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又一具尸体
月半墙2020-05-13 14:363,136

  杀人的不是老六,因为大蛋拿出了一个麻袋。

  这是一个曾经装过化肥的袋子,只不过现在被用来装明器了。袋子还是那个袋子,但因为内在的不同,所以价值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这是这伙人此行来的第二个目的。

  卫二哥看着麻袋里的明器,五官紧紧的聚拢在了一起。他从中麻袋中拿出一块玉器,不停的在手上揉着:“钱二,看样子并不是老六搞的鬼。这些东西老六可一件都没有带走,可如果不是老六干的,又会是什么人杀了三儿,老六又去了哪里?”

  几人沉默不语,转而又聚在一起嘀咕着些什么事情。

  我也拉着关增彬坐了下来,仔细的回想着这件事情的细节。

  唱着歌的女尸,村民们口中的楚眉。不知道因何目的,来到把夹子县的女王赵明坤。一个同门六人,却貌合神离的团体。

  一个小小的把夹子县,竟然引来了这么多的人。

  我用余光观察着这些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三个大字——不信任。

  三儿走的时候大概是十一点左右,轿夫们抬着棺材来到山脚下,是十一点半左右。这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凶手是如何做到杀人藏尸的呢?那些抬棺材的人是什么时候出发的,又是否在路中间停留过?

  这一切都是个谜团,尤其是我现在的这个身份,也不可能通过别人来帮忙,要调查起这件事情来,恐怕要费很大的功夫。

  也不知道邵组长他们在林汾的办公室组建好了没有,谷琛是否已经隐藏在了暗处。

  而接下来,这些人会有什么动作,如果他们要走,我如何才能留下这些人?

  卫二哥这些人看样子是讨论出了一个结果,只见卫二哥站起身来,对我们几个拱拱手:“吴老弟,赵小姐。现在发生了这种事情,很快就会来人的。我们能将三儿的尸体找回来,已经是很险的一件事情了,那些村民很快会发现我们是冒牌的。”

  “到时候,恐怕我们都走不了了。”说着,卫二哥从麻袋中掏出了一件玉器,扔了过来:“吴老弟,你落难于此,兄弟却帮不了你什么忙,这件玉器也值个千八百的,算是哥哥对你的交代。”

  我伸手接住了玉器,一边将之前收来的匕首还给他们,一边说道:“只是三儿惨死,不查出是谁……”

  摆了摆手,卫二哥说道:“我们六人,虽然不是亲兄弟,可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三儿惨死,这仇我不能不报。为了安全起见,我看我们还是分开吧。你我在山上呆惯了,那些抓不着我们。”

  虽然发生命案的时候,我们都在卫二哥的身边,根本没法下手,但这些人还是不信任我们,如果此时我硬要同行,恐怕只会适得其反。不过只要这些人不离开把夹子县,一切都还好说。

  卫二哥又对赵明坤说道:“赵小姐,这次我们和你前来,收了不少好处,但眼下死了人,你要找的人怕是不会赴约了。钱我们会找机会还给你的,我卫长丰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赵明坤还没有说话,突然爬在我脚下的王二狗像是一条狗般“汪汪汪”的吠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飘飘渺渺的歌声传了出来。这声音如泣如诉,根本分辨不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听到这歌声,所有的人都警惕的看着四周。声音的确是女子唱歌的声音,而且是陈年老调了。

  细细柔柔的声音,却听的人忍不住心中发毛,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走!”赵明坤一边喊道,一边已经往院门处赶去了。

  刚走出了门,我们便被眼前的景象所吓了一大跳。

  一个血淋淋的人正对着院门。

  “什么人!”卫二哥忍不住喊道。

  从相貌上看,根本分辨不出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绕到了尸体的后侧,这才发现他的脊柱部位,被人用一根钢筋串了起来,钢筋的底端插在了黄土之中,使得尸体依旧保持站立的姿势而不会倒下。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直冲入脑。没有尸臭味,死了应该不久。

  从这具没有了皮肤的尸体上看,致命伤应该是在胸口,这里有被匕首刺入的痕迹。从伤口长度上看,只有几厘米的长,两边的皮瓣有些许的纹理,看样子是被有花纹的匕首刺入而形成的。除此之外,这尸体的左手臂上也有几道划伤,长而浅,应该是同一种凶器所为。

  尸体的手部紧紧的握着一把匕首,而这把匕首正是这团伙六兄弟每人都有一把的匕首。直到死后,他的右手还是紧紧的握着这把刀,没有丝毫松开的迹象。

  卫二哥等人围了上来,而我退后几步来到了关增彬的面前:“你怎么看?”

  “尸体刚刚出现尸僵,估计死亡了一个小时左右。”关增彬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看了看表,已经夜里十二点四十了。

  也就是说,他应该是在十一点四十左右遇害的,而三儿死亡时间估计在十一点钟左右,两个人遇害的时间相差不过半个小时左右,杀死他们的会不会是同一个凶手?而这个人,究竟是谁?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尸体上,也没有注意到我和关增彬的谈话。

  关增彬继续说道:“尸体死亡原因应该是胸口的刺伤,伤口虽然很短,但却很深。死亡原因应该是肺部破裂造成的呼吸困难和大出血。”

  “而且你看他的手臂和手上的匕首。”关增彬继续小声说道:“他的手还紧紧的握着匕首,这叫做局部的死亡痉挛。是死后肌肉没有经过松弛的一种情况,这说明生前他一直紧紧的握着这把匕首。”

  看得出来,这个人死前似乎和对方进行了一次搏斗。

  我闭上了眼睛,在脑海里还原着最可能发生的情况。

  我是凶手,我和死者并排走在路上。我缓缓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匕首,漆黑的环境下,对方并没有发觉。然后,我猛地一个转身,右手猛地刺向死者。死者下意识的用手去挡,于是我在他的左手臂上留下了两道长长的划痕。

  我一手拨开他的手臂,另一只手猛地向他刺去。可这个时候,死者也握住了属于他的匕首,想要刺向我。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手,我的匕首已经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胸口中。他看着我,不敢相信我要杀了他。

  我睁开了眼睛,明白了一件事情。

  大半夜的两个人可以并排走在一起,这说明两个人是认识的。如果是两个陌生人,一定会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你们两个干什么呢?”赵明坤扭过了头来,看到了我和关增彬。

  我握住了关增彬的手说道:“没什么,她有点害怕,我来安慰安慰她。”

  钱三四处看了看,然后说道:“这尸体还握着我们的匕首,这种匕首只有我们兄弟六个有。杀了三儿的人手上拿着一把,老六手上一把。这还用问,这尸体就是老六的尸体,有人拿三儿的匕首把老六剥了!”

  钱三伸手要拽插在尸体上的钢筋。

  “这是老六?”我皱着眉头问道:“我没看出来。”

  的确,这脸部被损坏的太严重了。

  卫二哥阻止了钱三的动作,说道:“除了我们几个,还有谁知道这里的住址?我恐怕这凶手是从老六的口中套出来的。看样子有人要对付我们哥几个啊,三儿恐怕便是没有开口,才被人直接割断了喉咙!”

  “难道杀人的是鬼?”大蛋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刚才我们都听到那声音了,那些村民们都说是楚眉回来了,难道楚眉要对付我们?”

  “难道是那件事情?”钱二小声嘀咕一句。

  “主人过来,这有东西,有人在这里写了血字。”王二狗发现了什么。

  我们顺着王二狗喊声走了过去,果然看到在院外的墙壁之上,有人用血写着这么几个字:“我知道你们做过什么。”

  写下这字的人明显是认识卫二哥这个团伙,看样子果然是针对卫二哥这伙人来的。

  可他们之前到底是做过什么?

  看到了这几个字,这些人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卫二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我们面前,语速很快的说道:“二位,我们就此别过了。这件事情可能与我们有关,不关几位的事情,告辞,有缘再见。”

  说着,卫二哥一摆手,四人就这样快速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卫二哥等人本就是从林汾发家,算的上是本地元老,仇家自然也不少。难道这些人和把夹子县之间还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楚眉又到底是谁,为什么这里的村民这么怕楚眉。看样子,我们似乎被卷入了一个谜团中。

  我最后看了一眼尸体,说道:“我们也尽快离开这里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013号凶案密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