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不正经的修行功法
三丑2021-08-03 16:252,510

  李庸可不知道他接了个烫手山芋。

  吃完包子有些意犹未尽地咂下嘴,信心满满地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艳梅妹子毕业,婶子把她带回来交给我就是。”

  “诶!”

  刘培英喜笑颜开,忽然有些害羞地扭了扭屁股,“那啥,庸哥儿,婶子再跟你问个事呗。”

  “嗯,婶子你说。”

  刘培英回头望望院门,确定没人进来,才压低声音道:“也不是啥大事,婶子就是想问问,男人如果那事不行,能不能治?”

  说完,她脸上已经是一片臊红。

  李庸愣了下,试探问道:“婶子,是山林叔?”

  刘培英羞涩地点点头,跟晚辈谈这事,是真难为情。

  李庸站在医生的视角,从容的多,他问道:“将具体点吧,婶子,是硬不起来,还是快?”

  “啊……这……”

  刘培英显然不适应这么直白的问话,差点夺门而逃,看到李庸俊朗的面孔全是认真的表情,她才强压着屁股没从凳子上抬起来。

  “不硬,也快。”

  用蚊子一般细弱的声音回答完,刘培英就赶忙把头低下去,面对李庸轮廓分明的脸孔,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心头竟然热了一下。

  刘培英你真是荒的太久了吗?那可是你的晚辈!

  刘培英内心羞愧难当,只后悔不该提这事。

  李庸读不到刘培英的内心戏,只是在尽一个医生的职责,他继续问道:“时间大概多久?有看过医生吗?”

  “有好几年了,没看过正规医生。就找了些偏方,不好使。”

  李庸道:“偏方可不能随便乱吃,能不能治病两说,别是再把身体吃坏了。这病,还是得到正规医院治疗。”

  刘培英道:“那就是头犟牛。他说嫌丢人,说什么都不去医院看。”

  说着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窝火的事,她有些羞恼地道:“早两年还好,后来还变得疑神疑鬼。说是怕我憋坏了做对不起他的事,连工也不出去打了。非得守在家里,当那个狗屁的村会计,偶尔在附近打打临工,屁钱都挣不到。”

  山林叔还有这丰功伟绩呢?

  李庸在心里给山林叔竖了跟大拇指,看看刘培英风韵犹存的脸和身材,心道山林叔有这样的担忧其实也不奇怪。

  “这病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关键是要找准病因,再对症下药。婶子你说的囫囵,我也不好贸然判诊。这样吧,婶子你回去跟山林叔说一说,让他来找我,我先给他做个检查,找准病因再看怎么治。”

  刘培英犹豫道:“就怕他还是不好意思。”

  李庸劝道:“先试试吧。山林叔要实在抹不开脸,到时候我就通过婶子问诊吧。就是我把要问的问题教给你,由你来问山林叔。”

  刘培英觉得这个办法还靠谱一些,“那我就先回去了。牌子挂上了,今天肯定有村民会来看病,如果有啥事忙不过来,你再招呼婶子。”

  李庸应下来,将她送出门外。

  李庸把太元堂的牌匾重新挂起来,村民们的反应不一而足。

  一如李庸回来的那天人们传的闲话,若不是在城里混不下去了,但凡还有点追求的人,都不会选择回农村扎根。

  除了槐嫂子,没人相信李庸是回来报恩的。

  太元堂牌匾下的门洞大开,陆续就有村民来到桂花树下,却没人跨过那道门洞去寻李庸看病。

  除了相熟的人,大家对李庸的医术还是持保留意见的。

  “李老憨,你那腿上的脓包都快烂了,不去寻庸哥儿瞧瞧?”

  有个微微驼背的老汉一瘸一拐地走过来,村民们打趣起哄地喊起来。

  老汉叫李老憨,本名李全根,村里的五保户。

  年轻时好吃懒做没能娶上婆娘,到老了一个人孤苦伶仃。

  偏生又是个好吃的,前几天跑去堰塘里钓鱼,结果鱼没钓着,反倒一鱼钩扎小腿上扯掉了一块皮肉。

  他自己鼓捣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涂在伤口上,血倒是止住了,只是隔天伤口就发炎灌脓了。

  “我才不看咧。早上起来才把脓包挑了,过几天就能好。”

  李老憨挤到磨盘上,说着还撩起裤管给大家展示他自己清理后的成果。

  伤口不大,却是烂糟糟的,有两个胃子弱的女人,看了一眼就干呕起来。

  “清泉家的,咋呕起来了?莫不是有了?狗日的清泉厉害咧,还能让你这头五十多的老牛回春。”

  李老憨打趣,惹得李清泉的媳妇跳脚就骂:“狗日的李老憨,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说的就是你这种坏种。张嘴就胡咧咧,你就不怕这条腿彻底瘸了?”

  李老憨满不在乎地道:“瘸了就瘸了呗。正好就懒得下地干活了,以后饿了就到你们各家各户门口一躺,就不信你们不给口吃的。”

  李老憨的厚颜无耻惹来村民们一阵叫骂。

  “狗日的你就尽想好事,怕不得美死你。”

  面对叫骂调侃,李老憨一副虱子多了不怕痒的惫懒。

  有实在的村民善意提醒道:“李老憨,你这腿又肿又灌浓的,还是找庸哥儿给看一看吧。就算庸哥儿只学了李老太爷一点皮毛,处理你这种伤,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李老憨板直腰板道:“老子跟你们这些憨货可不一样,我可从来不怀疑庸哥儿的医术。那娃子打小就聪明,咋可能学不好医术?”

  有人起哄道:“相信庸哥儿的医术,那你不进去看伤?”

  李老憨摊手道:“这不没钱嘛。有那看病的钱,我还不如整二两酒喝。”

  “狗日的你总有一天要被猫儿尿灌死。”

  村民们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李老憨浑然不在意。

  “憨大爷,进来吧,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李庸蹲在堂屋门槛上听人们议论了半天,走到院门口冲李老憨招手。

  村民们看李庸出来,就不再说怪话,一个劲地怂恿李老憨进院子看病。

  为了验证李庸的医术过不过关,村民们很希望李老憨能够当一次小白鼠。

  “别特么推老子,都说了没钱看病。”

  被村民们攘着,李老憨差点没站稳,愤怒地回头骂道。

  李庸上前将他搀住,道:“就冲憨大爷你相信我把医术学好了,给你看病我就不收钱,放心地跟我进来吧。”

  李老憨不敢置信地问道:“真不收我钱?”

  李庸道:“不收,这么多乡亲在这里,还怕我骗你咋地?”

  “那不能够,庸哥儿肯定不是那种人。那就劳烦庸哥儿给我看看?”

  李老憨喜笑颜开,“赶紧给看看,狗日的疼的我都想把这条腿砍了。”

  “你个李老憨,一听不收钱立马就要看了,这会儿咋不硬气了?”

  村民们又是一阵起哄,李老憨也不在乎,跟着李庸进了院子。

  伤口看着严重,实际上伤的不深,只是处理不当,再加上李老憨自己胡乱用药,让伤口感染了。

  把周围的烂肉清理掉,打一针破伤风,再用掉消炎药就可以了。

  为了再次验证体内真气的特性,李庸还是用针灸引导真气,刺激了李老憨伤口周围的神经和细胞。

  效果立竿见影,李老憨立刻就感觉伤口的疼痛成倍减弱,乌肿也消散大半。

  只是李庸神情却复杂的不行。

  先后在黄小荷、槐嫂子、桂兰婶子、李老憨以及李天军原来的房东老人身上都用了真气。

  作用在两个男人身上的真气全都石沉大海,用在女人身上的真气反而经过淬炼提纯,又返回到了气海。

  爷爷交给我的修行功法,怕不是有点不正经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