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想要你嫂子吗
三丑2021-08-03 16:342,231

  “李天军?”

  “天军哥!”

  看到进来的人,宋槐枝和李庸不约而同地喊出同一个名字。

  所不同的是,宋槐枝是惊讶,李庸则是惊喜。

  李天军却没有表现出李庸期望的热情,看着两人的眼神还有些意味深长,脸色有些阴沉。

  他进来的仓促,宋槐枝只来得及拿了件衬衫套在外面,扣子都还没扣全。脸上的红潮以及泪痕也无暇处理。

  但凡不傻,一眼就能看出异样。

  李天军显然不傻,那一脸阴沉,自是起了疑心。

  李庸心头略有些愧疚,忙解释道:“天军哥,槐嫂子刚刚做饭不小心被烫伤了,我才给她上了药……”

  意外的是,李天军没有追究,反而突然笑了,搂住李庸的脖子摇了两下,道:“你小子解释啥,难道哥还能误会你跟你嫂子有一腿还是咋地?”

  李庸愣了愣,分不清李天军究竟是真不在意还是装的。

  “刚在村口就听人议论你小子要回村里住,都说你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我差点没跟他们干起来。我弟弟那么聪明,能上不好学?能在外面混不下去?”

  李庸正要解释回村的原因,李天军却松开他,走到灶台看了看锅里的菜:“腊肉炒青杆菌,还不错。不过我弟弟回来了,弄一个菜哪够?再整几个硬的,我要给这臭小子接风。咱哥俩得好好喝一杯,不醉不归。”

  说完,他就朝门外走去:“我先去看看妈,一会儿就过来,赶紧弄啊。”

  小时候李庸没少跟在李天军屁股后面转,那时候的李天军憨直勤快,备受村里人的喜欢。

  时隔六年再见,李庸却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那个憨直单纯的邻家大哥不见了,多了深沉,还有些……混不吝?

  李庸有点看不清这个大哥了,隐约间还有点排斥。

  他不知道李天军到底变成了啥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改变。

  但他确信一件事,槐嫂子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感情出问题了。

  刚刚接触虽然只有几分钟时间,但槐嫂子和李天军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哪怕眼神碰撞都没有。

  槐嫂子正在摘菜,没有一丁点解释的意思,李庸也就没有贸然开口,坐到灶门前帮忙生起了火。

  又炒好两个菜,李天军从隔壁回来了,他拉着李庸坐到炕桌上,拿来一壶农村自酿的高粱酒,一人倒了一杯。

  “来,这第一杯敬咱哥俩六年来第一次喝酒。”

  李庸端起酒杯,看看给婆婆送饭的槐嫂子还没有回来,就道:“要不我们等等槐嫂子?”

  李天军一口干掉杯中酒,道:“爷们儿喝酒,娘们儿凑什么趣。少废话,赶紧喝。”

  李庸只好一口干掉,辛辣的味道呛得他差点岔气,赶忙夹了口菜压下去。

  “咋样,咱村里的酒够劲吧?你回村里来生活是对的,咱村里现在的日子一点也不比城里差。除了酒够劲……”

  李天军隔着炕桌把头凑过来,嘿笑道:“村里的女人更够劲。”

  说完哈哈大笑。

  李庸也跟着笑,“那天军哥改天给我介绍个媳妇呗。”

  “没问题呀。”李天军举起杯子,道:“再干一杯,别说一个媳妇,十个八个天军哥都给你搞定,谁让你是我弟弟呢。”

  李庸笑笑,举起杯子,朝门口瞟了一眼,槐嫂子还没回来。

  “来来来,吃两口菜,咱们继续整……”

  李天军给李庸布菜,异乎寻常的热情。

  李庸却没有一点儿欣喜,李天军与他记忆中相差实在太大,这不是他想要的那种热情。

  槐嫂子始终没有回来,李天军不断地劝酒,一壶酒很快就见了底,李天军又起身拿来一壶。

  不由分说给李庸倒满,“来,接着整。”

  李庸忙阻拦,“差不多了,天军哥,我们已经一人整一斤了。”

  “这才哪到哪儿?”一斤酒下肚,李天军明显已经上头,不过依旧固执地端起酒杯,大着舌头道:“来,这杯酒还是哥哥敬你。喝完这杯酒,哥哥有件事跟你说。”

  “天军哥,有什么事直接说就是。酒咱们慢慢……”

  李庸的话都没说完,李天军却已经仰头将一两酒倒进了嘴里。

  抹掉嘴上的酒渍,李天军直勾勾地看着李庸,“庸哥儿,你嫂子好不好看?”

  李庸眉头微皱,道:“天军哥,之前真的是嫂子被烫伤了,我只是给她处理了伤口。”

  “你解释个屁呀!”

  李天军满不在乎地摆摆手,突然压低声音问道:“庸哥儿,想睡你嫂子不?”

  李庸脸色一沉,“天军哥,你喝多了。”

  说完他起身下坑,“酒喝差不多,我先回家了。谢谢天军哥给我接风。”

  “别急着走啊。”

  李天军醉醺醺地拉住李庸,道:“别告诉我你不馋你嫂子。就她的身材和相貌,你去村里问问,有几个男人不想睡她的?你不想睡,除非你不是男人。”

  “李天军!”

  李庸推开李天军,道:“你喝多了,我就当你说的是醉话。以后,别这么糟践嫂子,她是你媳妇。”

  “糟践?”李天军打个酒嗝,嘿嘿笑两声,道:“给别的男人睡是糟践,你是我弟弟,给你睡我乐意。怎么样?庸哥儿,只要你把你爷爷留下的牌匾给我,一会儿你就领你嫂子回家。”

  “你简直疯了!”

  为了块牌匾,就把自己的媳妇卖了?

  虽然是酒后,但李庸不觉得李天军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这样的李天军,他不想再搭理了。

  无视李天军一个劲地拦他,李庸打开房门就要离开。

  “槐嫂子?”

  宋槐枝却站在门外,满脸寒霜,显然已经听到了李天军刚刚的话。

  李天军仿佛没看见宋槐枝脸色难看,用手去托宋槐枝的脸,“庸哥儿,我媳妇除了不能生娃,长得那绝对是十里八乡最好看的,你好好看……”

  啪!

  宋槐枝一巴掌拍开李天军的手,冷声道:“你给我滚!”

  “你个臭婆娘敢打我?”

  李天军怒不可遏,扬起手就朝宋槐枝脸上扇去。

  “住手!”

  李庸哪能让槐嫂子挨打,抓住李天军的手就往后一推。

  李天军跌跌撞撞地后退几步,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李庸心里一惊,害怕情急之下出手重了,走近一看,这家伙竟然打起了呼噜。

  他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转身看到宋槐枝眼眶里噙着泪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心里又不由一痛。

  抓起李天军往炕上一扔,他回身拉住宋槐枝的手就往外走,“晚上去我家里将就一宿,免得他酒醒又欺负你。”

  宋槐枝的手只是微微地动了动,就任由李庸牵着走了,泪水也无声地滚出了眼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