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又一个嫂子
三丑2021-07-18 21:532,978

  李庸心里担心李天军把从他这儿挨打受的气撒到槐嫂子身上,火急火燎赶到李家,却发现李天军并没有回来。

  槐嫂子已经熬好了大米粥,切了一碟酸豇豆,已经给婆婆送过了,自己却没有吃,显然在等他。

  李庸吸溜一口大米粥,故作夸张地赞道:“唔,槐嫂子你熬的粥真香,你里面加了什么秘密佐料吗?”

  宋槐枝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道:“就一碗白粥而已,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李庸一本正经地道:“真没用夸张,这绝对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白粥。嫂子肯定在里面加了佐料。”

  “那你说加了什么?”宋槐枝随口应付。

  李庸想了想,道:“槐嫂子在里面加了爱心,对不对?”

  宋槐枝一愣,随即莞尔,似嗔似怒,“你这些年在外面上学,也不知道都学了些什么。”

  早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她脸上,槐嫂子脸上的笑恍若放全的花朵,灿烂中透着温度。

  李庸不由看得痴了,脱口道:“嫂子,你笑起来真好看。”

  宋槐枝羞涩的低了头,一言不发,心里却有股别样的甜蜜在流淌。

  早饭过后,李庸给槐嫂子的伤口换药,在饭桌上两人不经意的情感触动,延伸到峰峦上的伤口,不免又起了迤逦。

  两人心里又有各自的顾忌,迤逦免不得地又变成了尴尬。

  好不容易换完药,两人都不敢再面对对方,李庸忙不迭地找借口离开。

  才出李家门,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远处急匆匆的赶来,老远就招手。

  “庸哥儿,是庸哥儿吗?”

  女人五官搭配的恰到好处,比槐嫂子的容貌略逊一筹,但是极为养眼。小麦色的肤色在朝阳里反射着亮光,更多了一份别样的美艳。

  不到一米六的身高把人显得有些娇小,身段比例却又很协调,腿形修长,线条饱满,胸前一对熊猫尤显壮硕。

  李庸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正在哺乳期的女人。

  面对李庸目光灼灼的打量,女人坦然地介绍了自己,“庸哥儿,我叫黄小荷,是康生家的。你能不能去我家一趟?”

  原来是李康生的媳妇,李庸忙打招呼,“小荷嫂子好。是康生哥让你来找我的吗?”

  黄小荷道:“你康生哥他不在了,是我有事找你。”

  李庸心头一惊,赶忙问怎么回事。

  “去年没的,几个村一群汉子结伴去外面做工。结果大巴车翻了,二十七个人连着司机全部死了。”

  李庸叹口气,忙安慰道:“对不起啊,小荷嫂子,我不知道这事。”

  黄小荷笑笑,道:“没事,事情出了这么久,我早就看开了。哎哟……”

  黄小荷突然拍一下脑门,“娃子还一个人在家呢,庸哥儿,你赶紧跟我走吧。”

  李庸以为是孩子病了,忙跟在身后一路小跑。

  黄小荷的公婆不在家,他们在隔壁村帮人种植大棚,只在有事的时候才回来。

  平日里就黄小荷一个人在家照顾六个月大的娃娃。

  昨天开始娃娃就不吃她的奶水了,开始黄小荷以为是娃娃哪里不舒服,吓坏了。

  但是观察一阵,发现娃娃不哭不闹,喂他奶粉也吃,只是不吃她的母乳。

  娃娃既然没病,黄小荷就没在意。

  可今早起来就涨奶了。

  娃娃不吃,挤也挤不出来,她才发现,那里长了好多小痘痘。

  一个人带着孩子不方便去镇上,听说李庸是学医的,于是就找了过来。

  “情况就是这样,我实在没办法才去找你的,你不会不给嫂子看吧?”

  介绍完情况,黄小荷作势就要撩起衣服给李庸展示。

  李庸慌忙后退一步,脸也红了。

  黄小荷咯咯笑道:“你不会没交过女朋友,没见过那什么吧?”

  谁说的,来你家之前都还见了,比你的大,还白。

  李庸自然不可能暴露槐嫂子的隐私,又不想承认自己真是没见过的菜鸟,就含糊道:“我的理论知识可丰富着呢。”

  这点没撒谎,大学那几个舍友是资深的理论党,各种款式的研究过不少,他也蹭着研究过几次。

  “光有理论,没实践呀?”

  黄小荷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比他高出一个头不止的大男孩子,自小生活在农村,害羞的男孩子见得可少了。

  “我还是给小荷嫂子看病吧。”

  李庸转身将大敞的房门关上。

  他不想跟黄小荷继续这容易擦枪走火的话题,倒不是怯场,只是如今《抱皇升龙诀》卡在一重天大圆满,万一爷爷没骗他,在这当口破禁导致功亏一篑,那就划不来了。

  “去里屋吧。”

  黄小荷指指炕上睡熟的娃娃,推开了里屋的门。

  李庸随后跟进去,黄小荷突然转身,两人差点撞个满怀。

  李庸又闹了个大花脸。

  “你想看着我脱吗?”

  黄小荷又撩起衣角。

  这次李庸没输阵,眼睛眨也不眨地道:“可以。”

  黄小荷扑哧一声笑了,推着李庸转身,道:“我看你就是个不老实的。可看不出只有理论的样子。”

  李庸心说我要连这点心理素质都没有,那就愧对爷爷留下来的《抱皇书》了。

  《抱皇书》全经三册。

  首册《百草纲》记录了上万种草药,从辨别、药性、药理,到种植、提炼无所不包,里面甚至有大部分草药他都不曾听闻过,仿佛蓝星都不存在一样。后面还有炼丹的记载,光是丹方都有上百种。

  副册《九门术》,上至帝王之术,下至三教九流的生存之道面面俱到,堪称一部三百六十行的从业指导指南。

  《抱皇升龙诀》则是修行法门。

  《九门术》李庸已经烂熟于心,心性早练出来了。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声音。

  李庸很努力地克制,很奇怪,心里还是忍不住升起一股毛躁的感觉。

  似乎从见了槐嫂子的私密开始,这种悸动就很容易萌生。

  “我好了,你转过来吧。”

  黄小荷说话了,不似刚才的张扬。

  李庸转过身,差点没笑出来,上半身的衣衫已经脱干净,却拿被子把头盖住了。

  合着你也就是个嘴炮?

  心里头想笑,目光所及,却还是不争气地吞了一口口水。

  小麦色的肌肤乍看没有槐嫂子的白皙吸引人,可是光滑紧致,仿佛泛着幽光,有种野性的活力。

  平坦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几道淡淡地纹络躺在上面,一点也不难看,反倒是添了几分成熟的魅惑。

  “你看够了没有?”

  藏在被子下的声音有些羞恼。

  李庸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多大胆呢,合着也是一个嘴上王者。”

  说着,就俯身准备瞧病,黄小荷却一下把被子掀开,脸上虽然一片红潮,却依旧固执地瞪大眼睛与李庸直视。

  李庸干咳一声,把目光移开。

  “哼,还嫌我胆小吗?”

  黄小荷王者一般地扬扬下巴。

  李庸败下阵来,低头拱手,不再搭腔,开始查看黄小荷病情。

  他却没有发现,黄小荷狡黠地抿了抿嘴唇,脸上的红-潮更浓了。

  那里的痘痘更像是瘢-痕,呈-奶-黄色,有几个地方有少许分-泌物。

  李庸看了几眼心里便有了数,“这是奶-瘢,清洁不彻底引起的。奶-瘢的分泌物会有一点点刺激异味,这应该就是宝宝不吃的原因。”

  “清洁不彻底什么意思?我每天晚上都洗啊。”聊起病情,黄小荷就正经了很多。

  “每天晚上都洗?”李庸愣了一下,道:“不该是宝宝每次吃前和吃后都清洁吗?”

  黄小荷红着脸,道:“用那么麻烦?”

  “废话。”

  李庸道:“饭前便后洗手,大人都还讲究这个呢。奶娃子身体没有发育完全,免疫力比成年人弱。当然得勤加清洁。”

  黄小荷羞恼地道:“你凶什么嘛?我是农村人,哪里知道你们城里人那么多讲究?”

  “这跟哪儿人没关系,是本来就该注意的生活细节。”

  李庸开始下医嘱,“宝宝还要吃奶,你不适合用药。用淡盐水清洁,每隔两小时一次,大概五到六天就能完全消褪了。”

  说着,瞥一眼还没穿衣服的黄小荷,又补充道:“喂宝宝之前和之后,不算在两小时内,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清洁。”

  “知道了!”黄小荷没好气地嘟囔道。

  “知道了还不穿衣服?”李庸也没好气了一次。

  黄小荷红着脸指指胸脯,细声细气道:“涨……”

  李庸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一边拿酒精清洁手,一边道:“现在你可以拿被子把头盖住了,因为我得实践了。”

  “来呗,我又不怕。”

  嘴里说着不怕,眼见李庸的手伸过来,身体却僵硬了。

  好在这次李庸没再嘴花花,一边按摩一边解释。

  “记住这几个位置,也记住我按的力道……”

  围着几个穴位力道由轻就重地循环几遍,手才开始慢慢往上捋。

  黄小荷胸口的鼓胀仿佛找到了宣泄口,她忍不住舒畅地嘤咛了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