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睡城与空城
风为裳2016-12-13 08:005,031

  那之后,辛苑很久没看过那个帅气俊朗的男生安思源,也没看过那个有着小鹿般纯净眼神的女孩章小娅。

  辛安来时,辛苑问起这事,辛安“哦”了一声说:“安思源到天津做项目了。章小娅每周都跑天津,劲头大着呢!”说完,干干地笑。

  辛苑手拍了一下表弟的肩膀,略表安抚,一会又说:“这小姑娘有点意思!”

  辛安转换频道:“姐夫一周才回来一次,平常就你一个人,都干什么啊?”

  辛苑歪了歪头说:“要干的事可多啦,看书啊,看剧啊,对了,你有喜欢的剧给我推荐两个呗,最近剧荒!”

  辛安摇头叹息,“你真觉得你这么宅着好吗?”

  “当然不好,你姐啊,这是在浪费美好资源!”说这话的是辛苑的闺蜜小九。她穿着辛苑的睡衣从辛苑的卧室出来。

  “哦,姐,你这还藏着美女哪。”辛安认识小九。

  小九原名叫李初,是辛苑大学时的死党,闺密。小九说平生最遗憾的事就是自己是个女的,辛苑还不是个弯的,不然就是在一起的节奏了。俩女生好成一个人,辛苑管小九叫“亲爱的”,小九就叫辛苑“情儿”。葛瑞风总说自己跟辛苑之间要是有第三者,那人就肯定是小九。

  辛苑跟辛安从小在奶奶家一起长大,情同亲姐弟。辛苑读大学时,辛安总往表姐学校跑,送吃的、喝的,自然认得小九。

  小九拍了一下辛安的脑袋:“算小弟会说话!我都警告过葛瑞风,放着我们的系花大美女去拼事业,小心被人趁虚而入!”

  辛苑笑着端来果盘,塞了个橙子给小九:“我是那种让人趁虚而入的人吗?”

  “当然不是!”小九和辛安异口同声。

  “不过啊,滴水穿石,说到底谁的感情是固若金汤的?情儿,你还真别忒风清云淡了!”小九全程见证了辛苑的两段爱情,她对辛苑和瑞风之间能否长久一直存疑。

  她觉得辛苑并没放下心里那个人。更何况,她自己就身处周末夫妻混沌的烂泥中,老许露出来的蛛丝马迹让她很不安。当然,这些,她并没跟辛苑说。

  小九表面上大大咧咧,快人快语,内里却还是心思细密的。这倒不是信不着闺密辛苑,而是两个人的感情,自己都没理清,要怎么说给外人听呢?另外一层就是闺蜜之间的小心思,自己闪婚加祼婚,自己都云里雾里一场梦一样,很快就拿出来晒,还真不是小九的风格。

  果然,辛苑不以为然,怎么到我这就得严防死守了呢?不就一男人嘛,爱留留,爱走走。

  小九闻听此言,张了张嘴,终于没能把自己和老许的那些陈芝麻烂谷子抖落出来。

  辛苑在大学里做助教。葛瑞风则在燕郊的一所大型民营医院做急诊科医生。这也是无奈中的选择。瑞风研究生毕业,北京的大医院倒有愿意接收他这位医大高材生的。只是条件差强人意,更何况大医院里人才济济,从小大夫熬出头,遥遥无期。恰好看到燕郊那所医院招聘医生。葛瑞风一向自视甚高,不愿意屈就到一所民营医院去,但形势逼人,辛苑三天两头被房东赶得没处可住,瑞风是男人,他总得为心爱的女人撑起一片天。

  来挖葛瑞风的人介绍他见了院长。院长笑面相迎不说,奉上的优厚待遇也的确让人动心。两个人在出租房里头抵着头拿着计算器按了半天,辛苑还是于心不忍,她并不是个物质的女子,她说:“我还是觉得梦想比房子更重要!”

  辛苑的话倒让瑞风下定了决心,她是他不愿意错过的女孩。从遇上她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她是他人生梦想的一个很重要的部份。

  他捏了捏她的鼻子说:“我的梦想是做好医生,并不是去好医院!”辛苑笑了,她最喜欢葛瑞风的部份就是他从来不抱怨,他优秀,自视高,但从不站在云端向下看,而是脚踏实地真正去做。

  开始的三个月,葛瑞风成了跨省上班族里的一员。不同的是,别人是在北京城里上班,到燕郊安个家。瑞风是家在北京,在燕郊上班。所以,30万人每天“春运”上班,挤成相片那样的事,瑞风只在路上见过。他们挤着进城,而瑞风是出城。

  饶是如此,奔波了三个月,瑞风就败下阵来。医生原本就是辛苦的职业,再加上急诊医生总得值班,争分夺秒的时间都耗在路上,人迅速像失水的植物,总打蔫。每天回家跟床最亲,倒头就睡。全然顾不上辛苑的万种风情。

  辛苑心疼他,跟瑞风商量回家跟她爸妈借钱买辆车。

  葛瑞风和辛苑买房付首付时,老妈拿了三十万,岳父岳母给拿了十万,装修时又给拿了五万。他们也不过是小县城里最普通的工薪族,供女儿上大学已然不容易,他们不嫌弃他条件差,几乎倾尽家产帮自己和辛苑在北京安家。自己怎么还忍心让他们再为自己掏钱买车呢?

  “买什么车啊,没见全北京都快变成停车场那架势吗?我可是坚决的环保主义者。”瑞风拦住了辛苑的行动。

  那能怎么办啊?辛苑也没了主意。如果没付了首付买下那套二首房,倒可以考虑把家挪到燕郊去。

  瑞风坚决把辛苑的这个提议给否定了。自己在燕郊工作也是为五斗米折腰的权宜之计,怎么还能把家安那去?坚决不行。再忍忍,年轻不就是要奋斗的嘛。再奋斗几年,还清房贷,车子会有的,工作也会调回来的。再说,与其在大医院里捞不着上手术台的机会,倒不如在小地方的医院里受人重视,得到更多更好的锻炼。他从没想过把家搬到燕郊去。辛苑的大学在城里呢,怎么也不能让妻子舟车劳顿地奔波吧?

  这样无谓地商量来商量去,终究没个定法。倒是生活给出了切实的答案。瑞风的医院提供宿舍,忙时就住那不回来,慢慢地,他们变成了周末夫妻。

  开始,辛苑有些不适应。早上醒来,一个人,晚上回家,一个人,会觉得委屈。自己结婚不就是为了找个伴吗?干嘛还要过这种形影相吊,茕茕孑立的日子啊?

  小九想的显然跟辛苑不是一回事。

  小九是后悔自己没反对老许“周末夫妻”的提议,结果到现在自己一直没能进入婚姻状态,并且越来越觉得老许难以琢磨了。她不希望辛苑走自己的老路,所以她坚决地对辛苑夫妻做“周末夫妻”持反对意见,她说:“你们俩确定这样好吗?我说情儿,你对你家葛瑞风是不是太放心了点?我劝你还是别太拿大了。这年头,男人看还都看不住呢,你倒好,放虎归山。你还真别拿豆包不当干粮,你没拿你家葛瑞风当回事,可不代表别人就不当回事儿,你家葛瑞风那可是医学院里校草一级的人物。一不小心被你把人那草给采了去,你哭都找不着调门。医院那是啥地方?一群小水葱似的小护士不说,还有一批年轻貌美的女医生候着呢。这都不算,可不光是丑的老的得病哈。那长得好看的楚楚动人的,进了医院,倍儿可怜,碰一仪表堂堂的帅哥大夫嘘寒问暖,那爱情指数不爆表都不可能!我跟你说,我做一阑尾炎手术,就差点爱上那小鲜肉实习医生!”

  辛苑不以为然:“哎,我说,小九,您能盼我点好吗?再说了,能抢走的男人不是好男人,爱走走,我辛苑还真就不稀罕!”

  小九心里有点不愤辛苑那种清高劲,闺密是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最近的敌人。小九心里一直挺羡慕辛苑的。上学那会,她暗恋过袁明清,可她还没什么表示时,辛苑已经跟袁明清在一起了,她只得鸣金收兵,做了他们爱情的观众。后来辛苑经历的那些,小九一直陪在辛苑身边,感情也是真好。但偶尔仍然会心里犯点酸。那天便是这种情形。

  瑞风不在家,却连饭菜都帮辛苑做好放在冰箱里,吃时拿微波炉热一下就行了。自己呢,做好饭菜苦等老许,想到这,一句话不管不顾就冲了出来,当然,说完,她立马后悔了。她说:“你是真的天真无邪,还是心里装他装得不够,还没忘袁明清啊?”

  辛苑立刻摆出一副翻脸的架势。小九吐了吐舌头,赶紧闭嘴。再说下去,她就只好现身说法,讲讲自己跟老许的事了。她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在她没理清之前,她还不想说给辛苑听。

  很多时候,小九嫉妒的还真就是辛苑这股子单纯劲。这是好人家一帆风顺过来的女孩才有的简单纯粹。小九苦哈哈长到现在,她最怕的事就是家里来电话。只要那个号码出现在手机上,老妈那比苔藓还湿滑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到小九耳朵里,小九不用听也知道,主题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钱。原本以为找到老许,自己终于四脚落地,努力在这城市扎下根来,可是越来越多的疑惑让她觉得生活会是随时会掉下来的天花板。

  小九提了那个人的名字,这让辛苑有些意外。好半天,她说:“那个人早就不在我心里了。我跟瑞风挺好!”这是真话,她跟瑞风的日子过得平平淡淡,这就是她最想要的生活。至于袁明清,那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遇到瑞风,她就一直告诫自己要惜福。至于自己跟瑞风能走到哪一程,这个她还真没想过。小九这么一说,她倒是想了想,有了袁明清在前面,就算瑞风真的离开,应该不会挖心挖肺那么难过吧?不过,谁知道呢!感情这回事,辛苑只有那一次痛彻心扉的经历,也只算是个初中生的水平。

  “你呀,一点都不懂男人的心思,你得让他紧张,让他没有安全感。没听过那个理论吗?要想婚姻长久,男人就要给女人安全感,让女人觉得他一直都会在你身边。女人呢,刚好相反,就是要让男人没有安全感,让男人觉得她随时都会离开他。这样才行!”人人都是理论专家,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可是落到现实里,小九不是拿老许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辛安点了点头,说:“我得把这话说给章小娅听听!”

  “嘁,听你小九姐瞎扯呢,她要是行,她还会剩到现在?”辛苑把果盘递给辛安,对闺蜜的高见不屑一顾。

  小九张了张嘴,还是将自己跟老许已经领证结婚的事压了下去。说出来的话是:“不许歧视剩女啊!我剩下,那可不是男人不要我,我是为天下的男人着想,我前脚嫁了,后脚得多少男人心碎成玻璃渣子啊?所以,像我这样主动剩下的,是在为社会安定团结做贡献呢,对吧,弟?”小九嘴快,霹雳啪啦一通说,辛苑姐弟都笑了。

  小九是个人精儿。人精儿做的事就异于常人。天天五马倒六羊地做着不知多大的买卖,天南海北地跑是常事儿。没事儿时,见天跟辛苑这腻歪着。有事时,几个月人影都不见也是常事。瑞风并不喜欢风风火的小九,又不敢直接在辛苑面前表现出来。偶尔娓婉地说:“我就奇了怪了,你们俩的性格天差地别,怎么就成好朋友了?”

  人跟人之间的气场很微妙,上天入地折腾的小九与温柔婉约派辛苑在一起,她们不觉得违和,别人看着别扭,也只是别人的感受。她们自己觉得俩人是绝配,那有什么问题?

  辛安开着小店,平时宅得厉害。所以,辛苑的家里通常只是她跟自己的影子。瑞风倒是很希望辛苑能养只宠物,辛苑以自己不喜欢小动物为理由拒绝了。其实她并不是不喜欢小动物,她只是害怕自己把感情放在一个什么东西上。她害怕自己对谁有依赖。从前,她依赖过一个人,那个人头也不回地离开后,她就把心门关上,不再随便依赖什么了,包括瑞风。

  只是,再怎么不依赖,丈夫丈夫,一丈之内为夫,那个人不在家,那个家便也真就成了一个房子。有人陪伴时不会觉得怎么样。可是,他不在,家里就成了一座空城。早晨醒来时,习惯性地手臂向右伸过去,拥抱的只有空气而已。

  辛苑本就不喜欢在做饭这件事上浪费时间,一个人,如果不在学校吃饭,回来吃碗泡面也就算了。瑞风很恨她这样,每个周末回来,他会做很多辛苑爱吃的菜放进冰箱里,然后耳提面命般唠叨:“放微波炉里转一分钟拿出来吃就行了!不麻烦,别忘了!”辛苑答应着,看着瑞风忙里忙外,心里很踏实。就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答应是答应,如果这一周小九不出现,冰箱里的东西会等到瑞风回来。瑞风连唠叨边叹气,然后说:“不然我还是辛苦点,每天回来吧,你看你瘦的,点把火都能着了!”

  辛苑不以为然,又耍赖:“怎么啦?你们医院婴儿肥的小护士看多了,回来嫌你老婆瘦?再说了,我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瑞风的目光似笑非笑,辛苑意识到自己的话让瑞风想入非非,红了脸。

  办公室里常有老师说起夫妻间吵架拌嘴的那些事,也无非是早上谁没盖牙膏盖,谁把脏衣服和内衣、袜子一块洗了之间的鸡毛蒜皮。偶尔有一天,同事问辛苑怎么没听她说家里的事儿,辛苑仔细想了想,他们两个人一周才在一起呆两天,还真就没什么吵架的心情。

  或者,刚刚有点苗头,就要分开了。那一点点时间,小别胜新婚,甜蜜还甜不够,哪还舍得用来吵架?

  渐渐地适应了,寂寞虽然寂寞了点,好在辛苑原本个性就冷清,不像很多女孩做橡皮糖粘人,一周见一次面,也还不是多漫长,还好。瑞风是个好丈夫,因为分别,总想着额外补偿辛苑,每周回来,总是变着花样搞点小节目,辛苑倒觉得比办公室里每天在鸡毛蒜皮里挣扎的女人们幸福。

  人和人怕比较没错。其实最怕的是比较的方向。有的人只盯住人家好的方面比,有的人捉出自己的幸福比。

  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辛苑不知道的是,在她和瑞风渐渐适应周末夫妻的生活时,小九的周末夫妻生活正像东野圭吾的小说,抽丝剥茧,露出真相。

继续阅读:第四章 肩膀出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