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张校长的尸体
月半墙2020-05-13 14:362,839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张校长,现在只要确定了一点,就基本上可以结案了。

  关增彬那里有从张明亮体内取到的DNA,而如果张校长的DNA吻合的话,一切就能对得上了。

  半个小时之后,关增彬将张校长屋子中生活用品的DNA和从张明亮体内找到的进行了比对,我们得到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DNA吻合。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来:

  四天前的晚上,张校长看到了张明亮留给他的那一张纸条,以为是胡佳佳留下来的。于是他如约来到了那个停工已久的工地中,他见到了张明亮,黑暗中,他误以为张明亮就是胡佳佳。

  张明亮担心被看大门的老张头发现,于是将张校长带上了一栋楼里并且往上面走去。

  走到了十五楼,张明亮觉得这样的高度老张头定然发现不了二人了,于是停了下来。

  而张校长跟在她的身后,张明亮留给张校长的只是一个背影。

  张校长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张校长一只手堵住了张明亮的嘴,刚刚做完手术的张明亮很是虚弱,无力反抗。

  黑暗中,张校长甚至没有分辨出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变性人。

  张明亮做鬼也不会明白,到底是什么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张校长看着楼外的明月笑了。抓着张明亮的脖子在墙上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情诗: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接着他将尸体从十五层抛了下去,与此同时,一名小偷被老张头套狗的陷阱抓住。

  老张头上楼的时候,张校长躲在十六层。老张头下楼的时候,张校长就跟在老张头的身后。他或许想要杀了老张头,但最终没有下手。

  下楼后,张校长背起了张明亮没有头颅的身子,通过工地中的一个下水口,进入了下水道。沿着下水道走了千米左右的距离,张校长将无头的尸体随意的丢在了下水道中,他认为这样就永远不会被人发现了。

  然后,张校长从别的地方跑走了。

  “这就是你的结论?”听完关增彬的推理分析之后,我忍不住问道。

  “对啊,这很符合逻辑吧。”关增彬点了点头说道。

  我耸了耸肩,坐在了沙发上,伸出了三个手指头:“这样吧,针对你的分析我问你三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上来,我姑且就认为事实就是你说的这样。”

  “好啊!”关增彬坐在了我的对面,眉毛一挑,用一双大眼睛瞪着我。

  “第一个问题。”我说道:“老张头之前提到的那个桶去哪里了?你的故事可没有提到这一点。”

  关增彬思索片刻,然后一拍自己的脑门:“有了,砍掉张明亮头颅的是个很锋利的武器,张校长自然不可能是握在手上,那么他必然的有什么东西来放这个武器,那么那个桶就是装武器的东西,这样张明亮就不会起疑了。”

  “提着桶更可疑吧!那么第二个问题。”我继续说道:“如果张校长杀了人,躲在十六层,一定会留下痕迹,可现场除了十五层没有任何血液。而且他既然都杀了一个人了,为什么不杀了老张头,他就不怕老张头发现什么?”

  关增彬的脸拉了下来,眉毛紧皱,一只手托在下巴上:“张校长只杀胡佳佳,其余的人不杀。”

  “第三个问题。”我继续问道:“张校长既然觉得将尸体抛在下水道里不会被人发现,为什么自己却失踪了,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故意让人怀疑他么?”

  “这,可能他觉得老张头看到他了吧……”关增彬挠着自己的后脑勺说道。

  我伸出了一根手指摇了摇:“那他为什么不杀了老张头。”

  关增彬将沙发上的一个靠垫砸在了我的头上:“精神病!”

  我将靠垫抱在怀里,思考着案子的情况。

  张校长无疑对张明亮做了什么,可是人却又不像是张明亮杀的。难道杀人的不是张校长,而杀人的还有别人?或许是那个被陷阱套中的年轻人是真正的凶手?

  不对,时间对不上。

  老张头听到动静是十点钟左右,到达那个地点是十点十分左右。而这个时候,年轻人逃脱了陷阱,跑掉了。然后老张头准备回去,却听到了楼上似乎有什么声音。这个时候是十点十五左右。

  以老张头的体力,一层一层的上楼并且观察每一层楼的动静,一直到达十五楼大概是十一点钟左右,而根据关增彬的尸检报告,这个时候张明亮刚刚死亡,误差就算有个几分钟,那楼下的年轻人也绝不可能是。

  那个年轻人总不会飞。

  一夜无话。

  邵组长办公室。

  已经在全市开始搜索张校长了,可张校长依旧是没有一点踪影,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玛丽调取了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的资料,却发现张校长根本没有通过身份证购票。各个街道的监控也没有显示张校长回到办公室或者自己的家里。

  奇怪的一点是,张校长家里附近的监控在那几天似乎被人破坏了。

  “我看这张校长不会是畏罪自杀了吧。”大口吃着西瓜的玛丽含糊不清的说道。

  “吴梦,组长,有线索了。”小刘推开了门。

  邵组长依旧拿着那个白色的茶杯,问道:“怎么了,急急忙忙的,死人了?”

  小刘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是啊,有人在山上发现了一具尸体啊,都烂的不成样子了。”

  “对了,小关,把那个箱子带上。”邵组长说道。

  关增彬眼前一亮,说道:“这就是之前杨法医的那个工具箱?”

  “对,特别制作的。”邵组长说道:“我原来就说过,或许有一天这箱子就落在你们手上了。”

  “那杨法医?”关增彬问道:“我有好多年都没有听过她的消息了。”

  邵组长摆了摆手,似乎不想说这些事情:“去吧,现场还有尸体等着你们呢。”

  天气依旧热的像个火炉,我和谷琛干脆脱了上衣,在乡亲们临时搭建的凉棚里看着关增彬解剖凉棚里面的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比起张明亮的那具尸体来,程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脸部已经烂的看不出到底是谁了,不过有了上一次的冲击,我和谷琛明显是好了很多。

  看着关增彬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和谷琛两个老爷们坐在这里,实在也是有些羞愧,于是我拿了一块毛巾,往上面倒了些矿泉水,走到了关增彬的身边。

  关增彬认真的解剖着尸体,我拿毛巾给她擦了擦汗:“有什么发现没有。”

  关增彬双手握着解剖工具,任由我给她擦汗,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有发现,而且有大发现,知道这个人是谁么?”

  “谁?”我问道。

  “这个人就是张校长啊!”关增彬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

  张校长的尸体竟然在这里被人发现了,而且看样子已经腐烂的很严重了。

  “死亡的时间和原因知道么?”我赶忙问道。

  关增彬点了点头,不知道在箱子中操作着些什么:“死亡时间大概是在几天前,时间推算应该是张明亮死后的几个小时吧,死因是被人狠狠的用什么钝物击打在了头部。”

  张校长杀了张明亮,然后有人又杀了张校长?

  “小刘,尸体是被怎么发现的?”我喊在远处做笔录的小刘。

  “尸体是被人在山上发现的,有人埋了一个坑,但是并不深,有人路过发现露出了一截衣服,就这样被发现了。”小刘喊道。

  “埋得不深?”我问道。

  “是啊。”小刘说到:“那个村民说很好发现的,只是那个地方走的人不多而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知道张校长行动的人都有些谁呢?

  知道张校长行动的,一定是和张校长关系不错的人,而我刚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

  难道他是杀害张校长的凶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