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战(下)
磬偃英兰2021-02-25 13:244,054

  这边乒乒乓乓一阵剧斗,响声难掩,自是惊动了其他士兵,刘宇不得不潜藏回去地下室里,等待上面动静消了,再作脱身之计。

  过得三日,刘宇又行动起来。

  这次运气倒也不错,外面正值黑夜,云儿遮住了皎月的半边脸,有些朦胧,没有过多的照亮这片黑色的血煞之地,这,便于他隐蔽行事。

  季统领曾经说过,能够在暗中行刺敌人的,就不要明面厮杀,这道理,他现在完美吸收。

  这是初冬,不少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物事,都悄无声息地凝聚上了寒霜露珠,人走在道上,能够感觉到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子冷意,冰爽,却刺骨。

  露珠也是浑浊的,大概是因为这里的人太多,白天所扬起的灰尘,仍未悉数沉淀落实,飘散着与霜露混合在了一起。

  寒冷而又漆黑的夜里,往往会让人心情不好,眼下,就有三个大维王朝的士兵,心情非常不好,只听其中一个声音埋怨道:“该死的大宁狂徒,倘若让我逮住他们,一定要将他们扒皮抽筋!”

  一个士兵走在最前面,提着长枪,骂骂咧咧,他的衣衫有些破碎,身上还有血迹。

  明显,白天的时候,他上过战场厮杀,并且很幸运地活了下来,却没想到,白天里生死战斗,累死累活的,到得晚上,还要依令抽出两个时辰来,搜寻潜入军营里的两个他国大胆狂徒。

  跟在他后头不远处的两个士兵,此刻亦是一脸的阴沉,恼怒之极。

  他们的境况亦是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这些天倒是不用上战场生死厮杀,可是大统领颁下死令,他们每日都必须搜寻那两个大宁狂徒,但凡一日无果,便要承受一日的鞭笞刑罚,这是无妄之灾。

  斜侧之处,刘宇躲在暗影里,小心谨慎地观望,同时也在算计着一切。

  三人一前两后,慢吞吞地走着,刚开始的时候是骂骂咧咧,到得后来,便是七嘴八舌的拉些没营养的家常,说得兴起,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士兵干脆是调转身子,倒退着走,漫不经心,全然没有察觉到杀机已然逼近。

  下一刻,就在士兵还在口沫横飞的时候,就看到走在后面的两个同伴,同时脸色大变,就在他不明所以之际,突然感觉到脑后传来一阵冰冷的阴风,紧接着,一双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就神出鬼没般,从身后伸到了他的面前,顺着脖子往上,瞬间扣住了他的脑袋。

  “喀喇!”

  一声脖子扭断的轻响传出,士兵张着嘴,鼓凸着双眼,软绵绵地倒在地上,生机消散,死得莫名其妙,死得干净。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后面的两人,还来不及喊出话来提醒,走在前面的同伴就已经被抹杀了!

  让两人匪夷所思的是,眼前的这个刺客,竟然只是武体境九重修为之人!

  要知道他们三人可都是真气境的修为,甚至刚刚那个被抹杀掉的同伴,更是真气境二重的修为,三人当中就数他修为最高,实力最强。

  两个士兵脸色骇然,但毕竟是上过战场的人,心性非同寻常,转念之间便是恢复镇定,说来敌人也不过是出于突然偷袭,才成功击杀同伴的,现在他们两人的修为比对方高,且已经有所防备,并非没有斩敌的机会。

  “杀!”两人同时大喝一声,舞动长枪,齐齐向着刘宇直刺挑杀而来,带出几分凌厉的气势。

  刘宇的耳目皆是历经蜕变,大与常人不同,敏锐得无与伦比。

  此刻在他看来,这两个士兵的攻击就像是慢动作,并且漏洞百出。

  确切地说,刘宇整个人,由内到外,任何一个身体部位,都是经历过蜕变的。

  面对枪影,他足下蛇形游动,不退反进,轻松躲过两人的挑杀,瞬间便是出现在了一个士兵的跟前,两相对冲之下,让那士兵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砰!”

  金刚拳出,疾稳,沉实,凶暴与正义结合,那股气势令人陡生罪恶之感,仿佛应该放弃抵抗,受死领罚。

  一拳砸在士兵的头部,登时那个士兵被打爆头颅,红白之物飞溅,横尸当场。

  一拳之威,恐怖如厮!

  剩下最后一个士兵,惊骇欲绝,他从未见过可以这么轻松越级作战的人,心下不复存侥幸,转身便逃。

  刘宇双脚一蹬地面,身形持前冲之势跃起,一掠十步,三息而已,便稳稳落在了逃跑士兵的身后,不到半步距离的位置。

  “砰!”

  最后一个士兵亦是在劫难逃,同样头颅被打爆,无头尸体犹如稻草人般,迎风摇摆一下,缓缓倒地。

  完成袭杀之后,刘宇又迅速隐没在黑暗的阴影里,他喜欢眼下的黑暗,这能够让他机里藏机,变外之变。

  顺手将三具尸体也拖走藏起来,他并未离开躲远,这边的战斗,势必会惊动附近的其他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需要继续观察敌人的动向,以便在潜逃脱困的时候,作出最合理的行动计策。

  很快,便是有八个士兵举着火把,闻声而至,刘宇躲在黑暗里,犹如虎豹狩猎,死死盯着猎物,计算着猎物的所站方位,间隔距离,一举一动,甚至是猎物的神情言论。

  他要从易与之辈入手,选择表情最为不屑之人作为首击,一气呵成。

  唉呀一声尖叫,有几个士兵斗然东倒西歪。

  刘宇得出了最好的袭杀方式,以强横无匹的肉身猛撞而出,尽在掌握的气势,油然而生。

  首选凭借肉身的强悍,加上风驰电掣的极速,出其不意,所向披靡,撞倒站作一团的三个士兵。

  同时金刚拳法施展而出,狂暴凶悍,拳头带出气芒,得势近身,瞬间砸向被他撞翻的三个士兵。

  “砰砰砰!”

  三个士兵根本没有半点闪躲的余地,一个个脸色茫然之下,被生生打爆头颅,至死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轮突兀的袭杀,使得其余五个士兵不胜骇异,人人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瞬息弹跳开去一大步。

  待凝目一瞧,均露不解,明明偷袭之人,也是穿着大维王朝的士兵装束,然则何故袭击自己人?莫非得了疯病,神志不清?

  继而有人反应过来,惊叱道:“啊!你是大宁狂徒!”

  刘宇闷声不响,身形辗转之间,金刚拳继续打出,朝一人攻击而去,这是剩下的五人当中修为最低的一个,此人真气境一重,在他手底下根本走不出一招。

  有两个反应较快的士兵反击而来,双双刺出一枪,想要施出一个援手,救出正在被袭杀的同伴。

  哪知刘宇根本无视了他们的攻击,依旧我行我素,雄浑的力量爆发,端的凶狠果决。

  “砰!”

  一拳锁定,胸部应声凹陷,击杀成功,又死一个士兵。

  “噗噗!”

  毫无悬念的,刘宇身上也被刺中两枪,顿时鲜血流了出来,可那两个得手的士兵却是面上骇然,大声惊呼道:“什么!怎会这样!”

  他们虽则击中目标,对方也流血了,但,两人皆清晰无比的看到,他们的寒铁枪头,也仅仅只是刺进了对方身体的一寸左右,根本就是皮肉伤,算不得受创,更别谈击杀了。

  更为恐怖的是,在他们拔出枪头之后,对方的伤口,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连已经流出来的鲜血都是倒流了回去,诡异之极。

  两个士兵对视一眼,噤若寒蝉,紧接着惊恐大叫:“魔鬼啊!快跑!……”

  此等情况,其余两个还未出手的士兵,亦是有目共睹,双双脸色骤变,落荒而逃,边跑边喊:“救命啊!大宁狂徒在这里!快快来人!……”

  刘宇早已将这样的局面算计在内,当下毫不犹豫地朝其中一人追去,他的肉身之强,造就了双脚的爆发力比一般武者强上许多,跺足运力之下,疾行如猎豹,很快便追上了跑在前面的士兵。

  “砰!”

  击杀轻松得手,能够一招毙敌的,刘宇绝不拖泥带水,用上第二招,俯身在自己的脸上抹了点鲜血,再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也是抹在脸上,然后朝着大桥的方向奔跑,明目张胆,一边跑还一边喊:“救命啊!大宁狂徒在这里!快快来人!……”

  “在哪里?”

  方跑出不远,迎面便是几百号士兵蜂拥而至,火光排成长龙,照耀得周围亮如白昼。

  刘宇一副慌慌张张,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儿,颤巍巍地指着他刚才击杀的那个士兵所在,依稀还能够看见那具躺在地上的尸体,呼道:“就在那边!我等已有好几个人被杀了!快去追,对方只有一人,莫要让他跑了!”

  “追!拿下大宁狂徒,重重有赏!”一个将领听得刘宇所述,再一看躺在地上的士兵尸体,不疑有他,登时高呼,领头往那个方向追了出去,浩浩荡荡的士兵队伍,一下子在刘宇的眼前消失得干干净净。

  刘宇依旧照着大桥的方向继续狂奔,只要是前面出现了大维士兵或者将领,他都会高喊口号:“救命啊!大宁狂徒在那边!已经好多人去追击了,快快来人跟上!不要让他跑了!……”

  后面爆发的风起云涌,再加上刘宇的适时指引,没有人不相信的,尽皆朝着同一个方向,兴奋追击而去,人人期待着自己能捡个漏,捉拿到大宁狂徒,从此建功立业,平步青云。

  如此这般,一个时辰之后,刘宇终是顺利到达了桥边上的密道入口,一个鱼跃龙门,闪身进了秘密通道。

  天色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就像赶集一般,聚集在了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预示着红日将出,崭新的一天即将到来。

  刘宇弓着身子,出了密道,终于回到了大宁王朝战地军营这边,换了套衣服,深呼一口气,找准方向,寻问之下,朝军营深处的一个帐篷走去。

  路上遇到士兵阻拦,他便亮出季统领的通行令,很快,他便顺利进入到了帐篷里面。

  帐篷内,笔直坐着一人,熊腰虎背,六十岁上下,一袭盔甲,虎目炯炯有神,不怒自威,却又带着一抹看破世事的沧桑,黝黑的国字脸上,生出点点斑纹,浓密的发从之中,黑白相间。

  此刻,威武老人望着帐门口,像是知道有人欲要进来,见到刘宇之后也不惊讶,只是淡淡一问:“你是何人?有甚事?”他的话语就像他的人,威严中带点沧桑。

  刘宇拱手一礼,不亢不卑的道:“敢问大人可是宁远超,宁大统领?”

  宁远超对刘宇的淡定倒是略吃一惊,回道:“正是,你有何事要报?”

  刘宇拿出季统领的通行令,还有季统领留给宁大统领的那封书信,依旧不亢不卑的说道:“这是季统领留给大统领的一封书信,还请大人即刻过目阅完,不要耽搁。”

  宁远超伸手接过,亦不避讳,当着刘宇的面便是拆信阅之,随着不断地往下看,脸色变幻,最终痛心疾首,老泪纵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对于老统领来说,季统领在他心目中,那绝对是英雄惜英雄,份量之重难以言表。

  刘宇静静的在原地待着,并没有打扰老统领,铁汉之情,又岂是轻易可弃?他又岂敢不尊?眼前这位,又是个拥有大爱和大智慧的老人。

  良久,大统领抬起头,欣慰地看着刘宇,恢复了常态,拍了拍他的肩膀,弯腰重重一礼:“幸苦你了,我替全军将士感谢你!”

  刘宇急忙拱手还礼:“大人使不得!该受礼之人当是季统领,我不过是受护于季统领,才得以完成任务,担不起如此大礼!”说着取出密函,递给大统领。

  大统领接过密函,照旧当下拆封阅读,得知结果,怒眉倒竖,作势欲出,看向刘宇,道:“一起?”

  (亲爱的友友,别忘了收藏与推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积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