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0章 出事了
三丑2021-08-03 16:242,058

  卡着李庸的境界壁垒,出现了第二道裂缝。

  这令他大喜过望。

  不由就加快了真气的输出。

  如果能一举破开一重天的境界壁垒,那就赚大了。

  李庸这边输出的欢快,黄小荷却遭罪了。

  舒爽的暖流在全身一遍遍流淌,仿佛万千只手在游走。

  恰到好处的力道和温度,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其间。

  黄小荷早已经掀开头上的被子,脸上布满红潮,好似在血液里浸润过一样。

  汗液从全身每个毛孔往外渗,带着不同寻常的黑污和微微的腥臭味道。

  突然,黄小荷僵住了。

  恍若被人施了定身咒一般,瞳光涣散,手足僵直,抖个不停。

  李庸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的手,有些牙疼。

  我特么的这算不算开了新的技能树?

  突然有种去开个女子SPA馆的冲动,宣传口号绝对张口就能来,还不带一点禁忌……

  有这技能,还干个毛的医生?

  李庸要是个没甚追求的人,说不得还真会考虑一下这条路。

  房间里全是黄小荷身体里溢散出来的腥臭味道,李庸一巴掌拍在这个装死的婆娘的屁股上,掩着鼻子道:“赶紧去洗洗,臭死了。”

  黄小荷这才嗅到刺鼻的腥臭,也发现了身上薄薄的一层污垢,顿时更加羞臊,却也茫然。

  “你往我身上涂什么了?”

  “我脑子进水了?没事往你身上涂脏东西,结果臭的却是我自己。”

  李庸没好气地说道,看到黄小荷脸上冒出来的羞臊,还是忍不住解释了一句,“这是你身体里排出来的,赶紧去洗先。”

  虽然不太理解身体怎么会排出这么多污垢,不过身体里的变化却躲不过感知。

  黄小荷没有将疑问问出来,快速冲进了浴室。

  直到这时,她才恢复了一点精力,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味起刚刚的美妙。

  内心有点忍不住的涤荡。

  一只手就能让自己起飞,真刀真枪,那又会是什么体验?

  羞臊的想法冒出头来,就再也压不下去。

  以至于再回到房间,自小性格就大胆的黄小荷竟有点不敢去看李庸。

  好在李庸已经把湿掉的床单卷起扔在一角,他盘膝坐在另一个角落进入冥想状态,感受一重天壁垒出现裂痕的美妙去了。

  没发现我,还好还好……

  黄小荷拍拍胸脯,往儿子身边一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尚在睡梦中,黄小荷感觉胸部有点微痛,睁开眼才发现是儿子拱在那里吸吮。

  娃娃愿意吃我的奶水了?

  脸上不自主地浮现出宠溺,紧接着却就狐疑起来。

  昨晚睡前记得是穿了胸衣的,六个月的娃娃能把胸衣解开?

  这时候李庸正好打开房门进来,手里拧着豆浆和油条。

  黄小荷赶忙将儿子抱在怀里,又把胸脯遮了遮,含嗔似怒地问道:“你脱我衣服了?”

  李庸把黄小荷那一份早餐放到桌上,自己吃着另一份,漫不经心地道:“还遮个屁呀,又不是没看过。宝宝饿了,看你又睡得熟,就帮了他一个小忙。”

  黄小荷道:“我是你嫂子。”

  李庸道:“又没说你不是我嫂子。早饭给你放在桌上了。我先去相关单位跑跑手续,你呆在旅馆还是出去逛逛都随意。电话带上,我办完事去找你。”

  “等等。”

  黄小荷慌忙下床,“你要把我们孤儿寡母丢在这里?”

  说着,还配合一副幽怨的表情。

  李庸无语,大姐,刚刚不还强调嫂子吗?咋地,伦理梗更让你兴奋是不?

  这女人比槐嫂子太会来事了,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的花样,勾人的很。

  “你是我嫂子。”

  李庸硬着头皮当了回复读机。

  哪想到黄小荷咯咯笑道:“前嫂子,你康生哥已经没了。我现在就是个寡妇。”

  看李庸的脸红了,她又补充道:“而且还是个年轻漂亮的寡妇哦!”

  你不用解释,我又不是眼瞎,看得到。

  李庸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老子现在不搭理你。

  一重天的壁垒已经找到突破口,再坚持坚持,等老子突破到二重天的,看你这个寡妇还敢嚣张不。

  逗一逗就差不多了,黄小荷见好就收。

  见儿子已经吃饱,她一边收拾一边道:“你去办你的事吧,我收拾下在附近转转,就先去打听打听李天军的消息。”

  李庸知道这个女人胆子大,也没劝阻,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莫脑门一热直接冲上去跟李天军硬刚。

  然后他出门去了镇政府。

  没想到过程比想象中顺利许多。

  无论衔接哪个部门,进去一开口,立马就有人指导配合填写相关资料,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

  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早就安排好一切,就等他来报个名号。

  这种感觉让人有些不安,可思前想后也找不到对方有敌意的痕迹。

  反正这事不可能是李元胜那个老银币安排的,他没这么好心,也没这份能力。

  既然暂时摸不清头脑,那就不摸。

  李庸从来都不是为难自己的人,心安理得地受了这一切。

  从镇政府出来,他给黄小荷打了电话,准备问她在哪儿,好去汇合。

  “哎呀,你终于打电话来了,事办完了没有,赶紧过来,出事了。”

  电话里的黄小荷语气焦急,随后报了一个地址。

  李庸吓得不轻,隔着电话破口大骂:“你脑门被门夹了,出了事,我不给你打电话,你就不知道给我打电话吗?傻婆娘,孩子没事吧?”

  电话里传来黄小荷咯咯地笑声,“我没事,是李天军跑了……哎呀,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赶紧来吧。”

  还能笑,那就证明没有吃亏。

  李庸却也不敢耽搁,赶忙拦了辆三蹦子,直奔黄小荷留下的地址。

  是老庙街背后的联排门楼,早些年留下来的自建房,已经破败尽显。

  黄小荷抱着孩子在楼门处等着,身旁还立了一个两岁多的女娃娃,长相乖巧,就是穿着破旧,眼神有些怯生生的。

  “你没事吧?孩子没事吧?”

  虽然看着黄小荷好端端的,李庸还是忍不住问了一遍。

  “我们好的很,先上楼吧。”

  黄小荷说着,拉起旁边的小女娃。

  “囡囡,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