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又卖媳妇了
三丑2021-08-03 16:202,705

  李庸的爷爷李太爷生前是十里八乡最受尊敬的老中医,为了村里人看病方便,他特意把家安在了村子最中央的位置,院门前有一颗巨大的桂花树。

  八月正是桂花盛开的时候,满园飘香。

  李庸担忧宋槐枝心里的气顺不过去,本想陪她说说话,宋槐枝却好似没有开口的欲望,进了院子就自顾自地去了偏屋。

  李庸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确认门不会再开之后,才怏怏地走向堂屋。

  心里竟是有些失落。

  “李庸,你堕落了!”

  李庸在心里鄙视自己一声,跨进堂屋,心情立马被另一种情绪替代。

  “爷爷,我回来了。”

  点一柱香插在香龛里,李庸盘膝坐在遗像前面的蒲团上,开始跟爷爷聊天。

  “虽然爷爷你没告诉我为什么20岁之前不能回二龙山,也不能坐堂问诊,但我都照你的话做了。”

  “这六年我一直在省城医科大乖乖上学,哪怕那些教我的老师早已经没什么东西让我可学,我也没有逃过一节课。有好几次见到非常特殊的病例,心痒痒的恨不得立马打死给他们主治的庸医,我也恪守你的叮嘱,没有出手。”

  “爷爷,我很听话吧?”

  “再跟你说个好消息,《抱皇书》我已经快要吃透了。首册《百草纲》里的所有药典、药理、丹术我已经烂熟于心,副册《九门术》也通读了好多遍,剩下的就只差实践了……”

  说到这儿,李庸的情绪低落下来。

  “只是《抱皇升龙诀》,我却怎么也无法练到一重天大圆满……爷爷,你生前就喜欢捉弄我,这次不会也是捉弄我的吧?为什么非要一重天大圆满才能近女色啊?”

  “你都不知道我长得这么好看,在外面有多招女孩子喜欢。这六年追我的女孩子真的一抓一大把,当然,我是看不上她们的……可是爷爷,槐嫂子我看得上啊!”

  “她好像跟天军哥的感情出现问题了,而且问题很大,再难破镜重圆的那种。刚刚李天军还让我用牌匾换槐嫂子,我差点就没忍住,唉……”

  李庸的目光落在遗像上爷爷那张慈良的脸,眼神突然就变得锐利起来。

  “李天军肯定是疯了,竟以为我会拿爷爷的牌匾换槐嫂子。爷爷被人逼到这山沟沟里,都不愿意丢掉太元堂的牌匾,显然对你很重要。”

  “我不会把它给任何人,我要把它重新立起来,让它走出这个山沟沟,走到省城,走到京都,甚至走遍世界。”

  杀意在李庸体内慢慢凝聚。

  “让更多人知道太元堂,爷爷的仇人应该就会坐不住了吧?”

  “不管是谁,我一定把他送到地下去见爷爷。”

  “……”

  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话,不知不觉夜就深了,李庸没再回房间,就坐在蒲团上冥想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是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走出房间,宋槐枝已经在打扫院子。

  休息了一夜,槐嫂子的气色好了很多,早晨的阳光洒在她身上,光彩照人。

  “是李天军,别管他。”

  李庸正要去开院门,宋槐枝头也不回地说道。

  李庸站在原地想了想,也觉得是该晾一晾李天军,就返回堂屋给爷爷点香去了。

  “李庸,宋槐枝,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再不开门,别怪我不客气了啊。”

  院门外,李天军久久叫门不应,不耐烦地叫骂起来。

  槐嫂子依旧闷声不响地洒扫院子,李庸上完香就蹲坐在堂屋的门槛上盯着院门,他倒是想看看李天军能怎么不客气。

  李庸院外大桂花树下有个废弃大磨盘,闲暇时候村民们都喜欢聚在这儿闲聊打牌消磨时间。

  八月正是农闲的时候,已经有村民溜达到这儿。

  “咦,天军,啥时候回来的?你这可是稀客,有好几年没有回村了吧?”

  “好几年不回村,回来不去找你媳妇腻歪,蹲李老太爷家门前干啥,又没人在家。”

  “是来找庸哥儿的吧?还是你们两兄弟感情好,媳妇都可以好几年不回家看,庸哥儿一回村你就回来了。”

  “对哈,差点忘了庸哥儿昨天也回来了。天军,你和庸哥儿关系好,他是不是真在外面混不下去才回村的?”

  村民们七嘴八舌地问着,浑没有注意李天军脸色难看的很。

  “估计是真的。要不然城里舒舒服服的住着不好,非得回村受活罪?天军,我没说错吧?”

  “……”

  “你们特么有闲没闲,没闲就回家玩自己的婆娘去,别来烦我。”

  李天军突然脸色阴沉地吼道,搞得众人一头雾水。

  “大清早的吃炸药了?发啥火呀?”

  李天军没理会一众村民的抱怨,冲着李庸家的院门哐哐两脚,“李庸宋槐枝,你们真不出来是不是?”

  他这一吼,他身后的村民就吃瓜了。

  李庸和宋槐枝勾搭上了?

  大清早的是不是太刺激了点?

  “卧槽,他疯了?”

  院里,李庸一个激灵从门槛上站起来。

  宋槐枝却好似见惯不怪,平静地道:“他肯定是来要牌匾的,不准给他。”

  “那是爷爷留下来的东西,我当然不会给他。”

  李庸说着,想了想还是把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槐嫂子,天军哥真好几年没回来了?”

  宋槐枝点点头。

  “为什么?”

  李庸满心不解,猜到两人之间出现了问题,但是没想到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

  “没有为什么。”宋槐枝淡淡说道,把苕帚放到墙边,“我先回去给婆婆做早饭,然后再来帮你收拾。”

  说着,不等李庸阻拦,就从里面打开了院门。

  清丽的身影现在院门口,村民们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真搞上了?

  这算不算被捉奸在床?

  “你上哪儿去?李庸呢?”李天军一把拉住宋槐枝,探头看向院里,“李庸,别躲,我都看见你了。”

  李庸好笑的走出来,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躲了?”

  “管你躲不躲,牌匾呢?”

  “什么牌匾?”

  李天军怒道:“李庸,你要跟我耍无赖是不是?”

  “听不明白你说什么。”李庸把宋槐枝的手从李天军手里拉出来,“槐嫂子,你先回去给翠兰婶子做饭吧,这里交给我。”

  “不准走。”

  李天军拦住去路,骂道:“好哇,你们这对狗男女想耍我是不是?没门我告诉你们。”

  李天军死死盯着李庸,“李庸,你给不给我牌匾?”

  “我凭什么给你牌匾?”

  “凭什么?就凭你睡我老婆。”

  李天军梗着脖子喊道:“说好的我把宋槐枝让给你睡,你给我太元堂的牌匾。咋地,提上裤子想不认账?”

  卧槽,李天军又卖媳妇了?

  围观的村民们好像喝了二两,兴致高涨。

  “李天军,你混蛋!”

  宋槐枝又羞又恼,泪水夺眶而出,在村民们怪异的目光中掩面向家里跑去。

  李天军却浑然不觉丢脸,反而洋洋得意地看着李庸,好似在说,看,这就是不守信用的下场。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李天军。”

  李庸无比失望地道:“在刚刚以前,我都还对你抱有一丝希望,认为你是酒还没醒,失去理智说了些醉话。看到你现在的嘴脸,我真想抽你两个大嘴巴子。”

  李天军无所谓地道:“只要你把牌匾给我,别说抽我两个大嘴巴子,十个我都不还手……”

  啪!

  话音未落,李庸已经一个耳光扇在他脸上。

  这一耳光扇的有些猝不及防,力道也大,李天军朝一边歪去,踉踉跄跄好几步才又站稳,一脸懵逼。

  李庸冲同样满脸茫然的围观村民耸耸肩,道:“你们都听见了,是他让我抽的。”

  说着,李庸脸色一冷,冲到李天军身边扬手又是一巴掌。

  “十个是吧,第二个。”

  李天军又是踉跄着跌出几步,只是这次他反应过来了,愤怒骂道:“李庸,你特么疯了,你敢打我?”

  李天军准备冲过来反击。

  “你想还手?好好说的抽十个不还手是放屁?”

  李天军愣了一下,李庸趁机冲过去又是一巴掌。

  这一下明显加重了力气,直接将李天军抽翻在了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