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投怀送抱
量杯煮咖啡2020-10-19 19:082,174

  虽然现在房间里还没有开灯,但仅仅通过对方的言行,成和也猜得到对方的身份。

  这会儿出现在自己身后抱着自己的人,应该就是自己今天白天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哥特妆——或者应该叫她玲姐,那个传闻中的力哥的女友。

  “白天的时候人多眼杂,难道现在就没人看着了吗?你确定你在进来的时候没有被任何人发现?而且说实在的,力哥既然这么疼你,你又何必来找我呢?这样是给咱们两个人同时找麻烦!”

  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可一点犹豫都没有,虽然听起来好像是没什么头脑的抱怨,但是这些是他在值班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好并准备说出口的,如今不过是把这个机会提前罢了。

  尤其是在他亲耳听到这个女人说那个力哥对她情意深重的时候,他这番话就更想要说出来了。因为他隐约间对那个力哥同病相怜,只是带入的是自己和孟梦的关系。

  虽然这个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也算是侧面的证明了刘明之前对自己说的撩妹技术很好,但是放到如今来看这种技术只会让人觉得麻烦。

  玲姐惊讶的松开了紧抱着成和的手臂,并且主动开灯绕到了成和的面前,仔细端详着他。

  成和些心虚,便故意避开了对方的眼神,然而对方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顺着他的举动,绕着他观察他,最后发出了笑声。

  “不是吧,你这幅样子算怎么回事啊?难不成是有些害怕了?你要是害怕的话就不要回来呀,我是想跟你玩玩,又不是想害死你,你如果一直不走的话,出了人命我也会愧疚的。”

  我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这副样子是怎么回事呢?你到底是喜欢刘明还是不喜欢刘明啊?非想要害死他?自从这女人出现开始,成和就觉得自己完全看不懂对方。

  “玩玩?那你玩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呀,我的命可都差点没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还拿什么丢到江里的话来威胁我?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我差点被丢到江里了,我还不会回来呢。”

  成和包针半假的发着脾气,看着眼前女人一脸惊讶的表情,他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愧疚,只想着从对方的嘴里套出些信息来。

  “你真当我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到这个地方啊,你觉得那些话我来说是恐吓是威胁,但是对于我来说那是已经真实发生的事情了,力哥他已经对我动手了,我已经亲眼见到有人死了!”

  “你是他女人,这件事情你一点也不清楚吗?他都追我追到城里去了,我就是为了躲他才回来的,也不知道他准备什么时候再来抓我?会不会在他喝完酒后直接把咱俩堵屋里?”

  玲姐被成和的态度和语气吓得一时间不太敢说话了,刚才的那股媚劲儿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此时她也是被吓得结结巴巴,语气中满是疑惑的作着回应。

  “不会吧,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真的是一听说他要对你下手,我就提醒你了。而且他那个时候只是想对我在外勾搭的男人下手,但是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就算知道了,也不至于下杀手啊,而且这几天他一直在我这,怎么可能有机会出去杀人?”

  贵圈真乱,这都是什么奇怪的组合?成和忍住吐槽的心思,对着玲姐继续说着。

  “我亲眼所见的事情,难道还会骗你吗?警方都报道说死人了,就因为我住在他家里,杀手认错了人,那个人就替我死了,而且就算他在你旁边,难道他小弟不会替你他做事吗?”

  玲姐一时无言,而成和则是故意表现出一幅气呼呼的状态,实际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只能等着对方主动交代一些她所知道的事情。

  毕竟他现在说的这些话,其实就是在把软昵帽的身份在强行往力哥的手下身份按,或者说他是在认定做出这件事情的人,其实就是力哥。

  如果真的是对方的话,那么作案动机一事至少有了解释。

  而之前杀人很可能就是误伤了人,即便杀了一个刘明,但是又看到和刘明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因此又觉得自己杀错了,所以才对自己穷追不舍吧。

  说起来,软昵帽闯入房间的那个晚上是用钥匙进来的,自己之前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如今想来,会不会是因为那个力哥也有放高利贷的业务,而楚歌借了钱还不上,所以把房门钥匙抵给了对方,而刚巧对方发现自己就在楚歌的家里,于是才要了钥匙闯进来?

  这个解释或许能够行得通,但多少还是有些牵强,只不过想要证明这个假设究竟真实与否还是得看玲姐这边会怎么说。

  “这种事我真的没有听说呀,我真的没骗你,你相信我……既然你说你见到了有人杀人,那你说说那个人长什么样,我看看我有没有印象。”

  虽然玲姐并不相信成和所说的话,但到底是被对方的气势所迫,因此也就按照对方所说的情况顺了下去,走进了成和想要听到的内容布局中。

  “我当然没见到那个人长什么样,但凡看得清楚,我早就去公安局报警了,也不至于这么灰溜溜的逃回来。但是在黑暗当中,我只看了个大概,对方的身高应该跟我差不多,明显特征就是……就是每次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带着一个软昵帽。”

  “软昵帽……”玲姐皱着眉头重复了成和刚才所说的话,然后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我并没有这样的印象,那些小鬼可是很喜欢摆弄发型的,哪里肯带那样的帽子来盖住自己的头发,所以我才说你是弄错了……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故意装扮起来整蛊你呢?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玲姐所说的解释和王一淼的说法倒是有些相似,都认为这只是一场整蛊,也不知道那力哥之前都做过些什么,为什么会让认识他的人都有这样的想法。

  要不是因为刘明的尸体就是从自己的眼前被搬走的,成和或许真就相信了他们的这种猜想了。

  “你能怎么帮我?你但凡有那个能力不早就已经出手了吗?用得着到今天才说这话?”

  成和有些无奈的绕过了玲姐,坐到了床边上,而在他沮丧的低头盯着地面的时候,忽然在床头和桌子的缝隙当中,发现了一抹颜色。

  感觉……好像是监控的图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