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无头的尸体
月半墙2020-05-13 14:303,034

  “和这么漂亮的女人住在一起,竟然什么都不干,这家伙还是个男人么?”我看着胡佳佳的照片,摇头对谷琛和关增彬:“要不胡佳佳在说谎,或者说,这家伙取向有问题?”

  坐在副驾驶上的关增彬回头鄙视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以为每个男人都和你一样流氓么?柳下惠不行啊,人家就是人品好,否则胡佳佳怎么会让他住进来。再看看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和人家这么一比,啧……”

  谷琛一边开车赶往发现尸体的地点,一边说道:“那岂不是说胡佳佳还有危险?如果真是凶手杀错了人,难道不会第二次?”

  “我会给邵组长打电话,申请保护胡佳佳,直到我们将凶手逮捕归案为止。”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关增彬双手抱肩:“胡佳佳这个人还真不简单,总招惹这些不三不四的人。”

  我耸耸肩:“长得好看才行,你觉得有资格跟她比么?”

  “滚!”

  下水道是一个城市的良心,这句话说的诚然不错。但这颗良心需要工作人员定期的疏通和维护,不然便会罹患心血管堵塞。往往你能从一个城市的下水道中发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这里有孩子们的玩具,有老太太的假牙,有新婚夫妇的钻石戒指。

  或者,可能有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这里的下水道系统比不上那些能开车的,但并排走两个人是可以的。因为率先发现尸体的便是两名负责维修和疏通地下道的两名工人。

  这并不是什么好活,那种臭味是深入骨髓的,似乎一天洗八遍澡也难以将身上的臭味消除掉。

  最近天气炎热,很少降雨。下水道中又臭又热,像是一个高温毒气室,两名工人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快速的掠过这条地下网络。其实他们的工作有风险,而最大的风险不是来自于突然的洪水,而是来自于突然出现的人。

  两名工人不止一次幻想过,如果下一个路口发现一个人的话,他们该怎么办。

  于是在下一个路口的时候,两个人同时停下了脚步。

  手电筒光线所及之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爬在地上。

  他们大气也不敢呼,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因为他们看清楚了,趴在地上的,是一个人影。

  “都是人,大不了拼了呗。”小高记得自己之前是这样说的。

  可现在的小高,别说拼命,连脚都抬不起来了。有些人总以为自己的胆子大,其实人对未知总是充满了恐惧,尽管两个人发现,三分钟过去了,这个趴在地上的人影一动也不动。

  “假的?”小高扭头对老李说道。

  “你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老李同样小声的说道。

  “一起。”小高说道。

  脚步声回荡在下水道中,两个人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胸口中跳出来了。随着手电筒光线的靠近,这东西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在了两个人的眼前。一股恶臭味同时飘荡了过来,这的确是个人,确切的说,这是一个死人。

  “妈呀!”小高的尖叫声在下水道中传出去了很远,但听到的只有两人一尸而已。

  “你一惊一乍的干啥!”老李心有余悸,手上的手电筒不住的颤抖。

  “这尸体,这尸体没有头啊!”小高哆哆嗦嗦的说道。

  然而没有人敢将尸体搬出来,因为小高描述的过于恶心。现场的显得犹犹豫豫的,谁也不想将这个恶心的差事落在自己的头上。

  谷琛骂了一句娘,说道:“不就是搬个尸体出来么,给我身衣服,我去。”

  半个小时后,谷琛重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味道。”谷琛出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远处垃圾桶旁呕吐。

  尸体摆在了我们的面前,当看到这具尸体的时候,我才发现小高竟然是个保守派。因为这具尸体实在是太恶心,这种冲击是多方面的。

  从外观上看,这具尸体已经出现了腐败巨人观的现象。

  从气味上闻,那种特有的尸臭味似乎能越过人的鼻子直击人的灵魂一般,与这尸体相比,什么王致和臭豆腐,什么鲱鱼罐头就好像是小巫见大巫。刺激性的气体似乎让人喝了假酒一样,不停的冲击着大脑。

  在场的人中没有几个能接受的了如此的灵魂折磨,四周已经吐成一片了,我强忍着肚子中翻滚的胃液:“有没有好心人,我需要一个防毒面具,口罩这种东西挡不住毒气的……”

  关增彬却是走上前去,用镊子夹起了一条虫,只见这条虫在镊子中来回摆动,想要逃脱,此刻我真是害怕关增彬像是贝爷一样将这虫子放入口中,但好在关增彬表现的还算正常:“出现了蛆虫阶段,不过从下水道特殊的环境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两到三天左右,可能更短,毕竟下水道又热又潮。”

  “看尸体脖颈处的情况,和张明亮的那颗人头上的伤口基本上是吻合的,如此看来的话,应该是张明亮的尸体。”关增彬就蹲在尸体的旁边,自顾自的说着话,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一丁点的恶心:“不过最好还是验一下DNA。”

  “将尸体带回去,带到殡仪馆去。”关增彬很是干练的说道。

  我和谷琛站在一旁面面相觑,法医啊,就算只有十九岁,那也是法医啊,面对这么恶心的尸体,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吾等实在是佩服无比。

  “这姑娘,厉害……”谷琛看着尸体说道:“刚才太黑了没看清,不行了,我还得吐一会儿去……”

  解剖尸体的时候,谷琛去厕所洗了不下八次手,但即便是这样,谷琛说自己仍然能问道自己手上的那股浓浓的尸臭味,也不知道是不是把这小子给整的魔症了。但关增彬就显得轻松的多,似乎根本无所谓。

  也不知道日后关增彬的老公为其带上结婚戒指并亲吻她手背的时候,会不会大喊一声:“这手有毒!”

  面对这具尸体,我也看不出有什么好解剖的了,因为基本上已经是烂完了。为了不污染自己的眼睛,我还是到外面等着去吧。谷琛再一次的洗手回来,他已经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我差点就没抓屎来掩盖尸臭味了。”

  “我劝你还是洗洗澡吧……”我很陈恳的说道:“我觉得你主要问题不在手,而在于身子,你背尸体出来的时候,可没少挨吧……”

  到晚上的时候,关增彬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

  关增彬一边用香菜搓手,一边对我说道:“死者确定是张明亮无疑,DNA完全吻合,张明亮算是囫囵成了个完整的了。虽然尸体大面积腐败,但还是能得出张明亮的确做了变性手术的结论。”

  “死亡时间不好精确,但是按照头颅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前天夜里十一点到昨天凌晨疑一点钟死亡的,死因判断为被人用什么锋利的东西直接将头颅斩落了下来。从之前楼中的血液痕迹来看,基本能证实这一点。”

  “只不过现场的血液量似乎有点多,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关增彬说道。

  “辛苦了。”我是发自内心的说道:“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个人面对这恶心的尸体,实在是常人所做不到的。”

  关增彬继续碾碎着手上的香菜叶子,然后说道:“难得啊,我的吴小队长,从你嘴里说出夸人的句子,比中五百万难度不小吧,谷琛呢?”

  我耸了耸肩:“那小子快把自己一层皮都洗掉了……”

  “他当然没见过这么腐败的尸体了,以后有他瞧得。”关增彬将香菜叶子扔进垃圾桶里,又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瓶醋倒在手上:“对了,尸检的时候我发现了最重要的一点,差点就疏漏了。”

  “什么重要的线索?”我赶忙问道。

  关增彬一边用醋洗手,一边说道:“其实我挺好奇那个变性手术的,于是就多观察了一会儿,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我收集到了少量体液。”

  我的脑海中猛地想起了胡佳佳收到的那份威胁信件。

  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凶手当夜并没有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一名变性人,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看来,我们的重点得落在胡佳佳身上了。”关增彬说道:“或许我们能从她身上查到那个人的下落。”

  “还有那个被陷阱困住的年轻人,他一定知道些什么。”我揪着自己的头发说道:“我们的人手不够,得让邵组长帮我们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