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突破的希望
三丑2021-08-03 16:282,445

  三个手下,就一个眨眼的功夫,已经全部躺在地上。

  而那青蛋子,只是跳起来踢了几脚。

  就好像功夫电影里那种,人在半空,唰唰唰连续几脚,摆平一群人。

  刘赖子这才知道,刚刚不是自己没把菜刀拿稳,而是人家有空手夺白刃的本事。

  小镇上的街头混混,哪有真正的见血更勇的血气,刘赖子连躺在地下的同伴都没管,掉头就跑了。

  李庸没追,相比这些混混,他更在意李天军。

  在人群里寻找时,却发现李天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

  人烂了,脑子却还没丢,知道落自己手里也不好过。

  李庸也不知是喜还是忧地在心里懊恼一声,在人们异样的注视中,拉着黄小荷也匆匆挤进人群里。

  匆匆走掉的李庸不知道,图谋太元堂牌匾的正主全程观摩了他的英勇,这时候正惊叹连连。

  “卧槽!以前只是听说李太元是武功高手,年轻时候曾单挑过四座山头的土匪,谁也没见过。想不到却在他孙子身上见到了,幸好我们没有用抢的。”

  于娟也在惊叹,不过与刘继东不同的是,她眼里还有很多小星星,想不到李家的娃子除了长得高大帅气,居然还会武功。

  这口嫩草,老娘尝定了!

  李庸更不知道,继爷爷留下的牌匾之后,他的身子也被人惦记上了。

  从老庙街出来,两人就在附近找了家旅馆。

  在黄小荷的坚持下,两人开了一间有两张床的房间。

  对于李天军引起的小插曲,两人并没有太往心里去,毕竟李天军就是个烂人。

  倒是黄小荷抱怨了很久,没有把老庙街吃透。

  李庸给睡熟的娃娃盖上薄被,才道:“你可得了吧,再吃你那肚皮还要不要了?”

  “可是还有好多好吃的没有尝呢。”

  李庸无语道:“那些好吃的就在那里,又不会跑路。好了,赶紧去洗澡,我带着针囊,好给你针灸。”

  黄小荷从善如流,立刻就钻进了浴室。

  听着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李庸心里不知不觉就泛起一股躁动。

  脑海里不由自主开始出现上午见过的画面,竟又有些口干舌燥。

  他赶忙念了一遍《九门术》里记载的清心咒,这才压下体内的邪火。

  这时候,他终于发现自己身上的异常。

  在省城的六年里,他不是没受过诱惑,有几次诱惑甚至比面对槐嫂子和黄小荷还要大,但他依旧能做到古井无波。

  可这两天,他内心的悸动几若是毫无抗御能力,稍稍一撩拨,就有血脉喷张的趋势。

  不正常。

  这太不正常了!

  李庸在心里给自己警醒,黄小荷已经洗完澡出来。

  身上裹着旅馆里的浴袍,黑直的长发湿漉漉的垂在肩上,脸上还带着被热气蒸腾过的红晕,眼眸子晶亮。

  “你要不要洗洗?”

  人在近前,沐浴露的芬香和着体香扑进李庸鼻翼,黄小荷开口问道。

  李庸没好气地回答道:“我是给你针灸,又不是睡你,我洗什么洗?”

  黄小荷一愣,哼道:“不洗就不洗,凶什么凶?你想睡我,那还得问我同不同意呢。”

  大姐,就别讨论这个问题了行不?房间都开到一间了,我就不信这时候提出睡你,你会拒绝。

  你该庆幸老子现在情况特殊,不能策马扬鞭。

  “躺下。”

  心里头既然已经发现异样,李庸自然就克制的更加努力。

  “发什么神经嘛。”

  注意到李庸突然冷淡的情绪,黄小荷嘟囔一声,依言躺下,却故意将浴袍掀开,还刻意挺了挺胸膛。

  香艳满满……

  对于黄小荷的恶作剧,李庸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他冲破一重天大圆满的,不杀你个小娘皮丢盔卸甲,老子从此封枪收山。

  谨防这女人再作妖,李庸干脆拉过被子将她的头盖住。

  这才打开针囊抽出银针。

  “躺好,我要开始扎针了。”

  准备掀开被子的黄小荷安静下来。

  奶瘢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症状,实际上就是一种特殊的炎症。就算不治疗,过几天也就消褪了。

  李庸准备用真气加速黄小荷的新陈代谢,让她患处的瘢痕快速老化,自然脱落。

  过程并不复杂,只是施针依旧需要谨慎,因为李庸用的是牛毫针。

  顾名思义,就是比寻常的银针更细,和牛尾上的鬃毛差不多。

  这种针的好处是入体的疼痛更弱,也能更精准的认准穴位。

  坏处就是对施针者的要求更高。

  这一手针灸术,来自《百草纲》里面的鬼门九针,是爷爷刻意要求李庸从小就练习的。

  如同蚊子一般的叮痛,之后就再没有感觉。

  可黄小荷还是绷紧了神经,那是一种对未知的恐惧。

  “放松一些,身体绷的太紧,不适宜刺激经脉。”

  银针已经达到目标深度,真气透过手指传递到银针,进而进入黄小荷的体内。

  李庸需要通过真气的反馈,随时查看黄小荷身体里的情况。

  好似有一股温热的水柱进了体内,随后就在胸前扩散。

  水柱流到哪里,那里的肿胀和不适就立马烟消云散。

  “唔,舒服……”

  黄小荷忍不住呻吟出来。

  仿佛从鼻翼里挤出来的声音,带着鼻息和暖意,涌入耳膜变成一只温暖的小手,在轻轻地抚摸。

  李庸刻意封禁起来的心防,竟轻而易举被叩开了。

  内心的悸动突如其来,他捻动银针的手指不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啊……”

  突然变换频率的针颤,让黄小荷忍不住地痛呼了一声。

  李庸赶忙收敛心神,意识深处却听到“咔”地一声轻响。

  好几年不曾松动分毫的一重天大圆满壁垒,竟出现了一丝裂纹。

  恍惚间已经看到一抹晋升二重天的曙光。

  这一发现令李庸又惊又喜。

  一直无法突破一重天大圆满,进阶二重天。他以为是气海里的灵气积累不够,所以修行的更加勤勉。

  可随着修行日长,气海里的真气除了变得更加纯粹厚重之外,壁垒毫无变化。

  谁能想到头一次使用真气治病,竟就看到了突破的希望。

  “难道爷爷不让我二十岁之前坐堂问诊的原因就是这个。我把路走错了?”

  虽然只是揣测,可李庸知道他已经摸到了真相。

  随着真气往黄小荷体内传导的越多,他一重天大圆满壁垒上的裂痕已经在扩散了。

  黄小荷的身体也在发生变化,细密的汗珠带着一丝丝黑污渗出体外。

  胸脯上的瘢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继而脱落。

  暖流依旧在她体内循环往复。

  无与伦比的舒适感让她沉迷,唇瓣间呼出的气息越来越重,几若娇喘。

  眼见最后一块瘢痕脱落,李庸取出银针,正要说已经可以了。

  黄小荷扭扭身子,声若呢喃:“肚子涨,也给我揉揉好不好?”

  看看那微微鼓起的小腹,李庸本想嘲讽几句,然后拒绝,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就把手掌盖上去了。

  真气自掌心涌出,继而覆盖在黄小荷的小腹上,又从细密的毛孔钻进体内。

  这一次,真气进入的不是特定的经脉。

  李庸准备玩一把大的,用真气把黄小荷的奇经八脉全都淬洗一遍,看看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

  “咔!”

  又一道脆响在意识深处传来。

  李庸大喜,事实证明,他这一把大的玩到点子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