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血雾弥漫
月半墙2020-05-13 14:413,007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接近中午的时候,终于在王一曼的家里找到了其余的拼图,可事实是,尽管我们已经将王一曼的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但实际上,还是少了一块。

  少了最中间的那一块。

  “还有一块在哪里?”我忍不住问道。

  谷琛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不耐烦的说道:“我说大哥,里面的家具都搬开了,要还是少了一块,真的应该是丢在外面了,家里真没有了。”

  我用手揪着自己的头发:“你会把拼图带出去拼?”

  “有病啊?”谷琛反问道。

  “这就对了,没有人会把拼图带出去玩,这显然是有病。可的的确确少了一块,这就说明,有人拿走了一块。”我看着谷琛说道。

  关增彬皱起了眉头,嘴一瞥说道:“可能掉进垃圾袋里被扔了吧,可能被冲进马桶里了也说不定。就算是王一曼本人,最后都有很多拼图没有找出来,你为什么要拘泥于这一点呢,这和破案有什么关系?”

  我叹口气说道:“有关系,有大关系。看到高睿尸体的时候,你觉得他身上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

  “少了东西?”两个人凑了过来。

  我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说道:“嗯,他身上少了东西。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尸体的时候就知道了,可我也觉得和案子并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可对于王一曼很重要的拼图也不见了,这两者之间或许有什么联系。”

  “那高睿身上到底少了什么东西?”关增彬急迫的问道。

  我举起手来摆了摆:“手表,一块似乎是张明亮送给他的手表。虽然我们和他见面的次数并不多,但是每次我看到他的时候,他都带着那块手表。而在尸体上的手腕上,我并没有看到这块手表。”

  我继续说道:“张明亮送给高睿的手表,王一曼女儿留下来的拼图。虽然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在他们看来,这应该是自己留下的最珍贵的东西了。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说过,有些人,只是没有找到自杀的契机。”

  我觉得我的内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所触碰了一下。

  “我应该是个孤儿或者单亲家庭长大的,我的家里曾经有人自杀过。刚开始的时候我并不明白一个人为什么要结束自己的生命,可后来我懂了。所以我开始帮助那些想要结束自己性命的人,如果一个人连死都做不到,他还能做成功什么?”

  闭上了眼睛,我喃喃自语道。

  被拿走的,其实都是他们的回忆。无论是高睿还是王一曼,无论是手表还是拼图,都远远超出了这些物品本身的价值。或许他们早就有自杀的想法,但是一个人的出现让他们坚定了这个想法。

  这就是这个案子的关键。

  不过这个让他们坚定了信念的人到底是谁呢?

  中午我们在饭店里随便叫了点东西吃,正值放学时节,一个个青春洋溢的学生从饭店门口路过。

  响亮的谈论声传了进来,有的说的是俊男美女,谁和谁表白,谁又暗恋着谁。有的说的是什么电视剧好看,说着英雄联盟守望先锋。那些学霸,自然说着些加速度活动性金属反应等让人听不明白的话。当然也有些文青们,说着些情话情诗谈谈恋爱。

  不少人身穿着育才高中的校服,也有些穿着东兴四中的校服。不过大多数的学生,大多便是把校服一脱,换上了自己的衣服。更有干脆的,在校服上涂鸦,各种卡通图案彰显出了他们的个性。

  叛逆而富有创造性,是这个年龄的学生们的特点。

  关增彬看着这些学生,说道:“年轻真好啊,每天只用为学业的事情而烦恼,其余的事情都不用考虑。哪里像长大之后,烦恼真的太多了。只可惜当初没特别珍惜,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看着关增彬羡慕的样子,我忍不住的摇头。

  学生的烦恼就只有学业了么?恐怕不是。年龄从来都不是界定一个人是否长大成熟的标志,它和一个人的遭遇与见识有关。你曾经去过的地方,你读的书,你所遇到的事,你所爱的人,都深深的藏在你现在的气质里。

  不论伪装的多么的好,当一个人和自己独处的时候,那种气质是没有办法隐藏的。

  “哼!”我故意调侃说道:“你连二十岁都不到有什么好烦恼的?”

  关增彬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张牙舞爪的说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有点意思。”谷琛依旧在大快朵颐:“你们不吃我就全吃了啊。”

  刚一会去,就看到小刘蹲在门口显得愁眉苦脸的,经过这么一问,才知道小刘在育才中学调查的过程中遇到了瓶颈。和高睿关系好的那些老师,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如果你的好朋友想要自杀,你的第一反应一定是阻止他。我想没有一个朋友是专门为别人自杀而存在的,所以你的方向是不是变一变。如果说有人会这么做的话,说不定是高睿的仇人呢?”

  我拍着小刘的肩膀,示意他不用这么发愁。

  小刘站了起来,然后说道:“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看着小刘远去的背影,我很欣慰。

  还没有走进屋子里,玛丽就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还没有开口,玛丽便说道:“那个小吴,又有人自杀了。”

  听到了这话,我们三个都是一副无奈的表情,谷琛问道:“难道说也是这种死法?体面而快速的死法?”

  玛丽却是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快是快了,但绝对不体面。”

  “什么意思?”我问道。

  玛丽说道:“今天中午时分,有个下班族等地铁的时候,突然从站台上跳了下去,现在我们还在查这名死者的资料,估计一会儿才有结果。东兴市地铁一号线,你们过去看看吧。”

  谷琛挠着头问道:“这和我们调查的案子有关么?虽然有点对死者不敬,但高睿和王一曼比他死的要体面多了,这连个全尸都没有。”

  “现在不清楚。”玛丽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先去现场看看吧,如果有关就继续查下去,如果没有关系,就移交给别人去做。数据分析得到,在最近三年间,东兴市自杀率在每两天一人,是否有关系,还真不好说。”

  我点了点头。

  玛丽继续说道:“可以的,已经有人赶到了。”

  一个小时之后。

  当我们赶到地铁一号线的时候,地铁还在暂停运行,消防队员们正在费力的在百米的距离之内将那些撞的粉碎的尸体聚拢起来。那些还比较完整的大块的尸体已经摆在了站台上,用几块白布盖着,周围都是围着的群众。

  看去,站台旁并没有屏蔽门和护栏,所以如果有人想自杀,几乎没有什么阻拦。

  走近,这是一股很复杂的味道。有点像是燃烧羽毛的味道,这是蛋白质被灼烧的味道。看样子是皮肤摩擦地面所灼烧而发出的味道。

  我揭开白布看了看,心中说不出的感觉。

  比起高睿和王一曼的死法来说,这实在是太惨烈了。

  那么,这会和之前的案子有关联么?

  “说说当时的情况!”我亮出了邵组长给我的证件。

  一名目睹了整个事情经过的群众来到了我的面前,这名群众说道:“刚刚下班,现在是地铁高峰期,我们就像平常一样在等地铁,然后地铁就进站了。虽然地铁减速了,但速度还是很快。”

  这群众继续说道:“就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突然就从站台上蹿了出去,他手里抱着一个公文包,一下就跳下去了。”

  “有没有可能是被人推下去或者是意外掉下去?”我问道。

  这个人挠了挠头,然后说道:“这个我倒是不清楚,我先是听到了有人尖叫的声音,然后看过去的时候,就见一个人飞了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人就撞在了地铁上。当时我就感觉自己眼前一红。”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行,辛苦你了,看看监控。”

  监控中,我们看到了这个人。从各个角度去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确实是自杀,并非是被人推了一下或者是意外。监控中清晰的能够看到,这个人在地铁到站时加速助跑跳了出去,一个公文包在他怀里紧紧的抱着。

  “他为什么抱着公文包?”我疑惑的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