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骨灰盒里的声音
工地老魏2020-12-01 16:033,014

  我又探出去脑袋看了看楼道和楼梯口,空荡荡的,连个影子都没看到,只有昏黄色的灯光因为电压不稳而忽明忽暗,一闪一闪,还有电火花轻微的 刺啦刺啦 响声,让人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草!”

  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搞这种恶作剧,我骂了一句,关上门就要继续回去睡。

  “咚咚咚——”

  我刚把门关上,又是一阵的敲门声传来。

  “他妈的没完了是吧!?”我当时手还在门把手上放着, 声音一响起来,我就立即拉开了门。结果,外面空荡荡的,还是什么都没看到。只有忽明忽暗的昏黄色灯光,和灯口接触不良的电火花响声。

  “草,这楼道里的氛围,不去拍鬼片真他娘的可惜了。”我顺口吐槽了一下。

  这个时候,我已经消失了大半的睡意,回想了一下刚才那“咚咚咚”的敲门声音,好像不是从门口这里传出来的。只是我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下意识的就把它和敲门联系到了一起。当时又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这才搞错了。

  “咚咚咚——”

  那个敲门一样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寂静的房子里特别的清晰。确实不是门口的声音,而是在——卧室里面!

  卧室里会有什么东西,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

  我循着声音走回卧室,在床前站了一会儿,白炽灯因为电压低而显得有些晦暗的光线,使得房间的角落里留下不少的阴影,配上窗外照进来的白惨惨的月光,加上沉静的环境,有一种恐怖片的即视感。

  这样的场景往日里到没觉得什么,现在却是让我有些紧张,手心已经是湿漉漉的,额头冷汗顺着脸淌下来,冰凉凉的发痒,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幽灵,用他的指甲在我脸上轻轻划过···

  “咚咚咚——”

  有些诡异的敲击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我确定了它的声源位置,是在床底下!

  我没有立即过去,而是先回想了一下,床底下有什么。行李箱,鞋架,哑铃···还有——晚上捡回来的骨灰盒!

  这种敲击的声音,仔细想想的确是在木质材料上才能够发出的,而床底下唯一符合条件的,就只有捡回来的那个木质骨灰盒了。

  “咕噜——”

  我艰难的咽了一下口水,自己都能够清楚的听到口水划过喉咙的声音。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在死寂的半夜,床底下一只骨灰盒在自己发出声音,不管是谁,都会感觉到害怕的吧?

  摘下挂在墙上的臂力棒拿在手里,我小心的靠近床底,用臂力棒把那骨灰盒扒拉了出来。说来也奇怪,骨灰盒被我从床底下拿出来之后,就没有再发出声音了。我盯着它看了一会儿,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苦笑了一下,看来我真的是自己吓唬自己了,说不定刚才就是有老鼠在床底下折腾,碰到骨灰盒发出的声音。这骨灰盒说到底就是一块木头,难道还能咬人不成?

  打开1骨1灰1盒之后,里面静1静11的躺着的,就是那些可1爱的钞票,十沓1整,毛1主1席正慈1祥的冲我1微笑呢。

  等等——不对····盒里的十万块钱,我已经拿出了五千,怎么还会有整整十沓!?

  我将那些钱再次数了一遍,十沓,十万,一点不错。而且,其中一沓钞票里面,有一半是带有折痕的,像极了我拿走的那些。

  难道是,我花出去的那些钱,现在自己跑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晚上,床下的骨灰盒都会发出“咚咚咚”的响声,直到我把它拿出来打开,然后响声才会停止。

  每次骨灰盒响过之后,我再打开它,里面就会有整整十万块钱。

  我有好几次,在那些钞票上做了标记再花出去。然后到了晚上,那些做了标记的钞票,救回出现在骨灰盒里面。通过这个方法,我证明了自己每天花出去的钱,都会在半夜里自己“跑”回来。

  这也就意味着,我将会有花不完的钱了!这是首先出现在我脑海里的想法。

  我当时被这一笔横财完全冲昏了头脑,大脑一直处于短路的状态,那一段时间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背后透着的诡异味道,而是自动的把这个环节忽略掉了。

  几天之后,我在一1家服装店里1试一1黑色风1衣,对着镜子看合不合适的时候,1却发现在1我的身后,站着一1个脸色苍1白,长发垂1地的女人,1穿着一件1肥大的1红1色衣111111服,款式古怪。那个女人,正在阴1仄1仄的1盯着我看。她的嘴1唇是猩1红1色的,像涂1了1血一样,眼珠子全1是白的,没有一点黑眼球。我稍稍一低头,看到那个女人的1衣服下摆1空1荡荡的,她竟然1没1有1脚,飘1在我1身后!

  我一下子转过身,却不见了那个女人的踪影,只有服装店的老板,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蹲在我身后整理店里的衣服。

  “哎呦,小伙子,你穿上这风衣真是帅呆了,比小马哥还要帅!”老板走过来看了看我,竖起大拇指,腆着脸对我说道,“这风衣是今年的新款,平日里我都卖一千八,看你穿的这么合身,给你打个折,一千二怎么样?回去帮我宣传宣传啊。”

  那个时候,周润发的小马哥形象已经风靡全国,风衣对于年轻人更是成了一种追捧的时尚。但是老板的鬼话我是不会信的,最低级的营销手段而已。如果我穿的是他店里的西装,他肯定会说我像无间道里的刘德华。

  “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那种款式的衣服?”我因为想着刚刚身后的那个奇怪女人,所以有些走神,对服装店老板的话压根就没有听进去。然后我就把刚刚看到的身后那个女人,她身上的红色古怪衣服的样子描述了一下。

  老板本来一脸谄媚的笑,听我描述完,脸上却是子一下子阴沉下来,语气非常反感的对我说:“小伙子,我们这里做的是活人生意,你在我店里打听死人的寿衣是什么意思,成心的吧?行了行了,你的生意我不做了,你快走吧,别坏了我这里的风水。”

  寿衣,死人传的衣服?我一下子心中也有点不安起来,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色寿衣的女人,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服装店老板推推搡搡的把我赶出了店,然后关上了门,捧着一尊玉佛冲着店里的各个角落不断的鞠躬,嘴里还念叨着什么。

  “老板。”我走过去敲了敲门,然后在老板要杀人的目光之下,只好离开。我还穿着他店里的风衣没给钱呢,唉,现在的服装行业真是赚钱,一千多的衣服说不要就不要了!

  我这么想了一下,然后趁着老板还没反应过来我穿了他店里的衣服没付钱,连忙溜之大吉。

  回去的路上,我面前时不时的闪过那个穿着红色寿衣的女人的样子,有一种错觉,她似乎就在我身后的某个角落里,睁着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森森然的盯着我。想到这里,我的后背上顿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冷汗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或许是睡眠太少,出现幻觉了。我在心里这样的安慰自己,心里的那种恐慌感觉,总算是慢慢的消散。

  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中午,我就在一个小饭馆停了下来,打算吃点东西。

  我刚刚锁上电动车,准备进去的时候,一个衣服破破烂烂的老头儿走了过来。这个老头儿的扮相很古怪,穿着的衣服虽然又脏又破,但是还能看出是一件道袍。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发髻,用根一次性筷子插住的。形象上,像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

  “这位小兄弟请留步。”老道士拦住我,伸出左手掐指一算,说,“小兄弟,贫道看你····”

  “印堂发黑,近日必有血光之灾是吧?”我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抢先说道。这套台词在算命的行当里,是早就用烂了的。

  “小兄弟以为贫道是骗子?你看看贫道光辉伟岸的形象,仙风道骨的姿态,正义凛然的眼神,你问问自己的内心,让直觉告诉你,贫道是骗子吗?”老道士一下子装出严肃的神情,还搔首弄姿的在我面前转了转身。

  “嗯,道长,您不是骗子。”我笑了一下,恭敬的抱拳施礼,“你他妈就是一神经病!”

  我伸手就要把这老疯子扒拉到一边,结果推了他几下,他竟然纹丝未动!这让我有些吃惊,我一米八的大高个,常年健身有六块腹肌,竟然推不动这么一个干巴巴的瘦老头?

  老道士依旧挡在我面前,继续说着:“小兄弟,你近日气运衰败,极易沾染邪秽,明日便会灾厄临身。贫道与你定一个七日之约,七天之后,时机成熟,贫道为你化解灾厄。”

  这个时候,说起我的事情,他倒是真的严肃了起来,浑浊的双眼也变得格外有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师傅是唐朝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