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易性症患者短暂的一生
月半墙2020-05-13 14:303,255

  十二点半的时候,我们终于来到了张明亮的家。

  “看看变性人的家里都有些什么吧。”我将玄关的门关闭,对着两个人说道。

  “肤浅,其实从医学上讲,这叫做易性症。”关增彬一边给屋子照相,一边对我们说道:“算是一种心里症状,他们从心里不能认同自己的性别,继而希望做变性手术来改变性别。不过做这种手术的太少了,舆论压力太大。”

  “这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养成的啊。”我四处打量着这个房间里面的陈设。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住宅公寓,两室一厅带厨房卫生间阳台。房间面积不大,装修也是普普通通的样子。客厅面积狭小,一张转角沙发占据了大部分的面积,正对着沙发的地方是一个柜子,柜子的上面是个大电视。

  “有天生的,也有后天形成的。”关增彬回答道。

  我点了点头,用遥控器按开了电视。看起来张明亮死的那天晚上,是没有将电视彻底的关闭的。这可能是张明亮的一种习惯,现在很多人都直接用遥控器关掉电视,而并非是关掉电源。

  “现在比赛正激烈,詹姆斯的一记暴扣,好球……”电视里传来了声音。

  看起来上次电视关掉之前,张明亮正在看体育频道。

  继续让电视放着,我们三个人走进了第一件卧室。卧室里有一个大衣柜和一张床,床边是一个小型的书柜。书柜里放着一些书籍,深沉的有,网络小说也有,言情小说也有,甚至还有一本《凶案现场》,看起来还是个喜欢推理的变性人。

  我拿起几本书随便翻动了几页。

  “变性人的取向是什么啊?”我问道。

  关增彬继续照着照片:“可能喜欢男人,也可能喜欢女人,说不准。易性症只是对于自己的表示一种厌恶的态度,取向这一点上来还真是不好分析。”

  另一个卧室里有一张用来练瑜伽的毯子,旁边是一个电脑。

  在现在,如果你想要深入的了解一个人,基本上你深入了解他的电脑就可以。但这一点我们三个谁也做不到,我只好让玛丽前来帮忙。而玛丽听到我的话后,只是让我在这台电脑上登上了自己的QQ。

  “你们去查其他的房间,我来守着这个电脑。”我对关增彬和谷琛说道。

  我一边等着玛丽的结果,一边思考着一些重要的事情。这个张明亮选择变性和整容的时间与凶手对胡佳佳进行威胁的时间也太巧合了。巧合的就好像是两个人商量过了一般,而且,那天晚上张明亮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工地里呢?

  就在我苦思冥想不得其解的时候,张明亮的这台电脑上突然传出了声音,我被吓了一跳,赶紧去看屏幕。

  “吴梦兄。”谷琛出现在了我的身后:“我们还在查案子呢,你有需求能不能回家去解决?”

  关增彬也红着脸站在我后面,说道:“无耻。”

  “我冤枉啊!”我大喊道。

  旋即,我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都是玛丽搞的鬼啊,要远程操作一个电脑并不是什么难事。

  我赶忙给玛丽发了一个QQ:“大姐,别玩了,有什么发现没有啊。”

  就在这个时候,电脑上弹出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里面有很多文档,上面都标着日期。

  文档是从四个星期之前开始的。

  当我们三个人将文档全部看完之后,我们都沉默了。

  十七年前,一名一年级的小朋友被人踹倒在地:你小小年纪就这样,长大了怎么了得,还敢偷女孩子的裙子了,叫你的家长过来。

  “我们一定严加看管自己的孩子,老师给他一个机会。”孩子的父母如是说。

  孩子的父母是欣慰的,因为总算又圆过去了一个谎言。孩子的父母宁愿让自己的孩子小小年纪就背上一个不光彩的标签,也不愿意将真正的事实公之于众。

  “你为什么偷小姑娘的裙子。”他的爸爸装作很严肃的说道。

  “咱家儿子还挺早熟的啊。”他的爸爸扭头小声和他的妈妈说道,语气甚至有些自豪。

  他的父母憋着笑,在这两位农民的眼里,这说明自家儿子是个男人了。

  但是儿子的一句话,让他们从此再也没笑过。

  “我是个女孩,我也要穿裙子。”小孩说道。

  从此小孩的父母不得不开始一次次的圆谎。

  终于有一次,他的爸爸生气了:“我有的东西你也有,怎么你就分不清你到底是个男人还是个娘们!”

  他的爸爸以为这样就能让儿子分清楚,可儿子说了一句让他毛骨悚然的话:

  要是没了这个,我就是女人了?

  初中那年,他第一次偷偷的穿上了女人的衣服,他把自己打扮的像是个女人一样。他的爸爸发现了,足足打了他一个多小时,最终他的父亲筋疲力竭,老泪纵横的躺在地上,哽咽的问:“你是男是女?”

  被打的遍体鳞伤,几乎奄奄一息的他倔强的说道:“我是个女人。”

  那是他的父亲第一次打他,也是最后一次。

  他虽然对自己的性别产生了怀疑,可他的学习成绩向来不错,也很理智。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越来越理解自己父母的想法,这对儿老实巴交的农民怎么懂得什么叫做易性症,哪里知道这是天生的。他知道父母是爱着自己的,否则也不会容忍了他十八年。

  十八岁那年的生日上,三口人抱头痛哭。从不喝酒的老父亲独自一人喝光了三瓶二锅头,而她的母亲喝光了一瓶。他的父亲告诉他,孩子,人生是你的,我们做不了你的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管你是男孩女孩,你都是我的孩子。

  从此这个孩子再也没有提过自己是女生的事情。

  大一后半学期,他的父亲因病去世。

  大三那年,他的母亲也离开了他。

  父母留给他的不多,他见到了自己母亲的最后一面,他的母亲告诉他:这么多年,你不说,我们都明白。以后的路你再也不用考虑我们的事情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做你自己好不好?

  他哭的伤心欲绝。

  毕业后他来到了这座城市,他喜欢上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一所学校的实习生老师,这个人的名字叫做高睿。高睿满足他一切伴侣的条件,温文尔雅,身材好长得帅,是一名老师,能文能武。他想尽办法得到了高睿的资料,他发现,高睿有女朋友。

  想要从人家女朋友手里抢走高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对他而言是个男人。

  他再也忍不住了,变性手术被他提上了日程。

  为了了解高睿,他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跟踪高睿。他想,就算是远远的看看他也是好事。他跟了高睿好几个月,文件夹里还有很多照片,都是偷拍高睿的照片。可是有一天,高睿竟然搬入了一个女人的家里。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胡佳佳。

  于是他在三个星期前,终于将自己心心念念了二十多年的愿望达成了。

  当张明亮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他成了她。

  张明亮整的和胡佳佳很像,张明亮想,等自己手术完全好起来后,就去找高睿表白。自己比胡佳佳高,长的和胡佳佳一样漂亮,高睿一定会喜欢自己的。只要把高睿弄到手,以后再慢慢的找机会告诉他自己变性人的事情。

  他继续跟了高睿几个星期,可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张明亮发现自己跟着高睿的同时,似乎有人在跟着胡佳佳。他不只一次的遇到过同样行踪诡异的这位仁兄,而且他似乎比自己更偏激。

  张明亮有一次亲眼看到这个人手提着个油漆桶走进了胡佳佳所住的公寓里,至于他到底进去干什么了,张明亮也不清楚。张明亮忽然觉得或许这个人可以帮自己得到高睿,因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于是张明亮在那人经常出现的地方扔了一张纸条:

  我是胡佳佳,明天晚上到育才高中东面那个废弃的工地上去,我有话和你谈。

  这是张明亮的最后一个文档。

  在这份文档的背后,张明亮是这么写的:那个人看到这个纸条一定会来,到时候我就可以和他合作,他帮助我得到高睿,我帮他得到胡佳佳。好高兴啊,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和高睿在一起了。

  “张明亮不知道凶手已经给胡佳佳发了恐吓信。”关增彬分析道:“所以才敢用胡佳佳的名义约凶手,而凶手以为自己的恐吓信起了效果,所以胡佳佳才会约他谈谈。”

  “大晚上的,凶手也不太能看清楚张明亮的样子,或许真的是杀错人了!”关增彬露出一种惊奇的表情。

  谷琛叹口气道:“真戏剧化,拍电影似得。”

  “张明亮为什么要把他约在育才高中不远处的废弃工厂?为什么张明亮这么自信这个合作一定成功?为什么张明亮不考虑此人会不会伤害自己?”我皱着眉头说道:“恐怕其中的原因就只有一个。”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张明亮或许认识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