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龟甲初显威
鲁农夫2021-07-15 16:552,220

  张全走过来扶着李梅,道:“妈,没事了,没事了,啊。”

  “哇——”

  李梅抱住张全,嚎啕大哭起来。

  自从当年张富清的眼睛失明之后,就失去了劳动能力,她一个女人家里家外的操劳着,从来没哭过,但是今天她看着好好的菜地被赵升他们给扑腾的不成样子,还被几个都可以当自己儿子的半大小伙子骂着不堪入耳的话,她再也忍不住,扑在儿子肩头大哭起来。

  张全抱着妈妈瘦弱的身体,眼泪也流下来。

  “妈妈,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是儿子对不起您。”

  “呜呜呜……”

  “妈!您放心,从今往后,儿子不会再让您和爸受半点委屈,儿子一定会在您和爸身边,好好孝顺你们二老!”

  哭了好一会,李梅哽咽着站直身子,抹着发红的眼圈,看着一片狼藉的菜地,眼泪再次扑簌簌滚落下来。

  对她来说,这些菜,不亚于自己的孩子。

  张全知道妈妈心里的苦楚,他看着菜地心想要是能够让这些菜恢复原样就好了。

  只是简单地一个想法,突然他脑海中闪过一道精光,五灵龟甲同时出现,其中“种”字龟甲闪了两下绿光,一个青花瓷瓶悬浮在脑海中。

  “六转百草液,高浓度,百草皆可用,复原,增长,六转成型。”

  张全的心狂跳不止,他瞬间明白了五灵龟甲中,“种”字龟甲的作用,简直就是一个种田神器啊。

  “收!”

  张全心中默念,青花瓷瓶立刻到了他的手心里。

  “种”字龟甲的光芒立刻暗淡下来。

  “妈,咱回家吧,地里明天我来收拾。”张全劝说着,李梅这才从菜地里出来,骑上三轮车,朝家里开去。

  张全也骑上电瓶车回了家。

  刚走进家里,张全就闻到一股菜香味,把电车停好,正好看到方怡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走出来。

  看到张全,方怡立刻低下头,轻声道:“快洗洗手,吃饭了。”

  屋子里,方怡放下菜,扶着张富清来到餐桌旁坐下,又给他拿了碗筷,盛好稀饭,拿了馒头递给他。

  “大爷,您先吃。”

  “哎,好,他嫂子,麻烦你了啊。”张富清笑着说道。

  方怡一笑,没说话。

  李梅洗了手脸,换了衣服走过来,勉强笑着向方怡道谢,坐在餐桌旁开始吃饭,只可惜她心里惦记着菜地,根本没有胃口。

  张全也换了衣服,洗了手走进来。

  “张全,快吃饭吧。”方怡有些害羞地说道。

  “哎。”张全答应着,从方怡手里接过稀饭和筷子,尴尬地笑着,道:“谢谢你,嫂子。”

  “他大嫂,你也坐下吃吧。”李梅冲方怡说道。

  方怡笑着摆摆手,道:“大娘,我吃过了,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家里的鸡还没喂呢。”

  说完她直接迈步出了屋门,朝外走去。

  “张全,快去送送。”张富清说道。

  张全答应着,放下馒头,起身追出去。

  大门口,方怡在等他。

  “听秦溪说你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方怡关切地问道。

  张全说道:“都好了,没事了。”

  “我看看。”方怡说着,直接抬手要摸张全的脑袋,张全下意识里躲开,道:“真好了,不信你去问小溪。”

  方怡脸色逐渐沉下来,道:“你说好了就好了吧,你回去吃饭吧。”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迈步离开,远远的,她的肩膀好像有些颤抖。

  张全转身走回去,刚走到院子中间,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啪啦”一声响,接着是张富清愤怒的声音,“我就是个废人,你说我活着干嘛啊,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我活着还有个什么劲!”

  “爸!爸!”

  张全冲进屋里,只见地上是一只摔成两半的碗,碗里的稀饭淌了一地,张富清用力抓着自己的花白的头发,满脸愤恨的表情。

  李梅呆呆的坐在那里,眼泪哗哗地流着。

  “爸!”张全走过去把他的手摁住,说道:“爸,您别这样,您还有我呢!有儿子在,您什么都别怕!”

  “滚开!”

  张富清一把推开张全,道:“老子是个瞎子,一个没用的瞎子,我活着没劲!”

  “爸!”张全大叫一声,脱口而出道:“爸,听我说,您的眼睛能治好!”

  这句话说完,张全顿时吓了一跳。

  这句话完全就是无意识中说出来的,可是他心里却有着无尽的自信,似乎自己真的能治好。

  话音刚落,五灵龟甲再次浮现在识海中,“医”字龟甲闪烁着光芒,光芒中浮现出一个脑袋的样子,接着就是很多银针扎在不同的穴位上。

  “太微归元针!”

  这是这套针法的名字。

  李梅被张全这句话惊醒,看着他呆呆的问道:“孩子,你说什么,你爸的眼睛能治好?”

  “嗯!”张全激动地紧咬下唇,用力点点头。

  张富清凄然笑着,摇摇头,道:“能治好?呵呵……小子,老子这两只眼大小医院都去看了,西医中医,土方偏方都用过,钱花了不少,一点都没见效。”

  “爸,你相信我,一定能治好!”

  张全说着,把手伸进衣兜里,心中默念一声“收”,顿时一套银针出现在手中。

  张全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收拾好地上的狼藉,又给张富清盛了一碗稀饭,看着他吃下去。

  吃过饭之后,李梅收拾碗筷,张全扶着张富清来到躺椅上躺好。

  “爸,您躺好,我这就给您治眼。”

  张富清一愣,问道:“你说什么?你给我治?”

  “嗯,我给你治。”

  张全从卧室里拿出头灯打开,戴在头上,又从兜里掏出刚才五灵龟甲送给自己的银针,摊开放在桌上。

  张富清问道:“你什么时候会治病了?小子,你给我说实话。”

  “爸,我在大学的时候,和我们校医室的一位老中医关系很好,他教了我一些针灸之术,专门治疗眼疾的。”张全随口搪塞道。

  这时李梅端着耍好的碗走进来,说道:“自己儿子你还不相信吗?”

  “呼——”张富清长长舒了一口气,笑着说道:“对,对,再说了,反正我这双眼睛都瞎了,能治好那是最好,就算是治不好,也无所谓,总不会比现在更坏了,来吧。”

  张全拿起一根银针,按照识海中太微归元针的针法,第一根针扎在张富清有眼的鱼腰穴上。

  一开始,他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是当他的手拿起银针,却像是一个多年的老中医,心中涌起无尽的自信,很准确地就扎进对应的穴位上。

  接下来,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根根银针从丝竹、攒竹、晴明等穴位上扎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小仙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