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操场的少年
月半墙2020-05-13 14:363,071

  我们此刻站在张校长家的后院。

  后院一半是瓷砖,一半是土地。土地里零零散散的长着些花卉,只是看起来很久没有人打理过了,花朵已经干枯了。

  胡佳佳深吸一口气,指了指西南角的一个方向。

  我用手指将上层的泥土剥开,捏了一小块泥土放到了嘴中。这还是我小的时候,他们教给我的绝招。只要凭味道和里面的湿度,便可以知道这土是否被人翻动过。我正辨别土里的湿度和杂质的时候,就看关增彬拿着一个小的凹形铁锹。

  “你有铲也不早说?”我说道:“还让我用嘴尝?”

  “你也没问我啊。”关增彬耸耸肩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样子。

  我无奈了:“别挖了,地下的土壤和疏松,和上面形成了对比,颗粒也很小,说明不久前曾经被人翻动过。而且尝起来有植物根须的味道,应该是被人挖断了。”

  关增彬将铲子分成了两半,放进了那个工具箱里,然后才开口说道:“可以啊,以后我出门不用带工具了,带你就行了。”

  “但这也就是说……”谷琛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胡佳佳。

  这也就是说这里的确被人翻动过,不过曾经是否埋着人,这就不清楚了。

  我们找到了张校长厨房摆放杯子的托盘,上面一个杯子都没有。

  “这杯子应该是一套的,另一个字母是W,是张校长爱人名字首字母。”胡佳佳看着空空的托盘,有些疑惑的说道:“可现在上面一个杯子都没有了,我记得他也喝了水的,那个杯子去哪里去了?”

  胡佳佳扭头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胡佳佳。

  杯子去哪里了,自然是被人拿走了。

  杂乱的线索开始在我的脑海中连接在一起,只剩几个点我还没有弄明白,不过只要弄明白了这几个点,我就能够得到事情的全部了。我揪着自己的头发,坐在张校长曾经做过的沙发上。

  有的人活着,人们巴不得让他去死,有的人死了,可有人又让他活了。

  尸体或许只是一个工具。

  办公室里。

  “谷琛,去查查高睿的异地女友。”我对谷琛说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定要查清楚关于他和高睿之间的点点滴滴,半点也不要遗漏。”

  “好。”谷琛点了点头。

  “小刘,你带上几个人去查一查给张明亮做手术的那个主治医师。”我扭头对小刘说道:“非常时刻可以用一点非常的手段,让他把关于张明亮做手术的一系列的手术文件都找出来,知道么?”

  小刘捏了捏自己的手,笑着说道:“我最会干的事情就是特殊手段了。”

  谷琛和小刘都带走了一队人马,办公室里唯独剩下了我和关增彬。

  “那我要干什么呢?”关增彬的食指指向了自己。

  “你去做一个实验。”我看着关增彬说道:“如何将一个十天前就死了的人伪装成五天前才死亡的。你是一名法医,我想你应该能做到这一点吧?”

  关增彬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盯着我说道:“你是不是找到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了?你觉得佳佳姐才是真的凶手?”

  “我是这样认为的。”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着便要往外走。

  关增彬一只胳膊搭在墙上,拦住了我的去路:“话没有说清楚那么着急干嘛啊,佳佳姐怎么可能是凶手。我一点一点的问你,如果你能回答上来,我就放你走!”

  胡佳佳和关增彬的感情似乎很好,就好像我认识高睿不久,也觉得高睿这个人不错。这样的情感或许会影响我们对案件的判断,可人都是感情的动物,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那是圣人。

  “好,你问。”我说道。

  “张校长死亡时间是五天前!”关增彬伸出了一根手指说道:“我检查过了。”

  我摇了摇头,将关增彬的手指头掰了回去:“我想有人能够伪造张校长的死亡的时间,你是法医,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更清楚。这一点你可能尚未注意到,重新解剖一遍尸体,绝对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关增彬点了点头:“这一点的确有可能,算你勉强回答上了。那为什么张校长死后,还能在墙上写下威胁胡佳佳的那四个字,还能跟踪胡佳佳。”

  “因为根本就不是张校长写的!”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根本就不是张校长。我闻过张校长衣橱的衣服,那些是被人故意放进去的!而且其余老师也从未丢过。”

  关增彬皱起了眉头,似乎回想着当时的情景。

  “可除了张校长,谁还有家里的钥匙?总不能是小偷……”说道了这里,关增彬突然的停顿了下来,我想关增彬也知道这个能够随意进出张校长家里的人是谁了。

  关增彬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扶着墙壁,她思索了一阵才开口道:“你的意思是,高睿把那些放入了张校长的衣橱中?高睿就是那个?可高睿明明和胡佳佳住在一起,又怎么会呢?”

  “另有其人。”我摇了摇手指淡淡的说道。

  “所以是谁?”关增彬见我摇着手指,连忙追问。

  我将关增彬扶在墙上的胳膊放了下来,一边往外面走,一边对关增彬说道:“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那个应该是张明亮。”

  “可张明亮只跟高睿啊,那个时候关增彬还没有和高睿住在一起呢。胡佳佳怎么可能看到?”关增彬终于抓了我的一个漏洞:“这一点说不过去吧,你怎么解释?”

  我耸了耸肩,将双手一摊:“所以我要去验证这一点了,我交给你的任务你要赶快去做,已经呼之欲出了。”

  “你真的认为胡佳佳说的是真的?她只是太爱高睿了,所以伪造了现场!”关增彬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我叹口气:“高睿刚被抓,一个小时胡佳佳就来了。一个小时时间,怎么可能伪造?或许,事实和你描述的正好相反。”

  “她的描述没有漏洞,而高睿的描述,始终解决不了一点。那栋楼里,十六层往上没有丝毫的血迹。而楼梯上也只有老张头一个人的脚印,凶手到底是怎么离开的?”我反客为主。

  关增彬思索了片刻,回答道:“或许老张头没有仔细检查清楚楼层,凶手其实就藏在一到十五楼之间的一层。或者,难道是老张头杀的人?”

  “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不管这个可能多么匪夷所思。”我淡淡的说道。

  “什么可能?”关增彬问道。

  我走出了门,才回头说道:“等我查到了就告诉你。”

  当东边的月亮高高的挂到当头的时候,我来到了高睿的城市。在高睿所就读的第四中学里,我终于找到了答案。高睿已经退休了的班主任是个年纪六十的老人了,她告诉了我一个埋藏在她内心中八年的秘密。

  那是八年前的一天。

  五十多岁的她喜欢在晚自习过后到操场散散步,尽管晚自习后已经要十一点钟了。她的老伴一直劝她辞去班主任的职务,每天六点钟便要起床,十二点钟才能回家,这样的强度这个年纪的老人怎么能受得了。

  她说自己眼不花耳不聋的,那么早退休干什么。

  她舍不得那帮学生,这是她带的第十届学生了。

  看着这帮学生,她似乎也年轻多了。

  “这是最后一届。”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往操场深处走去。

  她听到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老人人老,心可不老,她知道经常有小情侣下晚自习后来这里诉说情愫。只要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她其实很开明。她悄悄的躲在一棵树后,听着看着不远处传来的动静。她忽然看清楚了那个人究竟是谁,那是她班上的一名同学,另一个人却不认识。

  那是两个小伙子。

  她听到这名同学说:“我想和你一辈子都在一起,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对方却猛地将他推了开来,然后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都和你说过了,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之前都是我们年纪小不懂事,你怎么能赖着我要跟我一辈子。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我以后都不会回来这座城市了。”

  “就算你愿意为我去死,也没有用了,知道嘛?”对方压抑着自己即将奔溃的情绪:“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怎么想的啊!”

  “张明亮,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包括去死!”

  声音响彻了操场,对方似乎怕惊动了保安,没有说话,快速的消失在了操场的另一端。

  这名学生,名字叫做高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