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 我们,本不应该相爱
总编剧:刘成龙、刘殊巧、陈钢;编剧:李昂、齐霁、 恽雯、吕林锦、李秀磊 2021-08-19 20:0014,440

  20-1 【2006】夜/江大大礼堂门口/内

  叶佑宁一脸怒气的从礼堂里跑出来,手上拿着那个福娃时光机。

  叶佑宁按下拨号键,手机里传来一阵杂音。

  叶佑宁开始输入短信。

  闪回——礼堂内(需拍)

  夏文希正在台上唱歌。

  台下,叶佑宁看着一闪一闪的福娃肚子,忍不住打开,将时光机从里边取出来。

  叶佑宁打开手机,一条短信跳出来。

  见屏幕上的短信内容。

  叶佑宁:(短信)夏文希,你和叶佑宁本来不应该在一起,否则你们二人将来的命运都会受到影响,分手吧……

  闪回结束——

  20-2 【2006】夜/大礼堂后台/内

  台上,还有选手在继续唱歌。

  台下,夏文希跑到高小爱旁边,看到高小爱旁边的位置上,只剩下自己硕大的书包,叶佑宁的身影早已不知所踪。

  高小爱看见夏文希兴奋的拉着夏文希的手。

  高小爱:文希,你怎么下来了,你刚才唱的太棒了,你知道,你的声音一起来,我都听到旁边有人吸气了……

  夏文希任由高小爱拉着自己的手,四处环顾,什么也没看见,失落的开口。

  夏文希:小爱,叶佑宁去哪儿了?

  高小爱:啊?不知道啊,刚才太兴奋了,没留意他。

  旁边,杨闯突然接话。

  杨闯:他好像拿着你那个红色的福娃跑出去了。

  夏文希闻言一惊,拔腿跑了出去。

  20-3 【2006】夜/大礼堂门口/内

  叶佑宁拿着时光机,气急败坏的输入短信。

  叶佑宁:(短信)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夏文希,介入我们的生活。

  20-4 【2019】夜/小约翰教堂内/内/【2006】夜/大礼堂门口/内

  【2019】小约翰教堂内——

  叶佑宁站在祷告室前,诺基亚忽然震动起来。

  叶佑宁立刻打开手机,看到手机上的短信一惊。

  叶佑宁:手机被别人拿走了?

  叶佑宁身体忽然一僵,眼前的祷告室画面逐渐被取代。

  【叶佑宁记忆叠加画面】

  大礼堂里——

  18岁的自己看到时光机上的短信,一脸愤怒与怀疑,拿着时光机跑出大礼堂。

  【叠加结束】

  叶佑宁眼前的画面逐渐恢复正常。

  叶佑宁:(短信)你是,叶佑宁?

  【2006】江大大礼堂门口——

  时光机震动,叶佑宁打开看到短信,皱起眉头。

  叶佑宁:(短信)是我,你果然在窥视我们的生活是不是,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2019】小约翰教堂内——

  叶佑宁:(短信)如果我说,我就是未来的你,31岁的你,你相信吗?

  【2006】江大大礼堂门口——

  叶佑宁震惊的看着这条消息。

  叶佑宁:(短信)不可能,你不要装神弄鬼了,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让夏文希跟我分手。

  【2019】小约翰教堂内——

  叶佑宁:(短信)因为你们两个本来应该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人,你们本不应该相爱,继续在一起,只会害死夏文希。如果你爱她,就离开她吧。

  20-5 【2006】夜/大礼堂门口/内

  叶佑宁看着时光机上的短信,气得忍不住颤抖。

  叶佑宁:(短信)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如果你继续骚扰夏文希,我就报警,无论你躲在什么阴暗的角落里,我都一定会把你揪出来。

  叶佑宁刚点击完发送,这时,大礼堂门口,夏文希急匆匆的身影出现。

  夏文希看见正在摆弄手机的叶佑宁,边喊着叶佑宁的名字边跑过来。

  夏文希:叶佑宁!

  叶佑宁闻言抬起头,脸上还带着怒气。

  夏文希来到叶佑宁跟前,莫名的心虚。

  夏文希: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出来了?还拿着我的手机?

  说着夏文希就要将手机从叶佑宁手中拿回来,被叶佑宁闪了过去。

  叶佑宁:为什么还在跟他联系?

  夏文希:啊?(反应过来)未来人又给我发什么了吗?

  叶佑宁:他劝你跟我分手。

  夏文希闻言懵,慌张辩解。

  夏文希: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样,之前他没有这么说过,你别误会,你先把手机给我,我问问……

  叶佑宁:你要回去干什么,还要继续联系是吗,然后听他的话,跟我分手?

  夏文希委屈:我没有这个意思……

  叶佑宁:你为什么什么都听他的,他说让你去看流星雨,你就非要跟我去看,他问你我们的生活,你就一五一十告诉他,无论他说什么,最后你都会听,你为什么那么信任他,他到底是谁!

  夏文希急得快哭了:我告诉过你了,他真的是来自未来的人,这真的是时光机。

  叶佑宁:为什么一个未来的人会频繁过问我们两个人的生活,谁会真的用时光机关心你的私人感情,夏文希,你这么相信他,他说要我们分手,你是不是也会照做?

  夏文希忍不住落泪,猛烈摇头。

  夏文希:我不会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叶佑宁:我可以相信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不要再用这个手机。

  夏文希闻言犹豫了一下。

  叶佑宁见状面露失望,一脸受伤的神情,将福娃和手机塞到夏文希的怀里,转身离开。

  20-6 【2006】夜/蒙太奇/外/内

  江大男生公寓外——

  夏文希站在公寓门口,看着叶佑宁宿舍的窗户,一边哭一边给叶佑宁打电话。

  江大阅览室——

  阅览室里空无一人,黑着灯。

  叶佑宁坐在角落,手机不断响起,他表情倔强的按掉。

  叶佑宁宿舍——

  夏文希站在叶佑宁宿舍门口,一脸着急的询问着叶佑宁的室友方刀什么。

  江大男生公寓楼下——

  叶佑宁正要往上走,这时手机里传来室友发的短信。

  方刀:(短信)你女朋友来找你了,你去哪儿了?人家满世界找你呢!

  叶佑宁看了看公寓楼,转身离开。

  江大阅览室——

  夏文希跑进阅览室,眼神四处搜寻着什么,阅览室空无一人。

  夏文希着急的一边打电话,一边跑出阅览室。

  20-7 【2006】夜/江大大礼堂/内

  大礼堂空荡荡的,舞台上放着道具箱等一大堆东西,地上和空中还悬挂着没撤完的灯线,灯线头暴露着。

  叶佑宁坐在舞台最前方,两条腿耷拉着。

  他手里的手机铃声不断响起,叶佑宁任由他响着,没有接听,也没有挂断。

  这时,大礼堂门忽然开了,叶佑宁下意识抬头看去。

  见夏文希出现在门口,夏文希扫视一圈发现了叶佑宁,叫着叶佑宁的名字跑过来。

  夏文希:叶佑宁!

  叶佑宁见状迅速起身,就要离开。

  这时夏文希已经过来了,堵住了叶佑宁的去路。

  夏文希:你别跑,给我点时间解释可以吗?

  叶佑宁眼神回避着夏文希,环顾一圈后,转身向着舞台后台跑去。

  他绕过舞台上那一大堆道具,眼看身影要消失,夏文希赶紧追上去。

  这时,叶佑宁情急之下加快了脚步,一个劲儿的低头往前走,没有看见前方不远处悬挂在半空中的灯线。

  眼看叶佑宁离灯线越来越近,身后的夏文希见状瞪大了眼睛,下一秒,她不管不顾的上前扑倒了叶佑宁。

  叶佑宁的头擦着灯线过去,差一点就要触碰到,接着两个人双双跌到地上。

  空荡的礼堂传来巨大的回响声,夏文希动了动身体,抬头,发现自己压在叶佑宁身上。

  叶佑宁有些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夏文希惊慌失措,赶紧爬起来,检查叶佑宁。

  夏文希:你没事吧,疼不疼?

  叶佑宁皱着眉摇了摇头,直起上半身,揉了揉自己的头。

  叶佑宁:你要干嘛?

  夏文希:我怕你触电。

  夏文希指向灯线后,叶佑宁循着夏文希的手看去,见灯线后贴着一张A4纸,纸上用记号笔写着“灯线通电,请勿接触”。

  夏文希有些后怕的抱住叶佑宁,声音中带着哭腔。

  夏文希:叶佑宁,我错了,我听你的,手机我再也不用了,你千万不要再这样了,吓死我了。

  叶佑宁愣了一下儿,轻轻的抚摸着夏文希,试图安抚。

  叶佑宁:我不是没事儿吗?

  夏文希痛哭不止:你知道你玩消失我有多担心吗,你真出事儿我怎么办啊!我还以为我要失去你了!

  20-8 【2006】夜/江大外旅馆/内

  叶佑宁平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夏文希在一边侧躺着,深情又专注的盯着叶佑宁,伸出手慢慢的细细的描摹叶佑宁的轮廓。

  叶佑宁眼睫毛眨了眨,睁开眼睛,看向一边的夏文希。

  夏文希发觉叶佑宁醒了,脸迅速红了,慌张的把头扭开,侧躺的姿势切换成平躺。

  叶佑宁笑了笑,一把将夏文希搂了过来。

  叶佑宁:刚才不是还在看我吗,怎么不继续看了?

  夏文希被戳穿,瞬间尴尬起来。

  夏文希:谁看你了?

  叶佑宁:我早就醒了。

  夏文希闻言脸更红了,挣脱叶佑宁的怀抱,把头埋进被子里。

  叶佑宁笑了笑,将被子和夏文希一起抱住。

  叶佑宁:出来吧,你这样喘不上气。

  夏文希探头探脑的从被子里钻出来,一抬头就看见叶佑宁带着笑意的眼神。

  叶佑宁: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夏文希:怕你突然消失。

  叶佑宁轻轻的将夏文希耳边的一缕头发顺到耳后,又安抚似的摸了摸夏文希的头。

  叶佑宁:今天真的让你害怕了,对不起。

  夏文希抱住叶佑宁的腰,认真的看着叶佑宁。

  夏文希:叶佑宁,我爱你。

  叶佑宁:我知道。

  夏文希:你不知道,我爱你,我真的爱你,特别特别爱你,非常非常爱你。

  叶佑宁抱紧了夏文希:我也爱你,夏文希,比你爱我还要更爱你。

  夏文希钻进叶佑宁的怀里,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叶佑宁往前挪动了一下,一只手紧紧扣着夏文希的腰,另一只手扣着夏文希的后脑勺,轻轻吻了吻夏文希的额头。

  少顷,叶佑宁在床上睡着,夏文希轻轻起身,拿起时光机输入短信。

  夏文希:(短信)对不起,未来人,以后我不能再跟你联系了,我不想因此失去现在的生活,谢谢你一直以来带给我的所有东西,再见,未来人。

  说完,夏文希将手机关机,郑重其事的将它放进了福娃肚子里。

  20-9【2019】日/威尼斯小约翰教堂/内

  这边,叶佑宁收到短信后十分慌张,继续用时光机发送短信。

  叶佑宁:(短信)不行,夏文希,你不能跟我断掉联系,我需要你,我要救未来的你,只有你能帮助我,你必须听我的跟叶佑宁分手。

  叶佑宁点击发送,屏幕上却显示信息发送失败。

  叶佑宁更慌了,接着又输入了各种短信,无一例外全部显示发送失败。

  这时,叶佑宁身体一僵,眼前祷告室的油画被取代。

  【叶佑宁记忆叠加画面】

  旅馆内——(可根据20-8的场景变化进行调整)

  自己和夏文希相对而卧,夏文希不断的跟自己说“我爱你”。

  【叠加结束】

  叶佑宁眼前的画面逐渐恢复正常,他懊恼的自言自语。

  叶佑宁:为什么我没有拆散他们,反而他们的感情似乎更近了一步。现在我已经联系不上夏文希,我要怎么改变时空来救她?

  这时,教堂窗外一声惊雷响起。

  叶佑宁像是被雷劈醒了一般,看着时光机,忽然明白。

  叶佑宁:如果无法联系过去,我可以再次穿回过去,自己改变。

  20-10 【2006】日/女生公寓楼/内

  胡灵看着夏文希收拾行李,一脸羡慕。

  胡灵:在老家读大学就是好啊,放个假说回去就回去。

  夏文希收拾好行李,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将盒子放进书包里。

  胡灵见状凑了上来:什么东西?是不是全校第一男朋友送的。

  夏文希:错,是送给全校第一男朋友的。

  胡灵:好吧,你俩都要回去见家长了,我这还没有着落呢,人与人的差距啊!

  夏文希:你那是不上心呢,都跟你说了多少回了,咱们系小姜老偷看你,就看你愿不愿意。

  胡灵叹口气:小姜就算了,娃娃脸,看起来不适合我。

  夏文希笑了笑:是吗,我跟乐晨都觉得很合适,行了,我回了啊,周一见!

  夏文希拉上书包拉链,摆了摆手走出门。

  胡灵冲着夏文希的背影大喊:回来给我们带吃的啊!

  夏文希头也不回比ok手势:妥了。

  20-11 【2019】日/威尼斯街道/外

  一阵电闪雷鸣后,天空中忽降暴雨。

  叶佑宁站在街头上,一道巨大的闪电亮起。

  雷声轰鸣中,叶佑宁按下时光机的开机键。

  叶佑宁睁开眼睛,发现仍然身处威尼斯的街道上。

  叶佑宁拼命的按着时光机,却都没有反应。

  大雨让整个城市瞬间蒙上一层雾气。

  窄窄的街道上,车辆行人急促的穿行。

  这时,一辆自行车朝着叶佑宁撞过来。

  20-12 【2006】日/江大男生公寓楼下/外

  夏文希走过来,就看见了对着自己招手的叶佑宁,夏文希兴奋的跑过去。

  叶佑宁张开手,夏文希正好扑到叶佑宁怀里。

  夏文希:是不是等我很久了?

  叶佑宁:没有,我刚出来。

  叶佑宁将手中的早餐递给夏文希,夏文希惊喜接过。

  夏文希:还有早餐呢,叶佑宁,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

  叶佑宁笑了笑,但是不知为何神情有些紧绷,夏文希见状开口。

  夏文希:你怎么了?

  叶佑宁:没事儿,有点儿紧张。

  夏文希:紧张什么,又不是第一次去我家。

  叶佑宁:但是这次意义不一样。

  夏文希:放心吧,我爸妈可喜欢你了,你把他们闺女收走她们指不定多高兴呢!

  叶佑宁被逗笑了:又胡说,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吧!

  叶佑宁从夏文希手上接过行李,拉着夏文希的手就要走。

  夏文希:先等等!

  说着,夏文希忽然从包里掏出那个精美的盒子,递给叶佑宁,叶佑宁见状一愣。

  叶佑宁:这是什么?

  夏文希:送你的礼物。

  叶佑宁打开盒子,发现盒子里是一只酷似三分的羊毛毡吊坠,叶佑宁惊喜。

  叶佑宁:你做的吗?

  夏文希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

  夏文希:做了一只三分,头一回做手生,可能不大好看。

  叶佑宁:不,这是我收到最好看的礼物。

  叶佑宁将羊毛毡郑重其事的别在书包上。

  叶佑宁:我会一直带着它,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20-13 【2019】日/威尼斯街道/外

  自行车朝着叶佑宁驶来。

  叶佑宁还在低头按动着时光机,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腾空而起,包里的东西随着飞起,四散在空中。

  接着叶佑宁重重的落在地上,他感到一阵疼痛,接着包里的东西砸落在叶佑宁身上。一只有些旧的羊毛毡正好盖在叶佑宁的脸上。

  叶佑宁手还按在时光机的开机键上,他忍着疼痛,用另一只手拿起羊毛毡。

  伴随着一阵雷声,叶佑宁眼前突然白光一闪。

  20-14A 【2006】日/男生公寓楼下/外

  夏文希正和叶佑宁抱在一起。

  这时,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垂直的彩虹。

  夏文希看着彩虹,十分惊讶,情不自禁地指着天默念。

  夏文希:垂直彩虹,又出现了。

  夏文希望向周边的人,大家都毫无反应。

  夏文希:为什么每次好像都只有我能看到呢,叶佑宁,你能看见吗?

  叶佑宁没有回答,夏文希晃了晃叶佑宁的身体,叶佑宁毫无反应。

  夏文希紧张起来,不断的摇晃的叶佑宁。

  20-14B 【2006】日/男生公寓楼下/外

  叶佑宁眼前闪着七彩的光波,他感觉晕晕乎乎的,耳边似乎一直有人在紧张的喊自己的名字,而那个声音,熟悉又陌生。

  叶佑宁逐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被人摇晃着,七彩的光波逐渐消散,叶佑宁眼前的画面逐渐清晰起来。

  叶佑宁眼前出现了自己的双手,手里拿着那只羊毛毡。

  叶佑宁抬头,发现了熟悉的脸,叶佑宁激动的摸着那张脸。

  叶佑宁激动:文希,你回来了?你没事了?

  夏文希奇怪的看着叶佑宁。

  夏文希:你怎么了?叶佑宁。

  叶佑宁闻言仔细端详,发现眼前的竟是18岁的夏文希。

  叶佑宁一惊,放下了摸着夏文希脸的手。

  夏文希:你没事吧?刚才你忽然不动了,吓死我了。

  叶佑宁一愣:这是哪儿?

  夏文希:江大啊,走吧,我们不是要回家吗?

  说着夏文希拉着叶佑宁就要走,叶佑宁按住夏文希的手,环顾四处,发现自己正身处江大男生公寓楼下,宿舍门口还贴着“2006年江城大学校园歌手大赛”的海报。

  叶佑宁默念:我回到了06年?我真的回来了?

  夏文希看着叶佑宁魔怔的表情,有些惊慌。

  夏文希: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对劲。不舒服吗,要不去医务室看看。

  夏文希说着就要拉叶佑宁离开,叶佑宁推开夏文希,深吸了一口气,回避着夏文希的目光,开口说道。

  叶佑宁:把那个手机给我。

  夏文希面露疑惑:诺基亚吗?我已经关机了,我背在包里是准备拿回家收起来的,你不要误会,我说不用就真的不用了。

  叶佑宁:给我。

  夏文希有些懵的从包里拿出红色福娃,递给了叶佑宁。

  叶佑宁接过福娃收起来,深吸一口气突然开口。

  叶佑宁:夏文希,我们分手吧!

  夏文希难以置信:什么?

  叶佑宁:那天那条短信说的对,我们两个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所以,分手吧!

  夏文希:你不是不相信那个人说的话吗?你不是让我不要听他的话,让我不要再跟他联系吗?你是不是在说气话,叶佑宁,我真的是认真的,我绝对不再使用这部手机了,你别这样好不好。

  叶佑宁看着夏文希痛苦,心也跟着疼起来。

  叶佑宁vo:对不起,夏文希,我是个自私的人,为了让未来时空的你能活过来,我只能伤害现在这个时空的你,只要你能在未来时空重新活过来,平安的度过你的一生,哪怕我要退出你的生活,哪怕你一直恨我,我也愿意。

  叶佑宁狠心甩开夏文希的手。

  叶佑宁:夏文希,其实我想清楚了,我根本没喜欢过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单方面缠着我,后来我被缠习惯了,看不到你的时候,突然觉得不适应,我错把这种习惯当成了喜欢,其实这根本就是两回事。遇到你之后,我的生活就开始乱七八糟,你倒霉体质,对人没有边界感,跟你相处的时候,我感觉很不安全,好像我的生活被你入侵了。我最讨厌你整天说希望身边的人都快乐,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无法获得快乐的,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甚至因为你,我放弃了出国,留在了江城,你知不知道我来到江大之后有多后悔,我本来可以去国外读书,和妈妈团聚,可是为了你,我伤害了自己的妈妈。夏文希,没有你,我会生活的更好,我们分手吧!

  叶佑宁扭过头不看夏文希,快速的说完了这一段话,等待着夏文希的反应,可是却什么也没等到。

  见夏文希呆呆的站在原地,听完一大段话后,反而安静了下来。

  这时,忽然一个人影出现,扇了叶佑宁一巴掌,叶佑宁抬头,那人竟是高小爱。

  高小爱看着叶佑宁:臭渣男!看我不把你打成大猪头。

  高小爱还想上去狂扇叶佑宁,被旁边的夏文希拦住。

  夏文希:小爱,不要。

  高小爱:文希,他都这么说你了,你还护着他,叶佑宁,你是人吗?你为什么平白无故的这么伤害文希。

  叶佑宁咬牙:我说的都是我心里的实话。

  夏文希抬头忍住眼泪,声音颤抖的问叶佑宁。

  夏文希:昨天你不是还说你爱我吗?原来一直以来你都是这么看我的吗?

  叶佑宁:对,我就是这么看你的,所以我们分手吧,我已经决定要出国了。

  夏文希:我不信,明明刚才我们还说要回去见家长的。

  叶佑宁:见什么家长,我刚才只是被冲昏了头脑,现在我已经清醒了,夏文希,不要纠缠我,无论我之后会不会一时冲昏头脑反悔,你记得我今天说的话,永远不要来找我,如果你继续纠缠我的话,我会永远消失,让你永远找不到我。

  叶佑宁说完,扭头离开,高小爱还要追上去,被夏文希拉住。

  夏文希瘫坐在地上,高小爱见状惊慌。

  高小爱:文希,你没事儿吧?

  夏文希:小爱,我怎么突然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20-15 【2006】日/蒙太奇/内

  夏文希家——

  夏文希躺在床上沉睡着。

  夏母夏父陈婷婷高小爱站在一边守着夏文希。

  夏母一脸担忧:小爱,我们家文希这是怎么了?怎么回来躺下就睡,都三天了,还不醒。

  高小爱一听满脸怒火,刚要开口。

  陈婷婷拦住了高小爱。

  陈婷婷:文希可能是太累了,需要休息。

  江大男生宿舍——

  林嘉祁气势汹汹的冲进叶佑宁宿舍。

  叶佑宁的室友吓了一跳,恐惧的看着林嘉祁。

  林嘉祁:叶佑宁在哪?

  室友:叶佑宁已经办理退学离开了。

  林嘉祁扫了一下,果然看到叶佑宁的床铺上空空如也。

  江大食堂——

  脸色虚弱的夏文希在陈婷婷、高小爱的陪同下对着面前的一盘一口没动的饭菜发呆。陈婷婷高小爱互相对对方使眼色,高小爱示意陈婷婷先开口,陈婷婷一脸为难示意高小爱先开口。

  高小爱:我们听周爷爷说,他出国去找他妈妈了……

  夏文希沉默一会,忍着眼泪,突然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20-16 【2006】日/天桥底下/外

  叶佑宁坐在那里一脸狼狈,和旁边的流浪汉挤着一床被子。

  流浪汉:孩子,你说你看起来不像是无家可归啊,为什么一直不回家跟我挤一个桥洞子。

  叶佑宁:因为我不属于这里。

  流浪汉:那你整天杵在这儿干啥呢?

  叶佑宁:我在等雷,等有雷的时候,我就能离开了。

  流浪汉:你不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

  叶佑宁没有接话,望向天空,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叶佑宁叹了一口气。

  叶佑宁:我费尽心思从13年后回到这里,办好了出国的手续,将18岁的自己完全从夏文希的生活中剔除,谁知道,我却因为没有雷,卡在这儿回不去了呢!你说,见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叶佑宁看向流浪汉,流浪汉看着叶佑宁的眼神逐渐惊悚。

  叶佑宁不管流浪汉,看着马路上来来回回的车辆,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念叨起来。

  叶佑宁:为了让她能活过来,我只能回到过去来伤害13年前的她,我真是混蛋啊,可是没办法,我心里也很难过,都没有人能诉说,如果是你,你怎么选?

  叶佑宁说完没听到回复,回头看向流浪汉的位置,发现流浪汉正在悄悄的抽被子。

  叶佑宁:你在干什么?

  流浪汉惊恐的看着叶佑宁,把被子扔下就跑,边跑边说。

  流浪汉:我走还不行吗,被子留你了,你别对着我发疯。

  说着流浪汉一溜烟跑没了。

  叶佑宁叹了口气:没有一个人能听我说说话。

  叶佑宁看着手中的福娃和时光机。

  叶佑宁:我说了那么伤人的话,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20-17 【2006】日/夏文希家楼下/公交站/江城街道/外

  一个邋里邋遢的身影戴着帽子捂着头,躲在夏文希家楼下旁边的冬青里,不断地窥视着,正是叶佑宁。

  见夏文希家楼下门打开,接着夏文希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出来。

  叶佑宁见状悄悄跟上去,夏文希走到公交站停了下来,坐在长椅上。

  叶佑宁躲在公交站旁边的树下看着虚弱的夏文希,面露心疼。

  这时,天色突变,黑云压城,瞬间暴雨如注。

  夏文希见状起身走到公交亭最前方,用手接着雨水,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叶佑宁见状偷偷从草丛里冒出来,迅速的将一把伞放在了夏文希身后的长椅上,接着快速离开,没想到却被叫住了。

  夏文希os:叶佑宁!是你吗?

  叶佑宁闻言赶紧走,夏文希却从身后不管不顾的追了过来,堵在叶佑宁面前,一把掀开了叶佑宁的帽子。

  叶佑宁的脸瞬间暴露,他慌张的捂住。

  面前,夏文希已经满脸泪水。

  夏文希:为什么骗我?

  叶佑宁强装镇定:没骗你。

  夏文希:这些天,我到处找你,我每天在学校里找,在宿舍楼下等,在所有我们去过的地方找,学校说你办了退学手续,周爷爷说你出国了,你知道我坐公交车要去哪里吗?我准备买机票,去英国找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叶佑宁: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我们已经分手了。

  夏文希:伞是你给我的吧,你明明还关心我,为什么说那些难听的话,故意跟我分手?

  叶佑宁:因为我们相爱就是个错误,你就不应该爱上我。

  夏文希崩溃:可我已经爱上你了啊!叶佑宁,你知不知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把我撞进学校开始,我就已经动心了,你现在跟我说不应该,晚了。

  叶佑宁愣怔的看着夏文希。

  叶佑宁:那也许,我们就不应该认识,我真后悔认识你,夏文希。

  叶佑宁转身就要离开,夏文希追上去,叶佑宁甩开夏文希跑开,夏文希继续追,公交车驶来,将二人隔开,夏文希绕开公交车,却发现叶佑宁已经不见了。

  叶佑宁快速在路上狂奔着,这时,一道巨大的闪电照亮了整个天空,叶佑宁被晃的遮住眼睛,忽然他看着天空,想起什么,快速从口袋里摸出时光机。

  巨雷响起之时,叶佑宁冲向了马路中间的汽车,按下了时光机。

  20-18 【2019】日/周爷爷修理店/内

  一道垂直彩虹在天空中闪起。

  阳光照在叶佑宁的脸上,叶佑宁缓缓苏醒。

  叶佑宁环顾四处,发现自己正躺在修理店自己卧室的床上。

  叶佑宁猛地起身,看向对面窗户,发现对面窗帘关着。

  叶佑宁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经过庭院,周爷爷正在庭院里浇花,看着风风火火的叶佑宁,面露疑惑。

  周爷爷:宁宁你去哪儿啊,早饭马上就做好了。

  叶佑宁的身影已经消失。

  20-19 【2019】日/夏文希家门口/内

  叶佑宁怀着忐忑的心情,站在门口敲门。

  敲了一会儿,没有反应。

  这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叶佑宁循声看去。

  见一个提着菜篮子的年轻女人停在楼梯上,警惕的看着叶佑宁。

  年轻女人:你找谁?

  叶佑宁:你是?

  年轻女人:这个房子的主人。

  叶佑宁:这个房子的主人不是姓夏吗?

  年轻女人:我是刚搬来的。

  叶佑宁:难不成他们把房子出租了?

  年轻女人:什么租,这可是我正经花钱买的房子,刚过户。

  叶佑宁:这个房子之前的主人夏南山一家呢,他们去哪儿了?

  年轻女人:这房子上家主人不姓夏啊!

  20-20 【2019】日/周爷爷修理店庭院/外

  热气腾腾的馄饨在饭桌上摆着,一边,周爷爷正在给花剪枝。

  这时,叶佑宁突然跑进来,周爷爷吓了一跳,一剪子下去,把花剪劈叉了。

  周爷爷心疼:你这孩子,30多的人了,能不能稳重一点,你看看我这好好的花,硬生生成两半了,造孽啊!

  叶佑宁不管周爷爷的责骂,焦急的开口问周爷爷。

  叶佑宁:爷爷,夏文希一家搬走了吗,他们去哪儿了?

  周爷爷:他们13年前就搬走了,你忘了吗,对面都换了两茬人了。

  叶佑宁焦急追问:他们为什么搬走?

  周爷爷闻言叹了口气,神色悲伤。

  周爷爷:文希出事之后,他爸妈就回老家了,在这儿伤心地睹物思人的,谁能受得了。

  叶佑宁闻言浑身忍不住一颤,差点站不住。

  叶佑宁:夏文希她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周爷爷:文希大一那年,突然就晕倒了,送到医院,医生说身体没有任何异样,可是人就是没了,文希的父母带着文希跑了多家医院,都没能查出什么毛病。

  叶佑宁身体一僵,眼前爷爷的脸逐渐被取代。

  【叶佑宁记忆叠加画面】

  画面1,江城街道上——(需拍)

  暴雨中,18岁的自己睁开眼睛,发现躺在马路中间,旁边一个司机正在激情辱骂自己,自己丢失了一段时间的记忆,感到恐惧。

  叶佑宁刚起身,这时,街上过去一辆救护车。

  画面2,夏文希家

  18岁的叶佑宁失魂落魄走进夏文希家,被林嘉祁高小爱赶了出来。

  画面3,修理店——(需拍)

  陈婷婷站在修理店门口,将一个蓝色的饼干盒子交给18岁的自己。

  陈婷婷:文希的遗物,虽然你是个人渣,可是这里边都是关于你的东西,我们无权保管。

  说完,陈婷婷一脸冷漠的离开。

  【叠加结束】

  叶佑宁:又是毫无征兆的去世,为什么夏文希的生命越来越短。

  周爷爷:宁宁,你说什么呢?

  叶佑宁眼前的画面恢复正常。

  叶佑宁已经满脸泪水,抱紧周爷爷,无助的哭泣。

  叶佑宁:爷爷,我该怎么办,我怎么才能让夏文希好好的活下去啊?

  周爷爷心疼的摸了摸叶佑宁的头: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无力改变,宁宁,我知道你和文希关系好,但是人已经离开那么多年了,你也不要太伤心了。

  叶佑宁忽然想到什么,拔腿朝着楼上跑去。

  20-21 21-A【2019】日/叶佑宁卧室/内

  桌上,蓝色饼干盒子被打开,里边放着叶佑宁和夏文希的合照、五月天门票、叶佑宁给夏文希批改的卷子、时光机的木雕等等,还有一本日记本。

  叶佑宁颤抖着打开日记本,夏文希幼圆的字体展现出来。

  夏文希:(日记)2006.3.1,班里新来了一个转学生,他叫叶佑宁,早上我差点迟到,他竟然把我撞进了学校,哈哈哈,这世界上还有跟我一样活得很玄学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他,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我内心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闪回——日/公交车站旁/外(取自20-17)

  雨中,夏文希崩溃的看着叶佑宁。

  夏文希:可我已经爱上你了啊!叶佑宁,你知不知道,从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把我撞进学校开始,我就已经动心了,你现在跟我说不应该,晚了。

  闪回结束——

  叶佑宁看着满盒子跟自己有关的物品,还有夏文希日记上满满的自己的名字。

  叶佑宁:也许,我不该出现在夏文希的生命里,我们从一开始,就应该做陌生人。这样,她就不会对我动心,我们就不会相爱,各自过自己的人生,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吧。

  20-21 21-B【2019】日/叶佑宁房间/内

  叶佑宁在笔记本上演算着什么。

  叶佑宁vo:如果能回到错误的认识之前,也许就能改变一切,至今为止,从我的三次穿越经历来看,雷雨天和猛烈的撞击已经可以锁定是必要条件,那么我该如何精确的回到自己想要回去的时间点呢?这两次回到过去的经历中,有什么因素是被我忽略掉的。

  叶佑宁笔记本上的内容一一展现出来。

  闪回1——周爷爷修理店(取自第1集首次穿越前)

  19年,窗外忽然雷雨大作,叶佑宁发现了那张高中时代的照片。

  闪回2——威尼斯街头(取自20-13)

  19年,雷雨中,叶佑宁在街头被自行车撞飞。

  叶佑宁躺在地上,三分羊毛毡落在脸上,叶佑宁拿开的一瞬间,眼前突然闪过一道白光。

  闪回结束——

  叶佑宁恍然大悟:是与过去那一刻有关的物件,只要拿着那个物件按下时光机,就能回到那个物件相关的记忆里。

  叶佑宁猛地起身,翻箱倒柜的在屋子里找着什么,却是一无所获。

  20-22 【2019】日/周爷爷修理店庭院/外

  周爷爷正在给仙人掌换盆,这时,叶佑宁突然出现。

  叶佑宁:爷爷!

  周爷爷吓了一跳,手中的仙人掌掉在地上,摔成了一坨。

  周爷爷: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今天非要把我吓死是不是!

  叶佑宁:爷爷,你手里有没有我高三转学前两天的东西。

  周爷爷:这我上哪儿给你找去,都多少年过去了。

  叶佑宁:您不是什么都喜欢收着吗,你再想想,就是我刚搬过来那几天。

  周爷爷:那我给你翻翻吧!

  20-23 【2019】日/周爷爷卧室/内

  周爷爷打开抽屉,叶佑宁急切在抽屉里乱翻,抽屉里一堆保险单,账单,病历单,还有叶佑宁的江大录取通知书等东西。

  在抽屉的角落里,叶佑宁忽然翻到一张泛黄的入学通知,上面写着江城师范附中。

  叶佑宁将录取通知书揣起来,转头跑出去。

  20-24 【2019】日/叶佑宁卧室/内

  叶佑宁看着窗外晴好的天气,坐下,打开手机开始查看天气。

  手机上显示未来一周,江城,晴。

  叶佑宁不死心的打开周边城市天气情况,发现隔壁的欢州市预告黄昏有雷阵雨。

  20-25 【2019】日/庭院门口/内

  叶佑宁拿着背包要出门。

  正在打理多肉的周爷爷见状开口:宁宁,你去哪儿啊?

  叶佑宁:爷爷,我临时在外地有个会,你在家好好呆着,不要乱跑,有什么事儿就去找杨闯,等我回来。

  说完,叶佑宁身影消失在门口。

  20-26 【2019】昏/欢州郊外公路/外

  天空中电闪雷鸣,叶佑宁拿着手机和入学通知,走到马路中间,安详的闭上了眼睛。

  20-27 【2006】日/叶佑宁卧室/内

  闹钟发出“滴滴”刺耳声。阳光倾洒,躺在床铺上的叶佑宁,缓缓睁开眼睛。

  墙壁上贴着2006年的篮球海报,桌上放着入学通知。

  他猛的坐起来,拉开窗帘,窗外是熟悉的胡同街道,天空中,挂着一道垂直的彩虹。

  叶佑宁伸手按下闹钟,闹铃终于平息。他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努力整理情绪。

  叶佑宁vo:这一次,我终于回到了时间原点!

  20-28 【2006】日/夏文希家门口/内

  叶佑宁戴着鸭舌帽,呆呆站在夏文希家门口,抬起敲门的手悬在空中,久久未落下。他眼前是两人曾经在幸福街相处的幸福画面。

  闪回1——

  19年的夏文希和叶佑宁守在老式爆米花机前,夏文希喂叶佑宁吃爆米花。

  19年的叶佑宁在楼下拿着早餐等着夏文希。

  闪回2——

  06年的夏文希送瘸腿的叶佑宁上学。

  06年的叶佑宁假装擦车等夏文希和自己一起上学。

  闪回结束——

  叶佑宁vo:我们都曾在数不清的岁月里,等着一个人。如果她迟到了,你会笑着摸摸她的头,告诉她我也刚到没多久;如果她还没来,你会撑着一把晴雨伞,无论下雨天晴,都等着她;但如果她消失了,你会在两人曾经有的记忆里,疯狂去找到她。

  叶佑宁深吸一口气,把帽子又压低了一些。

  叶佑宁:就见她一面,只要看到她好好的,我就再也不打扰她。

  叶佑宁敲门,夏母打开门奇怪的看着叶佑宁。

  夏母:同学,你找谁?

  叶佑宁:你好,我找夏文希,她在吗?

  夏母:噢,你是文希同学吧,她跟小爱出去了,刚走。

  20-29 【2006】日/幸福街花店门口/内

  叶佑宁在幸福街上奔走,一边走,一边在路上的行人中搜寻着夏文希。

  一个疑似夏文希的女孩从叶佑宁眼前飘过,他追逐。

  叶佑宁:夏文希!

  “砰”的一声,一个路人和叶佑宁相撞,他重重跌坐在地上,手肘破皮。

  这时,他面前的马路上,一辆车经过。

  马路另一面,夏文希笑着搂着高小爱从人群中冲出,说说笑笑,拐进一家花店。

  车完全驶过,马路这边,叶佑宁爬起来,继续在人群中寻找着夏文希的身影。

  叶佑宁:夏文希!

  路上行人匆匆,夏文希不在其中。

  20-30 【2006】日/幸福街/外(太阳沟街道实景-接20-31江城小厨)

  叶佑宁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颓废的走着,走着走着一只手伸到他面前,叶佑宁猛然抬头,看到夏文希明媚的脸。

  他惊讶微张着嘴,夏文希对着他的方向伸出手,露出甜甜的笑容,比所有风景都要艳丽。

  叶佑宁:文希。

  夏文希:走啦,快点。

  叶佑宁满脸不敢置信,身子前倾,准备跟着她走。高小爱原本在叶佑宁身后蹲着休息,看到夏文希伸出手,先他一步,从后面出来,勾住夏文希的手。

  高小爱:我好累啊,我们找地方休息一会吧。

  夏文希:你啊你,每次都是走一会就喊累。那我们去杨闯那坐一会吧。

  夏文希完全无视叶佑宁,两人擦肩,夏文希牵着高小爱往前走。

  叶佑宁一个人留在原地,与夏文希擦肩,眼睁睁看着她和高小爱离开。

  叶佑宁站在原地,胸口一阵疼痛。

  叶佑宁vo:我经历了无数个时空,拥有了无数个时空的记忆,到最后,却也只能一个人守着这些回忆。那个虚构的故事,是神父一生的枷锁,这些回忆于我,又何尝不是。可是,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就算让我真的像故事中一样走上刑场,我也愿意。

  20-31 【2006】日/江城小厨橱窗/内/外

  玻璃窗内的夏文希和高小爱,正开心的说说笑笑,面前的桌上放着两杯奶茶。

  玻璃窗外,叶佑宁站在那里,静静看着玻璃墙内夏文希的笑容。

  叶佑宁颤抖着抬手摸上玻璃上夏文希的脸,似乎想要触碰,却又快速撤回了手,他看着玻璃那边笑得生动鲜活的夏文希,忍不住流下眼泪。

  20-32 【2006】日/江城小厨/内

  夏文希和高小爱喝着奶茶,有说有笑。

  高小爱:杨闯还挺有心嘛,我说要喝奶茶,还真给我们提前备上了。

  夏文希:他人呢,不是叫我们过来一起补作业吗?怎么没影儿了?

  高小爱:跟叔叔吵架呢,不管他,我们先写,我还差好多呢!

  夏文希幸灾乐祸:我就差一点写完了,羡慕吧!

  高小爱看着夏文希眼珠一转,从包里拿出作业。

  高小爱:咱们是不是好姐妹,是不是得有难同当!

  夏文希: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

  夏文希故作嫌弃的将高小爱推开,两人打打闹闹,挠挠痒,高小爱注意到橱窗前的叶佑宁。

  高小爱:你看,那个男生好奇怪啊,一直站在那里,盯着我们看。

  夏文希的视线被吸引,扭头看向叶佑宁。眼神差点对上的时候,叶佑宁猛地转过头。

  夏文希:是不是饿了,想进来吃饭啊?

  高小爱:你没看见,他刚才的眼神看上去也太悲伤了。

  高小爱说着要哭的样子,一扭头,看到夏文希已经泪流满面,而她自己不自知。

  高小爱:天哪,夏文希,你哭了!

  夏文希反应过来,摸摸眼角,有些慌乱胡乱擦着眼泪。

  夏文希: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可能是被这种情绪感染的吧,但我总觉得他很熟悉。

  说着夏文希忽然起身,往门口走去。

  高小爱惊讶:文希,你干嘛去?

  夏文希:我要出去看看。

  20-33 【2006】日/江城小厨外街道/外

  夏文希来到外面,却见原来站着人的位置,此时空空荡荡。

  夏文希环顾四周,发现了叶佑宁的背影,夏文希想要追上去,那人却混入了人群不见了。

  这边,叶佑宁借着人群走到转角,转过去躲在一个屋檐下,悄悄看着远处夏文希的身影,她正在四处环顾,寻找着什么。

  这边,夏文希站在原地,环顾一圈无果,忽然觉得心口怦怦跳。

  这时,高小爱走出来,四处看不到人,正准备询问夏文希,突然顿住。

  见红伞下,夏文希满脸是泪。

  高小爱:文希,你怎么了?你今天是被人用催泪弹打了吗?

  夏文希哽咽: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高小爱抱着夏文希,拍拍她的肩膀。

  高小爱:我懂了,一定是因为明天要开学了,我理解你,我和你一样悲伤。

  夏文希闻言哭的更大声。

  这边,叶佑宁看着远处哭泣的夏文希,有些慌神儿,下意识要朝着夏文希走去,刚走出转角被行人撞了一下。

  行人:有病啊,不知道看路吗?

  叶佑宁瞬间清醒,这时夏文希抬头似乎要看向这边,叶佑宁赶紧退回屋檐下。

  叶佑宁:算了吧,已经决定好了,就彻底一些吧!

  行人奇怪的看着叶佑宁:神经病!

  行人离开,叶佑宁靠在转角墙上,定了定神,像是下定决心一样。

  叶佑宁最后偷看了夏文希一眼,恋恋不舍的对着夏文希作挥手再见状,接着压低帽子,咬牙快速离开。

  叶佑宁vo:明天开始,我们的时空线将会逐渐回归正轨,我们两个人的人生再也不会有交集了。夏文希,再见!

  20-34 【2006】夜/周爷爷维修店/内

  叶佑宁和周爷爷面对面坐在桌子上,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晚饭,周爷爷一脸懵。

  周爷爷:宁宁,你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叶佑宁:出国的时候学的。

  周爷爷:出国?你什么时候出国的。

  叶佑宁反应过来,连忙开始胡编。

  叶佑宁:我是说,看书里面的教程,学的。今天是我过来的第一天,想露几手。

  周爷爷:你啊,转学过来就是高三了,学习上抓紧就好了,明天就开学了,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叶佑宁:都收拾好了,您就别操心了,尝尝我的手艺。

  周爷爷呵呵一笑,夹菜往嘴里送,牙齿挺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周爷爷:这是什么?

  叶佑宁探头过来。

  叶佑宁:噢,核桃,补脑。

  周爷爷:核桃都能当菜来抄?

  叶佑宁抿嘴笑,一顿饭终于吃完了。

  叶佑宁和周爷爷坐在院子里,看星星。

  周爷爷:宁宁,明天你就要去新学校报到了,到了新学校,要好好和同学相处。

  叶佑宁:爷爷,时间要是能永远停在这一刻有多好,明天要是永远不会来有多好。

  周爷爷:傻孩子,说什么呢?我听说你妈要送你出国念书,出国念书也很好,见识更广。爷爷没什么水平,肚子里没有几斤墨水,就是一个手艺人,爷爷希望你能有一个,可以自己选择的未来。

  叶佑宁趴在爷爷的膝盖,抱着爷爷的小腿,爷爷摸摸他的后脑勺。

  叶佑宁:好,这次,我会好好上学,努力读书,然后出国,把您接到国外去,怎么样?

  周爷爷:那我可就等着享清福了。

  20-35 【2006】晨/周爷爷庭院/外

  周爷爷伸了一个懒腰,准备起床给叶佑宁做饭。

  见叶佑宁背着书包从楼梯上快步走下来。

  周爷爷:宁宁,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叶佑宁:我去上学了,爷爷。

  周爷爷:你这么早去学校干什么,转学第一天咱也不用这么积极,爷爷这饭还没做呢!

  叶佑宁:我已经自己做好吃过了,剩下的在锅里,您自己热一下。

  说完,叶佑宁逃难似的快速走出庭院。

  周爷爷走过去,果然看到锅里已经闷着一锅粥,旁边还放着煮鸡蛋和一碗扒好的核桃仁。

  周爷爷:又是核桃,这孩子什么时候喜欢上吃核桃了?

  周爷爷拿起手中刻有“营业中”的木牌子走出修理店,将牌子挂在修理店门口最醒目的位置。

  这时,夏文希出现在店门口,摆着手和周爷爷打招呼。

  夏文希:周爷爷,早!

  叶佑宁vo:最初的时空里,开学第一天我和夏文希没有任何交集,在我穿越时空后,我们在校门口一起被撞进了学校。只要今天我提早出门,和夏文希错开时间,不在门口相遇,应该就不会有后面的交集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循环初恋(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循环初恋(剧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