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心生不妙
量杯煮咖啡2020-10-19 19:073,688

  在同意了刘明的要求之后,两人便出发回程,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车程,便返回了成和所居住的城市。而成和也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先去公司报道,公司还给了他明天一天休假的时间,似乎更加方便刘明为自己处理感情上的事情了。

  虽说女友可能要和其他男人亲密交流这件事情让成和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想到对方是以自己的名义和面孔去和女友交流,心里似乎也没那么别扭了,更何况女友搞不好早就背叛了自己,换个人试探她应该也没什么。

  更何况刘明都和自己保证了不会做什么过分的行动,自己就相信他好了。反正也不过是交换一天的身份,自己也有他的住址了,谅对方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

  再将刘明送到了自家门口后,刘明有些歉意的挥了挥手里的钥匙。

  “真对不住啊,本来我是想把你送到我的住处看一看的,只是一来一回的,我怕我又忘记了你的住址了,你放心,我肯定不会把你家搞乱的。”刘明这个时候已经换上了成和的衣服,成和看着对方,就好像真的在照镜子一般。

  “来了就随便坐吧,人都到这儿了,哪有那么多讲究。”成和也不愿意再和对方客套,两人随便说了些什么,便约定了明天的这个时候在这里碰面,至此告别。

  听着自家的房门在身后砰的一声被关上,成和心里只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这种怪异的感觉从见到刘明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有消失,果然还是因为太过相似的长相而让人感觉很奇怪吧。

  算了不想了,一会刘明有夜班,自己就去顶替他一下吧。说起来,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这种便利店打工的经验,这次就当是丰富生活了吧。

  车子还是由自己开走了,毕竟便利店距离不近,如果自己还要打车过去的话,只怕是亏大了。

  到了便利店后,成和本想先到刘明在便利店附近的突出休息一会儿,然而还不等他进房间,就被其他人叫住了。

  “刘明,你刚才去哪了?我还想找你来着。”听声音是个男人,只不过刘明这个名字对于成和来说还是有些陌生,愣了几秒后,他才反应了过来,随口应了一声。

  “我刚才进城来着,你有什么事儿来找我?”成和转头看向身后的男人,瞄了一眼对方胸口的名牌,记下了对方的名字。

  店员王一淼朝着成和走了过来,脸上似乎带着些许担忧:“我没什么事,就是想到你今天晚上值夜班,所以问问你要不要和我换班,毕竟你这两天……不是不太方便么?”

  这两天不太方便?刘明有什么不方便的?这事对方也没跟自己说过呀。成和眉头一挑,决定从对方那里套套话。

  “啊……那件事吧……其实也还好,还是工作要紧,夜班还是能上的。”成和含糊其辞的说了几句,看看能不能蒙混过关。

  王一淼瞪大了眼睛:“你确定?前两天你不是被吓得不行吗?怎么忽然就不害怕了?难不成之前你逗我玩儿呢?”

  话没套出来,对方却有些生气的意思了。成和连忙回道:“怕是有些怕,但是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仔细想想之后还是觉得没什么可担心的,多谢你担心我了哈。”

  这句话总算是有些用处了,王一淼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嗨,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是你太疑神疑鬼了,根本没必要在意,而且咱们店里又不是没有报警系统,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也用不着怕。况且就算你的感觉是真的,我估计也是你风流债太多惹得麻烦,被打一顿而已的事,怕什么死呢?”

  报警?怕死?这些词凑到一起可不是什么好事啊,然而刘明之前半个字都没和自己提过,成和心里开始对刘明提出交换生活一事产生了疑心。

  “你说的没错,是我太疑神疑鬼了,但是被打一顿也怪疼的啊。”成和顺着王一淼的话说了下去,看看还能不能引出一些别的信息。

  人在被肯定后,往往防范心也会有所降低,王一淼就是个例子。在听见“刘明”赞同了自己的话后,脸上也总算是露出了笑脸。

  “你能想明白就好,前两天看你那吵吵嚷嚷的样子,非说有人最近在跟踪你,还担心自己会被人杀,真是莫名其妙,谁会对咱们这种小员工下手啊,就算是你的风流债找上门来,也不可能要你的命啊。”

  说到这里,王一淼忽然又压低了声音:“不过说实在的,我们一问你究竟有什么依据证明自己可能会被杀,你就不愿意多说。是不是你在外面和女人搞出来人命了,所以心虚,觉得别人会要你的命了?”

  成和马上明白了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嘴上连说不可能,但心里却是没有底。这个刘明肯定是有什么秘密的,而这个秘密特意没有告诉自己,就连身边的同事都没有多说,那么这个秘密一定不简单。

  而自己现在的处境,只怕也并不安全。

  但愿那些都只是刘明疑神疑鬼的想法而已。

  然而很不幸,成和心中的期待在告别王一淼,走进刘明房间后彻底破灭,因为他看见了刘明床头贴着的几张照片。

  那几张照片看起来似乎是从监控里截到的,从角度来看应该是便利店内的监控,几张图片的共同特点是都有一个带软昵帽和墨镜的男人出现,也不知是否是所谓的跟踪刘明的人。

  成和凑近了端详,只见图片的右下角显示着日期时间,这几张图片显示的时间并非同一天,最早的是在5天前,大概也就是王一淼所说的刘明开始疑神疑鬼的时间了。

  图片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一直到昨天,那个戴着软妮帽的男人都有出现在便利店。不过这个人似乎只在客流量相对比较大的时候,也就是中午时间出现,这大概也是刘明始终没有抓住对方的缘故——如果只是来偷窥而不是买东西,那么忙碌中的收银员会有所忽略也是理所当然。

  不过仔细看看,虽然每一张都有这个男人,但是刘明的存在却并非是每一张都有的,收银台的位置有时也会站着王一淼以及一个没见过的员工,这应该是轮班的缘故。

  成和环顾了刘明的房间一圈,倒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只是在桌子边上放着日历,上面用红圈标注着日期,仔细看看,红圈似乎是有规律的,而今天也是被红圈标记上的一天。

  他看了看红圈上的日期,又看了看图片上面显示的日期,忽然想到了刘明和自己随口说的调班规律。值夜班要连续两天,从晚上到第二天中午,下午休息,而今晚是刘明的第二个晚班。这样解释的话,也就能解释红圈两两一组的原因了。

  根据现有的线索来看,刘明应该是从监控上察觉到了有人似乎在跟踪自己,并且怀疑对方已经摸清楚了自己的上班规律,很有可能在人际稀少的夜班对自己下手,所以心生惶恐。而在这个时候正巧遇到了和他面容相似的成和,所以想尽办法要和他调换生活,为的就是想要成和替他送死。

  心中推出结论的成和忍不住啧了一声,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那小子也未免太坏心眼了,认为这是个必死的局,所以想找个替死鬼来送死么?顺便再霸占自己的生活一举两得?他当时是在拍电视剧吗?

  虽说自己刚才的推断也算是合情合理,但是还有一点说不清楚。这个软昵帽男人会在高速附近的便利店连续几天出现的确很可疑,可是刘明又怎么确定对方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呢?毕竟员工不止他一个,也有可能是冲别人去的吧。

  如果他们两个人认识的话,那直接拿着监控录像作为证据报警就可以了,用不着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然而刘明好像并不认识这个人,仅仅是觉着对方的行为对自己有威胁而惶惶终日,那么他的依据是什么?又为什么不敢告诉自己的同事呢?

  成和只觉得这个谜题变得更大了,从短暂的交流来看,那个刘明好像也不是什么过分神经质的人,而软昵帽看起来也的确奇怪,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不该和自己有关系,自己还是及早抽身的好。

  他现在真有些后悔,刚才那么果断的拒绝了王一淼的换班建议,现在再跑过去找对方说这件事只怕也来不及了。或者说自己应该将事情的真相和盘托出,告诉对方自己不是真正的刘明,只是和他长得一样所以互换了身份的人……只怕这样的说法会被对方当成疯子吧。

  现在的天色还没有彻底黑下来,还是跟你开车回去吧。虽然就这么翘了夜班是不太好,到那也是先骗了自己的刘明的错,自己是不会为这种事情负责的。

  成和推开房门,朝着便利店外快速的跑了过去,为了避人耳目,他的车子停在停车场角落的位置,想要赶过去也要花费一些时间,还是尽快的好。

  然而不幸事的到来往往是接二连三,等他赶到停车场的时候,天色已经暗得有些看不清楚了,等他找到了自己的车子时,却发现车胎已经被人为扎爆了。可是环顾四周,却完全看不到有人影。

  这下糟了,这地方可不好找车,就算是网约车只怕也不愿意从市里来这么远的地方,此时就在高速上的网约车能够约到也是靠运气,而且刻意将车胎扎爆,明显就是不想让自己离开吧。

  成和有些心慌,看着眼前的车子甚至觉得有些陌生,以前看过的恐怖片场景此时一一在脑海里呈现。原本感觉是能够载着自己安全离开的道具,这个时候却成了潜藏着危险人物的掩体,他转身就跑,至少回到光亮的便利店里能让他安心些。

  好在赶回便利店的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成和顺利的踏进了便利店的光芒之中,总算是松了口气,冷静下来的他也发现了疑点。

  自己的车是停在最里面的,如果是随机扎爆车胎的话没必要选这么偏僻的车,那么就可以确定对方是有目的性的选择下手目标。结合刘明最近的经历来看,那么做这件事情的人一定是那个软昵帽男人,但是这并不合理。

  因为车子是自己的,而不是刘明的。如果是光看脸的话,的确会把自己和刘明搞混。但是车子这种附属品,不应该搞错对象啊。

  或者说,那个人以为这辆车子是刘明借的,所以才故意搞破坏?那岂不是侧面证明了他一定会在今晚下手,所以才会提前的断掉“刘明”的后路?

  情况真是越想越紧迫了,不如还是拉下面子去跟王一淼说一声,就把车胎被扎爆的这件事情当成是证据,请对方陪自己工作好了。对方现在应该在收银台……诶?收银台的位置怎么没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