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运气游戏?命运要由我自己主宰!
奶橘2021-03-30 20:382,107

  刺眼光芒闪过。

  一人一龙,两个家伙,进入了所谓“弱者的坟墓”房间。

  (欢迎来到‘弱者的坟墓’游戏房间。)

  (游戏规则如下:玩家经过‘俄国轮盘’、‘猜拳’、‘赛马’三种游戏之后,抵达房间尽头,进行最后一次游戏判定——单双数。)

  (解释:进入房间时每人获得基础筹码100金,每一轮游戏都会改变玩家手中的筹码数量,三轮游戏之后,系统随机给出成功闯关条件‘单数’或者‘双数’,然后对玩家手中的筹码进行判定,符合系统闯关条件的玩家胜出,败者淘汰出局,当场死亡。)

  (祈祷吧,贫民。)

  徐阳皱了皱眉,在看完当前半透明游戏面板上出现的游戏规则后,陷入了沉思。

  这显然是一个靠运气定生死的房间,只不过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

  徐阳也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房间名字叫做‘弱者的坟墓’了。

  因为哪怕是运气游戏,其实也是存在一定技巧的,重点在于你能否观察到其中微妙。

  看完了游戏规则,徐阳关闭半透明游戏面板,对小蓝说道:“回安全屋休息吧,小蓝,这一关暂时用不到你。”

  “吱吱~”

  小蓝虽然有些不舍,但还是很听话,眨眼间便走进了将宠兽召唤回安全屋的白色光束之中。

  安顿好了小蓝,徐阳这才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一切。

  金碧辉煌的大厅,但是并不像赌场一样杂乱。

  正如游戏面板上所显示的规则一样,大厅里只有三种游戏。

  第一张桌台,上面摆放着一只经典款的左轮。

  在桌台前后分别站着两名玩家,正在玩着“俄国轮盘”游戏。

  徐阳听过这种游戏,就是事先往枪里装子弹,一般来说是一颗,然后两个人赌上性命,一人朝自己开一枪。

  一共有六发转轮的左轮,安上一颗子弹。

  这意味着也许前面五次开枪,都是空弹。

  也有可能第一枪就是实弹,那么这个朝自己开第一枪的倒霉蛋就要上西天了。

  这是一场对赌游戏。

  第二章桌台,陈设比较简单。

  桌台上有一个挡板,可以隔绝桌台前后两名玩家的视线。

  双方在‘遣返者高塔荷官’的见证下进行3,2,1倒数,然后同时给出手势。

  是耳熟能详的“剪刀石头布”的游戏,游戏筹码由两名玩家共同协商。

  当然,在这里输光筹码的玩家会被系统强制清场,也就是当场死亡。

  至于第三个桌台,其实算是观众席。

  玩家坐在观众席上,可以观看大屏幕全息投影。

  全息投影中会出现数只马匹赛跑的景象。

  在视频开始前,玩家就需要选择一匹马下注,押上自己的筹码。

  当然,可以选择梭哈,这样也许会赚个盆满钵满,也可能会输得一干二净。

  徐阳认为,当前房间不能将赚的多少视作游戏目标,而应该将改变自己手中筹码的单双数作为游戏目标。

  并不是赚得越多就越有机会闯关,一切都要看系统的判定。

  单还是双,判定相当简单。

  在依次走过三个桌台之后,就会迎来系统最后的判定时间。

  房间里人不多,加上徐阳,也就二十来个。

  每个桌台周围都占了几名求生者,正在观望。

  而胆子大的,已经开始赌上性命玩游戏了。

  徐阳走到第一个桌台后面,眼睁睁看着前面的倒霉蛋拿起左轮,对着自己脑门来了一枪。

  “砰”一声枪响,很不幸,前方的求生者自己将自己淘汰掉了。

  而胜利者也松了一口气,他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儿,看起来就十四五岁。

  赢了第一场游戏后,他赶紧跑去第二个桌台。

  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叔走到轮盘桌台前,问道:“谁跟我玩?”

  徐阳一步迈出,站到卓台前:“我来。”

  两人在遣返者高塔全息投影的荷官见证下,拿起桌面一发子弹,装入左轮。

  中年大叔猛地拍动轮盘,疯狂转动,再然后将轮盘塞好,谁也不知道那颗子弹会在什么位置。

  “谁先来?”中年大叔死死盯着徐阳,沉声问道。

  (检测到宿主正在进行左轮轮盘游戏,已为宿主暂时开启透视眼。)

  徐阳眨了眨眼睛,当再次睁开眼望向中年大叔手中那只手枪时,他已经可以清晰看见子弹的位置了。

  子弹,会在第三枪开出时射出。

  徐阳笑了笑:“长者优先。”

  中年大叔也不墨迹,点头对着自己脑门来了一枪。

  “啪”,是一记空弹。

  周围的求生者纷纷咋舌,“真是个狠人啊。”

  中年大叔将左轮递给徐阳,有些讥笑道:“该你了。”

  徐阳面无表情,接过左轮,同样干脆利落朝自己脑门开了一枪。

  他有自信,他有自信这一发,是空弹!毕竟暂时拥有透视眼,看得一清二楚。

  “啪!”一枪开出,意料之中的空弹。

  徐阳淡然将左轮递给中年大叔。

  下一枪,可就会要了他的命。

  徐阳看见对方已经从包里摸出一支烟,只是还没点燃,于是问道:“你不先抽完这一支吗?”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玩完这一轮再抽。”

  说完他便伸手去抓左轮了。

  就在这时,徐阳忽然伸出右手,按住了中年男子的手。

  “我建议你,还是先抽完这支烟吧,我不着急,可以等你。”徐阳好言相劝。

  因为如果现在他不抽,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抽烟了。

  两人只能活一个是没错,可徐阳觉得大家都是男人,在对方死之前让他先抽完一支烟,这样的气度还是要有的。

  中年男人愣了愣,随后苦笑不已,像是有什么心灵感应一般。

  他抬头向上望去,视线好似要透过天花板。

  一层一层。

  去向遣返者高塔的顶端。

  去看一眼,那个将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人,或是“神明”。

  中年男人的表情,从无奈,到遗憾,再到愤怒、无能为力,最后认命。

  他拿起那支烟,摸出珍藏已久的打火机,轻轻点燃,自顾自吞云吐雾起来。

  而徐阳就这么等着,直到那支烟被中年男人抽完。

  他拿起左轮,闭上眼,朝自己脑门扣下扳机。

  “砰!”意料之中的枪响。

  中年男人倒地。

  徐阳赢下了这一轮的筹码,100枚金币变成了200枚,在其他人的注视之下走向了第二个桌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求生:我有神级选择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全球求生:我有神级选择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