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为炸酱面面馆而哭
月半墙2020-05-13 14:413,137

  六兄弟之中,三儿被人抹了脖子,第一个死去;老六被人插在了院子里,第二个死亡;钱三在暗处被人偷袭;大蛋和卫长丰自相残杀而死。

  其中老六的死看起来让人有所怀疑,现在并不能确定那具尸体是否就是老六的。钱二现在也不知踪迹,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我揪着自己的头发,思索这一切表象背后的动机。

  五年前,这六兄弟杀了楚爷,五年后,他们被赵明坤邀请来办一件事情,与此同时他们顺便去了楚爷的墓。这五年时间,每一次举办冥婚的时候,主办冥婚的人都会死亡,无一例外。

  不对,至少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老郑似乎还没有死。如果真的有什么楚眉的诅咒的话,那岂不是今天晚上老郑就要死?可卫长丰所言,楚眉现在就在墓里,难道楚眉真的是鬼,能分别在两个地方杀人?

  而楚眉如果是楚爷的女人,而且是一名从小就被楚爷抱回来的孤儿的话,那当初给楚眉办冥婚的楚眉的父母又是谁?这两个父母又是从哪里凭空冒出来的?会不会是楚爷的原配夫人呢?

  我一边跟着赵明坤在这偌大的墓室中寻找钱二的下落,一边则是在脑海中仔细的思考着所有事件的经过。此刻在我的脑海之中,已经有一条线隐隐的连接了起来。

  五年前楚眉死亡场景,五年后楚眉复仇的真相。

  一切,似乎已经唾手可得。只要能将眼前的这一团迷雾拨散,真相就在眼前。

  死亡的楚眉,六个兄弟,老六,好闺蜜林黛玉。

  我的脑袋里好像是在放电影一般,一幕幕的画面从我的脑海中闪过。只剩下了一点线索,所有的事情便能联系到一起了。

  脑中如此思索着,没发现前面的赵明坤突然的停了下来。直接撞在了她的身上,我刚想开口说抱歉,赵明坤却是用手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赵明坤闭着眼睛,将耳朵侧了出去,似乎在听什么动静。

  人是一个很敏锐的动物,上天给了我们五种感官,能让我们从多种角度感受这个世界,可人也是一个很迟钝的动物,我们的嗅觉不如狗,我们的视觉不如猫,我们的听觉不如蝙蝠。可当我们只靠一种感官,当我们闭上眼睛,当我们屏住呼吸的时候,听觉敏感了起来。

  果然,前面有动静。是那种匕首划破空气的声音,很尖,很细,如果不仔细来听,很容易被人所忽略。

  有人在前面的通道之中,而且应该不仅仅是一个人。

  “灭了手电筒,我们悄悄过去看看。”赵明坤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跟着赵明坤蹑手蹑脚的贴在墙边,慢慢的往前走去。

  匕首划破空气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有人说话了:“老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话的人是钱二!

  这句话明显底气不足,能够感受到钱二语气的颤抖,似乎是消耗了太多的力气,因此有些喘气。

  钱二的话是对老六说的,也就是说,那个果然不是真的老六,那么那具尸体是谁呢?老六就是策划了楚眉复仇的人么?那么老六为什么要杀了那些办冥婚的人,老六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兄弟?

  “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们敢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老六的声音在寂静的墓穴里很大,甚至产生了回音:“背叛师傅的下场你们都应该清楚,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钱二冷笑了几声:“老六,五年前杀师傅的事情你也有份。虽然你最后没参与楚眉的事,但那也是你自己的问题,和我们没有关系。你不要认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当初杀楚爷的第一刀,就是你先刺下去的。”

  “楚爷的为人你知道,楚爷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们过。他把我们当作是自己的亲儿子看待,而你们,在楚爷身边呆了几年,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可无非是因为想要楚爷的女人而已,我这辈子最狠的就是背叛!”

  我猛地想了起来,老六七八岁的时候,他的母亲被父亲发现,当发现的时候,老六的母亲已经死去十几天了。可听到了老六的话,我心中有了另一个答案。

  或许七八岁的老六什么都懂,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六却没有选择告诉其余的人,而是将这件事情深深的隐瞒在了自己的心里。因为在老六的心里,背叛是死罪。

  “可你还是动手了!”钱二的声音很是轻快。

  “是,我是动手了。”老六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像是一只随时准备进攻的豹子:“可我如果我不动手,我就会死,我当然知道,师傅也不傻,他当然也知道。我在犹豫,是师傅喊我动手。”

  老六继续说道:“我颤颤巍巍走了过去,即使师傅让我下手,我也下不去手。可你知道,师傅说什么了么?”

  “说话?”钱二有些怀疑:“他说了什么,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老六冷笑了一声:“当然,当时我站在师傅的侧面,弯腰迟迟下不去手。可师傅用唇语告诉了我一句话,所以我才会下定了决心。”

  “师傅和你说什么了?”钱二说道:“是不是和他的另一半财产有关?”

  “钱,女人!”老六咬着牙说道:“你们眼里就只有这些东西!师傅告诉我的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二十年不晚。”

  钱二沉默了良久,才说道:“楚爷值得你这样做?你勾结楚眉,就是为了让我们恐慌!现在所有的兄弟都死了,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我们将那一袋子明器分了,岂不美哉?要知道,你才跟了师傅半年,我跟了师傅两年,玩起匕首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值得么?”

  老六这一说,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为了活命,老六什么事情都做过。他干过保安,干过快递,可没有一件工作老六能够干的长久,因为老六害怕和别人打交道,因为老六害怕和别人说话。他害怕背叛,害怕昨天刚来的业主第二天便把他忘在了脑后,害怕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

  不会开始,自然就不会结束。

  有人说当人老了之后,就会变得慢慢怀旧。但老六觉得,似乎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因为老六一辈子都在怀旧之中,他不敢展望未来,他只属于过去。他一直穿着一个品牌的衣服,他一直去同一家便利店买东西,他一直喜欢同一部动画片。

  老六第一次出去买饭,他走进了一家破旧的面馆。他要了一份炸酱面,然后快速的跑回了家里。后来十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这家店里买一份炸酱面。老六吃了十年的炸酱面,如果偶尔关门,老六就不吃饭。

  第十一年,老炸酱面面馆关门了。

  老六站在炸酱面面馆的门前,哭了。

  当初他母亲死的时候,老六没有哭。当初他父亲被抓的时候,老六也没有哭。可当炸酱面面馆关了之后,老六哭的如丧考妣。路人来来往往,没有人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为什么而哭。

  或许他失去了父母,或许他失去了爱人,或许失去了工作,可谁也不会想,这个年轻人失去了一家炸酱面面馆。

  老六哭的很伤心,伤心欲绝。

  一个人走到了老六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老六没有理会为自己驻足的人,他继续哭。似乎要将心中无尽的悲哀都与今天彻底的流露出来,似乎要将灵魂透过泪水流出来。老六足足的哭了一个小时,而那个人就站在老六的身边等了他一个小时。

  老六哭的嗓子哑了,他的泪水也流干了,老六再也哭不出来了。

  他回头看着这个陪自己站了一个小时的男人,这是一个中年大叔,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岁了。这个大叔抬头看着上面已经搬空了的炸酱面馆,老六看着这个中年大叔。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直到很久,大叔说话了。

  大叔说:“很可惜,这是一家好的炸酱面馆,听说卖炸酱面的老爷爷去世了。”

  “我不是哭他。”老六淡淡的说道。

  大叔笑了:“我可惜的是炸酱面,不是那个老爷爷。老爷爷在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可只有这一家炸酱面馆。”

  这个世界上当然有千千万万个老爷爷,也有千千万万家炸酱面馆。大叔似乎说的有问题,可老六听懂了大叔的话。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是一种于大千世界第一次有了共鸣的感觉。

  原来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

  大叔笑了笑,然后很是轻快的说道:“你要不要跟我走?”

  老六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从此以后,我一辈子都跟着你。”

  大叔笑了,两个身影往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大叔说:“他们都叫我楚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