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璇长老
天若有晴2021-01-07 10:302,023

  身影快如鬼魅般朝着那黑衣少年袭击而去。

  聂锦程不免惊叹:“传言神音女最爱攻击貌美之人,怎么她今天突然转性去攻击弟子中最强的那一个?”

  蓝牧笑而不答,因为他已经慧眼独具的发现这位黑衣少年不光是众弟子中灵力最出类拔萃的,而且颜值也是最出挑的。

  此时就算是隔着不太清晰的浮云镜,他都能看见那少年吹弹可破的面颊,如绿水桃源里开的最为娇嫩的桃花蕊。

  想来怎会不招那神音女妒忌。

  不过以聂锦程四十几岁的高龄审美,怕是根本瞧不出来。

  那黑衣少年一手捂耳,一手迎击,深深和那神音女对下了几个回合,都没有败下阵来。

  神音女不觉大怒,催动笛音,那笛声立马尖锐刺耳了十倍。

  少年屏息凝神,似乎动用了术法护住了心脉,然后在众弟子歪三倒四的包围里冲向了那神音女。

  又与神音女大战了几个回合,神音女终于有些不敌,微微处于劣势。

  见状,聂锦程将大手在桌子上一拍,道:“好!”

  蓝牧则道:“此刻高兴还为时尚早。”

  果不其然,那神音女又诡计新生,见抵挡不住,掩面求饶道:“好弟弟,我认输了,你且饶过我吧。”

  这一声娇滴滴的叫唤,令在场的诸位看官都忍不住心头一颤,魂飞天外。

  蓝牧再看,果然那黑衣少年也被这温柔缱卷的一声唤,扰了心智,失了心神。

  神音女见计谋得逞,突然伸出利爪,凌风之势,不可抵挡,径直探向那少年的脸颊。

  众人瞬间屏息凝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半空中的浮云镜。

  危急关头,那黑衣少年猛然撤退,机巧一撇头,那神音女尖利的指甲便滑进了他右肩的血肉里。

  “啊!”众弟子们忍不住齐声尖叫。

  情绪最为激烈的居然是坐在蓝牧边上的弟子聂怀香。

  她竟然紧张的从蒲垫上站了起来,往前连走了两步。

  台下众弟子都在看着,尊主之女,天璇长老唯一之爱徒聂怀香,此刻这副模样,确实有失了仪态。

  蓝牧见此,不轻不重的咳了一声。

  聂怀香立马回过神来,转身对蓝牧惭愧的深鞠一躬,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黑衣少年吃痛,不再犹豫,抽出佩剑反手置之,一剑刺穿了神音女的纤细腰肢。

  然后赶忙驱念口诀,将那神音女收入囊中。

  笛音止息,众弟子这才从痛苦中抬起头来。

  演武场擂台边的高香恰巧燃尽,有弟子便上前击鼓,高声朗道:“比赛结束!”

  天玑和天权两位长老合力清点了一下众弟子的战利品。

  果不其然,那位少年缴获最多。

  其中就有那两个魔力最为高强的四角金蟾蜍和神音女。

  天玑长老将那少年带到高阶之下,等候封赏。

  蓝牧不经意间垂首,看见那黑衣少年站在众人面前,小小年纪,却毫不怯场,姿态从容镇定。

  哪怕此刻右肩还在血流不止,他都未吭一声,甚至连眉头都未皱一下。

  忍耐力让台下多少已经入阶的弟子都暗自叹服不已。

  聂锦程摆了摆手,身边的弟子赶忙送上一瓶凝血药,敷在那少年的伤口上,血流才止。

  “好一个英雄出少年啊。”

  天枢长老忍不住捻起胡须赞叹道。

  “台下弟子所谓何名?”

  聂锦程端正了一下身姿,发问道。

  “弟子木北,拜见尊主及诸位长老。”

  说完木北径直跪在了地上。

  “详细跟诸位长老介绍一下自己吧。”

  聂锦程醇厚洪亮的声音再度响起。

  其实他的手上还有份众参赛弟子的资料卷宗,只不过他懒得翻阅罢了。

  每年进入儒风派的弟子都甚多,但却只能跟着已经拜过师,灵阶三品以上的师兄师姐们学习。

  只有结了灵核,并且参加三年一届的拜师盛典审核通过的弟子,才有资格真正在儒风门拜师学艺。

  崭露头角,占有一席之地。

  因此像那黑衣少年一般的弟子,此前均不会被各位仙尊长老以及他们坐下的弟子们所熟知。

  “弟子木北,今年十有三岁,蜀中人士,无父无母,唯一的阿婆已经离世多年,十岁那年入山听学,如今待在儒风派已有三个年头了。”

  叫木北的弟子做着简短的自我介绍,声音清亮,动听悦耳,如春华吐露之时冰雪消融般的叮咚作响。

  甚是惹人喜爱。

  蓝牧不自觉将目光从古书上移开,抬起头又看了眼台下的弟子。

  确实生的一副好皮囊,只不过因年岁太小,看起来有些单薄罢了。

  “那你想拜哪位长老为师啊?”

  聂锦程声音放缓,略显和蔼的问道。

  儒风派七位长老,以天枢长老的资历最为深厚,且为人和蔼可亲,深受弟子们的爱戴。

  因此每年拜天枢长老为师的人数最多。

  再者就是天玑长老,年岁较轻,但授课活泼风趣,为人也不循规蹈矩,是带着弟子户外野练最多的长老,因此也是十分深受弟子们的喜爱。

  剩下的如摇光、天权长老等也都各有特色。

  但令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木北小弟子脆生生的开口道:“我想拜天璇长老为师。”

  这句话声音温柔,语气却异常坚定,令在场的众人无不面露惊愕。

  迟疑了半晌,聂锦程才回道:“身为儒风派入门子弟,天璇长老从不收弟子这件事,想必你应该不会不知晓。”

  是的,让众人惊讶的原因就在于此。

  人称天璇长老的北斗仙尊,名为蓝牧,字牧之,其实对外从不收徒。

  也因此不知让多少心仪天璇长老的女弟子们,望师门而兴叹。

  虽然天璇长老在众长老中品貌最优,但资质最浅。

  不过修为却已经进入了可以飞升的绝佳境地,实属年轻有为。

  但天璇长老为何至今也没有飞升?此为修真界一大谜团,一直众说纷纭。

  有人说长老幼年时曾受过重伤,于飞升时有危险,恐怕度不了那天劫。

  也有人说天璇长老心系天下众生,誓要造福黎民百姓,且心甘情愿留在人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月桃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