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老银币
三丑2021-08-03 16:272,730

  李天军彻底怒了,哪里还管得之前说过什么,从地上捡起半块砖头就冲了过来。

  “李庸,老子跟你拼了!”

  李庸等的就是这一刻,冲围观的村民再次说道:“麻烦大家给我作证啊,他还手了。”

  说罢,无视李天军砸过来的砖头,抬手挥掌。

  啪!

  巴掌掴脸的声音响的无比清脆。

  李天军仿佛见鬼一般,他明明拿着砖头要砸李庸来着,怎么好像突然就失去了准星,还主动把脸凑过去了?

  啪!

  巴掌声又响。

  “啊!”

  李天军憋屈地怒吼起来,疯狂地挥舞手里的砖头。

  他发誓他躲了,可李庸的巴掌就像贴在他脸上一样,完全躲不开。

  围观的村民神情也怪异起来。

  李天军虽然把砖头挥舞的毫无章法,可身前都出现了残影,李庸却一点儿也不受影响,躲也不躲,还能精准地把巴掌扇到李天军脸上。

  李天军手上那块砖头是李家那娃子养的宠物吧?

  “别打了,我认输……”

  又挨了一巴掌后,李天军突然丢掉砖头往地上一蹲,想小孩子一样呜呜大哭起来。

  “大家都看到了啊,十个巴掌才打了六个,不还手的承诺也没有做到。”

  李庸鄙视地瞪一眼李天军,道:“这可不是我不给你牌匾,是你自己不争气。”

  村民们看李庸的眼神充满了异样,这不再是六年前那个天真无邪的少年了。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大清早的一个个都没正事干吗?”

  突然从人群后面传来一声大喝,一个五十出头的大肚腩背着手走过来。

  村长李元胜。

  村民们纷纷让开位置。

  李元胜看到李庸似是很意外,也有些惊喜,“庸哥儿真回来了?昨天听见有人说你回来,我还以为他们诓我呢?”

  “咱这村里,还有人敢诓李叔啊,那胆子可够大的。”

  李庸笑着回应,心里却在冷笑,这老小子了不是啥好东西,分明躲在一旁看了好久,这时才冒出来。

  “你小子这话说的,咋没人敢诓我,说的好像李叔是啥豺狼虎豹一样。”

  李元胜打个哈哈,仿佛这会儿才看到蹲在地上哭的李天军,惊讶道:“李天军,你这怂啥时候回来的?回来了不家去,蹲李庸这儿哭啥?”

  表演的痕迹实在太重,连村民都看不下去了。

  村民们不知道老东西藏在不远处看到了全过程,但是李天军那肿的像猪头的脸难道你也看不见?

  李元胜仿佛这时才看见李天军受了伤,道:“你这脸咋了?跟谁打架了?狗日的你就是活该,有好好的日子不过,整天瞎胡混,这下知道悔了吧?”

  李元胜化身一个恨铁不成钢的长者,摸一下李天军脸上的伤痕,痛心疾首,“狗日的这手下的可够重的,都算得上故意伤害了,报警都能拘留几天的。”

  听到李元胜的话,蹲地上的李天军眼睛一亮。

  “到底还是得李叔,法律的事都门清。”

  李庸笑道:“不过才拘留七天,一晃眼可就过去了。万一人从局子里出来报复可咋整?”

  李天军才热乎起来的心复又瓦凉,又蹲下去抹起了眼泪。

  李元胜的脸抽了抽,一脚踢在他屁股上,骂道:“没出息的东西,丢人现眼,看看好好的日子被你过成了啥样?这下既然回来了,那就给老子安稳过日子,莫一天再想东想西的了。还不家去?”

  李天军听话地站起来往家走。

  李庸的眼睛却眯了起来,心里越发确定李天军背后有村长这个老银币的影子。

  不过他到不在乎,应付一个老银币他还是有信心的。

  他只是担心槐嫂子,老银币话里话外都在撺掇李天军在家里住下别走,那还不得天天给槐嫂子找点事?

  换做以前的李天军,李庸巴不得他在家照顾槐嫂子。

  可如今的李天军烂得连卖媳妇的事都做得出来,李庸就不愿意他在槐嫂子眼前晃荡了。

  “都散了散了,虽说是农闲,家里难道连闲散活都没有吗?不趁着早上清凉多干点,难道还等大中午的才干?”

  李元胜轰着偷闲的村民。

  李庸也准备走,“那我也送天军哥回去。”

  “庸哥儿,你等一等。”

  李元胜叫住李庸,问道:“这一次回村,是回来看看,还是?”

  李庸笑着答道:“爷爷念着村里人对我们的照顾,临走前叮嘱我上完学一定要回来把医馆开起来,方便十里八乡的老乡看病。”

  “太元叔这人品是真没说的。”

  李元胜夸赞一声,道:“你也是好样的,在外面读完大学还能想着村里人。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你回来开医馆,手续啥的该办都得办,现在镇上都会监管这一块。”

  “这个李叔放心,我回来的时候,学校的老师也都叮嘱过。”

  “那就好那就好,有啥需要李叔帮忙的你就开口。别的不说,李叔当了这么多年村长,镇上的关系都熟,帮你跑跑腿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谢谢李叔了。”

  “对了。”李元胜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这要再开医馆,名字准备用啥?”

  这就准备上肉戏了?

  李庸越发笃定李天军是被村长这个老银币撺掇的。

  他不动声色地道:“自然是用我爷爷留下的太元堂。李叔是不是有啥意见?”

  “我能有啥意见?”

  李元胜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担忧,道:“只是多少有点担忧是真的。你爷爷的医术那是真好,生前治好了多少人?这都过世五六年了,相邻的县市都还有人慕名而来。我在想,你现在还年轻,万一有人慕名来了却没给人治好,那不是砸了你爷爷的招牌嘛。”

  “当然了,庸哥儿你别多想,叔不是说你医术不行。只是你现在年纪轻,等再过几年,你的医术一定会超过你爷爷的。”

  李庸笑而不语,他的医术基础是爷爷给打下的,但医术大成却来自《抱皇书》当中的《百草纲》,再配合修行一道,气海辅助,他如今的医术比爷爷只高不低。

  当然,这话他不会说,说了也不见得人会信。

  他只是想知道,村长背后的又是谁,是谁在打牌匾的主意,是纯粹看上爷爷的影响力,还是爷爷的仇人冒出了苗头。

  “李叔说的也有道理。”

  李庸装作听到心里去了,道:“只是太元堂是爷爷留下的心血,我开医馆要换个名字,那不是辜负了爷爷?”

  “怎么会辜负呢?你换个名字,是为了更好的维护你爷爷的声誉嘛。”

  李庸笑道:“那爷爷留下的牌匾不就浪费了,难道就留在那里生灰?”

  李元胜道:“现在不用,不代表以后也不用嘛。等你医术超过你爷爷以后,那时候再用,就给你爷爷增光添彩了嘛。”

  老银币还挺谨慎,这都不暴露真实目的。

  李庸心里暗笑:“行,那我考虑考虑李叔的建议。”

  “那你忙去吧。等跑手续的时候你就说话,叔到时候帮你找点门路。”

  李庸笑着答应,往槐嫂子家里赶去,他怕李天军丧心病狂为难槐嫂子。

  李元胜目送李庸离去,这才回家。

  “爸,咋样,李天军搞到了吗?”

  李元胜才一进门,儿媳于娟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李元胜摇摇头,把李天军被揍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道:“李天军那个怂货怕是成不了事。李太元留下这娃子精明的很,出手也很辣。我都只敢试探了一下。”

  “废物。”

  于娟愤恨地咒骂了一声,也不知道是骂李天军,还是骂李元胜。

  她的姿色算不上绝美,但也有八十分上下,最关键是身材饱满,比例还很好,这一娇嗔,更是显出一种别样的妩媚。

  李元胜看得眼睛有些发直,往外探探眼睛,问道:“你妈呢,还没起来?”

  “早出去了,说是要去整饬村西的那柳儿地,要种点豌豆。”

  于娟答着话,眼睛一剜一笑,挑逗性十足。

  李元胜胸中顿时躁动的不行,一把就将儿媳抱住,嘴就拱了上来。

  于娟连连用手拍打公公,嘴里却咯咯笑个不停,并不见真的抗拒。

  不多时,两人就赤条条滚到了一起,喘息声阵阵,迤逦连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