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不爱你了
风为裳2016-12-23 14:344,378

  安思源在病房门口留了张银行卡和写有密码的字条给辛安,他知道这女孩视爱如命,他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他招惹不起。<p>  那次之后,傅苏准备她的个人服装展。章小娅没脸再在那幢大厦里工作,她去了另外一家活动策划公司做活动执行,每天飘荡在偌大的城市里。不变的是她一片痴心地追随着那个明明白白告诉她,她不是他喜欢的STYLE的男人。<p>  她不再是那个任性妄为的女孩,不再用死要胁他。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在他身边,或者,在他允许她在他身边时,她就出现在他身边。<p>  然后,有了世界末日的赌局。有了那次最亲密的接触,她以为是自己滴水穿石,金石为开,以为自己感动了上苍。<p>  结果,那一夜之后,章小娅期盼的浓情蜜意没有出现,一切毫无波澜地回到原点。<p>  章小娅连阶段性胜利的喜悦都没来得及品偿,就被辛安灌了一脑门子冷水。<p>  直到她在网上发了帖子,所有人的回复一边倒地劝她放弃,他们说:放弃吧,姑娘,同情不是爱,感动不是爱。或许对女人来说,同情、感动都可以转化成爱,但对男人来说,这些都转化不成爱,只会让他更厌恶你,做得越多越厌恶。<p>  网友们都说,日久生情多是对女人说的。女人是可以把感动变成爱的动物。男人不行,男人是视觉动物,男人喜欢征服,而不是被征服。<p>  章小娅很生气地想删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删帖的权限。她发短信给安思源,手机死掉了一样。<p>  章小娅第一次突然袭击,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情出现在安思源的公司。其实,脑子是乱的,她只知道,他们之间必须有个了断。或者在一起,或者从此各在天涯。<p>  不然,她就要爆炸了。真的要爆炸了。<p>  她当然在他的公司很有名。但他们或者以为她和安思源早就没了关系,所以她的突然出现,让大家都很紧张。<p>  章小娅没顾秘书的阻拦径直推开安思源办公室的门,她手脚冰凉。<p>  安思源面前坐着个高个儿女孩,腿长,腰细,胸大,头发如瀑布一样倾泻在肩膀上,鹅黄格子的洋装裙,同色系的船鞋,那是安思源喜欢的类型。两人坐得很近,相谈甚欢,他的脸上扬溢着她从没看到过的欢畅幸福。<p>  章小娅突然想到,因为跳楼事件,安思源面对自己时,心里一定是揣了很大的压力。他还没有做到无视道德无视她的生死的地步。他是个好男人,他不爱她,但有所顾忌。<p>  那那夜缠绵又是怎么回事呢?她趁他酒醉写了保证书,然后那一夜,也不过是一个男人意志不坚定的表现而已。你还想要什么呢?都什么时代了,难不成真因为那一夜就要他负责,让他娶她吗?就算娶了,不爱的婚姻,她要吗?<p>  闯进安思源的办公室,看到他跟别的女孩的那种状态,那一瞬间,章小娅实实在在感到了羞愧,像一个莾撞闯进老师办公室手足无措的孩子,更准确一点说是自卑,自己凭什么让他爱自己呢?死乞白列地缠着他,这又算什么呢?将心比心,若一个男的这样追自己,她也早就烦死了。<p>  章小娅结结巴巴地说:“哦,我没事……没事儿,你们聊,我走了!”<p>  脚上踩着一团棉花,章小娅站到了电梯里,电梯门关上的瞬间,安思源跑了进来。<p>  他说:“小娅!”<p>  这句一定很难叫出口,他舔了舔干掉的嘴唇。<p>  电梯那个密闭的小空间里,章小娅突然紧紧地抱住安思源,泪水倾城。<p>  哭了好一会,电梯停了。<p>  章小娅松开安思源,用手背擦了下眼泪使劲扯出笑说:“没事儿,我没事儿,我就是想跟你告个别,安思源,从今以后……从今以后,我章小娅不爱你了!你自由了!”<p>  其实那话也是大话,他从来都是自由的,她爱他,他不爱她,那她能约束他什么呢?跟踪他,拉条幅表白,做饭,把自己送上床,甚至以命相博,她一再告诉他:“你不爱我没关系,我可以等!”<p>  她以为2012年世界末日时,他都肯跟她呆在一起,那不是爱是什么?现在想来,那不过是他给她的一点同情。<p>  否则,女追男,隔层纱,她说了爱他,他不是应该心中暗喜地接下来吗?<p>  “出了什么事儿,告诉我,出了什么事?”安思源的手捧住章小娅的头,急切地问。<p>  那么一瞬间,章小娅似乎从安思源的眼里读出了“在意”两个字,但她很快甩甩头把这样的想法甩掉了。她已经太多次被自己的感觉欺骗了,像辛安说的,一场爱情谈得这么没自尊心,值得吗?在这场感情里,她像个追债的,一路拿刀砍过来,讲真,她在意过他的感受吗?<p>  “我只是累了,不想继续了!”章小娅的脸沉静下来。<p>  安思源努力地想跟章小娅解释办公室里那女孩是谁。<p>  章小娅又笑了,笑得有些凄楚,她说:“你知道你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是什么吗?你人太好,你总是试图让我不那么难过。也就是因为这个,我总是抱有幻想,总以为哪一天,你会像那些恋爱里的笨蛋一样发现你自己爱上了我。可是,我现在醒悟了。我不会再做傻事了,我结婚会给你张请柬,会给我包个大红包吧?还有,我祝你……早日找到属于你的幸福。”送给心爱的人祝福并不容易,这祝福与己无关,心痛欲碎。<p>  “还有,这段日子,对不起!”她哽咽着艰难地说出这句话。<p>  真的很对不起,虽然爱一个人没有错,但爱是一个人的事,她带给他了太多的困扰。这样一想,眼泪又涌了出来。<p>  “真的很对不起,以后……以后……不会了!”<p>  安思源揉了揉章小娅的头发,想说点什么,章小娅终没让他说出来,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坐进去。<p>  车子缓缓启动,她转头看到身后渐渐远去的安思源,恍若在告别这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泪如雨下。<p>  章小娅去移动公司换了手机号,回出租房退了房,提着箱子回到老妈家。<p>  此前,她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晃荡,无论多苦,她都不回老妈的这个家。她不愿意看到老妈一直在爱情里辛苦奔波,她跟辛安说她要早点把自己嫁出去,绝不离婚。<p>  跟一个男人耗到底。她说的不是“白头偕老”,而是“耗”,或许在章小娅的内心深处,爱一个人悲壮得酷似一场持久战吧?<p>  章小娅伸了个懒腰说:“傅小姐,你家小妖精彻底失恋了。求收留!”<p>  “没问题,这是咱自己个儿的家,想呆多久呆多久,想怎么呆就怎么呆!”只有这会傅苏才真正像个老妈。<p>  章小娅被这种情绪闹出一点伤感来,赶紧硬气起来转换情绪:“打今儿起,别惹我,别打扰我,我要休养生息!”<p>  傅苏很夸张地抱住小娅,她拍着女儿的背,什么都没说。<p>  医界乔治·克鲁尼端了清蒸桂鱼出来看到母女相拥的情景很知趣地放下盘子没吭声。因为这一点,章小娅有点喜欢上这大叔了。<p>  “老妖精,别煽情了。我好不容易都不难受了,您别再招我!我饿啦,吃饭!葛叔叔,够专业的啊!”章小娅从沙发上站起来,努力声音轻快地说。她不想让心里的悲伤弥漫到恩爱的老妈和她的男朋友或者是新任老公之间。从小到大,她小尾巴一样跟着傅苏,一度她把自己当成老妈嫁不出去的拖累。<p>  饭桌上,章小娅讲了好几个好玩的段子,逗得葛怀德和傅苏哈哈大笑。气氛无比融洽。学会隐藏情绪是不是证明自己长大了?只不过成长的过程很疼很疼。<p>  删了安思源的各种联系方式,微博关注也取消了。删时,章小娅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把自己的名小豹子改成了“在水一方”。<p>  不删不知道,原来,两个人的联系方式有这么多种。<p>  她给他发消息说她想他时,他再忙也有办法给她一点回应,哪怕是给她个笑脸都会让她安心。<p>  可他什么都没做,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心里没有她。到了最后,心里也不是没有落寞。<p>  章小娅的卧室还是她上高中时的样子,碎花壁纸有些旧了,紫纱的窗帘,白色的床。章小娅换睡衣时看到那个小手电筒。她关掉灯,一开一关,一束光线落到墙上,消失掉,再落过去,再消失掉。良久,她再怎么按,它都没了反应,应该是没电了。<p>  门开了,一束桔黄色的光倾泻进来。接着是满屋子的白光点亮了整间屋子。<p>  傅苏端着果盘站在门口:“怎么不开灯?”<p>  “傅小姐,你爱克鲁尼吗?”<p>  章小娅的目光如同孩一般纯洁干净。她长得不像老妈那般明艳性感,她长得像老爸章添明更多一些。<p>  傅苏坐到梳妆凳上,慢悠悠地说:“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就会知道,爱是太奢侈的东西。原本以为没有爱会活不到天亮,没有爱会活得如同行尸走肉,其实,也不是那样,世界这么大,就算没有爱,你一样可以有你自己的快乐!我跟怀德说不上是爱或者不爱,只是我们在一起,很舒服。这在当下,比什么都重要!”<p>  不在葛怀德面前,傅苏不再是那个发嗲任性的孩子,她理性了许多。章小娅想,她肯定是在爱了,只不过受过那么重的伤害,不敢承认或者是真的学聪明了吧!<p>  章小娅看过老妈被许多人打,扯着头发,撕着裙子,很多脏话如同污水一样倾到她身上。<p>  6岁的章小娅扯着窗帘哭。<p>  那是老妈很多年的噩梦,也是章小娅很多年的噩梦。<p>  “真的不会再想他了吗?”傅苏握住女儿的手,这些年,她不停地折腾,创立服装工作室,建立自己的服装厂。女儿很独立,她们母女之间也很少有亲昵的举动。今天不知是怎么了,她抱了她,现在又很想把她抱在怀里,痛哭一场。她总是觉得亏欠女儿,没给她个安稳的家,这些年,自己对女儿又有多少关心呢?<p>  “想啊,什么时候偶尔想起自己又想起了他,那时才叫真的开始忘记了吧?您放心,我是您的女儿,会趟过男人这条河的!”章小娅说得很轻松,仿佛说的不过是小时候丢掉的一只心爱的发卡。<p>  傅苏揉了揉章小娅的头发说:“明天我带你去做做SPA,一切重新开始!”<p>  老妈无意之间的动作让章小娅想起了安思源,他总是喜欢揉乱她的头发,那样的动作让她疑惑,胡思乱想,误当成是宠溺和爱。可惜,不是。<p>  “我住回来,会不会影响到你们?”章小娅不想再跟老妈继续把话题深入下去。<p>  “他说他喜欢你,他一直想要个女儿,现在终于如愿,高兴得了不得,说明天要给你选礼物去呢!”说到葛怀德,傅苏又变得千娇百媚意态横生的。<p>  章小娅夸张地抱住自己的肩膀:“呃,鸡皮疙瘩。对了,他没有家吗?”<p>  这是章小娅最关心的。老妈一爱下去就糊涂得没了心智,这么关键的问题不问明白可不得了。<p>  其实还有的潜台词是,医院可不就是个阴盛阳衰的地方吗?女医生、女护士众星捧月般地捧着优秀的男大夫,还是专家,他干嘛偏偏看上徐娘半老的傅苏啊?<p>  当然章小娅不敢把自己的担心明明白白说给傅苏听,美人就算是迟暮也仍会觉得自己依然明艳不可方物,所有的男人都会败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殊不知,那只是美好的错觉而已。<p>  “当然有过,早离了。再没结过……”傅苏说得轻柔,却没闪转腾挪。<p>  “你确定?”<p>  “小妖精,你还真打算成精啊?你不知道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吗?<p>  ”说这话时,傅苏又变成了从前那个多愁善感的傅苏。她表面说得潇洒,章小娅还是从老妈脸上看出些许历经世事之后的无奈。<p>  她的心一沉,想,自己得抽空跟葛叔叔聊聊。老妈糊涂,自己不能不替她操操心。<p>  那一晚,章小娅睡得并不好,她不断地梦到安思源,他伸出手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过来,不然,你死,你活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各在青山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