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越狱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921

  班房里连个电灯有没有,只有稀疏暗淡的光线,从门上那个带着铁栅栏的小窗上投射进来。我的手机电也不多了,连个消遣解闷的东西都没有,烟也被没收了,我只好躺着床板上,想着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直愣愣出神。

  自从捡到那个骨灰盒之后,我的生活,还有我的世界观,已经开始被颠覆了。我曾经不相信鬼神,但是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诡异事情,让我不得不去信。

  花出去又自己回来的钞票,扔不掉的骨灰盒,脖子上清晰可见的鬼手印,被我用电动车撞断腿的路人,还有胸膛插着一支钢笔的沈鹏····这些发生在我身上,以及通过我作用在别人身上的事情,都不是用“科学”两个字能够解释清楚的。

  我都不难想象到,这种日子再持续一段时间,我绝对是会被逼疯的。

  呵呵,或许,我连那一天都活不到了吧?

  突然,我觉得这黑漆漆,死一般寂静的班房,竟然让我觉得很安心,很踏实。至少,床下没有那个骨灰盒,没有那种能够震得我心慌的“咚咚”敲击声音。或许就像王猛说的那样,警察局里阳气足,寻常的小鬼不敢进来。

  可是,总是呆在警局里也不是办法,我只能暗自祈祷,王猛能够找到那个老道士,让老道士帮我化解灾难。

  迷迷糊糊的想着,我很快就睡着了。一晚上,没有做恶梦,也没有敲击骨灰盒的“咚咚”声音,这是我这几天睡得最踏实的一次。

  第二天早晨,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光线明亮起来,知道天亮了,但是还不想起来,就翻了一个身,打算再睡一个回笼觉。

  一翻身,我的鼻尖碰到了一个硬邦邦冰凉凉的平面,下意识睁眼看了一下,一阵恐慌瞬间直冲脑际,我往后一滚,直接从床上掉了下去,脑袋撞到床头柜上,床头柜上的水杯被我撞倒,水淌下来洒在我头上,冰凉的感觉加上刚刚的惊吓,我瞬间清醒过来,冷汗混着冷水,顺着脸往下淌着。

  在床上,在我的枕边,放着的是那个骨灰盒···

  那个骨灰盒,竟然阴魂不散的,跟着我跑到了警局里!

  等到稍稍平静了一点,我才发现,我所在的地方,不是昨晚上的班房——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回到了家里。

  至于我是怎么从警局出来的,一路上怎么回来的,却是一点这方面的记忆都没有!!!

  不用说,这肯定是骨灰盒搞的鬼。我现在,算是越狱了吧?

  我坐在床前,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警察王猛昨晚上跟我说,警局里阳气足,寻常的小鬼根本不敢靠近。可是,我依旧被骨灰盒给缠上了,不知道它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我从警局里弄了出来。这说明,骨灰盒绝对不是寻常小鬼的级别,我根本摆不脱它。

  而最让我抓狂的是,我不知道它要干什么,有什么样的目的,为什么缠着我,还借我的手去杀人,现在又让我越狱!

  我不敢报警自首,也不敢出门。生怕那些警察或者路人,在接触到我之后,就像昨天的路人还有警员沈鹏他们那样,受到致命的伤害!

  我不停地抽烟,同时思索着谁能救我。我唯一的希望,好像就只有那个老道士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把希望寄托在老道士身上,我的脑子里,就不断的浮现和老道士见面的一幕,他说我有血光之灾,说我手里的钱是买命钱,说七天之后帮我化解灾难····

  等等,七天!?

  “七天,七天···”我缓慢的重复着这个词,我遇到老道士是在前天,他说我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会有灾厄,然后昨天一个人被我撞下来一条腿成了残废,警察沈鹏差点被我插进他肺里的钢笔杀死。这算是他口中灾厄的开始了,他说中了。那么,他说的七日之约,我也相信!

  七天,今天是第三天了,只要再熬过四天,到了第七天,我去找老道士,他肯定能帮上我!

  至于这几天怎么过,我从警局跑了出来,警局的警察肯定会来找我,准确的说,是抓我。这几天,我肯定是要在班房中度过的。幸亏还有王猛帮我,他可以帮我找到老道士,还帮我联系了处理灵异事件的人员,只要到时候帮我解决了骨灰盒的麻烦,证明我不是杀人犯,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结果。哪怕到时候需要付出很大的一笔赔偿金,只要能够不坐牢,就是值得的!

  “咚咚咚——”

  敲击声响起,我吓得深吸一口气,直接把嘴里叼着的烟蒂吸进了嘴里,连烫加噎带呛,弄得我差点背过气去。

  自从发生了骨灰盒的邪门事儿之后,我对于这种咚咚的敲击声音,就有点风声鹤唳了。

  好不容易将卡在喉咙里的烟蒂吐出来,我被折腾的眼泪直流,不过还是确定了,刚刚的声音,是在敲门,而不是骨灰盒发出的。

  这个时间点,来找我的,只能是警察了,我现在的身份是逃犯。

  我刚要起身去开门,门口却响起一阵细细簌簌的动静,像是在扒拉门锁,然后“嘭”的一声,门直接被踹开,外面,全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全都拿枪对着我!

  这么大阵仗,我隐约觉得,昨晚上我从警局里逃出来的事情,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我不敢动,将双手举过头顶,生怕他们把我当成企图负隅顽抗的悍匪,然后直接将我开枪干掉!

  刚刚举起双手,我还没来得及说一声“我投降”之类的话,就感到脖子上刺痛了一下,低头一看,竟然是被扎上了一支麻醉针!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无力的倒在地上,视线和意识都渐渐模糊,最后看到的是向着我小心翼翼围拢过来的警察。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铁质的椅子上,身上被缠满了铁链,深深的勒紧肉里,让我浑身都在疼。

  麻醉药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我的大脑还有些浑浑沉沉的,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在一个几乎封闭的房间里,除了坐在椅子上的我,就只有头顶的白炽灯。

  我低头看了看身上缠的满满当当的铁链子,无奈的苦笑,那些警察是有多防备我,竟然把我绑的这么结实!

  “陆锋。”

  对面响起了一个略带磁性沙哑的女人声音,然后亮起了一盏灯。灯下是一张办公桌,桌前坐着一男一女两名警察。刚刚叫我的,不用说也知道是那个女警察。

  两名警察距离我有三四米的距离,在我们之间,还有一道铁栅栏,肯定也是防范我的。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妍,这位是我的搭档,潘越。我们是国家灵异特察科的警察,专门处理那些跟灵异事件相关,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女警开口说道,她旁边的潘越没有说话,但是也冲我点点头。

  秦妍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二十几岁,容貌清丽,微微有点鹅蛋脸,身材修长,又不是那种夸张的S曲线,配着一身警服更显干练,带着一股英姿飒爽的意味。而她身边的潘越,坐在秦妍旁边,比秦妍还矮上一截,外貌看上去就像是个初中生,十五六岁的样子,胖乎乎的,嘴巴上黑黑的两撇黑毛细细的,还算不上是胡子。

  就在我打量他们的时候,秦妍说道:“陆锋,你的情况我们大致了解了一下,确实比较匪夷所思,所以我们才会过来调查一下。至于将你绑在这里,先跟你说一声抱歉,然后,请你看一个视频。”

  秦妍说完,看了一眼潘越,潘越点点头,将面前桌上的笔记本转了个圈,屏幕朝向我,正暂停着一个视频。潘越按下了空格键,视频的画面继续播放。

  从画面上来看,视频里是警局的班房,那一块区域,显示的是一条走廊,走廊旁边是一个班房的铁门,门上用白色的油漆喷着一个数字:“4”。

  四号班房,就是昨晚上关押我的那个房间。

  画面一开始因为没有人走动,所以是静止了,过了半分钟,四号班房铁门的门栓位置,突然向里凹陷了下去,然后整扇铁门开始晃动,门栓的位置变形越来越严重。而从铁门的小窗上,我看到了我自己!

  画面里的我,因为光线和角度的原因,比较模糊,但是我能够认出,那是我自己。

  我正在四号班房里面拽着铁门,铁板材料,子弹都打不透的门,竟然被我拽得严重变形!

  过了几十秒钟,四号班房的门锁彻底变形报废,门被拉开,我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