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女人的动机
月半墙2020-05-13 14:302,982

  毛姐尸体的清晰的面部,她眉毛依旧舒展,脸上没有表情,像是在看一副画一样,这让我不由的想到了黄二哥曾经和我讲过毛姐的一个小故事。

  毛姐和黄二哥从小就是邻居,有天村子里的小孩说,谁敢在乱葬岗上住一夜,谁就能当大哥,以后村子里的小孩必须都听他的。众人敢言不敢做,唯独毛姐二话不说就独身上了乱葬岗,等夜里家里人闻言找到毛姐的时候,她正抱着一个墓碑睡的香甜。

  这足以说明毛姐的趁这些产业,靠的不仅仅是脸蛋。

  “不是我们的人。”毛姐说道:“留个电话,找到告诉你。”

  “多谢毛姐。”我说道。

  离开之后,谷琛看着我,皱着眉头说道:“你到底是干嘛的?那个毛姐一看就不是靠什么正规手段上来的,好像还搞着一些不三不四的生意,你怎么会认识这种人?现在我们就回去,好好调查一下。”

  我给了谷琛一根烟,说道:“这不是我们的任务,况且这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做到的事情。你在一个地方呆着太久了,总觉得这个世界上不是黑就是白。可这个世界真的是你看到的世界?我们给她照片的时候,她就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了。那么问题来了,她为什么还要帮我们?”

  谷琛说道:“她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耸耸肩,点燃了一根香烟,同时递给谷琛一根:“当然,她不又不是傻。那清晰的照片明显不可能路过的人拍的,明显是专业人士拍摄的。”

  “那她还帮我们,不怕引火烧身?”谷琛也不是什么糊涂人。

  “所以说,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我往空中吐了一个烟圈:“我们都是普通人,谁敢说自己心中没有一点邪念,谁还没做过一点好事。就凭这一点,她会帮忙的。”

  谷琛抽口烟说道:“这个世界还真复杂。”

  “复杂的是人心。”我说道:“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应该就有消息了。”

  几个小时之后,毛姐果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死者的身份终于确定了。这女人的确是她们那一行的。她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做叶紫,这当然是艺名。

  据毛姐所说,这个叶紫最近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不论看到谁都是唯唯诺诺的,可最近几个月却是突然底气足了起来。

  手上挎着的是真的LV,喷的是迪奥的香水,喝的是二十块钱一杯的咖啡。换做是之前的叶紫,就是三块钱的一瓶汽水都舍不得喝。别人都传叶紫找了一个大款,让不少的姐妹们是羡慕嫉妒恨。

  我们从这一点入手,很快的查明白了事情原委,叶紫没有找大款,相反的,叶紫还找了一个小白脸。当我们找到这个小白脸的时候,小白脸正和自己的女朋友玩的开心。

  事实上,小白脸曾经是叶紫的男朋友,但当得知了叶紫的身份的时候,这小白脸当然选择了分手。直到几个月前,叶紫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在往他脸上扔了一万块钱之后,叶紫说:“跪下捡起来。”

  小白脸说道:“你以为我是什么人?”

  说完这句话后,小白脸跪着将钱捡了起来,并且还亲吻了叶紫的脚面。

  尊严对于有些人来形同无物。

  从此他们两个又成了恩爱的情侣,小白脸得知叶紫死后,叹息道:“以后没人养我了。”

  但我们依旧从小白脸的口中得到了一个线索,那就是每个星期五的夜晚,叶紫总会一个人出去,每次都要第二天十点钟左右才能回家。她从来没有告诉小白脸自己去干什么,但每次回来的时候,她的包里总会多一万元钱。叶紫不曾说,他也不会去问。

  我和邵组长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看来你应该和我想的一样。”

  没错,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为什么叶紫大半夜的会去西郊那个火车道上去了。大概在两点到两点半,并且每周五都有的车,的确是有一辆,而且是老式的绿皮车,这种车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这种火车行驶的速度较慢,而且窗户是可以打开的。

  女人半夜三更去也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将这三包东西带回来。

  所以,在此我们可以大胆的进行一个假设。有人每星期五乘坐这辆火车,躲过火车的安检,然后乘坐火车一路来到这里。夜里两点多钟,基本上是人们最犯困的时候,火车上的人几乎都已经睡觉了。

  在路过罗勇军看守的这条铁路上,将那三包东西用力的扔出窗外,而这个时候,叶紫应该已经在铁丝网后面等着了。

  铁丝网距离火车道算不上多远,以重量来看,就算是一个小孩子也能轻易的将其抛到铁丝网的后面。这应该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当夜电闪雷鸣中,叶紫依旧会出现在这条铁路附近了。

  只是这一次,叶紫绝对不会想到,在黑暗中,远有比黑暗更恐怖的东西。黑暗对于叶紫来说,是最好的保护,同时,也是最致命的敌人。而被抛出来的东西,阴差阳错的被罗忠成捡了回去。

  我们不知道罗忠成是为了什么,是因为杀了人,恐怕不是。

  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无论他最后到底怎么想,他都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查一查每个星期五上这辆车的乘客。”邵组长说道。

  玛丽掏出了自己的电脑。

  这项工程需要时间,要从所有的乘客中找出每个星期五都会乘坐的乘客,然后再从这些乘客中找出有问题的乘客,饶是玛丽有着最好的设备,最强的大脑,也不是一时间能够完成的。

  小刘呆呆的看着电脑上飞快掠过的数据一会儿,就感觉头晕眼花了。他无聊的翻动着办公桌上的一本书,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说道:“对了,邵组长,报案人的身份的确已经查清楚了,这个张旭彤,真的是几年前被拐到山村里的那个。”

  “世界上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邵组长端着一个老旧的瓷杯说道。

  “谁说不是呢?”小刘说道:“因为要做笔录,所以我们调查了她的身份,得知他是景中师范大学的一名毕业生,而她还有个同班同学,叫做张慧。那是一个晚上了,她和张慧从市里做黑车回学校,结果司机直接把她们带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地方。”

  耸耸肩,小刘继续说道:“她们两个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车上上来几名大汉,第一时间没收了她们的手机,堵住了她们的嘴,三天之后,她们就出现在了那个小山村里。之后的事情,那个流浪汉李存壮都说了。”

  “当时夜黑风高的,黑车司走的都是小道,基本没有监控。”小刘随意的说道:“所以两个女生失踪,一直都没有查出她们的下落。”

  我一边看着玛丽的电脑,一边说道:“张旭彤逃出来后没有报警?”

  小刘点了点头,突然苦笑着说道:“几年前张旭彤跑出来的时候,没有选择报警。尽管她知道自己跑了之后,张慧会面对怎么样的生活。她将这件事情选择性的遗忘了,我们了解到一个细节,张旭彤回来的时候,说自己其实出国了,只字未提被拐走的事情,也说她并没有见过张慧。”

  “可这次张旭彤坐火车,看到一个不相关的人都会选择报警。”小刘自言自语似得说道:“你说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毕竟我不是张旭彤。面对自己的好朋友,张旭彤选择了隐藏,面对一个陌生人,张旭彤选择站了出来。这或许能够说明有些时候,我们的善意往往会发生在陌生人身上。

  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我恨你啊。

  “张旭彤什么反应?知道张慧的事情了么?”邵组长轻轻的抿一口瓷杯中的茶水。

  小刘摇摇头:“我们调查张旭彤的这件事情,她还不知道,同样她也不知道张慧已经被我们解救出来了。我说这件事情,也是想问问组长你的看法,到底要不要将我们知道的告诉张旭彤。”

  邵组长沉默了很一会儿,才说道:“人性本恶,人都是自私的。就算知道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对张旭彤做什么,关于张旭彤的事情,就到这里吧,将这件事情烂在肚子里好了。”

  “毕竟有些事情可不是谁都能接受的,活在自己的梦里蛮好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