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我有多爱她就有多恨你
月半墙2020-05-13 14:412,585

  我曾经有多爱你,我后来便有多恨你。

  当爱变成恨的时候,往往会变本加厉,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恨。

  李太达已经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恨自己父亲的,或许是从李贤举起第一瓶酒开始,或许是从李贤丢出了第一个骰子开始,或许是当所有人都以为那是平常的一天开始。

  李贤走了出去,然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时候,李太达还很小。可李太达记得,从那天之后,自己从大房子里搬了出去,从那天后,本来不喝酒的父亲天天都醉醺醺的,而本来让人羡慕的一家三口变得让人避之不及。

  三十岁的李贤,是一个不小的神话。他从一无所有到白手起家,在东兴市攒下了千万家产。

  二十岁的时候,李贤遇上了那个自己希望照顾他一辈子的女人,也就是李太达的母亲杜梅儿。那个时候的李贤一无所有,而杜梅儿月薪六千。在自己最无能为力的时候遇到自己想要照顾一生的女人,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悲了。

  但杜梅儿并不介意,因为她在李贤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和上进心。

  结婚后三年,杜梅儿用自己攒下来的钱给李贤当作做生意的启动资金。那个时候他们穷的叮当响,为了和李贤结婚,杜梅儿甚至和家里断绝了关系。他们一天只吃一顿饭,李贤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李贤说:我以后一定会让你住大房子,让你天天在家数钱,再也不用受老板的白眼。

  杜梅儿说我等着这一天。

  两年后,李贤做生意赚了一大笔,他开了自己的公司,并且给自己的老婆买了一颗大钻戒。

  然后夫妻两个抱着头在家里大哭。

  他们两个自然不会忘记,在他们刚结婚的时候,李贤连最便宜的钻戒都买不起。他们没有钱办酒席,他们的婚礼是在破旧的一个月三百元的出租屋里举行的。李贤给自己的爱人做了一道“青龙过海”——锅里几根青菜。

  没有见证人,只有他们两个。他们做到了结婚的真谛,因为爱情。

  杜梅儿捧着那颗钻戒看了一晚上,两个人痛哭过后是兴奋,抑制不住的兴奋。看着这钻戒直到天明。杜梅儿很幸福,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嫁给爱情,也不是所有做生意的人能在第二年就有这么大的成就。

  杜梅儿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

  两年后,他们的儿子李太达出生了。这个时候李贤的生意越做越大,他做到了四年前的承诺,让杜梅儿住大房子,让杜梅儿在家里数钱,再也不用看老板的脸色。杜梅儿成了全职太太,成了所谓的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

  三年后,李贤用几百万买下了东兴市的一套别墅。

  那个时候李贤三十岁。

  所有曾经瞧不起李贤的人似乎又都成了李贤的好朋友,他们李哥长李哥短的叫着,好像从娘胎里关系就不一般。

  那个时候的李太达四岁,刚刚懂事。

  成家犹如针挑土,败家犹如水推沙。

  穷的时候自然没有什么人理会李贤,可当李贤这个名字出现在东兴市的报纸上的时候,自然会有一堆的好朋友来找李贤。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李贤的远房亲戚来了,而且不少。

  从小一穷二白的李贤最怕的就是别人瞧不起自己,现在好了,所有人都看的上自己,所有人都把自己当作偶像。

  有时候,自尊心是把双刃剑。

  李贤如果想要做成一件事情,就必须要做到。他从小就倔强,决定了的事情几头牛都拉不回来。

  好像烂泥滩一样,越是挣扎,便越陷的深。而李贤一只脚已经陷入了泥潭里,他想把自己的脚拔出来,却不曾发现,另一只脚,其实已经在其中了。

  越是想要翻盘的人,越是陷得深。

  就算有再多的家产,也无济于事。

  他的心已经不在生意上了。李贤每天回家的时候,都搭拉着脸。

  从此他每天晚上酗酒,他第一次动手打了杜梅儿。

  这个时候李太达六岁。

  一旦动起手来,似乎那底线便可以越来越低。李贤开始变得喜怒无常,每次喝酒之后,李贤都会把自己的怒气发泄在自己的妻子身上。他开始的时候用拳头,后来用脚,最后他解开了自己的皮带。

  杜梅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李太达还小,他只懂得哭。

  杜梅儿也跟着流泪,李太达这个时候还不懂得,心里的痛远比身体的痛要来的更强烈。

  一年后,李贤的公司破产,家里的别墅也被银行收走了。一家人搬回了原来的那个小房子里。杜梅儿安慰自己的老公,十年前那么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大不了重新白手起家。十年前能做到,十年后一样能做到。

  回应杜梅儿的是一顿暴打。

  李贤的自尊早就被人踩在了脚底下,那些和他称兄道弟的人不见了,那些远房亲戚也不见了。从此别人见到他之后再也不是李哥,而是“看那个扑街”。

  此后的五年时间里,李太达和自己的母亲似乎活在地狱里。

  楼道里被人刷满了红色的“欠债还钱”的油漆,不少人半夜打来电话骚扰他们。他们走在路上的时候,经常被那些追债的人所围住。他们用言语侮辱着自己的母亲,这个时候李太达总会站出来。

  可十一岁的他太小了,根本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几个人把李太达推到在地:“告诉你爹,钱要是再还不上,就用你们娘俩来抵债。”

  李贤三十岁之后被人践踏了尊严,而李太达,从他懂事的时候算起,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尊严了。而可笑的是,自己的尊严建立在另一个男人身上。

  李太达每天都看不到自己父亲的踪影,为了躲债,李贤神出鬼没。

  可那些钱还是要还,杜梅儿卖了房子也还有十几万的外债。

  李太达永远记得那些日子,她和自己的母亲住在破烂的出租屋里。

  他们穷的一分钱也没有,可李太达要上学,就算有减免,可杜梅儿依旧无法承担。她成了全职太太后,再也找不到月薪六千的工作了。他只能去当服务员,一个月一千元又要交房租,又要还钱。

  可那些高利贷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李太达永远记得那一天,杜梅儿给了他二十元,让他出去玩。

  当李太达回到家的时候,杜梅抱着儿子,喃喃的说:“他们以后不会来骚扰我们了,你好好上学。”

  这一年,李太达十四岁。

  李贤依旧是那种白天借钱晚上回家打人的生活。

  李太达哭着和自己的母亲说:“离婚吧,你走吧,躲到一个李贤找不到你的地方。”

  杜梅儿点了点头。

  从此,李太达再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

  两年后,杜梅儿还清了欠款,并用李太达的名义买了一套房子,正是之前我们搜查的那间房子。

  李太达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究竟是如何赚到这些钱的,可李太达知道,一定是付出了自己所不能想象到的苦难。

  可李贤住进了这房子,并且每次喝醉酒之后,都会撒酒疯,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

  李太达十六岁,终于决定杀了自己的父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