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八卦帖
风为裳2016-12-18 01:114,344

  从辛安那出来,章小娅哭了一道。出租车司机一直拿眼角夹章小娅,想劝,却又无从下口。

  回到出租屋,同住的那姑娘又带了男朋友回来。两个人在房间里腻腻歪歪,叽叽咕咕的声音让章小娅火很大。她去敲了门,那姑娘穿个小吊带给门咧了条缝,倒也言简意赅:“下回你领人回来,弄出多大的动静我都不出声!”不等章小娅说话,“咣”地就把门给关上了。

  章小娅只能吃闷亏,心里的寒霜又增加了一层。安思源打死也不会跟她到这么脏乱差的地方来亲热的。

  辛安说得或许没错,他有钱,条件好,如果他爱你,怎么能让你吃那么多辛苦?不过就是“不爱”两个字。说得再残酷点,女孩子倒追,男人会不珍惜。这样一想,章小娅简直有些绝望。不倒追,他又不会追过来,自己那么喜欢他,怎么办呢?

  章小娅开了电脑,天涯论坛上注册了个ID。想ID名字时,随手打下的是“小豹子”,那是安思源给她起的名号。

  章小娅从小作文就不怎么样,一篇八百字的作文恨不得写上一百个标点符号。她绞尽脑汁弄了个标题党的题目:本人女追男,请问我是天下第一贱人吗?标题要长长长……

  据说在那个论坛,标题长才会在前面,有点击,不然帖子很快就会沉下去了。

  “我认识他时,超级讨厌他。可后来就犯贱没底限了……”

  章小娅写下第一行,恍然回到了两年前。

  第一次见着安思源时,章小娅大四。那时权然不知情为何物,整天是没心没肺的作天作地的小妞。

  那天章小娅生日。她跟辛安在校门口的小饭馆吃饭,她说人生真失败,自己过生日,平日里那些死党都不知道死哪去了。还是辛安最好,一直陪在她身边。辛安面前的章小亚穿着件蓝色拼豹纹的小夹克,中等个,小小的婴儿肥,花苞头,小麦色的皮肤,大眼睛,他替她擦去唇边的啤酒沫,“她们都在实习,忙着呢!”

  “那你喝,你替他们把酒都喝了!”章小娅任性起来还是个孩子。

  辛安是不能喝酒的。他天生酒精过敏,可是看着章小娅眼里汪着的泪,他一狠心,一仰头,一杯啤酒毒药般灌了下去。

  辛安知道章小娅不光是为好朋友没给她庆生难过。她一整天都在等父母的电话。父亲的礼物几天前就打卡里了,是二千块钱。留言是继母。

  章小娅从自动提款机里把二千块钱取出来时说:“你瞧我那后妈,做事滴水不漏,你就是想挑她的不好都挑不出来。可是,你不知道冰刀子就是不捅人也能把人冻死吗?”

  辛安张了张嘴,很想说既然是继母还要求她什么呢!可他没说,他知道章小娅在意的根本不是继母给没给钱,她在意的是她那个总上电视讲人情世故讲得头头是道的学者老爸。可他一整天连一通短信都没发给章小娅。在他的世界里,什么事都比女儿生日重要得多吧?

  章小娅的老妈傅苏礼物没见,电话没见,短信也没见。这事儿搁谁身上谁都会难受吧?但一向有什么说什么的章小娅绝口不提老妈。越是不提,说明心里的结就越大。章小娅说“没事儿”时,事最大。

  辛安除了陪她喝喝酒还能干什么呢?朋友不就是这种时候陪在身边的吗。是谁说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可惜,章小娅并不懂这个。

  章小娅给辛安又满上一杯。“亲……亲爱的,这辈子,我不跟谁好,也跟你好!”

  辛安心里的柔情翻江倒海,可这姑娘又把啤酒推到他面前:“喝,不醉不归!”

  章小娅是有些酒量的,这遗传自老妈傅苏,据说当年老妈不光艳冠群芳,且杯酒战群儒,把一众男人迷得神魂颠倒。说起这段时,章小娅不无遗憾地说:“谁看了我谁都说这孩子可惜了,长得一点都不像她妈妈!就是,要像我妈,我就报考电影学院,那现在最红的就肯定是我了,没国际章什么份了!”

  “少臭美,人国际章比你大不少呢好吗?”辛安适时打击了章小娅一下。

  一顿酒喝下来,辛安心里对章小娅的那些情愫没吐出来,喝进去的酒倒翻江倒海涌出来。

  站在小饭馆门口,章小娅摇摇晃晃地架着辛安。一辆奥迪冲了过来,章小娅和辛安两个人脚下一滑,倒在了地上。

  还没等章小娅起来,车上就冲下来一高大帅气的男人。他双手抱臂站在章小娅和辛安面前冷冷地问:“要多少钱?给个数!”

  “什么?”一时间章小娅没理解他说话的意思。

  “不就是碰瓷儿吗?你们还真够豁得出去的,还弄俩人!”帅哥的眉宇之间写着“看不起”三个字。

  “有钱了不起吗?”章小娅从地上跳了起来,伸手就去煽开车男人。

  那男人就是安思源。那时他给章小娅的学校安装软件,回去时撞到章小娅和辛安。

  安思源当然不会让章小娅打着他。事实上,她的身高打他的脸,也的确有些技术难度。安思源单手握着章小娅的胳膊,似笑非笑地看到面前站着的穿着豹纹帽夹的小姑娘,他说:“哎哟,小豹子,还想咬人啊?你们这行现在都发展成暴力打劫了吗?”

  那之后,他一直叫章小娅小豹子,章小娅也喜欢他这样叫她。

  “谁碰瓷了?谁打劫了?别恶人先告状啊!你车往我们身上撞……”

  “我车上有行车记录仪,用不用我给你放放?”安思源仍摆出猫戏老鼠那副德性,这让章小娅恨得牙痒。

  “我说了,我们根本就没想赖你钱,我朋友喝多了……不然,报警吧!”章小娅也懒得理这号人物。

  “大姐,那你还不如赖点钱呢,我晚上要加班,警察来了,这一晚上甭想干别的了!”安思源那神情还是把两人当成了碰瓷的。

  辛安一直趴在地上没起来。安思源用下巴点了点他:“哥们,戏演得差不多就行了,我都答应给钱了!”

  辛安仍旧一动不动。章小娅慌了,甩开安思源的手,过去拉辛安。辛安人一蜷,吃过的东西吐了一口出来。

  章小娅吃力地抱辛安的头,人重心不稳,坐到了地上。“快点,快点帮我送他去医院!”喊了两声没动静,她转头一看,安思源的头探进车里看行车记录仪刚转过来。

  “哎,我说,你们喝多了撒酒疯别拉上我啊!白白了您那!”

  安思源拉开车门一屁股坐到车里,章小娅咬着牙冲了过来:“混蛋,跟你没关系你就跑啊?你那班不加能死人吗?见死不救,你还是个人吗?”

  章小娅说着说着眼泪就涌了上来。

  “神经病!”安思源一转方向盘,车子向后倒了几米,转了个弯撇开章小娅和辛安冲了出去。

  章小娅站起来追了几步,安思源的车子冲过来时,她往后一闪,人跪在了地上,又马上起来,跳着脚骂“混蛋”,那一刻,她手里有刀,都恨不得杀了那个混蛋。

  身后的小饭馆早已关灯停业了。路上偶尔有路过的车都没停。章小娅找手机,发现手机不知道掉哪了。欲哭无泪,她继续去拉辛安,“你醒醒啊,别吓我!”

  眼前一片雪亮,章小娅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个讨厌鬼从车上下来很嫌弃地拉着辛安起身:“不能喝在姑娘面前逞什么能啊?”

  章小娅抹了一把眼泪,小跑着跟上,她说:“谢谢你啊!”

  “谢倒不用谢,别像扶老太太似的赖上我就行!”

  在安思源的车上,章小娅抱着辛安直哆嗦。安思源扔过来一件外套,“你男朋友啊?就你俩喝酒怎么还把他喝成这样?不会是你要跟人分手吧?”

  章小娅不想跟这人说话,她害怕自己呛声,他再翻脸把他们扔在路上。

  医院走廊里,安思源给了章小娅一张名片,“打这上面的电话给我就行,我会把卡号给你!”

  章小娅接下名片,嘴撇了撇,心里满是不屑。给辛安垫付的压金,他不提醒她会不还吗?

  安思源消失在医院走廊的尽头,章小娅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大夫过来问章小娅什么情况,章小娅吞吞吐吐说了,大夫挺不满意地问章小娅:“他对酒精过敏怎么还让他喝酒?”“是……是他想喝的!”

  辛安的嘴里嘟嘟嚷嚷叫着小娅的名字。章小娅心想这生日过得真够没劲的。

  “我没想到的是,这个生日最幸运也是最倒霉的是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的真命天子,尽管我不知道我们有没有未来,但我有限的人生里,还没像这样飞蛾扑火一样扑到一场爱情里面去!”章小娅发现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其实还是有些文采的。

  就这样乱七八槽发了六个跟帖,章小娅把自己跟安思源的第一次见面写清楚。中间插进来的回帖已经有几个了。

  有个叫“伪装成苹果”的人回:大姐,你写玛丽苏文的吧,别告诉我那冷面男是个总裁。

  另一个ID是“史前大白菜”的人说:重点是啥啊?你追的是这冷面男吗?那赶紧上火爆情节啊?瞧这磨叽的!

  也有支招的:倒追绝对是个技术活。切记:只勾引,别表白。切记!切记!

  “只勾引,别表白?”我靠,这难度也太高了吧?章小娅回帖说:“求支招!”那人却再没回话,看来也是个纸上谈兵的货色。

  章小娅喝了口水,继续敲键盘。写字这活还真是累手指头。

  第二天,章小娅一大早被老妈的电话吵醒。她说:“宝贝儿,妈在纽约,记错时间了,对不起,对不起,你要什么?包还是化妆品?妈给你买回去!”

  “不用了,折现吧!”章小娅冷冰冰地挂掉电话。她想起还欠着安思源的钱,找出名片发了短信过去。没人回。

  一整天,安思源都没打卡号给她。她的电话打过去,电话被挂断了。章小娅一想到那男的那副死样子,就恨得牙痒痒,心想:要不是本姑娘人品好,才懒得理你。

  辛安嫌喝醉酒住在医院里丢人,给章小娅打了个电话说去表姐家住两日,让她别惦记。

  章小娅一个人走在校园里,百无聊籁,心血来潮攥了那张名片找到安思源的公司。

  没看出来,他年纪轻轻却经营着一家软件开发公司。章小娅一那幢大厦的11楼见到了安思源。第一眼他居然没认出她来。她解释了一下,然后掏出钱递给他,说:“我说过我们不是骗子!”说完转身就走,安思源才叫住她,他说:“小豹子!”

  章小娅转过头郑重地说:“我叫章小娅,不是豺狼虎豹!哦,忘说了,为还你的钱,我打车过来的,本来不见面就能把钱还了的,可您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所以,这费用得您出!”

  安思源盯着她看了两秒,头微微侧向一边轻轻地笑了,再抬起头时,脸上的笑意尽失,他打了个响指说:“OK,你拿着打车凭证,我让会计给你报!”

  章小娅急了,自己坐车从来都没要过什么凭证,还有,回去的车还没坐,哪有凭证?

  “你可以再来一趟!”安思源说完,没再看章小娅第二眼,转身进了办公室。

  格子间里的年轻男女看着章小娅偷笑。

  章小娅一跺脚转身离开。

  她在八卦帖里说:我以为他就是我人生里的一个过客,匆匆来,匆匆走。可我没想到,那之后,我竟然爱上了他。

  这个帖发出去,立刻有个叫陆鲜花的ID回复说:我说妞,你这梗一点都不新鲜,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拿没拿下他啊?

  章小娅坐在电脑前,浑身无力。她拿起手机,短信、微信、微博、qq扫了一圈,全然没有他的消息。

  她忍着不手贱联系他,终究没忍住。她发微信过去说:“在干嘛?我想你了!”

  可手机变成了哑巴,无声无息。

  章小娅回了一帖,她说:“我不知道我到底拿没拿下他。或许,知道,只是不想承认,承认是件太痛苦的事了!”

  章小娅合上笔记本,人趴在那,肩膀一耸一耸地哭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婆婆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糖男女:周末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