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1章 难道以后只能给女人看病
三丑2021-08-03 16:292,272

  看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

  李庸似是想到了什么,跟上去小声问道:“这小娃娃是李天军的?”

  黄小荷点头,一脸愤恨道:“那真的是个混蛋,囡囡没出生多久就把她妈妈打跑了,然后自己又不管孩子,就丢给他租房子的房东照顾,自己在外面鬼混。昨天晚上你救了他之后,那混蛋竟然跑了,只给老房东打了个电话,说他去外地不回来了,囡囡就送给老房东。还说老房东要是不想要,就随便找个人家送出去。老房东气得摔了一跤,我找过来的时候,房东女儿刚好回来,正往外面撵囡囡。”

  囡囡是小女娃的名字,两岁的她还听不懂黄小荷的话意味着什么,但看得出来她被遗弃的太久,牵着黄小荷的小手捏得紧紧的,仿佛害怕一不小心就又没人管她了。

  李庸已经无力吐槽李天军的混账,最终无奈喟叹一声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两人上了二楼,门敞开着,一个五十出头的妇女却拦着他们不让进。

  “你又回来干什么,我已经说了,孩子你们带走,我爸肯定不会再带这个小野种。”

  黄小荷怒道:“你说谁是小野种?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你嘴里就不能积点德吗?”

  “嫌我不积德,那你们积德?我爸都七十多了,你们还扔个孩子给他,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能帮你们照顾孩子?”

  黄小荷道:“这是李天军的孩子,不是我们的,你冲我们发什么火?”

  妇人骂道:“李天军跑了,你们也不认,她不是小野种是什么?反正你们赶紧领走,别想再赖在我爸这儿。”

  妇人的嗓门洪亮,在狭窄的楼道里来回滚当,黄小荷怀里的儿子和身边的小女孩都被吓哭起来。

  妇人烦躁地骂道:“都给我滚,滚别处哭去,别在这儿烦人。”

  说着就准备去推黄小荷,李庸挡着黄小荷,看着妇人道:“说归说,骂归骂,要动手,我可不会惯你的毛病。”

  妇人冷笑道:“哟,你这是要打我?来,你打一个试试?”

  李庸无视妇人梗过来的脖子,打量一下屋里的环境,房子不算小,但是脏乱的很,有一股浓浓的霉腐味道。

  显然,一个七十岁的老人,真的已经不具备照顾孩子的能力。

  李庸看着妇女道:“孩子我们会带走。不过你也考虑一下老人的赡养问题。他要是不孤独,恐怕也不会任由李天军把孩子丢给他。”

  “那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操心。”

  听到李庸愿意把孩子带走,妇人的脸色虽然还是不好,语气却已经没那么冲了。

  李庸没在意妇人的坏脾气,道:“听说老人摔了一跤,我是医生,替他检查一下吧,也让孩子和老人道个别。”

  妇人狐疑地看了李庸一眼,让开门口,“看病就算了,让小野种和我爸道别可以。”

  李庸冷冷地盯着妇人,一字一句道:“别再叫她小野种,再听你叫一次,我把你的牙敲掉。”

  妇人被李庸盯的心里发毛,等李庸进了屋子,才嘀咕道:“老娘就叫,小野种小野种……”

  李庸听见了,却没有理会,他已经看到躺在床上的瘦骨嶙峋的老人。

  看着随后进来的小女孩,老人的眼里闪着泪光,“囡囡,爷爷没用,实在是没办法再照顾你了。”

  小女孩也低声哭着,却很懂事的没有闹腾。

  面对这个善良的老人,李庸帮他查了体,只是脚踝扭伤,养几天就能下床,不算大毛病。

  倒是老人因为年龄带来的自然老化,身体各个器官早已经到了随时报废的临界点,时日恐怕无多了。

  “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虽然刚刚表现的不太信任李庸是个医生,妇人这时候却还是抱着希望问了一句。

  “还好,摔伤不严重,养几天就能下床。就是身体里面有些积年老病,麻烦一点儿。”

  妇人试探道:“要不你给我爸开点药?”

  “药石作用不大,我给他针灸一下吧。”

  李庸拿出针囊,“我爷爷是李太元,你应该听过吧?”

  妇人听说针灸,原本要拒绝的,一听李太元,顿时变得笑脸可掬。

  “你竟然是李神仙的孙子?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劳烦你给我爸好好看看。只要治好我爸,这几年李天军欠的房租和我爸照顾小野……呃,小孩的费用,就不跟你要了。”

  前面的话李庸听来还觉得靠谱,心说这妇人脾气虽然不好,但至少还算是个孝顺的。

  后面的话却立马暴露出她市侩的嘴脸。

  李庸没太往心里去,仔细地给银针消毒。

  床上的老人这时候却说话了,“别听她胡说,你给我治,该给多少钱你就收多少,我有退休金。”

  妇人急忙阻止:“爸……”

  老人怒道:“你给我闭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不就是怕我早死了,你就再也花不到我的退休金了吗?”

  妇人臊的满脸通红,不敢再说话。

  李庸诧异地愣一下,随后鄙夷地冷笑了声。

  原来孝顺是有代价的,怪不得。

  准备好银针,李庸脱掉老人的衣服,又给需要施针的部位做了消毒,这才捻起银针开始下针。

  自小学医,在二十岁之前却不能给人看病,说实话,李庸这些年早就憋坏了。

  昨晚在黄小荷身上尝试后,发现以真气治病,反而能提淬真气反哺气海。对于坐堂问诊,他就更加迫不及待了。

  既能治病救人,又能提升修为,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真气通过银针传导进老人身体,虽然量减小了很多,但李庸还是很快发现了异常。

  给黄小荷传导真气,真气除了将黄小荷体内的情况反馈回气海,真气循复提淬之后,最终会回归气海。

  不止没有消散,反而还会变得更加精粹。

  没有损失,所以李庸才会大刀阔斧,把黄小荷的奇经八脉全都淬洗了一遍。

  真气通过银针进入老人体内以后,虽然也会反馈老人体内情况,但是真气却像石沉大海。

  去了之后,就没了。

  老人就是个普通人,这一点李庸查探的很清楚,绝对不是会吞噬真气的修行者。

  “那消失的真气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老人的身体老化太严重了?”

  仔细观察一阵又觉得不对,经过真气的淬洗,老人的大部分器官都一定量的被唤醒了一些生机,不出意外的话,再活个三五年不成问题。

  进入老人体内的真气完成它们的使命,也没有停留在老人体内,最终排出体外,融进了空气当中。

  “难道因为老人是男人?”

  李庸心里冒出个大胆的猜测,随后表情就怪异起来。

  如果猜测正确的话,难道以后就只能做个妇科圣手?

  不行,得想办法搞清楚才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