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想要就求他
鸭蛋2019-03-21 21:221,799

  “既然你不会逼我,那么请你放我离开。”颜洛诗发现自己的声音也不受控制地柔软起来,带着让她羞愧的娇嗔,她心中震惊自己竟然还会在这个恶魔男人面前撒娇。

  她个Xing一向要强,从来没有在人面前撒过娇,就连未婚夫齐泽衡都没有过。

  可是现在,她竟然向寒冰澈撒娇?!她不是疯了。

  寒冰澈望着她痛苦挣扎的样子,心中充满了快意,“我说过了,门不是我锁上的,外面狂风暴雨,所有的电已经停了,是你太粗心,所以才没有发现,书房点着蜡烛预防突然断电。”

  他微笑,继续说:“断电之后,这门就会自动关掉,锁上,没有电的话,任何人都打不开的。”

  颜洛诗惊愕,真的是这样吗?

  那就是说在没有来电之前,她都要和这个恶魔单独在一起?

  “那怎么办?”

  “书房也不错吧,有酒,还有小食,不是吗?”寒冰澈轻笑。

  颜洛诗真的没有力气站着了,她的身体越来越热,几乎是滚烫的,喉咙干涸得让她几乎抓狂,她下意识地用小舌舔了舔干躁的嘴唇,不经意的诱惑更让寒冰澈动情。

  他不是一个有自制力的男人,换了别的女人,他不会有所顾忌。

  但是这个时候,他却忍住了。

  寒冰澈幽黑的眸底染着浓浓的嘲意:“是不是觉得越来越难受?我想告诉你,我在酒里下了双倍的份量,如果你不和男人欢爱的话,接下来的五个小时内,你只会越来越难受,身体越来越热,会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颜洛诗再也没有力气,软软地倒坐在地上,双手无力地捂着脸蛋,除了那越来越强烈的渴望之外,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渴望的眼神无助地望着他,这个时候,她竟然涌起了一股让他帮忙的可怕念头。

  寒冰澈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仿佛高高在上的主人望着他的奴隶一般,他挑眉:“求我呀,求我帮你,不然你会痛苦得虚脱而死。”

  “你……在酒里下了药?”此时就算再迟钝,颜洛诗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当然是让你服从我的好东西。”寒冰澈的眼里尽是邪恶。

  本来,他不屑用药的,但是,为了让她自己看到她心甘情愿的臣服在他身下的样子,他必须这样做。

  火热又难耐的感觉慢慢在身体里积聚,颜洛诗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喘气声,怎么会这样,身体,为什么会这样?

  唔,真的好难受。

  “身体是不是很热?是不是很想要?”寒冰澈眸中闪动着诱惑:“想要,就求我,我要看见你求我的娇媚样子!”

  “不可能!”颜洛诗死死地咬着唇:“泽……泽……泽衡……”

  “颜洛诗,我不准你在我面前叫其他男人的名字。”寒冰澈的眼里迸发出怒火,手下一个用力将她扯到自己面前:“在我的怀中,你能叫的男人,只能是我!”

  “你死心吧……嗯……”颜洛诗的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难受。

  牙齿用力地咬向下唇,不,不可以,她绝不可以让这个男人得逞。

  “没用的,这种特制的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挡得了,就算是再怎么冷静忍耐,也一样会屈服。”寒冰澈抱起她,把她的下巴转向办公桌正上方冰冷的摄像头,残忍的话,在她耳边响起:“看见了吗?这个摄像头会录下你现在的样子,我要让你的泽衡看看,他的未婚妻是怎样求我要她的。”

  “你这个魔鬼,放开我!”颜洛诗发出痛苦的声音,但被药物控制的身体却不住扭动,眼眸泛起朦胧的水光。

  “很难受是吗?”寒冰澈邪恶地露出笑魇:“来吧,让你最爱的男人看看,他心爱的女人,在我的面前最浪的一面。”

  颜洛诗睁开眼,淡淡地看向他,凄惨的一笑:“用这种方法去伤害我,你以为我就会屈服吗?”

  “我倒是想看看,你为了给齐泽衡守shen如玉,还能坚持多久?”寒冰澈看着她迷乱的眼神,涛天的欲浪,狠狠向他扑了过来,这样艳丽的她,让他迷醉。

  颜洛诗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这个邪恶的男人,似乎在等,等她求他。

  她的心在淌血,泽衡哥,对不起,现在被药力控制的她,已经快不是那个冷静的她了。

  “诗儿,不要再坚持了,你是抵挡不了这样猛烈的药Xing的,来吧,和我一起,感受我。”寒冰澈深邃的眼眸却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的反应。

  颜洛诗也不躲避他的视线,就这样与他对视,泛着迷乱的眸子,有着最后一丝清冷。

  “诗儿,能支持这么久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寒冰澈始终观察着她的变化,没有错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看着她咬牙隐忍,眼中流露出的倔强,他邪佞一笑,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抵抗吗,太天真了!

  “明明已经动情,你又何必再忍?”寒冰澈的语气里充满了嘲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世闪婚,总裁有点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