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体面而快速的死法
月半墙2020-05-13 14:413,127

  尸体被运回了殡仪馆,关增彬也跟着回去了,我和谷琛则是继续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面观察着。死亡的方式虽然和高睿截然不同,可死亡的风格的确是很像。总结出来就是干净体面,唯美奢华。

  如果你死后不希望留烂摊子的话,瓷砖地绝对是最好清洗的。

  痕迹鉴定员们依旧在勤勤恳恳的搜集着四周的线索,可我估计也不会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如果说这两件自杀案有所关联的话,那么对方一定将自己的痕迹都抹去了。不过如此说来,那么王一曼应该是在高睿之前死去的了。

  打开厨房的冰箱,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不知道这个王一曼平时都吃些什么东西,垃圾桶里面也空空如也,看样子是死前清理过了。走进厕所也同样如此干净,看样子进行了大扫除似得。

  然后是王一曼的卧室。

  王一曼的卧室中,一张床,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梳妆台上有个相片,相片上是一家三口。看起来应该是王一曼的老公和女儿了,她的老公不帅,但看起来很精神。她的女儿正咧着嘴大笑,王一曼站在旁边微笑。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如果没有车祸的话。

  “王一曼生前是干什么的,那车祸怎么回事?”

  “我们查了王一曼的资料,她就是个家庭主妇。高中毕业后她在外面打了几年零零散散的工,后来嫁给她老公后就成全职太太了。她老公是个电工,赚得也不少。五年前她老公开车带着全家旅游的时候,不小心出了车祸。”

  “不会是有什么猫腻吧?”我接着问道。

  那人摇了摇说道:“刚才我查了资料了,是他老公疲劳驾驶撞上了护栏,和别人没有一点关系。”

  我点了点头,不说话了。这样基本就排除了有什么矛盾一说,而且王一曼在老公死后基基本上就不和什么人来往,应该没有什么仇家。看起来,这的确是一起自杀案。不过是否和高睿的案子一样,有曾经出现在王一曼的家里呢?

  打开了梳妆台的抽屉,发现里面有个玻璃罐子。罐子里面装着的都是一个个拆开了的拼图,看上去很小,满满的一玻璃罐子,似乎有上百块。不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会放在梳妆台的柜子里。

  我轻轻的扭动盖子,发现盖子很松动,仔细看盖子内测的螺纹,已经磨得很平了。看样子这个盖子经常被人开合,否则不会这么活落。

  摇了摇头,我对谷琛说道:“回去吧,看样子唯一有用的东西就是这个了,看看到底能拼成个什么东西。其余的人继续查把,看能查出什么东西了。”

  我拿着一瓶子的拼图返回,天色已晚,小刘也已经回来了。

  “有什么发现没有?”我问小刘。

  小刘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还真的有点发现,通过口供和排查,我们确定了几个人是有可能到实验室里面去偷氰化钾的,不过还没有查清楚,得看看谁和高睿关系密切。”

  “辛苦你了,早点休息吧。”我拍了拍小刘的肩膀。

  小刘从沙发上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满眼都是坚定,他字正腔圆的说道:“我说吴梦同志,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们是为民服务,怎么能说累,怎么能说苦呢?虽然我今天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我的内心仍然不满足呢!”

  “内心还不满足?”我挠着头说道。

  小刘摆摆手:“不满足,我觉得我的热情还高涨的不得了呢!”

  “那好吧,看见桌子上那一罐子拼图了么?”我指着玻璃罐子说道:“我怀疑这是重大的线索,本来我是计划自己拼的。可我看你的热情高涨,精力充沛,就麻烦你帮我拼一下吧,真是谢谢了!”

  “这不好吧……”小刘满脸的为难。

  我双手搭在小刘的肩膀上:“诶,怎么不好,如果还不能满足的话,我……”

  “满足。”小刘见状,赶紧打断了我的话:“满足,怎么能不满足呢?”

  “走了!去睡觉喽!”我笑着说道:“你慢慢拼。”

  说着,我走出了办公室。走了几步,就听到小刘喊道:“谷琛,谷琛兄,帮我一下,帮我一下啊,这有点多啊,我一个人得拼的早上啊。”

  谷琛说道:“谁让你装。”

  小刘说道:“谁知道他有这套路啊,我不是不想在他面前露怯……”

  我自然不能抛下别人,自己去睡觉。我主要是得看看关增彬解剖的结果怎么样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解剖室离位于最偏僻的角落,和我们办公室还有一定的距离。中间要走过一条没有路灯的小路,虽然只有五分钟的脚程,但走起来心里还是有些毛毛的,总害怕黑夜中有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

  人也真是奇怪,就好像一些彪形大汉看到蟑螂却怕的要命。就好像有人骨折了连哼都不哼一声,遇到打针的时候却害怕的流泪。就好像关增彬,看到死人眉头都不皱一下,却怕黑怕的要命。

  现在她估计解剖完了,这条路这么黑,没有人陪她她肯定不敢走。

  果然,我就看到她站在解剖室的门口,拿着手机不知道该打给谁。

  “嘿!”我喊道:“是不是吓得不敢走啊?”

  关增彬看到了我,脸色先是一惊,又是一喜,最后变成了鄙视脸:“谁说的,我是出来呼吸新鲜空气,谁不敢走了。当年又不是没和尸体在一个屋子里呆过,怕什么啊!”

  我撇了撇嘴,无所谓的说道:“那你是不走了,我先回去了,你解剖完自己回办公室啊,我我们还忙着呢。”

  “走走走!”关增彬赶忙跑了过来,她一边跑过来一边说道:“正好我解剖完了,怕你一个人走夜路有危险,就勉为其难的陪你走一下子吧。”

  我笑了笑,没有拆穿她:“对了,解剖尸体有什么结果?”

  关增彬正色说道:“死亡时间在两天前的下午,死因是绳索压迫颈部动脉血管,脑部供氧不足而死。这个过程大概要持续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如果及时被人发现的话,或许还是有救的,可惜。”

  “痛苦么?”我停下了脚步,皱着眉头问道。

  “什么?”关增彬回答道。

  我叹口气,说道:“我的意思是,死者死亡的时候感觉痛苦么?”

  关增彬用手扶着自己的下巴,良久才说道:“如果是勒住了喉咙的话,应该会很痛苦。她要饱受漫长的因为窒息而引发的肺部的撕裂感,但王一曼调整的绳子似乎特意的避开了这一点。当然还有有感觉,但可能没有那么痛苦。”

  “当然了,如果是高睿那样子的死法,应该痛苦很小。”关增彬补充道:“毕竟很多安乐死,便是一针强力的麻药,一针氰化物。”

  “试试。”点了点头,我缓缓的说道。

  “啥?”关增彬明显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说道:“试一试,看看是不是没有痛苦。”

  所谓的模拟,便是要还原当时的情况,从凶手或者死者的角度来感觉一切事物。这能对我们理解凶手或死者产生巨大的帮助,从而确定凶手的想法。而对于自杀的人来说,自然要亲自尝一尝自杀的感觉了。

  上吊要准备什么,一根绳子而已。

  我将绳子绑在了横梁上,然后垂下来的部分打了一个绳结,找了一把和王一曼家高度一样的椅子,然后就能开始进行这个自杀实验了。当然,我可不想真的死在这里,所以小刘和谷琛都已经准备好了随时把我解救下来。

  “确定要这样做?”关增彬忧心忡忡:“记得,慢慢踢凳子,千万别把颈椎弄断了,而且,记得我告诉你的点,别压迫住你的迷走神经,这可都是能瞬间死亡的事情,谁来也救不了你了。”

  说道这里,关增彬又说道:“算了,还是别试了,不至于查案查到把自己的命搭上吧?”

  我做出了一个OK的手势,示意关增彬不要担心。

  大家都屏气凝神,我的心似乎都要跳出来了。

  我缓缓的将头套了进去,选好了和王一曼一样的角度。然后缓缓的踢开板凳,尽量让自己和王一曼的“死法”一致。

  “噗通”一声,板凳掉在了地上。

  我只感觉自己眼前猛的一黑,然后头开始晕晕的。几乎是几秒钟的时间内,我就感觉自己的手脚都用不上力气,求生的本能让我挣扎着想要解开脖子上的绳子。可手根本就抬不起来,像是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

  然后,我只觉得似乎世界的一切都远离了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了。

  什么都没有了。

  痛苦么?

  我不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