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最高明的骗术是骗自己
月半墙2020-05-13 15:283,407

  尽管有路人证实,马力亮跳下来的时候意识是清醒的,但反正有这么多的假人,不试白不试。这么高我自然没有办法找活人来做模拟,不过虽然这些假人不会有特别准确的效果,但是也足够了。

  从地面标记的情况来看,最接近马力亮位置的还是我们所模拟的“马力亮跳了下去”。

  这或许能说明马力亮基本上是主动跳下来的,而之所以马力亮没有选择走下来,可能是害怕在掉落的过程中遇到打开的窗户等,所以选择了奋力跳了下来。而被人推了一下,距离也没有这么远。

  从马力亮将眼镜落在天台上的情况来看,这样说明马力亮应该是有准备的。否则不可能在被人推下去的时候将眼镜落在天台上。

  尽管尸检结果还没有出来,但这么多的线索都告诉了我们,马力亮应该是自杀而非他杀。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的确证明我之前的判断是错的。因为这的确不在我所画的区域,而在比较远的一个位置。

  “如果是自杀,而且还和我们的案子有关的话,相信我,我们很快就能找到他自杀的理由。”我叹口气对着众人说道:“他住那一层?”

  通过物业,我们很快的来到了马力亮的家里。

  准确的说这并不是马力亮的家,而是马力亮所租住的房子。

  一封遗书。

  我还没有打开这一份遗书,关增彬的电话就打来了:“吴梦,从解剖尸体的情况来看,没有人为造成的伤痕,都是高处坠落所造成的高坠伤。血液里也没有药物等成分,说明他跳楼的时候是清醒的。不过是否有人在后面推了他一下,就不好说了。”

  我说道:“基本上已经证实了这是一起自杀案子,我们找到了足够多的证据来证明。而且现在有一份遗书就在我的手上,只不过我还没有来得及看。我想,很快我们就能找到他为什么要自杀的原因了。”

  当我们打开这份自杀的遗书后,我几乎可以断定这起案子一定是和之前的案子有关的。因为这遗书简直就好像是高睿那封复印出来的,最后都点明了自杀还有事后的事项,而且他们同样是有积蓄的人。

  这样的人为什么自杀,就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了,而当我看完这信封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自杀了。

  房屋中介只是马力亮的一个工作,而这个工作其实和他的另一个工作没有多大的区别。那就是打电话。

  事实上来说,马力亮是一个靠很高深的骗术来骗人的人。

  下面我们便要揭示出一个皮包公司如何靠加盟费来骗钱。

  首先,马力亮的公司有一个高大上的名字,他们公司专营服装。在香港注册,很容易。接着马力亮的公司会在各大的网络上发出招商的广告,吸引各种散户来加盟。

  加盟费一般在五万到八万元左右,这个数字是经过精心的设计出来的。真正有钱的人向来看不上这些五八万元的小生意,而想要靠五八万元就发财的,往往是那些贪便宜,又对生意不太懂的人。

  当有人打来电话询问情况的时候,这便是马力亮出马的时候了。

  在电话里,马力亮要用自己过人的口才吸引这些人的加入。而面对不同的人,马力亮的手段向来也是不一样。

  如果是对生意不太懂的人,便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专业术语,让对方一塌糊涂,还以为这公司很专业。如果是老人,便打感情牌,说一些暖心的话让对方放松警惕。如果贪便宜,又装成能给对方优惠的样子。

  总之手段繁多。

  打电话的一百个人中,成功的几率是百分之十。总有十个人会在这一套说辞之下,相信了马力亮的话。

  接下来,十个人中总会有五个人来实地考察。

  而马力亮的主管便接待这些人到东兴市的几家实体店去看,公司有规定,从来不做东兴市本地的生意。这些外地的加盟商来到之后,往往看到了这些店的繁华,认为做这一行的确是可以赚到钱的。

  其实这不过是公司用钱才撑着这两家罢了,因为越是兴隆,这些人才越会打定主意加盟。

  接着,公司便带他们看货。

  都是上好的服装,质地,款式,都不错。

  天上掉馅饼了,加盟费加上服装只要五万元。等回到老家,咬咬牙盘一个店下来,岂不是几年就能走上人生的巅峰?于是投资人高兴的交了加盟费,然后回家等信去了。

  事实上这批货他们拿不到。

  公司发给他们的都是从批发商场批发来的衣服。

  质量次的可怜,自然没有人会买。

  马力亮不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事情,他自然知道这一张张笑脸用不了一个月就会变成一张张悲伤的脸。可马力亮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他的父母都是农民,他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要上学。

  人不为己天地诛,当初马力亮一无所有的时候,也并没有人来同情马力亮。

  并不是没有人来闹,可公司只做外地人的生意。这些人孤身一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打官司?单是长长的调查便足以拖垮了他们,他们花光了积蓄,如何坚持下去?

  而且这些合同,本就没有问题。

  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不懂生意,不懂合同的人,他们当签下那份合同的时候,就注定走上了人财两空的结局。

  怎么告?

  三年来,马力亮看过了太多这样悲惨的事情,他们在公司门口下跪,他们在公司门口拉条幅,他们在哭号。可势单力薄的维权者如何和一家公司来做抗衡?

  合同写的很清楚,如果不服,自然有公司养着的打手出动。而最后,依旧没有任何办法。大部分的人自然选择关门大吉,带着他们的发财梦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短短的三年,马力亮赚了二十五万。这二十五万,是马力亮之前不敢相信的。而他的工作,便是将一个个带有发财梦的人的梦所打破。

  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最保守的账,从一个投资人身上骗走五万。其中马力亮作为话务员可以提走一千元,接待投资人的主管可以提走四千元。剩下的五千便用来送于投资人服装,五千元的成本号称五万的服装。

  剩下的四万元便落入了老板的口袋。按照两天骗一个人的速度来算,老板一天可以赚两万。

  一天两万,一个月便是六十万,一年便是七百二十万。抛开房租,抛开养着的打手和律师以及话务员的基本工资,老板一年赚六百万是没有问题的事情。

  当他数着钱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想到,这钱的背后,是多少双哭红了的眼睛。

  三年的时间,马力亮看到了太多的事情,见惯了太多的冷漠。马力亮变得越来越冷漠,越来越喜怒无常。马力亮仅剩的哪一点良心告诉他,这是缺德的事情,因为马力亮见过了太多像是自己父母的人。

  他们什么都不懂,他们把家里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只是因为他们想给孩子创造一个较好的环境。

  可马力亮觉得没有什么工作能比起这个工作来钱更快了,马力亮的口才很好,有一个月,马力亮甚至拿到了两万元钱。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

  一个来东兴市维权的人像是一条狗一样被拖了出去,马力亮认识这个人。因为这个人就是马力亮骗来的,马力亮骗了他七万元。

  马力亮甚至忘了他叫什么,忘了他姓什么。

  他看到了马力亮,他跪在马力亮的面前。

  “那是我全家的救命钱,我求求你了,把钱还给我吧。我求你了。”他涕泪横流,他抱着马力亮的腿:“我求你了,那是我救命钱啊,我所有的积蓄都在里面了,我求你了,就算还我一半好不好,就一半!”

  马力亮看到了他,他一只手只有两根手指。

  这七万元,是工地赔给他的工伤费。他没有劳动力了,这七万元也打了水漂,他真的活不下去了。

  马力亮看着这个年龄可以当自己父亲的人跪在自己的面前,他内心毫无波澜。

  “抬出去!”一名主管说道:“别让人看见了影响生意。”

  他被抬了出去。

  马力亮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他从公司顶楼跳了下来。那是第二天,当马力亮继续上班的时候,他听到了公司门外“嘭”的一声,当他走出去看的时候,马力亮看到了他。

  这个马力亮叫不出姓甚名谁的人,就躺在地上。他的头朝着马力亮,眼睛似乎在盯着马力亮看。马力亮呆呆的看着他,直到周围有路人发出了惊呼声后,马力亮才反应了过来。

  马力亮在公司坐了良久,他今天一个电话也没有接。

  老板放了他一个月的假期,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基本工资照样发给他。

  老板对他可真好啊。

  马力亮一个月没有睡觉,因为每当他睡着的时候,脑子中都会发出“嘭”的一声。

  那是从一个人从楼上掉落的声音。

  三年的时间,马力亮已经忘了自己到底骗了多少人。是啊,那些人的下场马力亮都没有看到。他们回到家乡,都怎么了?是不是和妻子抱头痛苦,是不是家里的小孩上不起学了,是不是和他一样,从楼上跳了下去了。

  他曾经骗自己,那些人没有事情。

  马力亮以为三年的时间里,自己的良心早让狗吃了。

  但他不是最高明的骗子。

  那天。

  他梦到自己的父亲从楼上跳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