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神乎其技
鲁农夫2021-07-15 16:552,290

  虽然尹莎莎是个小辈,可是在尹家,除了老爷子,没人镇得住她。

  尹正浩眼神慌乱,没底气地说道:“你,你,你放肆,我是你三叔!”

  “哦,你眼里还有长幼尊卑啊?那你怎么对你大哥说话的?”

  尹正浩的老婆胡萍赶紧陪着笑脸过来,说道:“好了好了,都是一家人,别让外人看笑话。”

  “哼!”尹莎莎冷哼一声,转头看着张全,问道:“我爷爷的病,你能治吗?”

  “能。”张全坚定地说道。

  尹莎莎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透出精光,冲他点点头,道:“好,那就请你给我爷爷治疗,需要什么药尽管说!”

  “给我准备一套银针,要全新的。”

  “稍等。”尹莎莎答应着,出了屋,不一会拿过来一个红木盒子递给张全,道:“这是我大学毕业时,爷爷送我的,一次都没用过。”

  当看到这套银针时,王富贵的双眼瞬间直了,嘴唇哆嗦着,道:“龙鳞神冰针!竟然是龙鳞神冰针!”

  “呵,眼力不差嘛。”尹莎莎淡淡地说道。

  听到龙鳞神冰针这几个字,尹家兄妹四人都禁不住瞪大眼睛。

  龙鳞神冰针是老爷子多年前去国外参加一场国际医学交流会时,在国外的拍卖场拍下来的,据说当时花了2000多万,并且老爷子在当年的家族年会上也说了,龙鳞神冰针当做家族信物传下去。

  却不知什么时候,老爷子竟然把龙鳞神冰针给了尹莎莎。

  这岂不是说老爷子要把家主之位传给尹莎莎吗?

  那哥几个还争个屁啊!

  当张全打开盒子,他脑海中的“医”字龟甲突然光芒大放,这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亮,甚至有些刺眼,再看盒子里并排放着的一根根银针,竟然都在抖动,似乎得到了什么呼唤。

  张全伸手,意念突然一动,只见一根银针竟然飞出来,稳稳地落在他拇指和食指中间。

  银针入手,太微归元针阵法在“医”字龟甲上浮现,一股柔和的力量控制着张全的手,在老爷子的胸口扎下银针。

  有了第一针,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宛若行云流水般的手法,在十分钟内把针扎分别扎在尹文泰的头部、胸口和小腹处,足足扎了三十几针。

  神乎其技!

  简直是神乎其技啊!

  要不是亲眼见到,众人谁都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就算是王富贵,也从来没见过如此精湛的针灸技艺,他自己更是达不到这种水平。

  刚才众人都还口口声声地说他是骗子,可是有哪个骗子有如此精湛的技艺呢?

  张全其实完全可以把速度放慢一点,但是他感觉身边这帮人都看不起他,就刻意表演了一番,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他不想让他们看出自己的真实手法。

  张全看着银针,心中默念着时间,每间隔一段时间他就在不同的银针上或弹一下,或捻一下,动作十分的熟稔。

  王富贵心里顿时一颤,双眼瞪到极大,“咕嘟”咽下一口唾沫,试探着问道:“张……神医,请问您施针的手法,可是太微归元针?”

  听到“太微归元针”这几个字,尹家众人都也都震惊了。

  张全淡淡一笑,点点头。

  “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太微归元针在几百年前就失传了,你怎么可能会?”尹正亮摆着手说道。

  尹正浩道:“哼!还说是自己不是骗子,不知道在哪儿随便看到了太微归元针的名字,就说自己的阵法是太微归元针,这是可笑至极!”

  “哦?这么说,你们会太微归元针了?”尹莎莎冷笑着冲尹正浩和尹正亮问道。

  尹正亮有些尴尬,道:“这针法早已失传,他怎么可能会?”

  “失传?失传难道就不会再现世吗?自己不懂的,就以为别人都不懂,真是可笑!”尹莎莎这张嘴可真是不饶人,面对自己的两个叔叔,直接怼的他们无话可说。

  王富贵道:“且不说是不是真的太微归元针,就单单这颤尾的针法,就已经神乎其技了,佩服!佩服!”

  一个小时之后,张全拔下老爷子胸口的最后一根银针,突然高高举起右手,在老爷子的胸口用力拍了一下。

  尹文泰老爷子突然直直地坐起来,嘴巴一张,一口散发着腥臭味的发黑的脓血喷出来,落在被子上。

  “啊!爸,爸,您怎么样了?”

  “爸,您怎么了这是?您可别吓我啊。”

  “爸,您没事吧?”

  “狗日的张全,你把我爸怎么了?我告诉你,要是我爸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让你偿命!”尹正浩抓住张全的脖领子,恶狠狠的说道,眼神里透着骇人的煞气。

  “正浩,住手!”

  身后传来尹文泰威严霸气的声音。

  尹正浩心中颤抖,转头看着尹文泰,只见他已经睁开眼睛,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可是精气神已经明显好转,呼吸也正常了,似乎往日的尹文泰又回来了。

  尹文泰冲张全点点头,道:“你过来。”

  张全上前两步,恭敬地低头,打招呼道:“尹老先生。”

  “我问你,你的太微归元针,是跟谁学的?”

  “跟南方的一个赤脚医生。”

  “南方?哪个省市?那医生叫什么名字?”

  “不好意思,尹老先生,那位赤脚医生很低调,我跟他学完整会后,他一再让我保证不透漏他的任何消息,才放我离开的,所以还请您老原谅,我不能说。”

  张全话音刚落,尹正亮陪着笑脸道:“张神医,您看这样行不行,我爸这辈子致力于中医传承和发展,您就看在我爸为中医不辞辛劳的份上,告诉他老人家吧,或者您写在一张纸上,只告诉我爸也行,我替我爸求您了。”

  张全还是摇摇头,“守信,是为人的基本原则,我不能违背,还请原谅。”

  张全只能紧咬牙关,死也不松口。

  他也没办法松口,总不能说自己的脑袋挨了打,结果摔在地上得了五片龟壳吧?这要是说出来,估计这帮人不把他当疯子也把他当傻子,这真要传出去了,一些小朋友们争相模仿,每天给自己的脑袋开瓢,自己岂不成了祸害祖国花朵的罪人了吗?

  尹文泰深以为然,他从床上下来,站在张全面前,双手抱拳,深深作了个揖,道:“尹文泰,多谢神医救命之恩。”

  张全赶紧闪身到一边,他可不敢承受尹文泰这么大的礼。

  “尹老先生,切莫如此,切莫如此,晚辈承受不起!”张全心中有些慌乱。

  尹文泰仔细打量着张全,虽然他年轻,但是却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好了,你们都出去吧,我和张全小友聊会天。”尹文泰冲众人瞥了一眼,说道。

  “是,爸爸。”尹正明答应着,继续说道:“我出去准备宴席,我亲自敬酒,感谢张神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