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困住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044

  麻醉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我的大脑还有些浑浑沉沉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几乎封闭的房间里,除了坐在椅子上的我,就只有头顶的白炽灯。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缠的满满当当的铁链子,无奈的苦笑,那些警察是有多防备我,竟然把我绑的这么结实!

  “陆锋。”

  对面响起了一个略带磁性沙哑的女人声音,然后亮起了一盏灯。灯下是一张办公桌,桌前坐着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刚刚叫我的,不用说也知道是那个女警察。

  两名警察距离我有三四米的距离,在我们之间,还有一道铁栅栏,肯定也是防范我的。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妍,这位是我的搭档,潘越。我们是国家灵异特察科的警察,专门处理那些跟灵异事件相关,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女警开口说道,她旁边的潘越没有说话,但是也冲我点点头。

  秦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二十几岁,容貌清丽,微微有点鹅蛋脸,身材修长,又不是那种夸张的S曲线,配着一身警服更显干练,带着一股英姿飒爽的意味。而她身边的潘越,坐在秦妍旁边,比秦妍还矮上一截,外貌看上去就像是个初中生,十五六岁的样子,胖乎乎的,嘴巴上黑黑的两撇黑毛细细的,还算不上是胡子。

  就在我打量他们的时候,秦妍说道:“陆锋,你的情况我们大致了解了一下,确实比较匪夷所思,所以我们才会过来调查一下。至于将你绑在这里,先跟你说一声抱歉,然后,请你看一个视频。”

  秦妍说完,看了一眼潘越,潘越点点头,将面前桌上的笔记本转了个圈,屏幕朝向我,正暂停着一个视频。潘越按下了空格键,视频的画面继续播放。

  从画面上来看,视频里是警局的班房,那一块区域,显示的是一条走廊,走廊旁边是一个班房的铁门,门上用白色的油漆喷着一个数字:“4”。

  四号班房,就是昨晚上关押我的那个房间。

  画面一开始因为没有人走动,所以是静止了,过了半分钟,四号班房铁门的门栓位置,突然向里凹陷了下去,然后整扇铁门开始晃动,门栓的位置变形越来越严重。而从铁门的小窗上,我看到了我自己!

  画面里的我,因为光线和角度的原因,比较模糊,但是我能够认出,那是我自己。

  我正在四号班房里面拽着铁门,铁板材料,子弹都打不透的门,竟然被我拽得严重变形!

  过了几十秒钟,四号班房的门锁彻底变形报废,门被拉开,我从里面走了出来。

  第九章 狱中

  出来的我,站在班房门口,双眼紧紧的闭着,就像是在梦游一样。

  站了一会儿之后,我迈开脚步,往出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那时候,我正闭着眼睛,但是行为动作却一点没有受到影响。

  走到半路上,一个值班的警察发现了我,跑过来要阻拦我,却被我一巴掌被扇了过去。

  我那一巴掌打在了那个值班警察的脸部位置,他用胳膊挡了一下,想要顺势制服我,却直接被我这一巴掌拍中,整个人的身体横了起来,撞到了四米开外的墙壁上,然后掉了下来,捂着手臂在地上挣扎,却没有再站起来。

  我继续往外走,切换到下一个视频自动播放,我站到了警局的大厅里,又碰到了两个警察,上前来想要阻拦我,同样被我抡着胳膊打出去,失去了行动能力。

  然后我走到了警局的门口,又是另一个视频播放,是我在警局外面的画面,我在马路上一直往前走着。隐隐约约的,我从屏幕里看到我的背后,趴着一个模糊的影子,像是一个长发披散的女人。

  视频到这里就没有了,潘越又点开了几张图片给我看,是四号班房的铁门,门栓的位置,铁门和门框都已经严重的变形,大拇指粗细的门栓几乎弯曲成了九十度。

  难怪,我现在会被绑得这么结实,如果只是给我戴一副手铐的话,以我的“天生神力”,很容易就能挣断。

  看完这些,我瞬间冷汗涔涔,倒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异常表现,而是因为视频本身。

  如果按照正常的办案程序,这几段视频,就是一种证据,至少能够证明,我是一个“武林高手”,这样的话,我昨天将钢笔插进沈鹏胸膛的事情,就是我能力之内能做到的事情。那么,我袭警加蓄意杀人的罪名,就是彻底坐实了。

  因为,这个视频证明我有那样的实力。

  至于那个被我用电动车撞断一条腿的,名叫陈达坤的路人,已经不重要了。光是沈鹏这件事,就足够判我死刑!

  秦妍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慌,说道:“陆锋,你先不要紧张。既然我们已经过来了,你的案件,自然不会按照正常程序去处理。而且,潘越也能够看出来,你身上确实有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不过为了防止你再次失控,我们现在只能把你绑起来了。”

  “那么,警察同志,你们怎么帮我?”我平静了一下情绪,问道。既然他们是灵异部门特察科的人,那么肯定是有着处理灵异事件的特殊能力的。这样的话,说不定他们就能够帮我毁掉那个骨灰盒。

  听了我的话,秦妍的神情却有一丝尴尬,她说道:“我们是特察科,只负责调查核实,解决这种事情,是执行科的事情。”

  “调查核实,什么意思?”我一时间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明白了秦妍的意思,但是特别希望我的理解是错的。

  “意思就是说,我们只是跑腿的,并不会处理,只是在确认你的案件属于灵异事件之后,上报给总部。实际上,灵异事件在全国各地,每天都有发生,总部会给每件事评估危险指数,然后将危险指数最高的一批事件,安排执行科的人手去执行。而执行科人数有限,所以依旧有很多事情得不到及时处理或者压根得不到处理,一拖再拖。”潘越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