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又见老道士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780

  奇怪的是,今天晚上,我竟然没有感到恐惧。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心态,不害怕再被骨灰盒控制,而是开始琢磨这整件事。

  捡到骨灰盒,里面是十万块钱,钱花出去能自己回来,然后在买衣服还有在洗手间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过女鬼····

  我把这些零碎的信息整合到一起,寻找它们之间的联系,一条清晰的线路,在我脑海之中逐渐铺陈开来——

  果然是这样,我什么线索都琢磨不出来,妈的!

  整个房间静悄悄的,我因为缺少水和食物,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又睡不着,只能想点事情分散我的注意力,想当年我们四小天王干过的那些缺德事儿。

  可是,刚刚想到偷王婶家的芦花鸡烤着吃那一段,我就又被强烈的饥饿感拉回了现实。

  一旦注意力回到周围的环境上,死寂一片的房间,惨白的灯光,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和喘气声音,还有肚子里的咕噜咕噜声。

  恐惧,再次慢慢地从脚底开始往上攀升,沿途的皮肤开始起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

  唱一首歌吧,至少能让自己放松一下。

  “给我一盏离愁,让他打湿我滴双眼····”

  鬼哭狼嚎一样的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回响——妈的,更吓人了!

  我赶紧住了嘴,为自己这能吓死鬼的唱功感到惭愧。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的由远及近,往这个房间靠近了过来。

  “刚刚是什么声音,是不是又有异磁体来找陆锋了?”秦妍有些焦急的说道。

  “不能啊,我没有看到,可是这个动静真的很像,难道是能够避过我视觉的高级异磁体?”是潘越的声音。

  “无妨,就算有鬼,贫道也是手到擒来,不需要担心。”这个声音我不知道是谁,但也有一些熟悉。

  顿时,我更加惭愧了,丢人丢到警局来了,还让他们以为是这里闹鬼了。

  铁栅栏对面房间的门打开了,先进来的是秦妍,看到我安然无恙的坐在那里,松了口气,潘越进来之后,则是扶着他的那副大眼睛,在四处的张望着,看来是在找刚刚嚎叫的那只“鬼”呢~

  “刚刚,是你叫的?”秦妍问道。

  “啊,我有些害怕,就叫了两声。”我尴尬的说道,这还是斟酌之后想出的最恰当的理由。

  如果我是因为害怕失声大喊,还算是正常;但如果我说我是在唱歌,那样的话,以后真的就没脸见人了。

  秦妍笑了笑,安慰我道:“没事陆锋,你不用再害怕了,你看,我把谁找来了?”

  说完,她往身后一指,我怔怔的看着她身后的空气和一堵黑乎乎的墙,一脸的懵逼。

  美女你找来的是六娃么?

  秦妍回过头,看到身后空空如也,轻咦了一声,又往外面看了看,喊道:“道长,您进来啊。”

  过了一会儿,一个蓬头垢面的老乞丐走了进来,眼睛滴溜溜的四处张望,透出一股疑惑:

  “奇怪,附近并没有鬼气的波动,可是刚刚的鬼嚎之声明明就在此地,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贫僧的天眼失灵了?”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道长,好久不见。”

  这个老乞丐,不是别人,正是前天我在饭馆门口碰到的那个脏兮兮的老道士。

  “哦,小兄弟,别来无恙啊。”老道士冲我一拱手,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板牙,门牙上还沾着一片菜叶。

  然后,他看到我全身绑满了铁链,眼神当中流露出一股同情。嗯,我去动物原理看笼子里的猴子也是这种表情。

  “还好,还好。道长这些日子还好吗?”我讪讪的笑道,前天我对他的态度,非常的差劲,还骂他了。到了现在,却又要有求于他,总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小兄弟这几天的日子恐怕很难熬吧,贫道说过,买命钱不是那么好花的。”老道士呵呵一笑,说道。

  “我知道自己错了,请道长救我!”我硬着头皮说道。

  “你现在相信贫道了?”老道士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相信了!”我连忙使劲的点头。

  “那你再看看贫道光辉伟岸的形象,仙风道骨的姿态,正义凛然的眼神,你问问自己的内心,让直觉告诉你,贫道还是骗子吗?”

  老道士又一次搔首弄姿的转了转身,一股发霉的味道隔着老远扑面而来,老道士身旁的秦妍和潘越捂着鼻子飞速后退。

  “道长您的形象光辉伟岸,您的姿态仙风道骨仙,您的眼神正义凛然,我自己的内心告诉我,道长绝对是一位得道高僧,不——得道高人,肯定是上天入地,神仙一般的人物。就连您身上的香气,都让我如痴如醉无法自拔···”我谄媚的笑着,不要脸的拍着老道士的马屁,要不是一天没吃饭,现在肯定得把自己恶心吐了!

  就连潘越和秦妍看向我的目光,都带着一股浓浓的鄙视情绪。

  可是没办法,丢人就丢人吧,我还等着老道士救命呢!

  “小兄弟果然是慧眼如炬,实乃贫道的知音啊!”老道士满意的点点头,一副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欠抽模样。

  “是啊,能有道长这样的知音,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我继续拍着老道士的马屁,看电视剧学来的那些好听的台词,不管对不对,全都一股脑的往外蹦。

  我再一次明显的感觉到,秦妍和潘越看我的时候,那鄙视无限的眼神。

  是带着无上尊严,骄傲的死去?还是厚着脸皮,没羞没臊的活着?

  这是一个选择题,但是我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伟大的马克思曾经都说过,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贫道记得,前天和小兄弟定过一个七日之约吧?如此算来,还有四天···”老道士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头。

  他这要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确实,前天他说过要定一个七日之约,但是他今天既然已经被秦妍和潘越找来了,肯定不会是看看我就走的。

  那么他现在说这样的话,要表达的意思已经是呼之欲出——这老棺材瓤子是要开始敲诈我了!

  “道长,您就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就救救我吧,我恐怕撑不到七日之约那天了。只要道长能够救我一命,我来生愿意做牛做马!”我继续腆着笑木了的脸,一个劲儿的说好话。

  老道士摇摇头:“贫道可等不到你来生,就算等到了,你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再翻脸不认账,贫道到时候能咋整?”

  “道长,你看我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么?”我说道。

  “是!”老道士毫不犹豫的点头,那他娘的叫一个干脆,干脆面一样嘎嘣儿脆啊~

  老道士搔了搔头皮,扒拉下来一大堆头皮屑,纷纷扬扬的落了一地,他说道:

  “哎呀,这个贫道囊中羞涩,身无分文,这可如何是好啊···”

  “道长,我还有一笔积蓄,虽然不多,但是您不千万要嫌弃!”

  “呵呵这多不好意思啊,哎呀,这个贫道如今衣不蔽体啊····”

  “道长,我刚买了很多换季的衣服,您穿着一定合身!”

  “呵呵这多不好意思啊,哎呀,这个贫道至今露宿街头,无家可归啊···”

  “道长,我家房子挺大的,您要是赏脸住过去,蓬筚生辉!”我咬咬牙,妈的命在人家手里攥着呢,不低头不行啊。

  “呵呵这多不好意思啊,哎呀,这个贫道还有一个师弟——哎,小兄弟你咬牙做什么?”

  “道长,我这是激动的,激动得!您的师弟,那也就是我的朋友,让他搬到我那里去住吧!”

  我眼含热泪的说道,妈的这老棺材瓤子,啥事儿没干呢还,先把老子敲诈的倾家荡产了。要不是我实在找不到别人,早就踹死丫的了。

  “小兄弟古道热肠,你的事情,就交给贫僧了!哦不,就交给贫道了!”老道士一拍胸口,一大团尘土溅了出来,呛得秦妍和潘越连连咳嗽,直翻白眼,差点就晕厥过去。

  我瞬间就感觉脑门上有一排黑线耷拉了下来——这个老东西,他娘的真的靠谱么···

  在得到我许诺的管吃管穿管住还给钱的种种好处之下,老道士算是答应帮我对付那个骨灰盒了,并且把这里面的事情,跟我大致解释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