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允诺婚事
邪黄包2020-11-14 23:472,054

  当真是好算计!好魄力!

  一旁的陆离也是有苦说不出,刚刚才同晋皇求婚,转眼这人就在外边闹了这么一出,他张嘴嗫嚅了几次,好不容易才硬着头皮,吐出了一句勉强算是开解的话。

  “英儿,英儿她许是护父心切,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请父皇明鉴……”

  晋皇抚须,气过之后,想开了倒是对城下那小丫头多了几分欣赏。

  “下策?我看她是算准了朕舍不得这份清誉,不想让这流芳百世的开国功绩留下污名,让后世唾骂,朕今天就动不得这武安侯,不仅动不得,说不定还得躬身相送,以表歉疚。”

  “一台戏,偏偏拿住了朕的软肋,让朕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你说说,这还能是下策?”

  陆离默然,抬眸看了一眼底下那抛头露面的英武女子,脸色一黑,沉声叹道:“今日事毕,纵使武安侯得以保全,但君臣生隙,朝堂之上,恐怕再难有容身之地。”

  “若被论罪,朝堂容身与否又有何意义。”晋皇摇头,有些失望,“世上安得两全法,你啊,沉稳有余,但锐气不足,还没一个丫头想得透彻。”

  “这婚事……”晋皇拖着长音。

  “父皇,儿臣……”陆离心头一跳,不动之色终见龟裂。

  “朕允了!”

  一个大喘气,陆离如鲠在喉,后半句生生憋了回去。

  允了??

  “急什么,你倒是对那丫头中意得很。”晋皇侧目,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抚须轻笑,“她这一闹,倒是给了朕一个借口,讽朕昏庸,忠奸不分,既然害的忠臣入狱,那朕怎么也该所有表示才对,这婚倒是不得不赐了。”

  “明面上,朕拿她一个小女子没办法,不过,总有法子治得了她,娶了她,叫她每日给朕端茶问安,叫上一声父皇,再有,她不是喜欢唱戏吗,朕招个戏班子来,让她在宫里唱!唱个够!”

  晋皇挥手,倒是找回了昔日挥斥方遒的几分意气。

  得偿所愿固然该高兴,但一想到要把这蛮横女子娶进门,做自己的太子妃,陆离心里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要不是为治这顽疾心病……

  ……

  日头西斜,武安侯府里,草台班子满载而归,一曲大戏得了满堂彩,小商小贩以物抵赏,各色时令蔬果塞了整整两大筐子。

  岳英头前开路,嘴里叼了颗山樆,雄赳赳气昂昂的归了家门,刚一入府,梨还没啃完,又一个好消息从外传来。

  “侯爷,侯爷出狱了!”落后半步的护卫急匆匆来报,“被官家派人送回来的,还跟着禁军和宦官,可气派了!”

  岳英淡定啃完山樆,将核儿丢给丫鬟抹了把手。

  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倒是比她想的更快见效。

  “来啊,给我爹把家伙事备上,跨个火盆去去晦气。”

  这个消息让府里颓靡的气氛为之一振,仆从们立刻行动起来,就连那些往日混吃等死的亲眷,也都乐呵呵的跟着打下手。

  但与其他人洋溢的喜气不同,岳英盯着府门,眉间却隐隐染上了一抹愁绪。

  靠着歪招,勉强让老头子逃过一劫,但往后这朝堂,恐怕也回不下去了。

  最是无情帝王家,今天能因言获罪,明天说不定就能因行获罪,左右不过一个借口,收权才是真。

  还是那句古话,功高震主,这江山是她老爹带着那群叔伯替官家一点一点打下来的,但如今天下太平,四下无战,老头子这个手握兵权的镇国将军难免遭忌。

  若真是收权那倒还好,怕就怕在官家担忧老头子在军中的威望,不满于此,干脆来个一刀脖子,一了百了。

  被拿了把柄,是杀是放,全在官家的一念间,她赌不起也不敢赌,只能使这歪招强逼,先保下老头子一条性命再说。

  思虑间,只听外边一声咋咋呼呼的高喊。

  “侯爷到了!”

  四匹高大壮马停于门前,一队禁军分列于两侧,端是好大的阵仗。

  岳勇探着八尺长的身子,从狭小的车厢里钻出来,小心翼翼的生怕碰着了哪儿,看着也是叫人好笑。

  “爹!”

  岳英喜滋滋的迎上去,只是还未到跟前,就见一旁的宦官举着个托盘递给了岳勇。

  那上面是一个明黄色的丝绸卷轴,亮得刺目。

  她面上笑意一敛,心下狐疑顿生。

  这官家又想使什么阴招,竟还下了圣旨。

  那宦官气质阴柔,面净无须,又同岳勇说了两句话,随即转过头来看她,阴恻恻的一笑,满面的不怀好意。

  岳英当即打了个激灵,暗叫不好。

  纵使对这旨意再为好奇,外人面前,怎么也得先把这戏做足了。

  跨火盆去邪祟,一帮子亲眷哭哭啼啼的把主人家迎进了门,待到外边的禁军宦官离去,岳英立刻拉着岳勇进到书房,把门一关,提着她那青龙偃月刀,一刀拍在了盛着圣旨的托盘边。

  “说吧,这官家又待如何!他一再相逼,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大不了咱不伺候了,振臂一呼……”

  “使不得,使不得!你爹哪有那本事!”岳勇急的满面大汗,好不容易截断了她的话头。

  “这圣旨……”

  岳英竖起耳朵,岳勇却是有些心虚的摸了摸胡茬。

  “下午陛下召我叙旧,咱俩喝了点小酒……”

  “然后呢?”

  “谈起了太子……”

  “陆离?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岳英诧异万分。

  岳勇视线飘忽,不敢看她,“太子年方十八,尚未婚配,陛下说,这太子妃的人选不好定,各个大臣家的小姐,不是不是适龄,就是庶嫡不配。”

  岳勇说着说着,默默往门边捣腾,岳英还沉浸在圣旨与陆离之间的关系里,没太注意。

  “然后吧,我喝多了一上头,就说,我那闺女,不仅和太子年龄相仿,两人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我也只娶过一个妻,得了这么个女儿。”

  听到这儿,岳英顿觉不妙,再一回首,自家老爹已经摸到门边去了。

  “陛下一听,那个高兴呐,一拍板,赐了婚,我也脑子一热,接了旨,把你许了太子,做那太子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妃是医心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妃是医心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