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沾染 血的味道
红小亮2021-02-20 14:142,182

  “不。”萧宥宁的话依旧冰冷,“唯有安全回府,他们的死才有价值!”

  所以他根本没有打算救那些人是吗?他们独自逃跑的样子总让人觉得憎恶,秦柔卿并不想就这样,踩着别人的尸体活下去。

  还未等她甩开萧宥宁的手,一刺客从天而降,用长刀朝二人凌空劈下,她能感受到萧宥宁松开了手,两人朝着两个方向摔倒而去。

  秦柔卿撞在那青灰色的砖墙上,浑身的伤痛再次袭来,刺客仿佛是朝着自己来的,忽视掉在一旁萧宥宁,径直奔着她挥砍而来,在她的眼中刺客的招式像是慢动作一般,她可以左右规避躲过去,

  她本以为萧宥宁会趁机逃跑,没想到等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双手环抱在胸前靠在一旁的墙上看着热闹,“人是冲王妃来的,王妃打算怎么办呢?”

  “王爷若是无事,先行打道回府吧。”

  秦柔卿见他这个样子看起来也是不打算帮忙的,自己倒是一时间能与他周旋个片刻,望着远处希望廷飞能尽快赶来这里,她可不相信廷飞会是那么容易死在这里。

  刺客迎面挥刀而来,秦柔卿避无可避只能用缠着绷带的小臂硬着头皮抗下这一刀,刺客双手紧握刀刃重重的往下压,秦柔卿握住自己的手腕忍着痛与他僵持,

  远处杂乱的脚步声逐渐逼近,望着漆黑一片的刺客,秦柔卿已然灰心,看来自己终究是被人算计了,成为这些人权力斗争的棋子。

  “麻烦。”萧宥宁眸色一冷,伸手折打刺客手腕将长刀夺过,干净利落的一刀封喉,刺客栽倒在秦柔卿的面前,生命原来就是这般的脆弱,她望着萧宥宁的背影总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你就打算站在那里看着?”前方传来萧宥宁冷冰冰的话语,更是映射在秦柔卿的心中,

  她握着自己的小臂,目光黯淡下来,“我的手上从来没沾过血!”

  “哦?”萧宥宁闻言回眸,并不相信的看着她的执拗,嘴角微微上扬冷冷一笑,在抬眼间刺客蜂拥而至,寒光过处,不留活口,

  秦柔卿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她眼下才知道这昭王居然能面不改色的杀了这么多人,那浓重的血腥味儿再次席卷而来,令她隐隐作呕,一切皆已平息,只剩下唯一一个活口,

  萧宥宁似乎并没有打算立刻杀死他,反而是将他留了下来,身轻如燕般的用长刀挑断了他手脚的经脉,整个人跪在他们面前,他冷声道:“谁派你来的?”

  四面八方都好像充斥着萧宥宁的声音,吓得秦柔卿本能的后退,正撞到萧宥宁的身上,目光轻瞥,正对上他清冷的双眸,冰凉的手将利刃握在她的手中,执起长刀狠厉的质问,

  “王妃不想知道是何人派他来的吗?”轻柔的声音回荡在秦柔卿的耳畔,她有些不知所措,可整个人都被他禁锢在怀中根本动弹不得,

  “到底是谁要杀我?”热泪从秦柔卿清澈的眼眸中低落,顺着脸颊落在他的手上残留着点点余温,“你告诉我,我就放过你。。”

  “呵。。”刺客嘴角轻笑,依旧是闭口不言。

  萧宥宁缓缓松了手,对她的话依旧感到失望,“纵虎归山,自留祸患,王妃若是活着,他们回去也是必死无疑,所以,该怎么做呢?”

  秦柔卿双手颤抖还是举起了刀,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她想要活下去,就必须做出选择,否则也只能是同这些人一样的命运,

  萧宥宁见她犹豫不决,从身后推了她一把,刀刃穿透刺客的心房,鲜血溅到了她的手上,她清楚的看到了刺客的眼神,不甘、愤怒、彷徨。。仿佛是最可怕的东西,

  秦柔卿慌忙的扔掉了刀,那刺客也没了气息倒在一旁,这人是她杀的吗?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哑着嗓子问道:“为什么?”

  “嗯?”萧宥宁皱眉,“不过杀了个刺客,王妃何至如此呢?”

  她当初责打婢女可没有这般的优柔寡断,眼下杀个人都要犹豫许久,倒不像是一个刺客该有样子。

  “难道这不是人命吗?”秦柔卿无力的质问,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说什么萧宥宁也并不在意,正如现在他此刻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你没资格与本王说这话,王妃别忘了你不也是刺客吗?”

  秦柔卿嘴角冷笑,笑着自己的愚昧还有方才的心软,她顶了这原主的身体,就该继续这身份在夹缝中生存,

  她本是燕王派来刺杀昭王的刺客,现在已经被昭王发现了身份,不得不与之周旋,但也要在燕王的耐心耗尽之前,想办法从这场争斗之中及时抽身而出,不然这就是她的下场。

  “王爷。”廷飞带着人飞快奔来,望着一地尸体像是经历一场恶仗。

  “多亏王妃护着本王!”萧宥宁揽着有些错愕的秦柔卿再次踏上马车,远离这是非之地,只留下一众人满脸错愕,

  两人依旧是沉默不语,入府后分道扬鞭。

  秦柔卿一路上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经过这几天的事情,她实在是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未来的事情,谷翠轻声提醒,“王妃,热水准备好了。”

  “好,我自己洗就行,都不用跟着了。”秦柔卿推开厢房的门独自走了进去,黝黑的室内看不清楚光亮,只能凭借月色看到眼前的摆设,朝着屏风后的木桶走去,用手撩动热水开始宽衣解带。

  烛火摇曳之中,窜出来一道黑影,这身影与那日廷飞的样子既然不符,更为壮硕一些,秦柔卿只觉得脖颈一凉,低头一看一把锋利的匕首抵在自己喉咙处。

  “这位壮士。。有话好说,何必如此呢?”秦柔卿笑着用指尖勾着刀锋,试图趁他不注意一点点的从自己脖颈处移开。

  “昭王妃该知道规矩,这刀刃都是淬了毒的,见血封喉。”黑影声音低沉听起来有些熟悉,冷声质问道:“最好解释一下今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话之际又将匕首朝着喉咙移近了些,吓得秦柔卿不断地朝后退缩,紧闭双眼,额头渗出了一层细汗,稳住了心神故作镇定反问道:“出宫回府路上遇到刺客,人是冲着我来的,怎么。。燕王嫌弃我办事不利,准备灭口吗?”

  她有理由怀疑今夜是燕王派来的人,可扪心自问她的演技没有问题,那燕王应该不会看出来什么端倪,但此时这黑衣人前来逼问又说不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她只想和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