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烫手山芋
三丑2021-08-03 16:262,331

  淬体的效果是显著的。

  不同于黄小荷淬体后的变化大多表现在体内。

  宋槐枝本来就白皙,经脉淬洗连带着刺激全身细胞重焕生机,整个人变得更加白嫩,仿佛重生了一回。

  淬体过程中的刺激,却也是真显著。

  原本以为刚受伤那天就够刺激香艳了,没想到真气进入体内的时候,就好像李庸也跟着进来了,满满当当,刺激,却也满足。

  宋槐枝无比庆幸来了李庸的老屋,不然被婆婆听见动静,除了臊死她别无其他下场。

  以她内敛的性子,自然做不出黄小荷那般奔放的释放,一晚上都紧紧地咬着嘴唇,早上起来的时候嘴唇又红又肿,还破了两处血口子。

  眼见她对着镜子摸着嘴唇叹气,李庸打趣道:“都跟你说了别憋着,非得咬自己,这下好了吧,藏都藏不住。”

  宋槐枝没好气地道:“我就说我撞门上了。”

  “那你这可撞的够精准的,瞄过之后才撞的吧?”

  “你……”

  宋槐枝气得扬手要打人,李庸也不躲,还把脸往前探了探。

  这一来,宋槐枝扬起的手反倒打不下去了。

  “你就知道逗嫂子。不跟你闹了,我回去做早饭去。你一会儿自己过来吃,我就不来了。”

  宋槐枝假装生气地瞪李庸一眼,转身就往外面走。

  “庸哥儿,起了吗?我蒸了包子,给你……槐枝,这么早啊?”

  宋槐枝刚跨出门槛,与迎面进来的邻居刘培英撞了个满怀。

  刘培英手里端的一盆包子都差点撞掉。

  宋槐枝慌里慌张地解释:“我来看看庸哥儿起了没有。培英婶子你真早。”

  李庸接过刘培英递来的包子,靠在门框上吃起来,道:“培英婶子莫听她瞎说什么,昨晚她住这儿的。”

  刘培英恍然大悟,随即一脸我懂的表情看着两人掩嘴笑了起来。

  宋槐枝羞的满面通红,狠狠地瞪了李庸一眼,解释道:“我前几天受了点伤,住庸哥儿这儿方便他给我换药,我也正好帮他干点活儿。婶子你莫乱想,我们没事。”

  刘培英道:“有事也没啥,婶子又不会像那几个长舌妇一样传闲话。”

  宋槐枝急道:“我们真没事。”

  “培英婶子知道了,没事,没事。”

  李庸从盆里拣出两个包子拿在手里,把剩下的塞到宋槐枝怀里,“赶紧回去做饭吧,别把婶子和囡囡饿着。”

  见李庸解释的敷衍,宋槐枝恨不得咬他两口,当着刘培英的面又不好表现的过于亲密,只好先端着包子回家。

  “婶子,进来坐。”

  李庸把刘培英迎进屋里,坐诊的屋子已经收拾出来了,只是药柜里还很空,只有点常备药,中药柜子全都是空的。

  刘培英坐下就问道:“庸哥儿,你真打算跟槐枝在一起?”

  李庸摇摇头否认,道:“培英婶子大清早的就过来问这个?”

  刘培英道:“这不正好遇到了嘛。其实槐枝人是真不错。换个其他女娃,遇到他们家这种情况,早就跑了,哪还能留下来供养老人?”

  村里多有宋槐枝的闲话,但不论谁谈到孝心,都会给她竖个大拇指。

  刘培英道:“只是庸哥儿你上过大学,人长得又高又帅。最关键是槐枝比你大六岁。别怪婶子说话直啊,女人本来就比男人老得快,庸哥儿你想想,等你五十的时候,槐枝五十六岁,面相上也绝对比你显老。”

  李庸笑道:“我算是听出点意思了,婶子这是有合适的姑娘给我介绍?”

  刘培英道:“到底是读过大学的娃子,一点就透。婶子就是觉得吧,以庸哥儿你的条件,该找个年龄相仿的。”

  因为修行,李庸长这么大都还没谈过恋爱,慢慢对槐嫂子积累起来的感情,他其实分辨不出来那是不是爱情。

  所以他并不避讳别人给介绍女人,以前条件不允许,如今一重天的壁垒突破在望,他也算是有了谈恋爱的资格。

  “婶子打算给我介绍个什么样的女孩,先说,如果没婶子漂亮,我可是不谈的。”

  李庸开了个玩笑,逗得刘培英掩嘴笑个不停,“你这小子打小嘴就乖巧,长大了更不得了。婶子都多大岁数了,哪里还谈得上漂亮?咱家艳梅,你还记得不?”

  “艳梅?”

  李庸当然记得,小时候没少在一起玩,他道:“艳梅妹子我当然记得,婶子不会是想撮合我和她吧?我可记得她比我小三岁,今年才十七吧?”

  刘培英道:“十七就不小了,我十七岁就和你山林叔准备结婚了。十八岁我就生了艳梅。”

  李庸笑笑不语。

  刘培英又道:“你别看艳梅比你小,那妮子出落的水灵呢,比婶子年轻时候还好看,和槐枝都不相上下。”

  李庸倒是不怀疑李艳梅的长相,山林叔就不是个丑的。培英婶子更是漂亮,如今也有三十五的年纪,但是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要是稍稍妆点一下,扮个二十五六的小姑娘都有人信。

  李庸只是有点不适应,毕竟李艳梅那是小时候一块玩过尿泥巴的玩伴,典型的女孩身子男孩性格。

  更重要的是现在还没有成年。

  “婶子,这事咱们不急,要不等再过两年?”

  “可急咧。”刘培英道:“那妮子不是个读书的料,初中读完就送市里上了卫校,学的护理。这眼见着就要毕业了,听说工作不好找,婶子和你山林叔都快急出病了。”

  李庸算是完全听明白了,搞对象是假,给弄个工作才是真。

  这个他倒是可以帮上点忙,但也不敢贸然答应,回村里本来就惹得老师不高兴了,要是再送过去一个混日子的,那还不得被老师骂死?

  “婶子,这样吧,等艳梅妹子毕业,你让她回来一趟,我跟她聊聊,再决定看帮她找个什么工作。”

  “你帮她找工作?”刘培英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的意思是让她回来就跟着你,一来你们可以试着处处,二来你也帮我教教她。”

  我会错意了?这是真想当我丈母娘?

  李庸有些费解,还是道:“跟着我当然是没问题,不过我这医馆才开始做,可没有多少钱开给她。”

  刘培英道:“只要你能帮婶子教好她,比什么都强,哪敢谈钱?”

  李庸没多想,刘培英却大松了一口气。

  她也不是真的指望李庸能把女儿教好,主要是通过这个借口把女儿放在身边,方便他们两口子管教。

  对于这个女儿,他们两口子是真伤透了神。

  很多时候他们都想不明白,小时候明明是那么乖巧的一个妮子,怎么越大越不听话呢?

  上回去学校看她,差点没给吓死,一头花红柳绿的头发,鼻子、下巴、耳朵,要么挂了环,要么扎了钉,镇上的二溜子都没像她那么打扮的。

  刘培英两口子委实不敢再放任她一个人在外面晃荡了。

  当然,艳梅若是真能跟庸哥儿成事,她两口子也是乐见其成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