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回不去了
量杯煮咖啡2020-10-19 19:083,209

  “再不喝这茶水可就凉了,我听说总喝这种非凉茶配方的凉茶,可是会对身体不好的,哈哈。”刘明一副说了笑话的模样,自己先笑了起来。

  然而成和完全的笑不出来,他抬头看着刘明那干笑的表情,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这小子肯定有鬼。

  “你买什么了?我看这东西好像不是我家本来就有的啊。”

  成和朝着茶几夹层伸手,而头顶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猛地一抬头,就看着刘明不知何时手持着刀具对着自己。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轻松点的死法,没想到你居然注意到了,那就麻烦你替我去死吧!”

  刘明话音未落,人就先扑了过来,成和此时手上还端着刚刚对方递过来的茶杯,下意识的便朝着对方的面门泼了过去,尚有余温的茶水就这么进到了刘明的眼睛里。

  对方惨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但是刀子还在半空中漫无目的的挥着,显然是没做好心理准备的作案。成和扫了眼对方那发抖的双腿,趁着空档逃跑了。

  等跑出了楼道到了楼外空地处,成和回头看了眼,确定没人跟上来,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现在时间很晚了,但是路边还有几个遛大型犬的人,想必对方不会在这个时间对自己下手。

  那小子显然不是临时起意想杀了自己,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在茶水里下了药,想让自己做他的替死鬼。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对方因为被软呢帽跟踪而惶恐不安,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惶惶不安之余,正巧碰到了和他长相相似的自己,随后计上心头软磨硬泡求着自己换身份,如果自己没回来就代表已经成为了替死鬼,就算回来了,也要补上一刀。

  要不是这个人对于杀人一事还处于有胆策划没胆实施的状态并且演技拙劣,只怕自己今天得交代在这,说到底也是怪自己对陌生人防范心太弱了,怎么还真把对方当成自己失散多年的兄弟了?

  说到底,要不是孟梦的表现奇怪,自己也不会想着找个外援试试看。

  成和叹了口气,随后拿出手机想要报警,那边才刚接听,他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吓得他摔掉了手机。

  “这么晚了,怎么在这里?”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女人声音,竟然是孟梦来了。

  “啊……没什么,就是出来走走,你怎么在这?”成和松了口气,心中也有意隐瞒对方关于楼上的事情,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紧接着从地上捡起手机一看,这一摔不知道磕到了哪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孟梦此时却是满脸疑惑:“不是你叫我来你家找你的么?你换了号码这件事我还挺奇怪了,你告诉我说是你手机丢了,可这不是好好地在这么?”

  是刘明找的她?之前自己的确把孟梦的联系方式给对方了,但是当时说好的也是明天白天见面和她谈心,怎么成了晚上?

  如果没发生之前那种种事情,可能成和只会觉得刘明是想给自己的头上来点颜色。可结合刚才的那段经过,事情似乎又变了种可能。

  刘明看见自己的时候惊讶的表情和慌张的动作并不是因为第一次杀人而慌张,而是因为他没想到自己会回去,毒药和刀子都是给在不久之后过来的孟梦准备的,自己的出现实际上是打破了他的计划。

  “怎么了?你怎么不说话?没什么事的话就赶紧回房间吧,我都快被吹感冒了。”孟梦见成和不语,有些不耐烦的催促着。

  成和听见孟梦的语气后微微皱眉,现在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态度和刚认识的时候那投怀送抱家一口一个亲爱的截然不同,所以自己才想找人试试她。但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对方不能过去,不然必会有生命危险。

  “今天就别在我家了,我想换个地方住,就住这附近吧。”成和临时编了个谎:“我出差这几天忘记关窗户,卧室有点脏了,准备明天再收拾。”

  虽说这话没什么可信度,但是看孟梦那样子似乎是相信了,便也没有多问,去了附近的宾馆开了房间休息了。

  孟梦进了房间后便卸妆上床睡觉了,也没有搭理成和的意思,这冷淡的态度让成和格外窝火。不过这些都不是需要在意的,最重要的是赶紧报警,连夜把刘明抓起来最好。

  然而坏事不单行,成和坐在床边研究了半天,也没让手机屏幕有半点反应。看来是在刚才失手那一刻摔坏了。

  这可真是够倒霉的,他低声叫骂了一句,随后转头看向了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的孟梦,毕竟现在这个房间里还能用的手机,也就是她的那一只了。

  “那个,孟梦啊,我手机摔坏了,你把你的借我用一下打个电话。”

  这本来只是惺忪平常的一句话,却不想引起了对方过激的反应。孟梦刷的坐起身来,转头对成和怒目而视。

  “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会手机丢了一会手机坏了的,现在又想侵犯我的隐私?成和你无不无聊,一个大男人搞这些弯弯绕绕的有意思吗?”

  这一连串的质疑听到成和火气直达顶峰:“无聊?我看你才是无聊吧?我管你借手机打电话就成了侵犯隐私?你最近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不是对我格外冷淡就是没事找事,别忘了当初在酒吧里一个劲撩拨我说我是她真爱的人的是谁!”

  被成和这么一呛,孟梦也是语塞,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直接翻身下床穿好衣服离开了。

  虽说外面还有个危险人物在,但是这才刚吵过一架,孟梦也不可能去自己家,这样一想她也没什么危险,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毕竟刚才明显是对方先挑衅的,而她刚才的言行,分明是心虚的表现吧。

  成和越想越气,没多一会就睡着了,这一晚的梦境里满满的都是金属折射光线的光斑,先是那个软呢帽的,随后就是刘明手中的。

  这个波澜不断地梦以不寻常的方式被打断,窗外传来的警笛的声音惊醒了成和,他愣了片刻,随后一把掀开窗帘,眼看着警车朝着自家的方向去了。

  难不成孟梦去自己家了?不可能啊。还是说刘明出门动手了?

  成和拿起手机,却想起来自己这手机现在只有开机键能用,整个屏幕触屏都坏了,根本打不了电话,在看了看时间之后,他决定还是出门看一看。

  现在是凌晨,距离孟梦离开的时间大概有三四个小时了,实在是没法确定对方现状如何,还是得赶紧过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或许不是和自己相关的事也说不准呢?

  成和很快的赶到了自家楼下,远远的就看见那边围着不少穿着睡衣的人,心里一个咯噔后便挤了上去,没等靠前,就看着警方从楼里抬出了一个蒙着白布的单价。

  是孟梦?她真的被袭击了?成和因为惊讶而顿住了脚步,然而紧接着她便看到了跟在警方身后的身影。

  那哭哭啼啼的女人可不就是孟梦?她没事?那担架上的是?

  在好事人群的推搡下,成和接近了孟梦所站的位置,也听见了她此时说的话。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是我男朋友叫我过来找他的,可是在我到了之后他却怎么也不愿意给我开门,我本来是挺生气的,可邻居忽然开门跟我说,今天我男朋友家里吵吵嚷嚷的,好像有人来找过他,我当时就觉得不太对劲,随后就打车回家找了钥匙过来,然后……然后就是你们看见的这个样子了……”

  孟梦说话的声音不大,吐字倒是很清晰,而成和也听得满心疑惑。

  从他们的话语来看,死者应该是刘明,虽然这点很奇怪,但最奇怪的是孟梦。她在被“成和”约出来后,第一时间见到的不是自己么?而且两人还发生了争执,她到底为什么又要去自己家里?

  “对,今天晚上他家可是够闹得,这人自己都不记得带钥匙,敲门敲得可凶嘞,还是房间里的人给他开的门。不过我是趴在猫眼上看的,就不知道开门的人是什么样子了。”邻居接着孟梦的话说道。

  成和原本还有上前解释的想法,但听到这里,也开始迟疑了起来。

  如果自己现在站出去的话,那自己的身份可以被拿回来,可自己必然会成为杀死刘明的第一嫌疑人,毕竟自己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见过他的人,且在他死前发生过争执。

  如此一来,事情就对自己很不利了,那时候自己又该怎么辩解?

  长相神似所以互换身份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天方夜谭,至于那软呢帽,毕竟自己也不知道对方的长相,被那个人袭击的时候也没有旁观者,搞不好最后还会被认定成自己就是软呢帽。

  除此之外,孟梦言语之间有隐瞒的意味,摆明了是不想说和自己碰面并争执的那件事,大家能相信自己的话么?

  人群渐渐有些散了,究竟要不要站出来也迫在眉睫。成和一番挣扎后还是决定去说个清楚,毕竟刚才自己有入住酒店,或许酒店前台也算是一份人证了。

  就在他正准备走向警车的时候,只听孟梦忽然尖叫了一声,随后大呼有鬼,手开始到处乱挥乱指,一下子现场又陷入了混乱。

  这女人究竟在搞什么?成和不经意间顺着对方刚才面向的方向看了过去,随后愣住。

  一个戴着软呢帽的男人正消失在人群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命运错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