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鬼手印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603

  我咬牙死命的迈动双腿,听到“哧啦”一声响,那具抓着我的尸体,被我从腰部扯断,花花绿绿的肠子都流了出来,还在缓慢的蠕动着。

  为了躲避女鬼,我就这么托着尸体的半截身子,拼命的在坟地的逃窜,尸体的肠子全被脱了出来,在我身后拉出长长的一道。

  一具具半截身体露在外面的尸体,也开始对着我张牙舞爪,想要抓住我。

  “咔嚓!”

  “咔嚓!”

  “咔嚓!”

  ····

  坟地里所有的坟包都开始裂开,一只只黑漆漆的,一模一样的骨灰盒,从坟包里掉出来。

  “咚咚咚——”

  敲击声音此起彼伏,骨灰盒的盖子全都被掀开,从里面钻出了一模一样的女鬼,脸色惨白,没有黑眼珠,嘴唇像是涂了血,穿着红色的寿衣!

  所有的红衣女鬼,一手抱着骨灰盒,另一只手抓着大把的钞票,从四面八方向着我飘了过来,把我团团围住。一个个黑色的骨灰盒,在我周围堆砌起来,形成了一堵环形的墙。钞票被风吹起,纷纷扬扬的洒落,渐渐的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纸钱,像是在给我送葬一样。

  我已经无处可逃,我完了!

  “呼——”

  一个红衣女鬼在我耳边轻轻的吹出一口腥臭的寒气,当她的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的时候,我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感到头疼的厉害,口干舌燥的,还出了一身的冷汗。

  之前的这个梦境,太真实,我甚至感觉到了女鬼的双手搭在我肩膀上的时候,那种冰凉彻骨的温度,这一切让我心有余悸。

  我习惯性的伸手从床头柜上拿烟,却摸到了一个硬邦邦冰凉凉的东西,扭头一看,吓得往后一缩身子,一下子从床上摔了下去!

  床头柜上,是那个骨灰盒! 那个被我拿出去烧掉的骨灰盒,盖子半掩着,露出里面的一沓沓的钞票。

  我疯狂的把骨灰盒摔到地上,将里面的钞票抓起来,向窗外扔去。窗外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喧闹,所有人都惊呼着争抢那些从天而降的钞票。

  勉强平静了一下,我走到洗手间洗脸,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头发蓬乱,脸色发青,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圈发黑,眼窝深深的凹陷下去,眼角和嘴角竟然还出现了细密的皱纹。

  几天之间,我竟然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这个时候,我再一次想起了那个老道士说的话,他说我捡到的那些钱是“买命钱”,难道我在花那些钱的时候,就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

  就在我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愣神的时候,突然通过镜子,我又看到那个红衣女鬼,站在我的身后,红唇如血,白色的眼珠阴森森的盯着我。

  我一下子转过身,却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这次我不认为这是幻觉了。

  四处看了看,却没发现什么,我洗了把脸,抬起头的时候感觉脖子有些僵,对着镜子里仔细一看,心里猛地咯噔一下!

  在我的脖子靠后的位置,有两个黑色的手印,非常的清晰。那种黑色不是粘在皮肤表面,而是从身体里面渗出来的,像是胎记一样,无论我怎么搓,都搓不掉一点。

  昨晚的梦里,我就是脖子的那个位置,被红衣女鬼的双手搭上了。

  我感觉自己要疯掉了,不行,我不想死,我要去找那个老道士,死马当活马医,他好像真的懂点门道,不管行不行,找他试试吧。

  除了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老道士,我实在是不认识别的这种人了,能捉鬼的这种人。算命的人在W市倒是很多,还有专门的算命一条街。但是那些人卖的符纸都是打印机印出来的,相信他们,我会死得更快。

  我穿了一件领子比较高的衣服,勉强遮住了脖子上的两个黑手印,才骑上电动车出了门。

  先去了昨天见到老道士的那个饭馆,在附近找了找,却没有看到他。问了几个人,他们也不知道。想想也是,谁会注意一个乞丐一样的人?

  然后我就到处的转,大街小巷,倒是从几个乞丐的口中得到了点线索,他们说了几个大致的位置,我就跑过去找,可就是见不到那个老道士。

  一直到下午,我依旧是一无所获。这个时候,电动车的电已经不多了,我只好先回去。

  在过一个路口的时候,一个闯红灯的中年人,骑着自行车突然从左面过来,出现在了我的前面。我急忙一刹车,但前轮还是在那人的膝盖上,碰了一下。

  电动车被我及时的刹住,前轮碰到那个人腿上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多少前冲的力道。可是,就这么轻轻的一碰,那个人的右腿,竟然直接掉了下来!

  猩红的鲜血从那人腿上的伤口上喷薄出来,溅到了我的脸上,还有嘴里,又腥又苦,让我忍不住一阵干呕。

  “啊——”

  断腿的中年人死命的嚎叫着,捂着伤口在地上打滚。他的身下,不断的被血水染红,鲜血很快就染红了一大片的路面。附近路口上的很多人看到了这一幕,很快就有人报了警,打了120,交警也过来维持秩序。

  当交警过来,看到那中年人的断腿之后,又看了看我的电动车,也是非常的费解,恐怕他当一辈子交警也遇不上这样的事情,一辆电动车的前轮,竟然把一个大活人的腿直接切断了。

  我就坐在电动车上,还没有清醒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嘴里淡淡的血腥味道,提醒我这里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很快,警车和救护车都来了,中年人被抬上了救护车,我则是被带到了警局。我被带进去之后,没有直接审讯,而是被关进了一个小黑屋。

  小黑屋窗户很小,门是铁板的,带着个小窗户。屋子里面,只有一张长椅,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尿骚的味道。

  很快,我就明白了这股味道的来源。

  我有了尿意,想上厕所,但是对着门上的小窗喊了半天,也没有人搭理我。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只好在屋里的墙角解决。在我之前,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这样干过了。屋里的那股尿骚味道,就是这么来的。

  一直到了晚上,才有人过来打开门,叫我出去。那个开门的警员,带着我进了另一个房间,我坐到桌子前,等了一会儿,又有另一个年轻的警员走了进来,坐到了我的对面。

  进来的这个警员也就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上去很随和,一身黑色的警服显得非常干练。从他胸前挂着的小牌子上,我看到了他的名字,他叫沈鹏。

  一上来的对话,就是电视上看到的那样:

  “姓名?”

  “陆锋。”

  “年龄?”

  “23”

  “职业?”

  “之前在##汽车厂,现在没有工作。”

  ····

  说完了这些基本信息,年轻警员沈鹏又对我说:

  “不要紧张,你的事情,我们会公平公证的处理。你撞到的那个人叫陈达坤,路口的监控录像我们都看过了,现场也去调查过。陈达坤是闯红灯被你撞到的,而且你刹车很及时。根据鉴定,你在碰到陈达坤之前,车速是大约一米每秒,连个茶杯都撞不碎。可是,监控录像里也显示,陈达坤的右腿,的的确确是被你的电动车前轮撞断掉的。这种情况的案件别说没有发生过,就算是交通法里面也没有写明该怎么处理。电动车是非机动车,出现这种撞到闯红灯的人,并且及时采取措施刹车的,闯红灯的人要负全责。这条法律,是基于电动车车速慢,刹车之后不会对闯红灯的人造成太大伤害制定的。但是,你这次直接撞断陈达坤一条腿,比机动车的伤害还要大。所以,你这个案件,目前还没有决定出到底怎么处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