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警察局里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691

  在小黑屋里待了半天,我也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形,实在是诡异。就像沈鹏说的,我当时刹车之后,速度很慢,根本没有可能撞断那个人的腿,就连蹭破皮都是勉强。但是,监控录像的事实摆在那里,那人的腿确实是直接断掉了,他的血还溅到了我身上。

  我第一时间想起了那个骨灰盒,想起了那个红衣女鬼,这次的离奇车祸,是不是它们搞得鬼?

  “你近日气运衰败,极易沾染邪秽,明日便会灾厄临身。贫道与你定一个七日之约,七天之后,时机成熟,贫道为你化解灾厄。”这是昨天在饭馆门口,那个老道士对我说的。

  然后,今天我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他的话,应验了!

  “如果按照机动车撞人来处理,我是什么责任?”我询问沈鹏,不知道自己会被怎么处理,我要先问出一些比较有用的信息。

  沈鹏说:“如果按照机动车撞到闯红灯的人来处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责任。如果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机动车驾驶人已经采取必要处置措施的,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责任。交通事故的损失是由非机动车驾驶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机动车一方不承担责任。许多条例中有一个相同的内容: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其他车辆和行人应当让行 等等也就是说任何时候机动车都有次要责任,另外就是 无责 情况下也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可达二、三万。所以,如果按照机动车撞人来处理,被撞的人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你需要负民事责任。也就是刚刚说的 无责 情况,需要支付一笔赔偿金。我们也会商议,看看能否按照机动车事件处理你的这个情况。”

  听到只是赔钱,我心里放松了一下,不用蹲班房吃官司,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至于钱,虽然我现在没有,但是两三万块钱,打个电话出去,让王冬他们给我凑一下,不是什么难事儿。

  沈鹏把这个案件的情况详细的跟我说了一下,还安慰我不要紧张,我的感觉是这个警员人挺好的,热心,随和。

  最后,沈鹏记录了我的口供,把一份文件推到我面前,让我看一下,然后签个字。

  我大致看了一遍,上面写着的,基本上都是我们刚刚聊得那些内容。我就在右下角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把笔和文件递给他。

  沈鹏接文件的时候,身体往前一探,我捏在手里的圆珠笔碰到了他的胸口。

  “噗嗤——”

  “啊——”

  我感觉到笔尖像是刺进了一团奶油里面,紧接着对面传来了沈鹏的一声惨呼,我定睛一看,手里的圆珠笔,竟然有一半的部分,插进了沈鹏的胸口!

  血迹从伤口渗透出来,慢慢的洇湿了他的警服。

  沈鹏惨叫了一声,就发不出声音了,那支圆珠笔,深深的扎进了他的肺里,让他发不出声音了,只有喉咙里,还有声带摩擦的“嗬嗬”声音。

  听到沈鹏的惨叫,外面的警察都跑到了门口,进来的几个,刚好看到我的手里握着圆珠笔,而圆珠笔插在沈鹏的胸口,就像是,我将圆珠笔刺进了他的胸口一样。

  完了,这一下,我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

  “陆锋,这里是警局,你一定要冷静。”一个年长些的警察对我说。

  “我····不是···我····”我连忙松开了握着圆珠笔的那只手,结结巴巴的刚要说话,那个警察就扑上来,将我反手按在了地上,然后掏出手铐将我拷了起来。

  当时,我和沈鹏之间的距离,是隔着一张桌子,大约一米宽。我将文件和圆珠笔递回去的时候,手里的圆珠笔也就能够在身体前倾的情况下,勉强碰到沈鹏,要想刺进他的体内,根本就用不上力气。而且,我当时就只用大拇指和食指这两根手指,捏着圆珠笔。无论怎么看,那种轻飘飘的力道,连衣服都刺不透,怎么可能伤到人?

  最主要的是,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沈鹏。刚刚从沈鹏那里知道,我最多就是在医疗费等方面赔偿断腿那个人,没有刑事责任。我不会杀到这个时候去袭警,增加自己的罪名。

  我马上意识到,就像电动车前轮切断那个叫陈达坤的人的腿一样,笔尖刺进沈鹏身体里,也肯定是有东西在我背后搞鬼!

  黑色骨灰盒,红衣女鬼,肯定是它们!

  老道士我今天有灾厄临身,我以为就是说的撞断陈达坤的腿这件事,但是现在一想,赔钱就能摆平的事,哪里算得上灾厄?可是沈鹏这件事就不同了,我这是在警局里袭警!

  袭警,蓄意谋杀,这两样罪名,恐怕都够判我死刑了!

  我抬起头看了看沈鹏,从他的眼神当中,我也看出了他的疑惑。他作为当事人,清楚这件事的经过,他肯定也很奇怪,为什么我随意的一个还笔给他的动作,竟然能够将笔尖扎进他的肺里。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我是无辜的——至少,知道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他。但是,沈鹏被圆珠笔刺进了肺里,呼吸艰难,根本就说不出话来。他只是吃力的指了指我,然后摇摇头,就昏迷了过去。

  沈鹏的这个行为,让我很感激他——他是在为我开脱,向其他的警察解释我是无辜的。

  救护车来的很快,沈鹏被进行急救之后,抬上车,去了医院。

  我被铐着双手,蹲在墙角。两个警察在刚刚沈鹏给我录口供的房间里,推测我“刺杀”沈鹏的情形。

  推测完了,他们也是一脸的懵逼。他们也试过了,我当时和沈鹏之间的位置,根本就没有可能使出那么大的力气。

  “看小沈刚刚的意思,他是想说你不是故意要杀他。但是,小沈现在重伤住院,你的行为又被这么多警察看到,真的解释不清楚,只能先把你收押了。”刚刚将我制住的那个叫王猛的年长警察对我说。

  这就意味着晚上,我就要在警局的班房过夜了。

  班房的样子和之前我待了半天的那个小黑屋差不多,不过门一打开就往下掉灰,都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王猛让清洁工简单的打扫了一下,就把我关了进去。过了一会儿,他又给我送过来两个面包,一瓶矿泉水,小声的对我说:“小沈这个人,是我们市的格斗冠军,你要想伤了他,正常情况下没有可能。我看你应该是碰上脏东西了,这种事一般人帮不了你。你先待在这里,这几天我联系一下上面,找一些懂行的人来接手你的案子。要是按照正常处理,你谋杀和袭警的罪名是坐定了的,判你个无期都是你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他看着我吃惊的表情,咧嘴一笑,说:“我办案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知道有些东西是科学解释不了的。我知道你是无辜的,也很同情你,但是没有用啊。我的话,法院是不会相信的。”

  王猛又跟我说了一些话,也都是关于我现在处境的,然后就离开了。他还说,警察局里阳气重,一般的小鬼,是根本就不敢靠近的。这也就是说,能够在警局里,还暗地里控制着我刺伤沈鹏的,肯定不是寻常的脏东西,会非常的棘手,让我今晚上自求多福。

  在王猛走之前,我跟他说了那个老道士的事情,让他帮我寻找一下。然后,我把那老道士的样子,还有他经常停留的几个地方,跟他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王猛答应下来,说巡逻的时候会给我留意着。只要发现了老道士,就把我的事情跟他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

  我发现我还是挺幸运的,进了警察局之后,跟我打过交道的两个警察,沈鹏和王猛,都是非常好的警察。他们秉承公平正义,而不是一味的被他们所理解的科学蒙蔽了眼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