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小法医
月半墙2020-05-13 14:302,899

  引起的轰动是可见的。

  半个小时候,一队人蹿了出来,他们喊道:刚才的镜头堪称完美,一条过了。

  人们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之前发生的一切是在拍电影。一个自称导演的人说这是在派一部恐怖电影,没想到狗把假的人头叼出来了,但是导演转念一想,觉得还是把人们真实的反应拍摄下来。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虚惊一场。

  但实际上,这些人不过是邵组长特意安排的演员罢了。

  而这颗被狗叼着的真正的人头此刻正被摆在解剖室里面。

  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姑娘,一头短发衬托出她的干练。听邵组长说,这是一名还在上医学院的,也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了。

  但想想看,我和谷琛不也是这样,我是个永远也进不了编制的,谷琛还属于预备,不过等抓到赵明坤之后,这两人估计直接转正了,而我又该何去何从呢,这真是一个悲伤的问题。

  终于,一颗人头解剖完成了。

  “知道这女人怎么死的吗?”我开口问道。

  关增彬像是傻子一样的看着我,她缓缓的将手套摘下,然后才说道:“头发长就是女人?谁告诉你这个头颅是女人的,这很明显是一个男人的头颅。”

  “男人?”我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的确我只看到了长头发,可后来包裹头颅的时候,我的确看到了这个人的脸,明明就是一名女性的脸,可关增彬怎么会说这是一名男性的头颅呢?

  关增彬冷哼了一声:“先入为主。”

  接着,又给了我个白眼继续说道:“男性比较于女性,颅骨较大,颅腔较大,眼眶较低,下颚角小于一百二十度,最重要的一点是,男性头颅的枕外隆突明显。”

  说着,关增彬将头颅拿了起来。

  “摸!”

  我把手放在了关增彬的脸上。

  “我让你摸这个头颅的枕外隆突,就是后脑勺的部分,你动我的脸干啥。”关增彬喊道。

  我和谷琛一人摸了一下。

  “和你自己做下对比!”关增彬继续说道。

  我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果然找到了这个所谓的枕外隆突。

  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个头颅竟然是一名男性的头颅,不过看这男性的五官长的真的像是一个女人,该不会是整容了吧?还是说他长的真的和女人一个样儿。

  “这年头,男人长的和女人一样,女人又凶悍的和男人一样。”我摇头说道。

  关增彬对我眨了眨眼,然后说道:“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在注意……他之所以长的像女人,是因为他整容了。而且应该是整容了没有多久,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他是一个男人的事实。”

  尸检报告很快出来了,只是凭着一个头颅,很多地方并不能斩钉截铁的做下。比如说死者到底是如何死亡的,比如说精确的死亡时间。不过有些地方能够证实,头颅的凹陷是死后造成的。

  那么我的推论就应该是真确的,昨夜老张踢倒了装着头颅的桶子,头颅从十五楼滚落了下去,而今天被一只流浪狗叼了出来。到目前为之,只有这一点半点的线索。目前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昨夜的那个年轻人。

  我们三个人来到了邵组长的办公室,邵组长此刻正和玛丽小刘吃冰镇西瓜。

  “你们三个胃口倒也好。”我缓缓的说道。

  “怎么了?”玛丽问道:“我听说上午你们出案子了。”

  我点了点头,将几张照片拿了出来递给了玛丽:“你看看这个……”

  玛丽吐了我一身。

  邵组长说道:“既然这个案子已经交给了你们负责,那就你们负责吧。顺便说一下,追凶计划的三个人都凑齐了。”

  “她?”

  “他!”

  我和关增彬同时说道。

  “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我对着关增彬说道:“就算不能精确,至少也有个大致的范围吧。”

  关增彬点了点头说道:“估计是昨天晚上十一点钟到今天凌晨一点吧。”

  “你不会是技艺不精吧?”听了关增彬的话,我几乎是下意识的问道。

  “信不信由你。”关增彬说道。

  谷琛也一脸惊奇的看着关增彬。

  难道遇见鬼了?

  老张说过,他发现那个小偷的时候大概是十点钟左右,可按照逻辑推理,这个时候那个的凶手已经在十五楼并且开始写血字了,可这个关增彬却说这个人是十一点死后死亡的。

  从这一点上来分析,凶手就是在老张发现小偷之后上的楼,并且杀的人。

  可老张只是退后了十几米,就决定上楼去看看,这其中并没有用多长的时间。凶手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杀人并且写字离开的呢?那么人头的身子又去哪里了呢?老张从一楼走到十五楼,最慢估计要用半个小时的时间。

  可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凶手能够将一个人杀死,并且作诗,然后将尸体背着离开现场么?

  如果说凶手将尸体背到了十六楼,等老张走了之后才离开,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但是这就有问题了,凶手是怎么在老张发现小偷后上的楼。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凶手在小偷之前上了楼,并且将被害人控制,十一点之后,凶手才开始杀人。只是凶手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有什么特殊的目的么?

  不论是哪一种推测,凶手一定是在老张下楼之后离开的。可是一到十五层,老张都曾用手电筒照过,没有什么别的痕迹,那么凶手一定是躲在十五层之上了。现在去看的话,应该还可以找到线索。

  当然这一切都基于关增彬的尸检结果没有错误。

  不过看关增彬信心满满的样子,我也不好继续追问。

  “走!”我对两人说道。

  “干嘛。”关增彬问道。

  “当然是去找凶手的线索了。”

  在开始模拟之前,我仔细的观察了这栋楼的情况,凶手不可能飞檐走壁,十五楼的高度也不可能从上面跳下来,那只有我之前分析的那种解释了。

  “谷琛,你从一楼到三十楼,仔细的检查一下有没有其余的痕迹。关增彬,你把十五层的血液和头颅的血液比对一下,看看是不是一个人的。”我对二人进行了分工。

  “那你呢。”两个人问道。

  我笑了笑,说道:“我负责发呆。”

  闭上了眼睛,一边用手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思索着。

  如果我是凶手,我到底要干什么。我爱她,所以我要杀了她。曾经的海枯石烂,曾经的山盟海誓,曾经的沧海难为水,在时间面前不过都是谎言。我爱他,所以我成了她的样子。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爱情,就是把我渐渐的活成了你。

  我要穿上你爱穿的裙子,我要带上你爱戴的首饰,我要把我的脸整成你的样子,甚至,我可以把性别都变成你的样子。我害怕失去你,所以我要在拥有你的时候杀死你,这样,我就永远不用害怕你会离开了。

  有一个地方能做到这一点。

  两个小时后。

  谷琛从楼上跑了下来,这位仁兄跑个三十层都是面不红心不跳的,只听他说道:“没有,除了十五层有血迹,其余的楼层都没有。”

  凶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就相当于一个密室,虽然四周都开着口,但毕竟是十五层,凶手到底是躲在了哪里,才能让老张没有发现尸体的呢?那尸体为什么没有留下一丁点的血液痕迹?

  关增彬说道:“我刚才检验了一下,鲁米诺光化学反应没有一点发光的痕迹,说明其余楼层真的没有血。而十五层的血液和头颅的血液是吻合的,说明墙上的血的确是用死者的血所写的。”

  顿了顿,关增彬继续说道:“从字体的形状来看,应该凶手抓着死者的脖子,用头顶沾着血写的。似乎有大量的血液喷射的痕迹,应该就是第一现场了。”

  诡异,这个案子说不出的诡异。

  “下一步我们该干什么。”谷琛看着眉头紧皱的我问道。

  “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