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死亡开端
执笔落烟火2021-08-26 12:232,118

  “行动!”

  一瞬间,陆远便做出决断,对着身边的几人使了个眼色,率先一个箭步冲过去。

  纸人们放下吹奏的唢呐,扬起尖锐手臂,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就朝他的身上戳去。

  然而这时候。

  陆远的身体陡然虚幻起来,仿佛在另外一个空间,脚步不停直接穿透无数纸人的身体,径直向着花轿的地方冲去。

  他真正的目的是鬼新娘!

  擒贼先擒王。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由鬼新娘引起,不将她镇压的话,那么即便是将纸人杀死,也会有更多的纸人出现!

  那些纸人们见到陆远无视它们,露出人性化的恼怒声,就要转身继续追击。

  而就在这时。

  噗嗤!

  一个纸人的脖子被一柄黑色的匕首划破,脑袋和身体顿时分家,墨水洒落在地面。

  “你们的对手,是我们。”

  纸人们不再去管跑掉的陆远,转头怨毒冰冷的看着眼前的六人,随即露出诡异笑容奔跑而来。

  他们的攻击手段很简单。

  名为刘怡的短裤女人冷哼一声,刚想要再度使用驭鬼之力,然而她还没有施展,便看见纸人前进的身影在这一刻再次爆发,瞬间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她的脸色剧变,试图后退拉开距离。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近在咫尺的纸人嘴角弯弯,尖锐的声音说道:“你上当了!”

  说罢,它前进的速度再次加快几分,矮小纤细的手臂直接刺在刘怡的小腿。

  噗嗤!

  温热的鲜血洒在纸人身上。

  刘怡闷哼一声,另外一只脚将纸人踢出去,低头看去只见自己的小腿留下了五个细细的破口,血流不止。

  更可怕的是,她受伤的血肉在融化,一缕缕黑雾飘散出来。

  纸人的手指看似尖薄,可现在脆弱的纸张已经变成了锋利的利刃,甚至还学会利用刘怡的轻视心进行偷袭。

  “这些纸人的速度……已经到了暗劲武师。”

  其他几名巡夜使见到这一幕,眼神凝重了几分。

  面对这种情况。

  林寒反倒最为轻松,他攥紧拳头,化劲的力量在这一刻骤然爆发,腰身拧转眼眸中闪烁精光,如炮弹般的手臂径直砸出。

  砰!

  林寒的拳头和纸人纤细的手臂碰撞,空气中发出音爆声。

  双方一接触,纸人的身体瞬间就飞了出去,在地面滚了四五圈才稳住身形,它捂着几乎快要碎裂的纸手尖叫不已。

  “我的手!我的手!”

  “暗劲的速度,化劲的体魄……”

  简单交手过后,林寒迅速做出推断。

  而这时,那名捂着手臂的纸人身旁,有三名提着唢呐的纸人走来。

  他们举起手中的唢呐充当兵器,尖叫着向林寒跑来。

  而这时候。

  穿过纸人的层层拦截,陆远已经到花轿前,他的手里面攥着一张黄纸。

  这张黄纸名为镇灵纸,是一件灵异物,具有能够压制厉鬼的功能。

  类似于电影中僵尸头上贴的符咒,只要将它贴在鬼的额头,便能暂时让厉鬼保持一种沉睡的状态。

  但其实比较鸡肋。

  要将镇灵纸贴在厉鬼额头,那便意味着必须要来到对方跟前。

  而大多数的鬼物,怎么可能会给你这个机会?

  小概率能够成功,但是大部分……都是还没来得及贴,便被厉鬼活生生撕碎。

  但陆远不需要担心,他能够在厉鬼袭击前将自己的身体虚化,配合这件灵异物品可以说是相得益彰。

  随着他的接近,鬼新娘并没有任何异动,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甚至连阻拦都不阻拦。

  “丝毫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吗……正合我意!”

  陆远心里流露出一丝喜色。

  他的身影矫健如猎豹,一步便跳到了花轿前,毫不犹豫的挥舞手臂。

  一切都如预料中那样。

  而且鬼新娘没有阻拦!

  然而。

  就在陆远手中的黄纸刚要触及对方额头时,鬼新娘忽然笑了,白皙的手掌从容的抓向他。

  陆远对此早有预料,咬紧牙关拼尽全力,他的身体在这一刻除了攥住黄纸的手之外,竟然全部呈现虚幻之色。

  霎时间,鬼新娘的手臂便穿过了他的身体。

  陆远眼眸里露出喜色,接下来只要将黄纸贴在它的额头,一切便都结束了。

  但是,就在他的手掌即将触摸女人额头的时候。

  陆远感觉神情恍惚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清醒。

  蓦地。

  眼前的鬼新娘消失了。

  “怎么回事?”

  陆远愣住了,发现自己周围的景物发生变化,他看向远处的花轿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震惊之色,一股寒意从脚底直接涌遍全身。

  他竟然在刚刚的一瞬间,回到了原来所站的地方。

  这……

  远处的鬼新娘看向陆远,和先前一样挥了挥白皙的手掌,只不过指尖中夹着一张飘舞的黄纸,那似笑非笑的神情中,多了一丝嘲弄。

  啪嗒!

  镇灵纸在这一刻被白色的火焰覆盖,瞬间便化为灰烬。

  把我给瞬移到这里了?!

  陆远很快就明白过来,脸色难看。

  他疏忽了!

  该死。

  早在鬼新娘能够压制何让瞬移能力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想到,对方应该也具有着,能够瞬间移动的能力。

  但是陆远没有,他怀揣着一种侥幸的心里,想要赌一把。

  结果。

  赌输了。

  对方要比何让的能力还要强,能够将自己瞬移,这意味,即便陆远再度尝试一次,结果也同样如此。

  更何况,镇灵纸只有一张……

  他没有机会了。

  而这时,另外一处战场的情势也发生恶化。

  噗通。

  一名巡夜使浑身鲜血的倒在地上,身体被纸人戳出数不清的血洞,气息冰冷,没有了动静。

  他是辅助性驭鬼者,面对灵活矫健的纸人,所觉醒的能力根本就派不上用场,

  林寒虽然步入化劲,但是在纸人的针对合击下,也只能打个旗鼓相当。

  剩下的人中,除了强化身体的陈青穗以及另外一名巡夜使之外,其余人都是勉强应付纸人攻击而已。

  一名巡夜使死去,便意味着剩下的人,需要应付更多的纸人!

  他们的压力一下剧增,死亡的危险瞬间就犹如潮水一般涌来。

  陆远面色格外难看。

  先前为了确保顺利,他不惜全力虚幻自己的身体,此刻状态已经大不如先前了。

  更绝望的是。

  那名鬼新娘,还没有真正的出手……

  他,该怎么办?

  如果再不想出办法,他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复苏:开局和贞子热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恐怖复苏:开局和贞子热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