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4,137

  谢奚没说话,将蛋糕一个放到自己面前的位置上,一个放到了对面韩严面前的桌子上。

  韩严面露惊讶,盯着面前精致的小蛋糕看了两秒,抬头看着谢奚,似疑问却是肯定的语气:“给我的?”

  谢奚点头:“嗯,这家的草莓蛋糕还不错,尝尝吧。”

  “谢谢。”韩严不吃甜食,哪怕再精致的甜点摆在面前,他也不会有一点想吃的欲望,但却因谢奚的一句“还不错”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小叉子叉了一小口放进嘴里。

  入口的第一感觉,韩严只觉得甜。咀嚼了下,他牙差点没被甜掉,要不是上面有少许的草莓果丁中和了下味道,估计喜怒不形于色的他都会被甜到绷不住表情。

  “怎么样?”谢奚边吃边关注着韩严,见他吃了以后之后忍不住问了声。

  谢奚不算特别爱吃甜品,只能算是有点小喜欢。正好这家店开在他来回上学的路上,他经常会买两个草莓蛋糕回家和谢微笑一起吃,两人对这家的草莓蛋糕都挺喜欢的,酸酸甜甜很好吃。

  外观也好看。

  蛋糕体是一个小皇冠,黄色的奶油香软绵密,很甜,面包与奶油之间夹杂着酸酸甜甜的草莓果丁中和了口味使甜度适中,小盘子上洒了些粉色的粉末,总体上来说是很精致的。

  可能别人还是会觉得很甜,谢奚却觉得这个甜度特别合适,他很喜欢。

  但男生一般其实都不太爱吃甜食,谢奚不知道韩严的喜好,但他总不能只给自己买一个让韩严看着他吃,那得多尴尬啊,于是就给韩严也买了个。

  韩严吞下嘴里甜的发腻的奶油,面不改色的露齿一笑,“挺不错的。”

  小东西喜欢吃的东西,再难吃他也不会反感。

  “你喜欢就好。”见韩严没有露出嫌弃情绪,谢奚微微一笑。

  韩严捏着手里的小叉子,‘悄悄’抬眸看着对面的人儿,那人长的好,就连吃东西都很好看,白皙修长的手轻轻拿着叉子,叉着甜点往嘴边送,嘴巴很小,唇瓣粉粉的……喉结一动,韩严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觉得……那人的唇比蛋糕诱惑多了。

  两人安静的吃着草莓蛋糕,谢奚吃的不紧不慢,蛋糕很小,他很快就吃掉了小半个。

  相反对面的韩严就吃的很慢了,细嚼慢咽的才吃了一个小角那么多。

  谢奚为了避免没有话聊的尴尬就一直低着头,哪里会知道对面的男人火热的视线对他虎视眈眈着。

  其实谢奚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就会比较话少,别人不说话的情况下他可以绷着脸在尴尬的气氛干坐半天,颇有反正就是你不说我也不说话,只要我不让你知道我尴尬就只有你自己尴尬的意味,性子慢热到了极致。

  面对韩严,谢奚发现自己的慢热有种要变成‘慢慢热’的趋势。

  主要就是韩严是买那种片子的,倒不是他对韩严的工作有偏见,而是他现在看到韩严就会想起自己那天晚上做的那个荒唐的梦。

  更会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和那些片子封面上的画面。

  太尴尬了。

  韩严吃了三分之一时谢奚就吃完了整个蛋糕,谢奚看着他吃剩的大半个蛋糕,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问:“你是不是不喜欢吃?”

  要是喜欢吃,哪舍得剩这么多。

  韩严很坦荡的表示:“我只能说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蛋糕。”

  韩严不想在这种明眼都能看出他不喜欢吃的情况下还对谢奚违心说很好吃。

  他吃过的甜点不多,以前吃过的最多只能吃一口就会很反感了,但这个蛋糕他吃掉了三分之一,嘴里虽甜的腻不太舒服,但因为对面坐着谢的缘故他心里也甜甜的。

  并没有到咽不下去的程度,对韩严来说确实算“还不错”了。

  “不喜欢的话别吃了,没关系的。”每个人的喜好都不同,谢奚能理解。

  “你吃。”韩严说着,很自然的将蛋糕推到了谢奚面前。

  谢奚愣了愣,呆呆地看着韩严。

  了解谢奚的人都知道他从不吃别人吃剩的东西,哪怕对方只是吃过一口且不用对方用过的餐具吃,他也接受不了。

  但是如果他现在拒绝韩严的话,韩严并不了解他的习惯,会不会伤到他的自尊心?

  韩严会不会觉得是自己嫌弃他?

  谢奚内心无比纠结。

  韩严盯着他,故意装没看懂他眼里的纠结,表情自然地问:“怎么了?”

  韩严从小的生活环境就让他早早就看透了很多人情世故,擅于察言观色的他仅仅通过一个细微的表情就看懂了谢奚是抗拒吃他吃剩下的东西,可他就是故意装的看不懂。

  才见过两次面,他就知道谢奚是个脸皮很薄是人,所以他赌谢奚不好意思拒绝。

  “没事……”这个是勺子挖着吃的,外观并没有多少受损,不吃也是浪费了,要不就吃了吧……谢奚在心里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之后拿着自己的勺子挖着韩严吃剩的那个蛋糕吃了起来。

  从韩严没吃的那边开始吃起。

  这是谢奚最后的‘倔强’了。

  吃了两口之后谢奚发现心里其实没有那么抵触了。

  心里不抵触了之后就吃的很欢快。

  果然,他不好意思拒绝。

  韩严撑着下巴,丝毫没有心虚,目不转睛的盯着谢奚。

  他好像很喜欢吃蛋糕的样子。

  脸颊鼓鼓的像小松鼠,皮肤白白的好想摸摸,肯定很滑,韩严的视线不受控制的又落到了谢奚的嘴上……他嘴角上沾了点白白的奶油,他伸出粉嫩的舌头舔掉了,嘴唇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水润的光泽。

  媚者不自知,格外诱人。

  韩严眸色渐深,不动声色的移开了视线。

  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就忍不住了……

  谢奚吃完蛋糕之后雨还没停,但小了些。

  两人安静的面对面坐着,桌子很小,两人的腿不经意间还会碰上。

  谢奚觉得有些尴尬,悄悄的收回双腿往后缩。

  韩严丝毫不觉得尴尬,时而看看外面,时而看看谢奚。

  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一向习惯沉默的谢奚别不下去了,主动开口:“你今天不用做生意吗?”

  谢奚突然又想到韩严卖的东西,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之色,有点红。

  “那个太危险了。”韩严那双黑曜石般的眸盯着谢奚,不太正经的说,“不知道被哪个龟孙子举报了,前两晚也被追了,天天被追也卖不了多少钱,就想着找个新路子,至于剩下的片就留着自己看吧。”

  “哦。”谢奚有点不太敢和韩严对视,对方的眼神太不正经了,他的不正经仿佛是天赋异禀,就单单是被他盯着都有种在被他调戏的不自在。

  “你要不要?”韩严笑道,“我可以免费送你,就当是感谢你请我吃蛋糕了。”

  “我不要!”谢奚红着脸义正言辞地声明:“我不看那个,从来都不看!”

  打死他也不看那个!

  “嘶,那太可惜了,我只能用别的作为感谢了。”比如,他的身体,不知道行不行。

  韩严悄悄想着,但没说出来,还太早,不能把人吓跑了。

  谢奚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一听他说用别的感谢自己就赶紧摇头:“不用的,一个蛋糕而已,你也没吃多少,都是我吃了……”

  “我跟你说……”谢奚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试图转移话题,他左右看了两眼,确定店员在柜台前离这里很远之后伸手挡在嘴边,身子往前倾了倾,很小声地说,“这个店就只有草莓蛋糕好吃,别的都不好吃……”

  这也是谢奚问也不问就给韩严点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草莓蛋糕的原因。

  其他口味的蛋糕和别的甜品的味道都很一般,有的还挺难吃的。

  “呵。”韩严笑了声,这话题转的也太生硬了,他也不拆穿,“难道这个店的所有的甜品你都吃过了?”

  谢奚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除了那些大的蛋糕之外都尝过了。”

  “很喜欢吃甜品?”韩严心下有了打算,如果那人喜欢吃的话,他不介意亲自去学,以后可以常给他做,反正他学什么都学的快。

  “一点点喜欢。”谢奚说,“以前奶奶经常做蛋糕给我吃,虽然卖相和口味不像蛋糕店的这么丰富,但那味道是独一无二的。”

  后来奶奶去时候后他就经常到蛋糕店买蛋糕吃,试图找一下记忆中熟悉的味道,可一无所获,那独一无二的味道,除了奶奶之外没人能做得出来。

  韩严点头,“知道了,我会努力的。”

  “啊?”谢奚愣,“什么努力?”谢奚发现韩严和陆丰年一样,有时候说的话他是真没听懂。

  韩严笑道,“没什么。”看向窗外,雨已经停了,视线再次回到谢奚身上,“雨已经停了,要不要走?”

  谢奚看了眼,果然雨已经停了,他巴不得快点走,这样不熟悉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没话聊,真的太尴尬了。

  “走了。”谢奚起身,想伸手去拿包,结果韩严快他一步拎走了他的书包,他不解的看向他,他将包甩到肩上,非常绅士地说:“这么重的书包怎么能让你自己拎,我来拎,走吧。”

  呃……

  谢奚的世界都颠覆了,这人是不是把他当女生了?

  一般想要在女生面前表现一番的男生都是这句台词。

  但是,他哪里像是个女生了?

  谢奚表情有些微妙,“还是我自己来吧……”

  韩严伸手挡开他的手,“我来。”语气坚决。

  “好吧。”谢奚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我再买个草莓蛋糕,我妹妹喜欢。”

  “嗯。”

  谢奚往柜台那边走去,韩严寸步不离的跟着。谢奚心里升腾起一股诡异的情绪,但是他却又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草莓蛋糕打包好之后,两人走到蛋糕店外面,谢奚将蛋糕放到自行车车篮子里,看向韩严:“谢谢你。”

  “不用谢。”这次韩严倒是很配合的将书包递给了谢奚,“你每天都背这么多书回去看?”

  韩严拎着就能大概估算到书包的重量,他有些怀疑谢奚是不是每天都将所有的书背回家,那么重,细皮嫩肉的,肩膀能受得了?

  “没多少书,保温杯那些重的。”谢奚从书包里掏出纸巾擦干车椅,又抽了几张给韩严,“你车子都湿了,擦擦吧。”

  “嗯。”韩严接过直接随意擦了两下,抬手一丢,脏纸准确无误的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那我走了……”谢奚刚一开口就打了个喷嚏,一阵凉风吹来,他冷的一个哆嗦,手臂上起了不少的小颗粒。

  十月中旬,天气不冷不热,白天正常气温次下船穿短袖完全没问题,但一旦下起雨来,气温就会变低,有些凉。

  夏季校服是短袖,刚在蛋糕店里面暖暖的,里外温差有些大,难免会一时不适应,谢奚摆着胳膊使劲搓了搓,试图将手臂上的小疙瘩搓回去。

  视线一黑,鼻尖灌来一股薰衣草洗衣液的味道,视线再次光明时,一件布料很粗糙的衣服罩进了他脖子上。

  是韩严的衣服,他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长T恤。

  谢奚愣愣的看着韩严,他脱掉T恤之后上身光着膀子。

  这时在蛋糕店里躲雨的人刚好都走了出来,纷纷用一种很微妙的表情看着韩严。

  光天化日之下光着膀子好像不太好,但那些人微妙的目光其实不是因为韩严不穿衣服,那些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他的胳膊上。

  韩严丝毫不在意自己被众人注视,问谢奚:“你家还有多远?”

  谢奚下意识回:“不远了。”视线还盯着韩严的胳膊。

  “回去吧。”韩严就像没看到谢奚的目光一样,“快把衣服穿上,回去吧。”

  谢奚这才移开落在韩严胳膊上的目光,视线上移,将他由下至上看了遍。

  韩严有着精瘦结实的六块腹肌,身材极好,肤色也健康,只是这尊完美的身材有了一个不足的地方……他右手的胳膊上有一道很长很长的疤,起码有十厘米以上,疤痕从手肘往上一点的地方一直蜿蜒向下,蜒至线体瘦削的手臂,狰狞的像一条蜈蚣。

  这样的伤疤在电视里混黑道的人常有,也难怪那些人刚刚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胳膊看。

  就连一向没有什么好奇心的谢奚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