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刻心中,内定社长
寒聆2020-10-30 10:253,473

  苏爸就知道自己家的老大,说是心智残缺,一点儿都不过分。“谈论,说你长得好看呗。”

  苏南栀乐了,挽着老爸的胳膊,亲昵的说道:“哎呀,爸爸。有人觉得你闺女长得美,你应该感到开心才对啊。你看,你生了个这么美的女儿,说明什么呢?说明,爸爸长得也是很英俊的。因为,女儿随爸爸嘛。”

  “别嬉皮笑脸的,我说认真的呢。这样的男生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的人,你离他们远点,一个班的也少说话。”

  苏爸这是护崽心切,苏南栀只能连连点头。再回到宿舍时,苏妈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还有些个小玩意,苏南栀自己就能解决。

  苏妈继续发号施令:“中午了,你和爸爸先去吃饭。”

  “妈,你不跟着去?”苏南栀问道。

  “我得看着你弟弟,去食堂不方便,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个饭就行了。还有啊,不是要办校园卡嘛,回来的时候顺道办了。军训服和洗澡卡什么的,也别忘了。”

  苏妈接过苏北幕,让这慢悠悠的父女快走。别等食堂人多了,买个饭还得排半天的队。

  学校像是个圆形的,两侧是宿舍。西边是旧公寓,东边是新公寓。新宿舍的东边就是操场,往北是恒志楼。正中间分三部分,主楼有图书馆,室内体育场,实验楼,紧连接食堂和澡堂。往后有个小花园,花园的后面是三栋教学楼,中间一条小吃街相隔。

  送苏爸苏妈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降下车窗,苏妈抱着早早就睡下的苏北幕。嘱咐道:“带的零食记得吃,牛奶一天一瓶,必须喝。还有啊,水果也不能忘了。出了学校,过个路口就有个超市,里面东西还挺全的,缺什么就过去买。”

  苏南栀如捣蒜罐子一般,不停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些话真的说了好多遍了,背课文都没这个熟练。

  下午4点还有班会,在班会之前就在宿舍简单的认识了一下舍友们。上铺是不爱言语的许曼,对头的是很精致的祁柒,祁柒上面是杜薇。对面是四个人是老好人王颖,理财专人言晶,有点大哥气质的孟佳和肉呼呼的葛薇。

  在进校之前,苏南栀自认认人看脸一绝,但是现在看来,是她太自负了。她感觉所有人,长得都一样,名对不上脸。哪怕之前有说过话,看过照片的,她是一个都认不出。来人和她打招呼的,她都是微笑点头嗯!

  今天中午去她们宿舍送表格的两个人,就坐在苏南栀的后面。不停地找话题,说笑话,来拉近和苏南栀之间的距离。

  苏南栀是属于典型的,外人面前高冷安静,熟人面前小疯子。他们之间的话题,真的是尬聊啊,这场尴尬截止到班导进来之后才得以结束。

  张强发消息过来:“晚上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吧。”

  对于张强的邀约,苏南栀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为了逼真,还和杜薇一起去食堂三楼走了一圈。

  两个人都不太饿,就只买了一小份的鸡公煲。吃了两口便停了,一直都在聊天。

  杜薇放下手机,对苏南栀说道:“一会儿有个学长过来,等我一下?”

  苏南栀点头后,就见杜薇走向不远的地方。那边迎面来了个男生,个头不算高,身材匀称,看不清长相。

  但那个学长顺着杜薇手指的方看了过来,看见了正低头含笑玩手机的苏南栀。系里的新生他也见过不少,女生中她觉得是当之无愧的系花。

  那不经意的笑,却印刻在了姚恒的心中。

  回宿舍的一路上听着杜薇说着她和姚恒认识的全过程,语气中满满的失望。“我还以为是什么帅哥呢,结果真的是见光死啊!”

  “还好吧,没这么差吧。”苏南栀没看清长相。看衣品,应该还能过得去。

  杜薇连连摆手,直呼道:“差太远了,幻想都破灭了。南南,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啊?”杜薇一脸八卦的样子看着她。

  男生啊,类型什么的都不那么重要,是他就行。那个人,是她心底不能触碰的红线。这里没人会知道与他的纠葛,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事。

  见苏南栀半天都在沉思,换了个问法:“那,总得有个标准吧?”

  “会篮球,会跳舞,会唱歌,长得好看?”苏南栀自己说出来,都满心怀疑。真的是喜欢这样的吗?好像也不是吧。这个标准,似乎只符合他。“因人而异吧,毕竟谁也不能拿着标准去找对象啊。”

  “那你有打算在大学找对象吗?”杜薇不只是自己好奇,更多是帮着那些蠢蠢欲动,又不方便自己来问的男生问的。

  今天都不知道是第几个人,向她打听苏南栀的择偶标准了。杜薇在新生群很活跃,和男生打成一片。知道两人是一个宿舍的,就朝她来发问。

  今天刚认识,就问这么尴尬的话题,她都觉得尴尬。

  苏南栀知道自己和那个人,应该是再没有可能了。就抱着忘记他的想法说道:“可能吧,我也想要一场甜甜的校园爱情。”

  就算实现不了,想想也是好的啊。这个城市,是没有她气息的城市。她不用活的,这么压抑。

  和杜薇洗漱回来,和舍友闲聊,增进感情。门口的敲门声,随后直接开门而入。

  那人一头齐肩发,一身军训服,倒有点英姿飒爽的味道。那学姐很热情,不停地和她们说着学校的事,包括需要注意的事情和留心的人。

  大学就是一个小社会,为人处事是一门很深的学科。有的人生来就会,有的人却是一窍不通。该说什么,该做什么,见什么人该说什么话,这些的确需要心里有个数。

  “剩下的等你们正式上课了,慢慢就知道了。”她的视线停落在苏南栀的身上,坐在苏南栀得到床上,亲切的问道:“你之前是不是学过舞蹈?”

  “学姐,你是怎么知道的?”苏南栀惊愕的看着她。她的脸上是写着自我介绍了吗?

  贺乔学姐点道:“你的坐姿啊。”

  “嗯?”苏南栀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盘腿的坐姿,手搭在腿上。这坐姿是没什么稀奇的,但很多舞蹈生在听老师上课或者是休息的时候,都会是这样的坐法。

  苏南栀注意到这一点后,又听到贺乔说:“你是学古典民族的?”是个问句,却又说的这么肯定。苏南栀顺着点点头,对这个贺乔学姐不由的多了几分钦佩。

  “学了几年?”

  “民族,不到5吧。”苏南栀又解释道,“但是我是很小的时候学的,当时学的大多都是作品。我现在都快10年没跳过了,而且技巧什么的忘的都差不多了,软度也不行了。”

  贺乔趁热打铁,绝对不能放过这个苗子。“这有什么啊,丢了就捡起来啊,那还是你的。我知道你喜欢跳舞,所以就更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啊!”

  贺乔继续说道:“你进大艺团的舞蹈团吧。我和你说,咱们舞蹈团哪次晚会都得有咱们。上节目,请假啊,都是家常便饭。”

  “还有在大艺团就是学分给的多,因为上的都是院级的节目,和系里不一样的。你们毕业必须要修够活动分才能给毕业证,系里2分,院里是5分。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发挥你的特长啊!”

  苏南栀本来就没想过拒绝,在开学之前就和张涛学长打听过学校的舞蹈社团,尤其是古典民族。她喜欢舞蹈,从小就喜欢,她渴望舞台,享受被聚光灯照耀的感觉。

  贺乔看到苏南栀有几分动容,便又说道:“我自己还有个社团,中国舞社团。指导老师就是咱们系的老师,之后应该也会教你们。咱们社团的指导老师没别的,就一个特点,护犊子。别人给不了的,她都会给你。”

  “虽然咱们是个新社团,但是咱们也胜在新上。咱们社团是学校唯一一个跳民舞的社团。而且我可以和你保证的是,下一次换届,你就是下一任社长。”

  贺乔言辞恳切,还没正式入社,就内定了社长。这个,确实够诱惑人的。

  “来不来?”贺乔再次发出邀约。

  “乔姐,我去!”

  苏南栀根本没多想,因为现在她很明确自己想干什么。她的肯定,也让贺乔悬着的心放下了。

  贺乔也问了她宿舍的其他人,其中祁柒也是个舞蹈爱好者。但任凭贺乔说破了天,祁柒还是委婉拒绝了。

  贺乔也不勉强了,说道:“你们明天就开始军训了,我也是助教之一。你们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南南,等明天大艺团纳新了,你去填个表。”

  “好的,乔姐。”苏南栀应道。

  等贺乔走后,祁柒才表示说:“我的意思还是想多看看,毕竟学校里有这么多个社团呢。”而且她喜欢的是性感的韩国女团舞,而不是温柔缓慢的民族舞。

  第二天清晨,苏南栀并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接二连三的闹铃吵醒的。苏南栀本身就睡眠就浅,睁眼之后就很难入睡。多细微的声音,她都能听见,更何况是音效振聋发聩的闹铃声。

  每次响铃,默念:我能再睡会,我可以再睡过去,我还能再睡一会儿!

  不知道是谁的闹铃,响了半天也不关上。苏南栀向现实妥协,不情愿的睁开眼睛。

  大学军训和高中还是不一样的,大学是半天半天的军训,每天晚上还有晚训。苏南栀正好赶上了第一天的上午。

  和杜薇去了食堂买了包子,囫囵的吃了,就一路飞奔去了操场集合。

  他们一个班的人少,就把两个班合在一起训练。分到他们的助教不是贺乔,是一个男助教。好说话,私下对人很温柔。教官也是,面上不苟言笑,但是休息的时候总能和他们打成一片。

  临解散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有人搬着帐篷伞,折叠桌子和凳子,就支在操场边落。

  学姐学长们在桌子上放了水还有零食,这是故意刺激他们的吗?苏南栀的目光不停地往那边瞟,就看见他们挂上了红色的条幅,上面写着瞩目的大字:大学生艺术团纳新。

  解散并不是直接在操场解散的,而是由教官带队到了食堂门口。苏南栀惦记着填表的事,就没和宿舍的去食堂吃饭,而是重新返回操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作精恋爱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作精恋爱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