技还算对得起他的车速,不然早挂掉了。

  蛋糕店离学校不远,韩严开的很快,五分钟就回到了一中学校门口。

  当在校门口看到韩严时,陆丰年一脸懵逼:“你怎么不穿衣服?”

  身边熟悉的人谁不知道韩严在外面从来都是不光膀子的,甚至连短袖都很少穿,他不喜欢在外露出自己的胳膊。

  陆丰年的视线不受控制地落在韩严胳膊上的那道伤疤上,平时他连夏季大热天都是穿长T盖住胳膊的。

  “怎么,嫉妒?”韩严撑着大长腿,摸了一把自己结实的腹肌,挑眉贱笑,“给你我这个完美身材,你估计得天天裸奔。”

  陆丰年:“……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严哥你这么自恋的。”陆丰年掀起校服,指着自己肚子上白嫩的软肉,“区区六块小腹肌你得意什么呀,弟弟我一块这么大的腹肌我都没炫过!”

  “贱。”韩严笑,“还走不走了?”

  “走啊,大帅比的车谁不想坐?”

  陆丰年哔哔完之后脚一踩一蹬,跨坐到了车上,韩严也不问他坐好了没,直接把手把一扭瞬间加速,biu的一声就开走了。

  125摩托车那洪亮的声音把保安室里的保安大叔都吓一跳,保温杯里的热茶差点都抖出来。

  “臭小子开车这么快不要命了!”

  …

  韩严的车速不是盖的,一般人要四十分钟的路程他开了二十几分钟就回到横安小区了,贫民窟小巷里平时就充斥着各种味道,一到下雨天,那味道更猛,但两人在这种地方生活了十几年,早已经习惯,车轮子碾过路上腥臭的垃圾,臭味熏天,外人要是进来,估计熏的脑袋都得晕,但车上的两人依旧面不改色。

  车子在丰年烤串门前停下,陆丰年跳下车,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提醒韩严:“严哥,校花说他现在没有谈恋爱的打算哎。”

  “切。”韩严万分不屑,“那是因为我还没出击好吧。”

  “………”

  “走了。”韩严发动车子,“替我跟你妈问声好。”话音一落,已经有了些年头的125就像着了火的火箭一般飞快地蹿了出去,转弯消失在小巷尽头。

  韩严拐到菜市场买了些菜才回家。

  韩奶奶在厨房里洗着菠菜,见韩严回来了立马起身走了过来,“阿严回来了。”

  “嗯。”韩严说,“去买了些菜。”

  “辛苦你了。”韩奶奶抓着韩严的手,苍老的脸上满是心疼,松垮皱褶的皮肤已经看不出她原有的样子。

  “不辛苦。”韩严很轻松地说,走进厨房,看到洗到一半的菠菜,韩严蹙眉,“奶奶,我不是跟你说我回来再做饭吗?你看看电视等我就好,别老忙活。”

  说着,他放下刚买回来的鱼肉还有青菜,撸起袖子洗韩奶奶洗到一半的菠菜。

  韩奶奶站在厨房门口,腰已经弯的快直不起来,满脸褶皱,眼眶深陷,但还是笑呵呵的:“闲着也是闲着,做饭也不累,就想着做好等你回来。”

  这时,韩奶奶注意到韩严没穿衣服,问了声:“怎么没穿衣服?”

  “热。”

  韩严动作很快,迅速的洗完了菠菜,将买回来的猪肉拿出来,接了壶水插电煮上。

  韩奶奶一直站在厨房房口看着。

  厨房太小,又有油烟,韩严赶紧将老人家推到了客厅,打开电视让她看。

  转身回厨房,从袋子里拿了个苹果和梨子削皮,切块放到碗里,端到外面给韩奶奶边看电视边吃。

  水煮好之后韩严将猪肉用开水洗了然后切好片,菜都洗好了之后开口炒菜。

  花了二十分钟做了两个菜,一道素的一道荤的,还有一道汤。

  给韩奶奶盛好汤,等着韩奶奶喝了之后又给韩奶奶盛好饭韩严才开始吃了起来。

  因为位置的原因,韩的胳膊正好对着韩奶奶,韩奶奶看着他手臂上的长长的疤痕,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突然就惆怅了起来,红着眼眶说:“也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来。奶奶也不能活多久了,现在过一天都是在跟老天偷着日子,要是哪天奶奶离开了,你就只有一个人了,阿严,奶奶实在放心不下……”

  她时常晚上睡也睡不着,就牵挂着这孩子。

  怕死,连死都不敢死。

  可不死,又成了拖累韩严的累赘,一身的病痛,韩严每天累死累活养这个家,还要照顾她这个老婆子。

  韩严像是没听到韩奶奶那些话一样,面不改色的给奶奶夹了几块炒猪肉片:“您快多吃点饭,好对得起我的手艺。”

  韩奶奶叹了叹,见他不想说这些也没有再继续说。

  吃完饭之后韩奶奶坐在破旧的木质小长椅上看戏剧,韩严扛着麻袋准备出门了:“奶奶我走了。”

  “小心啊你。”韩奶奶叮嘱,“记得别和人起冲突。”

  “嗯。”

  …

  晚上,谢奚洗完澡之后手洗了那件黑色长T恤,然后晾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

  他洗的时候想到韩严,想着他手上的那道疤是怎么一回事,看着像是刀砍了的。

  那么长的伤口究竟要缝多少针啊……他为什么会有一个这么长的刀疤?

  谢奚平时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他就是屡次想起韩严手臂上的疤,一往深处想他心就有些堵。

  那么长的一道疤,当时一定很痛吧?

  思绪乱飞到晚上九点谢奚才拿出作业来写,写完作业之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他起身舒展了下身体,进洗手间洗漱完过后上床躺下。

  睡觉前谢奚都会习惯性的看会手机,QQ上看点新闻那样可以助眠。

  刚点开QQ,居然又看到了有人添加他好友,他点进去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就差点吐血,还是那个猥琐大叔,这次的验证消息居然是:想你,小甜心。

  谢奚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他得跟这猥琐大叔说清楚。

  于是他点击了同意,刚同意那边就秒发信息过来。

  【。】:宝贝儿,终于同意加我了。

  【客从何处来】:大叔,有件事我有必要跟你澄清一下,我是男生,不是女生!

  谢奚以为这样说了对方就会死心,谁知道这人压根就不是个正常人,这人答非所问。

  【。】:昨晚做梦了。

  【。】:宝贝儿,我不是大叔哦。

  【客从何处来】:……

  【。】:我梦到你了。

  看到这条信息,谢奚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他想了想,心里有了个胆大的猜测。

  【客从何处来】:你什么意思?你认识我?你是不是见过我?你是谁?

  谢奚一连串的疑问发过去,一般没有见过的陌生人是不会说出“我昨晚做梦梦见你了”这样具有实质象的话,对方说这句话的意思明显就是见过他并且知道他长什么样的。

  但谢奚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故意这样说的。

  【。】:老婆,你不问问我昨晚做了什么关于你的梦吗?

  【客从何处来】:……

  虽然很无语,但谢奚为了套出对方的话,只能很配合的询问。

  【客从何处来】:什么梦?

  等那人回答了就立刻追问他是谁,循序渐进的套问。

  谢奚版套话计谋:丢出问题,诱导回答,得出结论。

  【。】:一个蚀骨销魂的梦。

  【。】:梦里的你好白,好软,我好喜欢。

  看到这句回复,谢奚的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滚烫了起来,他怒气冲冲的打字,恨不得把手机屏幕给敲烂了。

  【客从何处来】:你到底是谁,你不说我现在就删了你!

  【。】:我是你未来的男朋友、恋人、老公。

  【。】:乖,叫我老公,别叫大叔,我不是大叔,都说了我帅过郭富城。

  【客从何处来】:……

  这人……是神经病吧?

  谢奚这下确定对方不但是个猥琐油腻大叔还是个神经病了。

  谢奚没有骂过人,但是这一刻他脑子里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了两个词:这人要不是个神经病,就是个……傻逼,或者是、神经病加傻逼!

  想了半天,谢奚也只能憋出这两个骂人的词。

  手机响了声,那人又发来了信息。

  谢奚低头一看,顿时憋了一口血。

  【。】:好了宝贝儿,你该睡了,明天还要上课,晚安。

  谢奚没有再回,这句话说明这个人知道他还是个学生,他点开这人的资料,想要将这人删除,可犹豫了几回他都没有点击删除。

  “我一定要问出他是谁才行,居然做这种恶作剧。”谢奚喃喃道。

  从刚刚到对话里,谢奚确定了这人绝对是认识他的,所以他估摸着应该是同学校的谁对他的恶作剧。

  因为某些原因,学校里对谢奚有意见的男生不少。

  就他们一班就有好些看他不顺眼的。

  以前谢奚从不在乎那些人对他的看法,哪怕那些人背后说他一些特别难听的坏话被他撞了个现行他也没说过什么,内心也毫无波澜,但是这次实在太过分了,这不仅仅是一个恶作剧,这是在侮辱他的人格!

  一个男的张口闭口都叫他老婆,宝贝儿,不就是故意在耍他,侮辱他么?

  谢奚有些生气了。

  等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了,一定要让学校严格处理这件事!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