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尬聊
何以为梦2021-05-25 23:003,055

  众人齐齐行礼请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梁沐沉低声道:“发生了何事?”

  众人这才想起来刚刚打捞上来的陈答应。

  宫女探了探鼻息,“陈答应没气了!”

  高舒月微微皱眉,有些犹豫要不要多管闲事。

  她并不是专业的医生护士,抢救方式倒是会,但这是在宫里,如果没救活,她会有大-麻烦,但不试试对不起她的良心。

  梁沐沉余光一直落在高舒月身上,“高答应,你有想法?”

  高舒月咬唇,“皇上,舒月学过浅薄的急救方法,但不敢保证……”

  “去试试,无论结果如何,朕不怪罪。”

  “舒月遵旨。”

  高舒月走到陈答应身旁,一边让小美播放正确的急救方法,一边按压心口处。

  见陈答应没反应,对着陈答应的嘴俯下-身。

  “高舒月,慢着。”

  高舒月一顿,不解的看向皇上。

  徐公公连忙指挥了一个宫女,“要做什么吩咐她。”

  行吧。

  高舒月指挥着宫女,有些担心的看着陈答应。

  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

  反正她尽力了。

  “臣参见皇上。”王太医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身后跟着药童。

  “高答应退下,让王太医诊治。”梁沐沉道。

  高舒月点点头,立即退了下去。

  王太医把了脉,叹息的摇头,“皇上,脉搏停了,没救了。”

  高舒月早有心理准备,呼吸停了三十分钟没有救活,的确没救了。

  这是她头一次面对死亡,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仍然影响了心情。

  “皇上,一定是高答应她想害死陈答应!”孙常在突然间发声。

  “刚刚除了高答应,大家都因为桌子倒了染了一身汤汁,一定是高答应事先预谋的!”

  洛常在站了出来,“皇上,刚刚奴婢的宫女检查了桌子,发现正对着高答应的桌子腿齐整,明显是被据过。”

  孙常在立即道:“皇上,您看,奴婢没说错!”

  高舒月有些烦躁,没有心情再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脸上露出冷笑。

  梁沐沉眸光变深,“高舒月,你怎么说?”

  “皇上,据桌腿的声音应该很大吧?舒月可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大的本事,能瞒过所有人。

  更何况舒月自从入了后宫,除了见过李答应,告知舒月想见皇上不妨求求孙常在,其他人都是今日第一次见,舒月有什么理由害人?”

  孙常在面色一变,看向李答应,为什么撒这样的谎?

  李答应心里慌的一匹,万万没想到高舒月说话如此直接。

  高舒月看了一眼冷漠的梁沐沉接着道:“反而舒月怀疑,这次是针对舒月,要不是舒月侥幸离开,掉池子里的就该是舒月了,毕竟舒月与她们不同,舒月身份低微,不配为答应。”

  梁沐沉嘴角勾起,抬眸,“你们还有什么说的?”

  洛常在摇摇头,她只是就事论事。

  孙常在垂眸,眼里闪过懊恼,这高舒月还牙尖嘴利的。

  “你俩,禁足到端阳节,徐长贵,派人调查杀害陈答应的凶手,好了,都散了吧。”

  梁沐沉抬脚离开,轻轻的看了徐公公一眼。

  徐公公立马会意,“高答应留步,皇上有话要问。”

  高舒月顿足,还找她干啥?

  梁沐沉坐上玉撵摇摇晃晃的离开,高舒月在后面跟着,心里骂骂咧咧的。

  今天太不顺了。

  高舒月跟着跟着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不是往御书房走的方向啊,倒像是她的寝宫?

  来她寝宫干什么?不会馋她身子吧?

  她搓了搓胳膊,脑子里一团浆糊,猪都猜不出梁沐沉脑子里想的什么。

  梁沐沉坐在玉撵上,墨色眼眸里盛满了复杂。

  他为什么听到有人针对高舒月就赶了过来?

  就算他不能让高舒月死,派徐公公即可。

  一行人到了锦月楼,梁沐沉在徐公公的搀扶下下了玉撵。

  高舒月撇撇嘴,这派头,活脱脱一个老人家。

  梁沐沉没有看高舒月,抬步往里走,忽然伴着:咯咯咯的叫声,小羽冲了出来,对着梁沐沉的衣服开始叨。

  “小羽,住口!”高舒月连忙跑了两步,揪着小羽的翅膀拎了起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男主人,这些人都是你男主人的下人,都是自家人听到没?以后不准对他们下手。”

  高舒月把小羽扔窝里,献媚的冲着梁沐沉笑,“皇上,您不会跟鸡一般见识吧?鸡它不是故意的,多大点事您说是不是?”

  梁沐沉黑着脸,却仍然勾着嘴角,“鸡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冲撞圣颜你说该当何罪?”

  高舒月十分不舍的看了小羽一眼,“皇上,俗话说:不知者无罪,小羽真不是故意的,莫非皇上认为一只鸡会故意对您做什么?”

  “鸡不会,你会。”梁沐沉坐到椅子上,“朕一会儿在此用膳,常富贵,去钓四条鱼。”

  “奴才遵命。”常富贵麻溜的撇下自家小主去池子里钓鱼了。

  “愣着干什么?上茶。”梁沐沉敲了敲桌子。

  “咔嚓……”桌子一分为二。

  高舒月抽了抽嘴角,“皇上,锦月楼庙小,东西少,您下手轻点。”

  梁沐沉眉毛扬起,“你跟朕这样说话?”

  高舒月:“……”

  “徐长贵。”梁沐沉不耐烦的叫了一声。

  徐公公立即看向高舒月,“高答应,还不去泡茶?”

  “哦。”高舒月快走两步,泡完茶后,端到梁沐沉两米处停了下来,“徐公公,帮舒月递给皇上呗?”

  “自己端过来。”梁沐沉道。

  徐公公比了个请的手势,退后两步。

  “那舒月去找块木板。”高舒月转身。

  “以后,你不必距朕六尺远。”梁沐沉道。

  高舒月疑惑的走到梁沐沉身边,跪坐在梁沐沉面前,双手举过头顶,“皇上,您喝茶。”

  梁沐沉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微微皱眉,“破茶。”

  高舒月:“……”这人没事来找茬的吧!

  她露出标志性的微笑,“皇上,这是舒月这里最好的茶了,要不您赏赐一点?”

  “那就这个吧。”梁沐沉重新端起茶盏,饶有兴致的看着高舒月脸变的僵硬,瞳孔微微放大,强忍着怒气的样子。

  还怪可爱的。

  高舒月磨了磨牙,“皇上,您可真大方。”

  梁沐沉点头,“朕一贯如此。”

  高舒月:“……”天被聊死了。

  接下来就是长久的沉默,徐公公在一旁看着都着急了。

  皇上好不容易来一趟,高答应怎么不知道接近一下呢?

  皇上都死皮赖脸来了,怎么就不知道再低一点头呢?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他心思急转,道:“皇上,不如老奴把书给您拿过来?您跟高答应一起看?”

  梁沐沉看向高舒月:“识字吗?”

  徐公公在一旁捉急,皇上,这问题能问吗?就算不识字您不会念吗?

  您这辈子不出意外就这一个女人了,还矫情个啥?赶紧处出感情啊!

  不然人家上吊自杀了,您这辈子都得吃素。

  高舒月扶额:“能认识一部分吧。”

  “去把战国策拿来。”这是对徐公公说的。

  高舒月连忙补充:“再拿一本地理游记啥的。”

  徐公公:“……”他提议俩人一起看,是看同一本书好吗?一人看一本怎么交流感情。

  徐公公表示他太难了。

  自从知道高舒月是那个女人,他这颗撮合的心就没断过。

  然并卵,当事人不开窍。

  徐公公在心里叹气,让小太监去取书了,不是什么重要的书,不必他亲自去取。

  然后,又安静了下来。

  梁沐沉一直把-玩着茶盏,像是研究珍惜动物似的,高舒月垂着头,睁着眼睛,一动不动,跟个标本似的,其实睡着了。

  高舒月本不想睡的,可是周公不放过她,她也没办法。

  梁沐沉玩了一刻钟的茶盏,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他开口道:“舒月,你平日在宫殿里都做什么。”

  【检测到有人跟主人说话,现在播放闹钟:勇敢去爱呀~别管它~别让后悔占据了年华~飞吧~别想了~不枉青春狠狠的遨游天下。】

  【检测到主人醒来,闹钟自动关闭。】

  (小美,回放。)

  高舒月轻车熟路的缓慢站起身,然后微微俯身,“皇上,舒月平日做的事情很多:吃饭、睡觉、逛园子。”

  梁沐沉:“……”这是很多?

  徐公公看着俩人的对话,脚趾头都好抠出来一栋锦月楼了,简直了。

  “咯咯咯……”

  小羽挣脱了笼子跑了出来,绕着高舒月转圈。

  高舒月蹲下-身,开始撸鸡生涯。

  “小羽,你怎么跑出来的?”

  “小羽,你怎么又想让我抱啊?”

  “小羽,你怎么这么热情啊。”

  梁沐沉冷冷的看向小羽,小羽吓了一跳,飞走了。

  梁沐沉挑眉,“朕记得这只鸡是御膳房里的吧。”

  徐公公扶额,人老了,他们年轻人管不了了。

  高舒月撇了撇嘴,这皇上怎么还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她装作怕怕的看向小羽,为了小羽的小命,只能用上女人的绝招,“皇上,小羽是宠物,舒月想养嘛~”一个字转了无数个音,听的梁沐沉整个人麻酥酥的。

  她在勾-引他!

  眼里完全被愉悦遮盖,“再说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王溺宠:上位宫女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