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身世
月半墙2020-05-13 14:302,948

  “癞三这个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逮捕的,现在我们该说说你的事情了。”邵组长轻轻的将癞三的档案放在了桌面上,顺手抄起了他那个老旧的茶缸,然后才继续说道:“我说过只要你能帮我破案,我会带你从精神病院里出来,现在你自由了。”

  谷琛和玛丽站在邵组长的左右,也同样看着我。小刘刚刚知道我的身份,然后说道:“你是精神病啊!”

  “你可以走了。”邵组长说道:“你自由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玛丽说道:“邵世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卸磨杀驴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这个神经病虽然有时候挺让人想打他的,但至少也算的上是帮了我们的大忙,没有他我们也不能这么快找到凶手。”

  “所以我看啊。”玛丽坐在了邵组长的办公桌上,然后说道:“我看他也算可以,就当个临时工算了。万一以后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还能拿他当挡箭牌。”

  我之前倒是和玛丽提过一嘴,只要我能找到林舒,她就在邵组长面前美言我几句,现在看来玛丽还真的是说到做到。

  邵组长轻轻的敲击着茶缸:“这才多久,你们就穿一条裤子了?”

  玛丽一把夺过了邵组长的茶缸:“什么叫穿一条裤子。”

  邵组长耸耸肩,从抽屉里掏出了另一份档案,上面白纸黑字写的清楚——吴梦。

  这是一份关于我的档案。

  “吴梦,一岁的时候被人发现遗弃。当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被冻成了紫色。当时大雪封路,送去医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那里面的医生当日不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他们只能给你盖上厚厚的被子看着你死去。”

  “但是后来一个人说她有办法。”邵组长一边看着我,一边缓缓讲述着我的故事:“他找来了几个水壶,里面灌上热水,分别放置在你腹部还有其他地方。”

  “死马当作活马医,她不是个医生,只是从电视上看到过,如果有人严重冻伤,烤火水泡根本没有办法,这是她唯一知道的一种方法。”邵组长说道:“所有人都觉得你挺不过这个冬天。”

  “那年的雪下得好大,寒风呼啸。”

  “可奇迹般的,你生还了下来。”

  “那里向来都是个充满死亡的地方,可在这阴郁死气的地方,竟然活下来了一个生命。所有人都莫名感觉到开心。于是允许今天可以通宵看电视,以往那都是春节才会享受到的待遇。”

  “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你的衣服里找到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是这么写着的:孩子是你的,我等不到你了。我给孩子取名叫做吴梦,从你进去后,我整天做恶梦,我希望以后永远无梦。”

  “很显然你这里某人的儿子,但实际上,你的母亲找错了地方。这里的确有吴姓的人,但都不曾娶妻。后来所有的男性都验了DNA,可没有一个人是你的父亲。”

  “这就犯难了,到底要去什么地方找你的父亲。看着你可怜巴巴的眼神,这个四十岁的无儿无女的人把你当成是自己的孩子来抚养。他教你识字,送你上学。你的童年两点一线。”

  “你的存在带来了别样的生机,你和他们,你叫他们爸爸妈妈。他们多少次望着窗外,多少次在夜里哭着说:我的儿子,应该也这么大了。你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儿子。”

  “他们教会了你普通人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的东西。”

  “你一天天的长大,想着如果你继续和这些人混在一起,你迟早会成为一名最狡猾,最厉害,最不容易被抓到的。所把你推荐给了当地的警队,你成了一名编外人员。”

  “你深知众多的套路,你知道他们如何思考。借助于这一点,你屡屡帮助破案。但这个时候,你已经出现了精神分裂的征兆,那便是自罪妄想症。每一次抓到人,你的自罪妄想症都会重一点。”

  “终于在一次案件之中,你被凶手设计的连环谜题所迷惑,你找不到凶手,所以最后把自己当成了凶手。你自首,你说一切都是你干的。但实际上,所有的证据都能证明那不是你的所作所为。”

  “精神测试之后,你被确定患有精神分裂,所以被送往了青城精神病院。直到我们将你从精神病院里找了出来,我也和你说一句实话,如果不是我们,你可能要一辈子呆在里面了。”

  小刘在一旁嘀咕道:“这不落井下石么。”

  邵组长没有理会小刘的牢骚,继续说道:“在当编外人员的日子里,你一直都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转正,但实际上,由于你过于特殊的身世和你精神发方面的情况,你不可能。”

  “真的没有一点可能?”我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看着邵组长,希望邵组长能在下一刻给我一个我希望的答案,但其实想想,这压根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的身份和我的状态,注定表明了我不可能有这么一天。

  “不可能。”邵组长斩钉截铁的说道。

  看我神情有些萎靡,邵组长问我到:“有个问题我其实之前就问过你,为什么你要做这个。”

  “我不知道。”我如实的回答。

  一个人总有些事情是狂热的想去做的,尽管他也不清楚自己最后究竟是为了什么。或许时间能够给出答案,也许不能。

  “那你还把他找出来干什么。”玛丽显然有些生气了:“你还不如就让他烂在精神病院里面。”

  我知道玛丽说的是反话,是在为我打抱不平。但是邵组长既然将我找了出来,就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说实在话,邵组长找到我,或许只有三分是看到了我有特殊的天赋,剩下的七分,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玛丽姐,邵组长既然能把我从精神病院里面捞出来,就证明我的作用一定不会是这么简简单单而已。就算没有我,邵组长也能很快的找出杀害叶紫的凶手的。这个案子可能只是用来看看我究竟有没有达到他的标准,我说的对么?邵组长?”

  我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邵组长摇了摇头,夺回了玛丽手上的茶缸,然后说道:“玛丽啊,你跟着我都快十年了,还不如吴梦看问题看的透彻。如果我真的只是为了找吴梦破这么一个案子的话,我这组长真的别当了。”

  玛丽疑惑的问道:“那你到底要找吴梦干嘛?难道是?”

  邵组长点了点头,示意小刘将门关上,然后才开口说道:“几个月前,吴梦在破解一起密室杀人案的时候,因为过于难解,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个案子便落在了我的手上,经过我的一番调查之后,我发现,做这个案子的应该是我们的老朋友。”

  “老朋友?”我不明白。

  “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有个天才?”邵组长说道。

  我想了起来,之前在车上,邵组长的确这么说过。我点了点头,说道:“他不是被送进去了么?难道是他做的?”

  邵组长摇了摇头:“并不是他,但是这个人和他关系匪浅,当年我们逮捕他的时候,他有个手下逃走了。我怀疑那个密室杀人案就是她干的,她的手法我知道,但我想不到她的动机。”

  那个密室杀人案,我参与了。但我迟迟想不出凶手应该是什么模样,凶手为什么要杀人,为此,我受到了极大的代价。如今从邵组长的嘴里听到了这个消息,这才发现,或许这其中还牵扯到了什么更多的东西。

  “但我和她交手的次数太多了。”邵组长看着手中的茶杯,淡淡的说道:“她基本上已经摸清楚了我的套路,所以我找到了你。”

  “为什么是我?”我指了指自己。

  邵组长重重的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没错,就是你。你有着很强的推理能力和观察力,确实像极了十年前的我。但实际上,上面那位并不同意一个精神病来干这件事情。”

  “你是怎么说服他的?”我问道。

  邵组长笑了:“我告诉他,你这个人,如果不是掌握在我们手里,那你一定会成为第二个天才。”

  “你让我追查这个人?”我说道:“他是谁?”

  “赵明坤。”邵组长说道:“一个狡猾的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