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买命钱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2,845

  我看他一个劲1儿的1纠1缠,就1掏出一百1块1钱给1他,想把他打1发走,谁叫咱现在是1有钱1人1呢,不差这一百块1钱。

  老1头1儿看了1看我手1里的钞1票,1摇摇头1说:“这买1命1钱,贫1道1可1消受1不起。小1兄1弟你得1钱1舍1命,实在不1是明1智之举。”

  说完,他不等我说1话,就转身离开1了,转眼间已1经离我十米开外,1速度1快1的有1些吓人。

  “买命钱,买我的命···”我看着手里这张从骨灰盒里拿出的钞票,心底突然有一股强烈的不安升起。

  有件事,我是后来才想明白的——手里有一个骨灰盒,里面的钱拿出去花了还能自己跑回来,手里有这么一个东西,我当时是非常激动的。骨灰盒的这一特殊功能,让我不愿意相信它是一个能害我的东西。我因为放不下对金钱的贪婪和欲望,所以刻意的不去关注骨灰盒邪门的一面。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发生。

  中午回家之后,我把骨灰盒里面的钱拿出来,然后把骨灰盒用哑铃砸碎,拿了一张报纸包了包,从窗口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下午1的时候1,我睡了一1觉,醒1来1后看1了看1楼下,垃1圾1已经被1收1走了。我略1微的放1了心没有11再出门,躺在床1上玩了一下1午的1手机,晚饭1也没吃,迷迷糊1糊的又睡着了。

  “咚1咚1咚——”

  不知道几点的时候,那种敲击的声1音再次响起,是从1床底下传来的。听到这个声音,我1猛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

  我中午明明已1经把骨1灰1盒1砸1碎11扔11掉了啊,怎么会····我就1算1神1经1再大条,反1应再11迟钝,也感觉到了这件事的诡1异。

  开灯之后,我蹲在地1上往床1下看去,床11底下,那个本来被1我打1碎1扔1掉的,黑漆漆1的骨1灰1盒,安1安1静1静、完好无损的躺1在那里,好像从1来没有移1动过地1方。

  “咚咚咚——”

  我盯着那1骨1灰1盒看的时候,盒子1里面再次传出11这种敲11击的声音,好像是有什1么东西,要1从1里1面1爬1出来一样,1我吓得一下子坐到1了地上。

  壮着胆子把骨1灰1盒拿出来,打开看了看,里面还是十11万1块钱,一张1钞票没1少。其中1的一沓,上面的几张钞票11有明显的1折1痕,还有一个小1洞——那是我用1图1钉扎上1去的!

  我花掉的那1些1钱,全都原11封不1动的回来了!

  但是,我现1在不会觉得激1动1高兴了1,这件事,实在是太1邪1门了!

  我想到在服1装1店1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的那个穿着红1色1寿1衣,没有眼1白的女1人,想到了中午1饭馆门1口的老1道1士说这是“卖1命1钱”,开始1不可控1制的恐1惧1起来。我手忙脚乱的把家里所有的等都打开了,打开电视开到最大1音量,又翻1出一大把的1蜡1烛1点上,不1理会邻居的叫骂1声,总算是觉得放心了1一点,恐1惧消1退了一些。

  点上一支烟1,我有些疲1惫的坐到沙发上,刚想缓1口气,却再次惊1惧的发现,1桌上的1蜡烛那橘黄色的烛火,竟然就这么1在我面前慢慢的变1成了绿1色,是那种1渗1人的绿1惨1惨1的颜色,看了就觉得心1里发1慌。

  然而,异1变1没1有1停1止,那1些1绿1幽1幽1的烛1火,在没有风的房间里,晃晃悠1悠的跳1动1着,过了一会儿,火1苗竟1然1齐1刷1刷1的1倒1向1了一个1方1向!

  我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黑漆漆的骨灰盒,像极了一个蹲在那里的恶鬼。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开始坐立不安,慌里1慌张的点了一1支烟,然后从桌子下面拿出一1瓶白酒,咕1咚咕1咚喝下去半瓶,酒劲上涌1,恐惧1消退了很多。喝酒壮胆,的确是有着很好的效果,我又喝了几口酒,吹灭了跳动着绿色火焰的蜡1烛,用一个大塑料1袋把骨1灰1盒1装进去,带上1那半瓶酒1,出了门。

  刚刚到了1楼道上,一个脑袋1上的毛染得五1颜六色的杀马1特走过来拦住我,1牛1逼1哄1哄1的跟我说:“就是你,大1半夜的把电视1开那么大的声音,1吵到老1子1睡1觉了知不知道?”

  我被怪事缠身,心情坏到了极点,没有说话,直接揪住他脑袋上那鹦鹉一样的彩毛,狠狠地磕在了墙上,“咚”的一声闷响,墙皮都磕下来一块。

  杀马特直接被撞懵了,趴在地上捂着脑袋直哼哼。我不再搭理他,下了楼。在楼下,冷风一吹,酒有点醒了,心里又开始发慌,我连忙又灌了几口白酒,骑着电动车到了附近一个正在拆迁的地方。

  大半夜的,这里早就没人了,死寂一片,冷风从那些破裂的墙体和堆积的瓦砾缝隙里吹过,发出呜呜咽咽的尖锐响声,像是无数的鬼在哭嚎一样。高高低低的杂草隐藏在黑影里面,也如同一只只要从地狱里爬出来的索命恶鬼。

  我喝了几口酒壮胆,把骨灰盒拿出来,掏出打火机,把钞票和骨灰盒全都点着了。

  十万块钱和自己的命哪个更重要,我就算是喝多了,也不难作出选择。

  我在一边喝酒抽烟,直到看着骨1灰1盒1和钞1票被渐渐地烧成了1灰1烬,才起身回去。

  回去之后,借着酒劲,我很快就睡了过去,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站在一片1坟1地当中,那里杂1草丛生,非常的荒凉。天空是1血1红色的,阳1光透过猩红的云彩照下来,让整个1坟1地笼1罩在了一片恐怖11的血1色当中1,显得非1常可怕。

  而最令人觉得1恐怖的是,这里的1坟1包前1面摆着的,不是1墓1碑,而是一具具的诗1体!这些诗1体1下1办1身埋在土里面,上办身露1在外1面,两只手干1枯呈1爪状,1向前伸着1,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

  诗体1的1睛外1凸,嘴巴长得1很大,已经腐1烂1发1黑的舌头1耷1拉1在外面,垂到1了前凶的位置,上面还有1白花花1的1蛆1虫钻来钻去。他们的身上全1都1是一种黑红色的,凝1固的血1水1一样1黏1糊1糊的东1西,很多细细长1长的蚯1蚓一样的虫子,在1上面1蠕1动着。

  “咔嚓——”

  就在我1惊恐的四处打量,寻找出路的时候,一11阵冰面破裂的那种声音响起,离我不远1处的一个坟包上面,开始1出现大量的裂痕,裂痕越来1越密集,1终于“啪”的一声,破出一个洞,一个黑漆漆的,1老旧的骨灰盒从里面掉1了出来。那骨灰1盒的样子,和我烧掉的那只一模一样。

  “咚咚咚——”

  我拼命的1挣动,却怎么也甩不开尸体的1双手。11而那骨1灰盒1里面的11敲1击声音,变得1越来越密1集。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突然,“啪嗒”一声响,骨1灰1盒的盖子1被顶开,一只被长发1覆盖的脑1袋,从里面1露了出1来,头发的下面,是一张惨白1惨白的脸,嘴1唇红的1像是要滴出1血,眼1睛1里没有1黑眼珠1,整只1眼睛都是白1色的。它从骨1灰1盒里一点点11的爬出来,我看1到了它身上穿着的,是一件1红1色的寿1衣!1

  这是我白天的时候在服装店里1,从镜子里面1看到1的那个女人,不,1女1yaoguai!

  红衣1女yaoguai从1骨1灰1盒里一点点的11爬11出来,两只干枯1发紫,布满1褶皱,长着长1长1黑色1指1甲的手,抓着一1沓1沓的钞1票,在11向我挥动着。1

  我想大喊,但是张大了嘴巴,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我拼1命的想1要挣1脱1抓1住1我1双1脚的那1具,逃1离这1里,但是,那双1手抓的1太1紧,根1本甩1不1掉。

  这个时候,那红衣女鬼已经完全从骨灰盒里爬了出来,一手抱着骨灰盒,另一只手抓着大把的钞票,向我飘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